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第六十六章

()日上三竿,懶蟲花曉葵終於睡飽了,眼睛半闔的望著前方發獃,剛醒過來總會有些小迷糊,一會兒就會好。www.niubb.net牛bb小說網黑色的眸子迷茫困惑,總覺得她好像忘記了什麼,做沉思狀回想了半天,腦海里滑過一道靈光頓時恍然大悟。她好像做了一個夢啊,一條很軟很溫暖的軟墊突然翻身把她壓倒了,還變形成了奈落的樣子,一下子摔倒地上磕的她好疼。日有所思夜有所夢,難道她潛意識裡一直非常提防奈落?

人醒是醒過來了,但還是想懶會兒床,溫暖的狒狒皮觸感極佳,真捨不得爬起來。不過躺了一夜身體有些僵硬,情不自禁的舉起雙手舒展筋骨,懶洋洋的好像蠕動的毛蟲,無意識的又蹭了某人一把。

「啊?」感覺自己雙手被人抓住了,花曉葵腦袋後仰,眼珠轉動斜視過去,奈落俊美陰柔的臉映入眼帘,神態淡然平靜,暗紅的眼珠妖異艷麗。花曉葵獃獃的看著奈落,好像都在等對方先開口一樣誰都不出聲,氣氛一下子安靜,瀰漫著淡淡的詭異。

眨眼,見對方似乎打算將沉默是金進行到底,花曉葵猶豫了一下決定打破詭異安靜的氣氛,乾巴巴的說:「喲,早上好啊奈落!」

「……」奈落冷冷的看著花曉葵不回應,那眼神那神態,無比傳神的嘲諷她的時間混淆,太陽都出來很久了,早起的蟲兒都被早起的鳥兒吃光了,陽光碟機散了夜晚的濕寒,「早上好」多麼的睜眼說瞎話。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花曉葵用她小動物直覺發覺奈落心情似乎不太好,不是吃了火藥的那種不好,嗯……是種形容不出的怪異的感覺。

「…………奈落,你今天看起來真帥!」誇一句又不會少塊肉,花曉葵毫不吝嗇的咧嘴誇獎道。奈落要是一直這樣陰陽怪氣的她多受罪,不管怎樣討好一下總沒錯。

想的挺好,奈何執行起來不行啊,誇獎的意味沒聽多少,沒誠意倒表現出了九成。

奈落嘴角抽搐了一下,瞪了花曉葵一眼,伸手打算把狒狒皮拿回來重新披身上。絨毛控的花曉葵自然是捨不得了,不肯撒手的抓著狒狒皮,企圖用小鹿斑比一樣濕漉漉的眼神打敗他,上仰45°純潔角度,用炙熱的目光無言的表達渴望。

奈落扯動狒狒皮的動作可疑的停頓了一下,無情的無視了花曉葵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眼神,抓著狒狒皮繼續扯,一副不近人情一毛不拔的鐵公雞樣。「放手。」

「嗚……」失敗了木有關係,關鍵是她有一顆不會放棄的心。兩手抓緊狒狒皮,然後戰略性的往奈落一撲把他壓倒,趁著他愣神的瞬間將整條狒狒皮扯走,計劃順利,奈落完敗。

在心裡比了一個V字,撐起身體打算爬起來,腰肢卻意料之外的被一雙結實的胳膊摟住,溫暖的體溫透過接觸傳遞給她,大手掌心溫度熱的撩人,刺激腰肢敏感的皮膚。花曉葵眨眨眼,抬頭撞入一片艷麗深邃的眸光,意味隱晦不明的光芒讓她不自在的縮縮脖子,感覺有些扭捏。

身體貼的很近,意識清醒的感覺到屬於別人的體溫,甚至還有肌肉的紋理,勻稱的線條結實而不誇張,鼻間充滿了屬於對方味道,裡面彷彿混合了某種興奮劑一般令她大大腦越發清醒,甚至接近狩獵時的緊繃,奇怪的是她的身體反而有鬆弛下來的跡象。屬於異性的氣息與體溫,彷彿一點點滲透到她的心裡,起先感覺茫然,漸漸的卻在奈落的注視下產生一絲絲的不自在,扭捏的想解除這樣的狀態。

摟住腰肢的大手溫度似乎升了一點,好似漫不經心的游移輕撓刺激到腰間敏感的皮膚,酥癢的電流竄過,身體微微顫慄說不清滋味,花曉葵差點跳起來。本來就感覺到有點彆扭不自在,臉一下就紅了,白皙的臉頰暈染開漂亮的紅暈。如夢初醒般突然讀懂了奈落眼中的侵略性,花曉葵的不自在更加嚴重了,還有些不知所措。

