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四章 再遇蒼子

第七百四十四章 再遇蒼子

第744章

一個神殿小城中不知名的地方。

血腥味瀰漫。

忽然,血光剎現,這裡多了一個面色有點蒼白的青年,他有點警惕的觀察了四周。

旋即青年冷哼一聲:「甘孜,你找我來卻不現身,這就是你們幽魂殿做事的風格。」

周圍似乎一點變化都沒有,青年看到旁邊的一棵樹上竟彷彿露水洗過一樣,他神色不變,邁出一步,明顯要離開。

「想不到血神宮的第十聖子,隨著宮中的競爭者隕落,地位水漲船高。脾氣也是見漲。」

一個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聽起來很是響亮,可是除了這個臉色蒼白的青年之外,神殿小城中沒有人聽到。

「幾年沒有見了。甘孜你令我失望了,這可能就是沒有師尊的緣故,沒有人教育你,不過我聽說幽魂殿的五長老回來了,從某個鎮壓之地逃出生天了。」

程魔子冷冷道。

有一抹黑影自空中閃過,大白天的地上一個人的影子輪廓向程魔子移動。

影子在走。

可是這裡並沒有其他的人。

「喪家之犬也敢嘲笑我,你們血神宮什麼時候能認清事實,才不會最終被滅掉。」

影子忽然立體起來。輪廓也逐漸清晰,一個黑灰色衣服的年輕男子站在了程魔子對面。

他的左臉上有一個印記好似綉著一朵紅色的花瓣一樣,卻又像是一隻眼睛。

「哼,還輪不到你來教訓我們。」血神宮這些年的確勢弱,而且本來要強勢崛起的他們,卻被一個年輕人搶了血神宮重新崛起的機會。

程魔子雙目赤紅起來,周遭如同血獄降臨,頃刻以他為中心,血光要淹沒這裡。

「程魔子我可不是和你來打架的。」甘孜臉色不變,陰氣森森道:「排名第四以後,你的實力可真是突飛猛進,不過我看你還是留著對付你的主人吧。」

周遭的血光停頓的剎那,就是在「主人」的字眼上,甘孜臉上露出了笑容。

轟。

血光再澎湃,激蕩,甘孜都笑容滿滿。

「說吧。」一陣長牙五爪的血光停在甘孜身外五丈,程魔子收攏了氣勢神通,淡漠開口。

「我還以為你會我,我怎麼知道這件事情……」甘孜含有深意的一笑,很是恰到好處的沒有說下去。

隨即甘孜也正經起來。

「我這裡有一個讓你恢復自由的辦法,不過需要你配合……」

「說來聽聽。」程魔子沒有一點意動,只是示意他往下說。

當年他也是自信無比,可最終被葉風收拾,還被簽下了一道禁制。雖然他在血神宮中很是瀟洒,可這道禁制已經成了他心中的一根刺。

「計劃,我會在神殿之中通知你的。」

甘孜哈哈大笑。

程魔子臉色冷了下來,他面前的甘孜身影忽然如同幻影一樣,如同氣泡一樣碎去。

「稍安勿躁,我並不是耍你,除了告知你這件事情之外,我還為你帶來了好消息,我幽魂殿願意助你成為血神宮的第一聖子。」

血神宮的第一聖子就是下一任血神宮,血神宮的聖子活著的目標就是血神宮的宮主位置。

程魔子怎麼能不動心。

「只要你我合作,抓住葉風,我只要葉風。血魔眼歸你,我想如果你能帶回血魔眼的話,血神宮主就算不直接給你第一聖子的位置,可你也絕對是姬無神之後的人。」

「然後,姬無神忽然出現了意外,你程魔子就是血神宮的第一聖子。」

程魔子不是三歲兒童,身為魔道天才,個個都是城府極深的魔者,自然不會被甘孜三言兩語就打動。

「姬無神又豈是那麼容易殺的。」

程魔子冷哼道。

「這個你別管,總之我幽魂殿絕對有扶持出來一個血神宮主的實力。」

五洲三大頂級魔道勢力,輪迴殿神秘無比,至今還沒有人見過出自輪迴殿的人。

幽魂殿其後。

血神宮墊底。

與大力發展的幽魂殿不同。血神宮元氣數次大傷,將重新復起全部寄托在一件魔神器上,就可見一斑。

然而就算血神宮勢弱,其宮主之位也不是能隨意被外人插手的,不過,這個甘孜很聰明,他一開始沒有直接說要扶持程魔子的話,而是點出了程魔子的心魔之事。

「我給你帶來的第二個好消息便是。此次的神殿將和以往不同……」

「不同?」程魔子疑惑。

「據說其中的原因就是因為你的主人的父親。」

程魔子臉色難看起來了。

甘孜第一次提起「主人」是告訴他的秘密被知道了,第二次提起就是故意在他傷口上撒鹽了。

只是甘孜早跑了。

「一個在幽魂殿中連前十都排不上的人也配差遣我……不過他帶來的這兩個信息。」

程魔子臉色深沉了起來。

一縷縷血光便要包裹住他,將他包成一個血繭。

忽然,一隻白皙的手從其中探了出來,周遭空間扭曲,向這隻手縮小。

撕拉。

一抹黑色閃電震退了這隻手,一個籠罩在黑袍的人走了出來。

血繭消失,程魔子眼神隱約有兩個血輪在轉動,誰能想的到,這裡早先就藏著一個人。

他和離去的甘孜都沒有察覺。

而且,程魔子很相信的是,他之所以能發現此人。是此人露出的破綻,還是故意露出來的。

「你是誰?」程魔子打破了詭異的平靜,他眼中的血輪越轉越快,而且實質。

這個青年籠罩在黑暗之中。他看不出此人的任何來歷。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沒有我你們的計劃一定失敗。」黑袍之下傳來沙啞的聲音。

