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混戰(上架無限期延後)

第90章 混戰(上架無限期延後)

(二十多號給編輯申請的上架,後來聽說今天上,結果還是沒有許可權,也不知道啥時候能上了,撲街就靠全勤過活啊,結果這個月全勤沒有了……不過,不會太監的!雖更的慢,但我覺得還穩得住)

金光在符紙所化的法力洪流之中穿透重重阻礙而來。

並且勢不可擋的擊破了尹蒼玄的三劍攔截以及六劍防禦。

施展的木軀術與木盾術毫無作用,被那道煌煌金光洞穿。

劍光掠至身前,懸停在尹蒼玄的眉心。

「你敗了!」木言天清冷的聲音傳出,沒有蔑視,這個對手逼出了他最強的一招,值得尊敬。

尹蒼雲嘴角扯出一個笑容,「那可未必!」

「你輸不起……」

話未畢,木言天便是身體一僵,他感受到了,一絲絲劍氣正在他的腦後逸散,他猛烈的回頭,一柄木劍正對其眉心,早已經突破了他的土混金身。

「怎麼可能!」木言天心中掀起滔天駭浪,他根本沒察覺到這柄劍的行跡。

並且,對面那傢伙不是只能御九劍嗎?他的極限不是九劍?

「你好卑鄙,以九劍的極限御劍數一直迷惑我!」

木言天忍不住道。

「所謂兵不厭詐,道友若是不服,可以再比上一場。」

木言天面色難看,他此刻還能再比第二場嗎?方才那一擊已經耗盡了他所有的力量,並且,身體傳來的那股虛弱與疲倦感此刻簡直讓人無法抵禦。

他很想找個地方呼呼大睡一場。

尹蒼玄甚至已經可以察覺得到木言天臉上那掩藏不住的疲倦了。

「哈哈,這傢伙不行了,他絕對不敢再戰,我吞源獸族的神通豈是那麼簡單的。」

刺幽傳音給尹蒼玄,神色振奮,語氣驕傲,好似剛才經歷大戰的是他。

刺幽如此興奮的原因,自然是因為他剛才看出了端倪,尹蒼玄的第十劍,正是藉助了吞源獸族的神通之力才突破木言天的土混金身的。

開戰之前,他渡了自己的神通之力給尹蒼玄,所以他認為此戰他有一定的功勞,故此有些興奮。

「師兄,現在怎麼做?」

瓊葉見木言天竟然與尹蒼玄打了個平手,也沒心思和紅月再戰,脫離戰場掠了過來。

「師兄,此戰你雖未勝,但也未敗,你既未敗,便也無須退,今日合我峰弟子之力,必要替你將那荒源草搶過來。」

以上的內容,乃是瓊葉的傳音,她覺得木言天雖與尹蒼玄戰了個平手,但依舊可以圖謀荒源草。

木言天神色變幻不定,心中的野心壓倒疲倦的身,傳音回復:

「動手!」

瓊葉聞此言受手中長劍飛出,劍氣迸發,斬向尹蒼玄,竟是毫不猶豫出手。

尹蒼玄臉上沒有意外,九劍齊出擋住紅月的攻擊,他雖然耗費了極大的精力才與木言天戰平,但此刻的狀態比木言天要好,還有一戰之力。

未曾拜入仙門之前,尹蒼玄是一個闖蕩江湖多年的俠客,遇到的出爾反爾的事情多了,更何況木言天確實沒有輸,要繼續出手,有足夠的理由。

不過如此一來,兩峰之間的弟子之戰是免不了了。

尹蒼玄心中雖無奈,可也只能接受這個事實。

「刺幽、李仙、紅月,出手吧!兩峰之戰不可避免。」尹蒼玄高喝,迎著紅月的攻擊向著木言天殺去。

木言天被噬身源神通攻擊,此刻狀態奇差無比,尹蒼玄不相信他還能有過多的戰鬥力。

只要將他擊倒,雲台峰弟子的氣勢定會被打壓下去,

同時,刺幽已經掏出攝魂珠向著瓊葉殺來,同時橫擊雲台峰的練氣九層弟子白晟。

「紅月師妹,去幫八層的師弟師妹們,李仙師妹,你去對付那安平萱。」尹蒼玄傳音規劃戰局,現在就練氣九層之下的實力對比而言,碧水峰弟子是遜色於雲台峰的,因此需要更強有力的人物切入以維持平衡。

