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八章 突變

第七百四十八章 突變

此刻,應白紡對楚淵刮目相看,原本他對楚淵並非特別看重,全是看在葉風的份上。

現在算是明白了,為何葉風心甘情願的叫楚淵大師兄了。

剛才楚淵露了一手,說是救了葉風他們所有人也不為過。

應元等人心中為之折服。

「大師兄現在的實力到底有多強。連我都參不透了,不過天一真經。我此生是比不上他了。」

葉風嘖嘖讚歎。

只有他看到了,那月光之中藏蘊著天一神域的力量。

如此精妙的一擊,任何一個武者看了都會心悅誠服。

「你是何人。」

季鴻安問道。

那暗渡陳倉一擊正是他打出來的,本來十拿九穩。卻被楚淵所破。

楚淵淡淡道:「辰陽門楚淵。」

在天一門還沒有在五洲建立起來門派,為了省去不必要的麻煩。

葉風和楚淵商量過,他們暫且以辰陽門弟子的身份行走於世間。

「辰陽門還有你這等弟子。」季鴻安質疑起來。

一個超級勢力將門中天才隱藏的再深,也會走漏一點消息的。

辰陽門楚淵眾人卻是一頭霧水,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

然而,從今天起人們都會知道楚淵這個人。

「我只是不常行走於外面而已。」楚淵簡單的解釋了一句。

當初天一門露宗支援辰陽門,主要是那些大妖奪去太多的注意力,楚淵在當時也出手了,可沒有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畢竟周皇和佛主的現身,人們眼裡又怎麼可能有其他人。

季鴻安依然不信,只不過現在深究楚淵的身份毫無意義。

「周清,這次我必斬你。」

葉風開口道。

他眉心血光若隱若現。當看到那尊巨人守護神伸手時,他才出手。

這是他的優勢。

一把刀從葉風的手中飛了出去,此刀薄如蟬翼,十分的透明。

好強的刀意。

眾人心驚。

「就這?」

周清捏了一個法訣,拳印穿過了光膜,拳印散發煌煌拳意。

猶如帝皇一拳。

刀頓時被打碎了。拳印去勢不改,殺了過來。

一黑色的長槍驀然爆射出來。

碾碎了拳印。

然後繼續殺入。

「槍意。」

「刀意。」

「我記得葉風最出色的,最厲害的就是劍了。」

「一人修鍊出了三種武意,他怎麼做到的。」

當人們還頗為震動時,周清雙目透露出電光,眉心雷霆印記非常的威嚴。

一道閃電擊穿了長槍。

周清在繼拳意后也拿出來了雷電之意。讓人們倒吸一口氣。

什麼時候武道之意成了大白菜,誰都可以修鍊出來了。

而且一下子還是兩三種。

接下來,葉風和周清隔空鬥法,兩人顯然都控制的很好。沒有影響到各自的光膜。

其他人也沒有閑著。

隨著深入,光膜看起來越來越薄了,巨人大手撈起,人們越發難以抵擋。

葉風在和周清鬥法,其他人難以插手,主要就是不敢。

所以。這也造成了葉風無法護住光膜之內的所有人。

時隔多日,周清的確非以前的周清了。一身實力連葉風也要認真對待。

所以,兩方陣型加起來至少有百人隕落。現在看來,應白紡最初說,真正能到神殿跟前的人只有總數的十分之二並非是誇張。

活下來的人固然後怕,後悔來神殿的決定,可都是心智堅定的人,還不會喪氣,而且開弓沒有回頭箭。

他們根本沒有可能再回頭。

再有,恢宏的殿堂就在眼前。再走幾個小時就到了。

那遙遙在望的神殿便是人們堅持下去的動力。

「這樣下去,光膜根本支撐不到我們走到那裡。」

「各位想想辦法。」

「應少主一定有辦法的。」

有人擔憂道。

光膜確實更薄了,人們都擔心,一指頭就讓光膜消失了。」

應白紡無奈道:「別怪我說喪氣話。到了這個時候大家只能聽天由命,各憑本事了。」

「說起來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和神殿的變化脫不了關係。」

他看了葉風一眼。

在未進來前,應白紡就通過海市蜃樓看到了,神殿與以前相比,發生了某些改變。

這種變化,顯然也已經體現在這斑光大道上了。

按照以前,光膜絕對能支撐到眾人走到神殿前方。

「快想辦法,我還不想死。」

「啊。」

有人急躁不安。

葉風神色沉凝。

他和周清早停下了鬥法,因為相互克制,所以沒有分出勝負來。

「父親啊。」葉風同樣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情況。

一道光膜消失,他們這些人中能活下去的可能就只有幾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永恆聖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永恆聖主目錄 永恆聖主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百四十八章 突變

85.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