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悲催的戴忍

第112章 悲催的戴忍

王鐵走後不久,尹蒼玄帶著十二頭荒獸殺到了魔修所在之地。

「諸位,我已經誅殺荒獸群的領袖,他們現在已經是群龍無主,正是幹掉他們的好時機!」

尹蒼玄奔行在前,向著一眾魔修大聲喝道,目的是為了讓荒獸們以為這群魔修與自己是一夥的。

「這是誰啊?」眾魔修莫名覺厲。

魔修衛如海方才被王鐵弄得滿肚子的火,如今見一個陌生人衝來,不由得躍上前來,周身黑霧捲起,他施展了一門魔功,並且動用了他的魔器。

一柄黑色長刀出鞘,狠狠的斬向尹蒼玄。

「何必呢?」

尹蒼玄挑眉,他此刻並不停歇,想要衝穿過魔修的隊伍。

而這魔修偏要出頭阻攔!

「那就去死!」

尹蒼玄一瞬間爆發出全部殺氣,凝魂境的靈魂力凝聚成一長矛沖入衛如海的腦海之中。

半步築基的靈魂力已經是不弱,而且這衛如海身為一個魔修,意志也算是堅定,因此靈魂攻擊並沒有起到奠定戰局的效果。

但隨後,九隻白鶴飛來,卻是徹底結果了衛如海的性命。

衛如海倒下了,眼睛瞪的老大,他沒有想到自己在充滿著血腥與爭殺的淵魔海中混跡了半輩子都沒有死,而今一招不慎,竟然栽在了這元氣復甦點空間之內。

一群魔修陡然恐慌,見尹蒼玄如此乾脆利落的秒殺了半步築基的衛如海,懷疑他是長青宗的築基仙師,紛紛四散而逃。

尹蒼玄為自己加持了一道高級加速道術輕塵術之後,向著另一位練氣九層魔修戴忍追殺而去。

身後,十二頭荒獸追來,見人群四散,而又一時間難以鎖定尹蒼玄的身形,遂大開殺戒。

其餘的魔修除了戴忍是練氣九層的,其他的都不過是練氣八層修為,如何逃得過十二頭有練氣九層實力的荒獸的追殺,不過多時已經被屠戮一空,連屍身都被那些荒獸吞吃了個乾淨。

不過在這個過程中也有意外產生,一位練氣八層的魔修情急之下拿出了一張二級靈符,竟將一頭荒獸殺死。

尹蒼玄心中一喜,這些魔修中果然有底牌,竟然能夠拼掉一頭荒獸,這下這些荒獸就不能夠再組成之前的那種陣法了,威脅程度大大下降。

尹蒼玄感應著荒獸群的戰況,同時加快速度,拉進與前方人影的距離,他在追殺戴忍,已經稍稍遠離荒獸群。

他決定迅速解決這個魔修,而後再回頭對付那些荒獸。

對他來說,荒獸雖然力量更強,但是他們沒有什麼智慧,而且他們的首領都已經被自己斬殺了,因此尹蒼玄對於他們的重視度還沒有魔修的高。

練氣九層的魔修在淵魔海中也不算差了,在這空間之內若是碰巧得到了什麼奇遇,恐怕會造成更大的破壞。

九柄木質小劍在他的控制下在空中飛旋著,有兩三把飛到戴忍身後,時不時的就給他來一劍。

不過因為距離還是有些遠,尹蒼玄控制的法劍的威能有些弱了,僅僅憑藉這樣的攻擊還不能夠乾淨利落的殺死戴忍。

不過他已在迅速拉進二者間的距離,尹蒼玄的速度近乎快了戴忍兩倍,因為他此刻道法與輕功都加持在了身上,肉身與道術之力完美的結合在了一起。

戴忍面色蒼白,他瘋狂的奔逃著,但是逃了許久,他發現根本不能甩開尹蒼玄。

他想拚死一搏,但是尹蒼玄一擊殺死衛如海的那一幕可怕場景卻不停的盤旋在他的腦海,提醒著他背後追殺之人的兇悍。

他雖然還有一些底牌,但是恐怕對那人來說也起不到什麼作用。

怎麼辦?真的要隕落在這裡了嗎?!