擁有次靈器的紅月毫無疑問有這個實力,她此刻有次靈器相助能力敵資深九層不落下風。

混戰爆發了,之前尹蒼玄出言說道讓木言天出練氣九層弟子一戰就是為了盡量避免這種情況發生,但是沒想到最終局勢還是演變到這一步了。

寒里星、李恨寒、周雲、趙豎林、龐木等紛紛出手了。

與雲台峰弟子一戰又如何,過去一年裡他們總是以少對多,連這樣一個機會都尋不到,如今正好發泄一番。

「竟然是你奪我走我的攝魂珠?給我還來!」

一道尖利的聲音在刺幽的耳邊響起,他抬眼一看,鄭麗正向著他殺來。

刺幽拿出攝魂珠的那一刻就料到鄭麗可能會察覺,自有應對,喝道:「走開,你好不要臉,竟想搶小孩子的玩具嗎?這是我家大人給我的靈器,你的什麼攝魂珠敢和我的寶物相比?」

「神他么的搶小孩子玩具!」尹蒼玄心中瘋狂吐槽,這條在蛋中孕育了近百年的吞源獸竟然在裝嫩,當真讓他大開眼界。

鄭麗一時間也有些迷惑,按道理說碧水峰上沒小孩子吧,她的攝魂珠為什麼會出現在一個孩子身上?