「奈落,男女授受不親……你…………」彷彿腦子混亂了一樣,不知道說什麼好,花曉葵支支吾吾的語言顯得軟弱蒼白缺乏說服力,按在腰肢的手已經游移到背部,點燃一簇簇火焰磨人的挑動著,她顯得更加混亂似乎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就好像程度出現錯誤的機器人一樣,怎麼也調動不出合適的程序應對。

奈落恍若未聞,就著花曉葵反壓在他身上的姿勢半依靠身後的樹榦,60°角太不舒服,用力扯過狒狒皮墊到身後。勾起她的下巴印上粉嫩柔軟的唇,耳鬢廝磨,細細嚙咬柔嫩的唇瓣,舌頭長驅直入,放肆的吸允舔舐,充滿侵佔欲,不依不撓的糾纏住她欲躲避的舌頭強迫嬉戲交纏。

花曉葵已經徹底大腦當機了,傻傻的睜大眼睛,軟弱無措的幾下抵抗完全阻擋了對方。伸手想推開眼前的人,纖細白皙的手被一把抓住毫無作用,白色的上衣鬆開凌,右肩衣襟滑落露出白皙的肩膀,火熱的唇在她脖頸上烙下一枚枚印記,緩緩往下游移,輕輕啃咬精緻的鎖骨。

如此無力彷彿陷入困境的狀態令花曉葵瞳孔微微收縮,光線映入黑色眸子中形成的明亮光塊渙散掉,露出無機質的陰影。

雖然畫面很曖昧很香艷,但瀰漫著怪異彆扭,奈落連接吻都睜著眼睛,花曉葵更是連一點聲音都沒發出來,安靜的好似局外人。

雙手被抓住,情況正在奇怪的方向發展,駛向不曾踏足的領域,該怎麼辦?

應該阻止,攻擊,殺掉……

沒有殺氣,對方不想殺死她,沒有危險,不用攻擊,不用殺掉,不是敵人,可是,應該阻止他,不能再讓他繼續,那就攻擊,殺掉……如此循環,花曉葵糾結了,到底應不應該殺掉呢?

衣襟已經半褪,身體變得很怪,非常奇怪,花曉葵無法形容自己現在的狀態,腰上發軟聚不起力氣,一**酥麻的電流竄過全身,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慄。

眼睛霧蒙蒙,充滿濕潤的水汽,不知何時雙手已經被放開,無意識抓緊奈落的的衣服,花曉葵知道情況似乎正在失控,雖然感覺很奇怪,但是很舒服,可是繼續下去就糟了。對方並沒有用強制性的手段,推不開他但爬起來就行,缺乏危機的氣氛令花曉葵無法繃緊神經進入戰鬥狀態。

「之前我一直在想,你為什麼對桔梗那麼執著,處處為她著想,似乎沒有什麼事是專門為自己所做的。我非常嫉妒桔梗,恨不得讓她回到那個世界,徹底從世界上消失,一個五十年前的死人為什麼會被你這樣放在心上,五十年很長,尤其是以人類的壽命和記性,五十年不曾見面的人早就遺忘到不知道哪個犄角,但你卻記的非常牢。」奈落一個翻身,將花曉葵壓在身下,牢牢壓制住令她不得動彈。

這種被壓制的動彈不得困境令花曉葵心裡浮現出幾分危機感,奈落俯視的目光帶有明顯的審視以及侵略性,壓倒勢的緊迫非常明顯。毫不意外,奈落的脖子處架上了鋒利的剪刃,花曉葵冷冷注視他,彷彿在警告,再敢雷池一步就削了他的腦袋。

奈落不以為意的輕挑眉毛,一副意料之中的樣子,暗紅的眸子艷麗妖異,呼吸有些急促粗重,但眼底十分清明,剛才的舉動並非單純的意情迷亂了,半真半假,真正的深意是試探驗證自己的猜測。