戴忍心中湧起強烈的不甘之色,他在環境惡劣的淵魔海中爬到這一步,不知道付出了多少,如果就此死去,真的是很不甘心那!

嘭!

戴忍突然轉身,竟然跪了下來。

「我願降,求上仙饒我一命!」

「哦?」尹蒼玄目光一閃,這魔修竟然降了。

噗嗤噗嗤!

兩柄木劍從空中斜插入戴忍的兩隻臂膀之中,將他掀翻,定在地上。

「啊!」

戴忍忍不住發出痛苦的呼喊,「為什麼?為什麼我願意降服你還要傷我!」

尹蒼玄行到他跟前,冷笑了一聲道,「魔修也會問出這麼傻的問題么?」

戴忍一怔,想起了在魔修的世界里,面對敵人降服的情況,最低也要先將其丹田震破,使其喪失所有的反抗之力后才會靠近。

可是,這裡是九州啊,不是說九州世界的修仙者大多講什麼道法自然,甚至還有修仁義之道的儒仙呢,怎麼此人這般狠辣,難道他也是位魔修?可是他身上漾動的明明是純正靈氣煉就的法力呀!

九州的修仙者,何時變得這樣狠了?

尹蒼玄的這種手段,與震破敵人的丹田也相差無多了,直接廢人的雙臂。

戴忍除非將來能夠突破築基,否則難以恢復。

尹蒼玄的劍不是一般的劍,劍氣已經將戴忍手臂上的經脈全部給震斷了。

若非有一些問題要問這魔修,尹蒼玄就要直接殺了他!

觀他這一身魔功中藏蘊的血煞之氣以及他的那把威力不俗的魔劍,也不知道此人殘害了多少生靈。

「你既然沒有立刻斬殺我,想必應該是想問我些什麼,可你如此狠辣,就不怕我不告訴你嗎?」

想了想尹蒼玄的這個行為在魔修的世界里再正常不過了,戴忍有了幾分「理解」,但是他還是忍不住開口如此說道。

「你不說可以去死,我從不逼人。」尹蒼玄冷笑一聲,將這個魔修吃得死死的。事實上,自從戴忍選擇投降的那一刻起,他在尹蒼玄面前就註定再無翻身之地了。

如今他的價值,就是讓尹蒼玄壓榨出一些他想知道的信息。

「你……」戴忍想說些什麼狠話,但是發現自己竟然找不到什麼威脅的理由,自己的命都捏在對方手裡,還有什麼可以威脅的?

對方表明的態度是,也不稀罕他能夠提供什麼有用的消息。

「你想知道些什麼?」最終,他只能如此說道,想探探尹蒼玄的口風,為自己能夠活命而爭取一些資本。

「我想知道的不多,比如你們潛入九州的真正謀划?比如你們隊伍中消失的另外一位練氣九層的消息!」

尹蒼玄也不介意與這傢伙來一場博弈,獲取自己想知道的消息。

「很好,你說的這兩點我都知道,不過你如何保證我說了之後你能夠留我一命?」戴忍說完這話后緊張起來,雖然雙臂的痛感在隨時侵襲而來,但是他依舊抬起脖子,想要觀察尹蒼玄的反應。

「我想你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說則生,不說就死。」尹蒼玄看似思慮了一會兒,說出的話卻是決絕而無情。

戴忍聽到尹蒼玄的話后心中一寒,這個人太狠了,他拿捏住了自己不敢死這一點,竟然絲豪不讓步!