難道是碧水峰上的某個弟子劫了我的攝魂珠,而後給了他的子嗣,可是沒聽說碧水峰上哪個弟子有孩子了呀。

鄭麗越想越迷糊,忍不住心中猜測,「莫非這小孩子是長青宗內哪位大人物的子嗣,他持有的那顆珠子真不是我的攝魂珠,而是一件強大的靈器?」

心下正想著,刺幽見她攔在前面不肯讓路,不由得心下一怒,一道攝魂之光便給她掃了過去。

「啊!」尖利的慘叫聲響起,鄭麗的神魂被攝魂之光攻擊,僅僅練氣七層的她如何能夠抵擋,而後被刺幽掃飛出去。

神魂陷入劇痛之中,以鄭麗的修為很快就承受不住,陷入了昏迷之中。

在陷入昏迷之中的前一刻她怨念重重。

「這該死的小賊,那就是我的攝魂珠!」在刺幽的迷惑下,光憑外表鄭麗不敢確定,可當承受了那一模一樣的攻擊后,她已經明了刺幽手中的攝魂珠正是她的那一顆。

刺幽哈哈大笑,他先是誤導鄭麗,后又發動攝魂珠攻擊顯明所持之物確是攝魂珠正是為了戲弄於她。

這雲台峰女弟子,他早就極為不爽了。

越過鄭麗,繼續向瓊葉攻去,尹蒼玄損耗極大,並且瓊葉的實力當真不凡,此刻雖九劍并行,但是竟然被其壓制了。

「魂不駐身兮,遨遊四海!」刺幽突到近前,誦念一句古言,手中攝魂珠幽光大作,籠罩向瓊葉以及他背後的白晟。

「休傷我師姐。」白晟見此猛然發力,躍至瓊葉之前,祭出一塊龜甲防護。

龜甲生光,化出湛藍色的護盾,可是這對於神魂攻擊來說無甚大用,這是主物理防禦之器。

白晟與瓊葉,頓時被神魂攻擊所攝,識海搖晃,神魂欲飄出體外。

他們不得不花費很大的精力來穩固神魂,可是這樣一來,一身的實力就無法全部發揮,只能夠發揮平常的三五成。

卻在此時,尹蒼玄鼓起餘力,將自身剩餘的不多法力皆注入九柄陽耀劍中,鶴形再起,攻向二人,並且向著二人背後的木言天延伸而去。

此招威力不復巔峰之時,可是依舊有莫大的威力,對於白晟和瓊葉來說,有些難以承受。

幾聲脆響傳來,尹蒼玄攻破龜甲,擊飛他們的法劍,二人被尹蒼玄轟飛而出……

金光在符紙所化的法力洪流之中穿透重重阻礙而來。

並且勢不可擋的擊破了尹蒼玄的三劍攔截以及六劍防禦。

施展的木軀術與木盾術毫無作用,被那道煌煌金光洞穿。

劍光掠至身前,懸停在尹蒼玄的眉心。

「你敗了!」木言天清冷的聲音傳出,沒有蔑視,這個對手逼出了他最強的一招,值得尊敬。

尹蒼雲嘴角扯出一個笑容,「那可未必!」

「你輸不起……」

話未畢,木言天便是身體一僵,他感受到了,一絲絲劍氣正在他的腦後逸散,他猛烈的回頭,一柄木劍正對其眉心,早已經突破了他的土混金身。

「怎麼可能!」木言天心中掀起滔天駭浪,他根本沒察覺到這柄劍的行跡。

並且,對面那傢伙不是只能御九劍嗎?他的極限不是九劍?

「你好卑鄙,以九劍的極限御劍數一直迷惑我!」

木言天忍不住道。

「所謂兵不厭詐,道友若是不服,可以再比上一場。」

木言天面色難看,他此刻還能再比第二場嗎?方才那一擊已經耗盡了他所有的力量,並且,身體傳來的那股虛弱與疲倦感此刻簡直讓人無法抵禦。

他很想找個地方呼呼大睡一場。

尹蒼玄甚至已經可以察覺得到木言天臉上那掩藏不住的疲倦了。

「哈哈,這傢伙不行了,他絕對不敢再戰,我吞源獸族的神通豈是那麼簡單的。」

刺幽傳音給尹蒼玄,神色振奮,語氣驕傲,好似剛才經歷大戰的是他。

刺幽如此興奮的原因,自然是因為他剛才看出了端倪,尹蒼玄的第十劍,正是藉助了吞源獸族的神通之力才突破木言天的土混金身的。

開戰之前,他渡了自己的神通之力給尹蒼玄,所以他認為此戰他有一定的功勞,故此有些興奮。

「師兄,現在怎麼做?」

瓊葉見木言天竟然與尹蒼玄打了個平手,也沒心思和紅月再戰,脫離戰場掠了過來。

「師兄,此戰你雖未勝,但也未敗,你既未敗,便也無須退,今日合我峰弟子之力,必要替你將那荒源草搶過來。」

以上的內容,乃是瓊葉的傳音,她覺得木言天雖與尹蒼玄戰了個平手,但依舊可以圖謀荒源草。

木言天神色變幻不定,心中的野心壓倒疲倦的身,傳音回復:

「動手!」

瓊葉聞此言受手中長劍飛出,劍氣迸發,斬向尹蒼玄,竟是毫不猶豫出手。

尹蒼玄臉上沒有意外,九劍齊出擋住紅月的攻擊,他雖然耗費了極大的精力才與木言天戰平,但此刻的狀態比木言天要好,還有一戰之力。

未曾拜入仙門之前,尹蒼玄是一個闖蕩江湖多年的俠客,遇到的出爾反爾的事情多了,更何況木言天確實沒有輸,要繼續出手,有足夠的理由。

不過如此一來,兩峰之間的弟子之戰是免不了了。

尹蒼玄心中雖無奈,可也只能接受這個事實。

「刺幽、李仙、紅月,出手吧!兩峰之戰不可避免。」尹蒼玄高喝,迎著紅月的攻擊向著木言天殺去。

木言天被噬身源神通攻擊,此刻狀態奇差無比,尹蒼玄不相信他還能有過多的戰鬥力。

只要將他擊倒,雲台峰弟子的氣勢定會被打壓下去,

同時,刺幽已經掏出攝魂珠向著瓊葉殺來,同時橫擊雲台峰的練氣九層弟子白晟。

「紅月師妹,去幫八層的師弟師妹們,李仙師妹,你去對付那安平萱。」尹蒼玄傳音規劃戰局,現在就練氣九層之下的實力對比而言,碧水峰弟子是遜色於雲台峰的,因此需要更強有力的人物切入以維持平衡。