「沒日沒夜的戰鬥了五十年,戰鬥意識強化了無數倍戰鬥倍增是理所當然的,但是,副作用也是明顯的。無論是什麼,許久不使用就會生疏掉,思想也一樣。沒有什麼是天生就會的,人類的各種思想是由自己的經歷結合人類社會的氛圍誕生出來的,某一種意識如果不經常使用就會如擱置的刀劍一樣慢慢生鏽,最後變得很鈍。你的戰鬥意識無疑被強化的很厲害很敏銳,但其他意識卻淡化的厲害,男女之防的意識雖然還在,但是生疏的好似剛剛接觸一樣,一旦深入思維就遲鈍起來,不知所措。你對殺意殺氣非常敏感,感覺不到對你的殺氣就不會隨便攻擊,如果我沒有翻身壓制住你令你動彈不得,恐怕做到底你也不見得能反應過來。」說著,奈落猛然釋放出駭人的殺氣。

寒芒閃過,花曉葵抓住園藝師之剪躍離奈落,擺出戒備的姿勢,衣衫半裸也沒管,目光犀利冷冽。奈落的臉頰一條血痕正在流血,紅色血液泊泊的流,割的相當深。

「身體的疲憊四魂之玉的力量可以恢復,但心靈的疲憊卻不行,五十年不停的戰鬥讓你的心靈前所未有的疲憊,所以就陷入了現在這樣奇怪的狀態,覺得不是敵人就不會想殺掉對方,沒有殺氣沒有受傷就不會反射性的攻擊,似乎只有面對危險的時候才會變得像刀刃一樣鋒利,平時跟以前一樣。為什麼會一直記得桔梗……」奈落稍作停頓,為了證實,他特意實驗過,女人對身體的親密接觸比男人要敏感很多,以她的警覺不可能沒發現,結果葵繼續沉睡,對他的舉動毫無反應,因為判斷沒有危險便下意識排除掉了沒有理會。奈落眯起眼睛,「是因為巫女翠子的存在,她的存在就像連接過去的橋樑時時刻刻提醒你。你沒有自己的目標,因為一直以來的目標就是戰鬥,突然停下來反而不適起來,為了避免繼續茫然混亂就下意識從身邊的人入手尋找目標。」

被困了五十年的後遺症不容忽略,強迫脫離人群五十年,花曉葵看起來似乎只是對危機有些神經質,其實還有許多其他毛病隱藏在背後。

「不過,也算側面反應你在這方面有多麼單純,一旦深入就會混亂不知所措。」奈落愉快的勾起唇,解決了一直一來的心結,心情大好。

「你也許說的對,但是,經過今天這一次別以為你還再能逮到機會,不會再任你為所欲為!」花曉葵瞪大眼睛兇巴巴的剮著眼前的奈落。她都不知道自己有這樣心理上的毛病,奈落是怎麼推測出來的?吃一塹長一智,她可不會再同一個坑裡摔兩次,不會再在這個問題上大腦短路了!!她剛才都在糾結什麼,什麼殺掉,不用殺掉的,應該直接一腳踹開才對!花曉葵無限懊惱的想,平白被吃了那麼多的豆腐。

奈落不再放殺氣,花曉葵當然也就沒有繼續緊張,回過神來才發現上半身涼颼颼的,低頭一看,胸前好多青青紫紫的痕迹……

(⊙o⊙)

白色的狒狒皮一下子蒙住花曉葵,眼前一黑什麼都看不見,抬手拉下遮擋視線的狒狒皮,看見奈落竟然非常正人君子的背過身去了。尼瑪,剛才猛吃她豆腐的是誰啊!

「你是想表達剛才都只是試探,為了證明自己的猜測嗎?」尼瑪,多危險啊!竟然會在這個上面大腦短路了……不過也難怪,四魂之玉里公的有是有,不過都太丑了,還跟她打的你死我活,五十年沒有這個意識她哪轉的過來。就好像五十年沒有數學考試,突然要數學考試,而且還一定要及格……尼瑪,那上面都是些什麼?!大腦直接短路,獃滯中。

「很失望沒有做到最後?」奈落背對著花曉葵,一方面要平息被挑起的慾火,一方面盯著自己的手在想些什麼。白皙的骨節分明,手指修長,很漂亮,他深深的凝視,眼底卻微不可察的滑過一絲嫌惡,以及自卑。猛然握緊拳頭,眼中充滿決然,吞噬四魂之玉力量的決定更加不可動搖,更加堅定。

葵……

「不,我是在對你表示鄙視。」整理好衣服,看著差點引發野戰的白色狒狒皮心中一陣糾結,就是為了這條毛茸茸的狒狒皮,她差點就跟奈落那啥了!

此狒狒皮不詳,她沒收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犬夜叉)地獄陰謀師的伴侶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犬夜叉)地獄陰謀師的伴侶 (犬夜叉)地獄陰謀師的伴侶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十六章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