程魔子身上吞吐的血光已經沒有那股銳勁,因為他聽出來了這人的話中音。

說到底,此人和他有共同的目的。

「閣下口氣就這麼大嗎。」程魔子冷笑道:「我們有什麼計劃。我怎麼一點都不清楚。」

黑袍人還是很淡定,道:「無論你們有什麼計劃,都會失敗,你們還不太了解葉風,我對他可是了如指掌。」

程魔子目中血光閃動,這黑袍人非常神秘,直到在說起葉風的時候,其語氣才有了波動。

「這麼說你也想加入我們的合作之中,不過這我可做不了主,你要去找甘孜。」

程魔子說道。

「不。」黑袍人道:「你做的了主,因為我只是和你合作,想要葉風,奪來血魔眼不一定需要和幽魂殿合作。」

「我想你應該不會天真的以為,幽魂殿如此興師動眾過來,為的就是對付葉風吧。」

黑袍人抬起了頭,與此同時他的身影也虛化下去。

「考慮一下我的建議。」

獨自留下的程魔子。冷笑了幾聲。

「都說的這麼好,卻偏偏又要和我合作,不外就是也想要奪我血神宮的血魔眼。」

「葉風你可真是一塊豐厚的肉,誰都想要咬上一口……不過,我程魔子從來都不是別人的馬前卒。」

「我命有無不由天。」

……

「咦,他怎麼在這裡。」

「此人我也認識。」

順著楚淵的視線過去,一個樣貌清俊,氣質神秘的年輕男子。一身紫黑色的衣服,袖口之處布滿了山脈的圖案。

「蒼子。」葉風目光微冷,倒是有點意外,楚淵認識這個來歷神秘的蒼子。

在葬古深淵中,這個蒼子曾追殺他,逼他不得不深入葬古深淵,最後能遇到白骨之人,也是因為這個蒼子。

想不到會在這裡相遇。

「他可不是你們五洲的人。」楚淵說道。

不是五洲的人。

那麼只能是五洲之外的世界了。

想不到這個蒼子還是一個界外之人。

在一開始接觸此人的時候,葉風

在楚淵和葉風交談中,蒼子看了過來,他主動走了過來,道:「混元界的翹首楚淵,真是令人意外,你好,我們又見面了。」

蒼子就像是老友見面和葉風打著招呼。

楚淵知道蒼子口中的意外是什麼意思,他們混元界和蒼子所在的世界可不是朋友。

「你說我在這裡殺了你多好。」葉風跨出一步,一拳擊碎了蒼子的身體。

破碎了的蒼子還露齣戲謔的笑容,道:「你想殺我,我也想要殺你,聽說你在佛界在巫族又得到了不少好東西,它們都是我的,神殿見……」

葉風神色平靜,道:「大師兄,你說說這個蒼子的來歷吧。」

楚淵和應白紡對這個蒼子只是一個假身,也沒有多麼的詫異,似乎早就看出來了。

「天安界,他來自天安界。」

楚淵有些憎惡道:「一個天安界中令人厭惡的種族,他在天安界可不叫蒼子,而是叫蒼蛟。」

「天安界有點耳熟。」葉風皺了皺眉。

「這是一個強大的世界,至於蒼蛟,或者說這個蒼子的種族是什麼我不清楚。」

應白紡搖頭道:「不過那雖然只是他的一個神念所化,可也能看的出來,這是一個難對付的人。」

「五洲之地鮮有外界的人到來,且這個蒼子在五洲生活了可能不止一代。」

不是楚淵的話,葉風和應白紡都分不出來這個蒼子竟然不是五洲的人。

尤其葉風是真正和蒼子打過交道的人,而且還知道五洲不是唯一的人。

天安界他之所以耳熟,似曾相識便就是因為青帝的記憶之中提到過天安界。

「李玄衣會不會也是外界的人。」葉風心中一動,想起了昨天見過的一個熟人。

「蒼族很強,他們每個人都是以吞噬一個世界為奮鬥的目標。」

楚淵道。

「吞噬世界?他們不是人?」葉風想起了蒼子每次面對他都流露出來的貪婪。

「他們的祖先是上古某隻凶獸,說起來蒼族也只是繼承了他們祖先一點的血脈。」

楚淵道:「據說他們的祖先曾經真正吞噬過天地……所有的天地……蒼族宣稱我們現在的世界其實是他們祖先吃剩下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永恆聖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永恆聖主目錄 永恆聖主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百四十四章 再遇蒼子

8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