擁有次靈器的紅月毫無疑問有這個實力,她此刻有次靈器相助能力敵資深九層不落下風。

混戰爆發了,之前尹蒼玄出言說道讓木言天出練氣九層弟子一戰就是為了盡量避免這種情況發生,但是沒想到最終局勢還是演變到這一步了。

寒里星、李恨寒、周雲、趙豎林、龐木等紛紛出手了。

與雲台峰弟子一戰又如何,過去一年裡他們總是以少對多,連這樣一個機會都尋不到,如今正好發泄一番。

「竟然是你奪我走我的攝魂珠?給我還來!」

一道尖利的聲音在刺幽的耳邊響起,他抬眼一看,鄭麗正向著他殺來。

刺幽拿出攝魂珠的那一刻就料到鄭麗可能會察覺,自有應對,喝道:「走開,你好不要臉,竟想搶小孩子的玩具嗎?這是我家大人給我的靈器,你的什麼攝魂珠敢和我的寶物相比?」

「神他么的搶小孩子玩具!」尹蒼玄心中瘋狂吐槽,這條在蛋中孕育了近百年的吞源獸竟然在裝嫩,當真讓他大開眼界。

鄭麗一時間也有些迷惑,按道理說碧水峰上沒小孩子吧,她的攝魂珠為什麼會出現在一個孩子身上?

難道是碧水峰上的某個弟子劫了我的攝魂珠,而後給了他的子嗣,可是沒聽說碧水峰上哪個弟子有孩子了呀。

鄭麗越想越迷糊,忍不住心中猜測,「莫非這小孩子是長青宗內哪位大人物的子嗣,他持有的那顆珠子真不是我的攝魂珠,而是一件強大的靈器?」

心下正想著,刺幽見她攔在前面不肯讓路,不由得心下一怒,一道攝魂之光便給她掃了過去。

「啊!」尖利的慘叫聲響起,鄭麗的神魂被攝魂之光攻擊,僅僅練氣七層的她如何能夠抵擋,而後被刺幽掃飛出去。

神魂陷入劇痛之中,以鄭麗的修為很快就承受不住,陷入了昏迷之中。

在陷入昏迷之中的前一刻她怨念重重。

「這該死的小賊,那就是我的攝魂珠!」在刺幽的迷惑下,光憑外表鄭麗不敢確定,可當承受了那一模一樣的攻擊后,她已經明了刺幽手中的攝魂珠正是她的那一顆。

刺幽哈哈大笑,他先是誤導鄭麗,后又發動攝魂珠攻擊顯明所持之物確是攝魂珠正是為了戲弄於她。

這雲台峰女弟子,他早就極為不爽了。

越過鄭麗,繼續向瓊葉攻去,尹蒼玄損耗極大,並且瓊葉的實力當真不凡,此刻雖九劍并行,但是竟然被其壓制了。

「魂不駐身兮,遨遊四海!」刺幽突到近前,誦念一句古言,手中攝魂珠幽光大作,籠罩向瓊葉以及他背後的白晟。

「休傷我師姐。」白晟見此猛然發力,躍至瓊葉之前,祭出一塊龜甲防護。

龜甲生光,化出湛藍色的護盾,可是這對於神魂攻擊來說無甚大用,這是主物理防禦之器。

白晟與瓊葉,頓時被神魂攻擊所攝,識海搖晃,神魂欲飄出體外。

他們不得不花費很大的精力來穩固神魂,可是這樣一來,一身的實力就無法全部發揮,只能夠發揮平常的三五成。

卻在此時,尹蒼玄鼓起餘力,將自身剩餘的不多法力皆注入九柄陽耀劍中,鶴形再起,攻向二人,並且向著二人背後的木言天延伸而去。

此招威力不復巔峰之時,可是依舊有莫大的威力,對於白晟和瓊葉來說,有些難以承受。

幾聲脆響傳來,尹蒼玄攻破龜甲,擊飛他們的法劍,二人被尹蒼玄轟飛而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不修仙死不瞑目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不修仙死不瞑目目錄 我不修仙死不瞑目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0章 混戰(上架無限期延後)

94.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