「你要清楚的一點是,我的第一個問題我長青宗遲早能夠調查出來,我到時候也可以知道,而我的第二問題,關於那位消失的九層魔修,我自可以去出口堵他,他逃到哪裡都逃不過,遲早要被我抓住殺死。因此你可明白你的處境了?你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乞求我守信,在你說出這兩條消息後放你一馬。」

尹蒼玄繼續攻破此人的心理防線,同時,說完這話后他控制的另一把木劍前掠,指向戴忍的眉心,似乎只要他不說,下一刻就真的要把他誅殺。

事實上,他的殺意也不是假的,如果這魔修再磨蹭,尹蒼玄可真的會殺他。

他想要知道的這兩點消息也不是什麼驚天之秘,沒必要太耗費心神。

而且此刻那些個荒獸似乎在追尋著他的蹤跡而來,再磨蹭,荒獸突過來后,他也得被圍攻,正面和十一頭練氣九層的荒獸拼殺實屬不智。

心中閃過掙扎,戴忍本想再與尹蒼玄談談條件,但是一迎上尹蒼玄那平靜幽深的眸子以及感受到已經抵在眉心處的木劍的劍鋒后,他打消了這個念頭。

「我說,我都說,還望上仙信守諾言留我一命!」戴忍近乎崩潰了。

旋即他如同竹筒倒豆子般說出了尹蒼玄想知道的東西。

而尹蒼玄也從他的口中得知了魔修們的真正目的不是為了永久的佔領元氣復甦點,而是想要在四極元君復活的時候獻祭魔氣的消息。

元氣復甦點空間之內,四極魔君將會顯化身形,距離其越近,得到的好處越多,甚至能夠使得獻祭者的修為大幅度提升。

不過尹蒼玄思量著,雖然說如今這些魔修似乎沒有徹底佔領元氣復甦點的想法,但是等到他們提升了力量后可就不一定了。

「至於另外一位練氣九層的消息,那人名叫王鐵,在您來之前他與另一位統領發生了爭執,假借去探尋其它勢力的蹤跡往南方去了,現在想來,他是感應到了大人即將到來,自襯敵不過就先跑了。」

戴忍沒敢說假話,他怕若被這狠辣之修看出些許端倪後會被立刻斬殺。

尹蒼玄點了點頭,「那王鐵倒是有些本事,竟然能夠感應到我帶來的危機。」

「上仙務必重視此人,他原本是我們三位統領中實力最弱的,可是想不到他心機深沉,一直在隱藏實力,與衛如海起衝突時還說自己悟出了魔道之真諦,我覺得他不日將成就築基。」

戴忍為了自己的小命可謂是恭敬到了極致,卑微到了極點,不僅將消息詳細以告,還附帶自己的溫馨提示。

尹蒼玄再次點了點頭,面色不起波瀾,「好了,這些消息我知道了,多謝!」

「不謝不謝,上仙能夠饒我一命就好!」戴忍說道。

尹蒼玄於是抽出了插在戴忍雙手上的木劍。

「你走吧!」

「多謝上仙!」戴忍雙腳一抬,魚躍而起,而後迅速跑遠,他雙臂雖廢,但是丹田未毀,魔氣能夠外放,還有行動與自保之力。

他跑出了一定的距離后心中終於鬆了一口氣,以為尹蒼玄真的放過他了。

不過就在下一刻,兩柄木劍一左一右貫穿了他的左右胸,他眼睛瞪得老大,似乎是不敢置信自己的生命就這樣結束了,旋即是眼前一黑,戴忍倒了下去。

「讓你痛快的死去已是我對你最大的仁慈。」

尹蒼玄收劍,眼中閃過一絲嘲諷。

「雙手沾滿血腥的劊子手,還想乞求我饒你一命?」

其實尹蒼玄可以以其它方式繞過自己的諾言弄死戴忍,比如將他手腳斬斷,丟給荒獸,但是他不這樣做,因為他向來痛恨惡人,未修仙時他巡遊各大名山,遇到匪窩都是毫不留情的剷除。

而一般魔修,是比土匪還要更惡十倍百倍的存在。

尹蒼玄殺之心中暢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不修仙死不瞑目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不修仙死不瞑目目錄 我不修仙死不瞑目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2章 悲催的戴忍

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