第六百零五章 警報解除

第六百零五章 警報解除

薄忻言看著那邊兒抱著肚子耷拉著嘴的人心疼極了,他的茜茜今天一定也不好受吧,自己怎麼就非得去開會呢?自己應該在她身邊好好照顧她的啊……

跟藍穎彤保證絕對不過分寵溺黎羽茜的話,好像僅僅生效了幾秒鐘就失效了,回家的路上黎羽茜在車裡看見一家甜品店立刻叫停了薄忻言。

「薄忻言,我想吃蛋糕。」

黎羽茜扒著車窗眼睛直勾勾地盯著那家甜品店的櫥窗。

「藍穎彤說你晚上吃了不少了,不能再吃了,要不然晚上胃難受。」薄忻言勸道。

此時的黎羽茜滿腦子都是蛋糕,「我想吃蛋糕……你去給我買……」

黎羽茜轉過身包著嘴看著薄忻言,一層水霧在她的眼睛里慢慢匯聚。

薄忻言看著黎羽茜一手摸著肚子一手指著窗外的樣子,心裡最後一道防線也為她往後撤了十萬八千里遠,買一塊就買一塊吧,勸著她少吃點兒就行了。

「好,那寶寶你想要哪種口味的?」薄忻言寵溺地問道。

黎羽茜不假思索地回答道:「栗子的。」

可是等薄忻言提著一塊栗子蛋糕回到車裡的時候,黎羽茜「哇」的一聲就哭了。

「茜茜,怎麼了,怎麼了?」見到自家老婆的反應,薄忻言被嚇了一大跳,生怕是她的身體有什麼不舒服,趕忙柔聲地詢問道。

「我……我要一整個……蛋糕……」

黎羽茜哭得太凶了,話都說不利索了。

「一整個太大了,我們吃不完的啊,寶寶,不哭了好不好?」

薄忻言把哭得稀里嘩啦的人攬入自己的懷裡,一下一下地拍著,極其好脾氣的安撫道,他知道孕期內前三個月和后三個月黎羽茜的情緒不太穩定,但是也沒想到會這麼厲害。

「我……我要一整個蛋……糕……有很多……很多……栗……栗子的……」

黎羽茜覺得自己太委屈了,為什麼就只給自己這麼小塊,為什麼就只有半個栗子在上面,為什麼不買一個大的蛋糕,為什麼啊?

薄忻言抱著抵在自己懷裡一抽一抽的人心疼極了,給人擦乾眼淚又親了好幾口之後帶著黎羽茜進店訂一個最大的栗子蛋糕,還加了錢讓人家多放栗子。

兩個人就這麼坐在甜品店裡等蛋糕,薄忻言把黎羽茜抱在懷裡聽著她叨叨叨,這一天藍穎彤是怎麼嫌棄她的,心裡一個勁兒自責,自己為什麼要讓他的寶貝兒受委屈了。

那天給黎羽茜買的一整個栗子蛋糕,最後進她肚子里的可能連五分之一都沒有。

廚房內是黎羽茜抽抽嗒嗒的聲音,

「薄……薄忻言,為什麼……你切的這麼……丑啊?」

「這塊……栗子為什麼,為什麼不……不完整啊?」

「這塊為……為什麼歪掉了?」

「我重新給你切,寶寶別哭了好不好?」薄忻言哄道,語氣還是一貫地溫柔。

「那……那這塊……這塊怎麼辦啊……」

「這塊我吃。」

「薄忻言,我為什麼……為什麼這麼……想哭啊……」

「因為你太愛我了,為我懷寶寶了。」

「薄忻言我不……不想哭……你別……別不愛我……」

「我愛你。」

栗子味兒的溫熱的吻印在了黎羽茜哭紅的眼睛上。

……

「媽咪吃了蛋糕就不生氣了嗎?」

景景拉著薄忻言的手,探頭看著自己爹地另一隻手裡提著的巨大的蛋糕,努力忽略自己馬上要流出來的哈喇子。

「可能還需要我抱著她,多親她幾下。」

薄忻言當然知道黎羽茜是太在乎自己了,而且她也還沒從上次李長樂的事情中走出來,現在才會這麼敏感。

雖然他和李長樂並沒有發生什麼事情,而且他的心裡自始自終都只有黎羽茜一個人,但是那件事情說到底還是他沒有處理好,反而讓黎羽茜那麼傷心難過。

想到這裡,薄忻言又是一陣心疼,他恨自己沒有給夠自己愛的女人足夠的安全感,讓她患得患失,還讓她一而再再而三的傷心流淚。

而黎羽茜默默為他付出了那麼多,還為他生了一個兒子。

薄忻言下定決心一定要全心全意地愛黎羽茜,把自己全部的愛都給她,讓她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不再讓她有一絲的傷心難過。

半個小時后,黎羽茜抱著胳膊看著擺在自己面前巨大的栗子蛋糕,再看看自己面前坐著垂著頭的父子二人,心裡也不知道被什麼東西戳了又戳。

頓了頓,她盯著那隻大栗子的頭頂說,「薄忻言,你說我無理取鬧是不是?」

自從黎羽茜懷孕非要一整個栗子蛋糕那次開始,她和薄忻言之間就形成了一種無形的約定,如果之後哪怕黎羽茜真的無理取鬧了,薄忻言也不能對她發脾氣。

一塊栗子蛋糕就是一個台階,她從上面下來,他在下面接著她。

「哎呀!誰說了!誰說了!茜茜,是我太混蛋了。」

薄忻言一聽黎羽茜的聲音就知道她的氣兒消得差不多了,站起身笑著走到黎羽茜面前抱起來她,黎羽茜以樹袋熊掛樹的姿勢被薄忻言抱起來朝卧室走去。

臨走之前,大栗子給自己已經流口水的小栗子使眼色:警報解除,吃吧吃吧。

卧室內,薄忻言一句話也不說,只是緊緊地抱著黎羽茜在窗前踱步。

「喂,你怎麼都不說話?」

黎羽茜腦袋埋在薄忻言的頸窩,聲音瓮聲瓮氣的。

「我愛你。」薄忻言自顧自地回答道。

「薄忻言!你幹嘛呀……」

薄忻言真誠地回應道:「除了這個我也沒詞兒了啊。」

「我就是氣,就是生氣,為什麼我們都結婚了還有人這樣啊?」

「為什麼我們都結婚了還有小學弟喜歡你啊?」

「薄忻言!!!」

「只要你愛我,我就看不見其他人,反之同理。」

「明明是我讓你去那個飯局的……我還對你發脾氣……」

「我樂意。」

「我又無理取鬧了……對不起……」

「因為你愛我,所以你在我這兒永遠有理。」

一個溫熱的吻沾著柔黃的陽光印在黎羽茜的額頭上。

我可以給你無數塊栗子蛋糕,你可以在我身邊肆無忌憚地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薄少,你夫人是朵黑蓮花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薄少,你夫人是朵黑蓮花目錄 薄少,你夫人是朵黑蓮花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零五章 警報解除

9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