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9章 故事

第579章 故事

冰涼的啤酒帶著些許的苦澀順著喉嚨流進胃裡的同時卻讓四人的心都熱了起來。

葉飄飄看著身旁三人微微嘆了口氣:「可惜高名揚不在,突然少了一個人還真有些不習慣。」

許無憂的嘴唇不易察覺地動了動想到高名揚的身世終究沒有將到了嘴邊的話說出口,罷了,人非聖賢,就當她給某人一次機會吧。

「有什麼可惜的,大不了等他忙完了咱們再聚一次。」楊成傑一邊說一邊自顧自地將幾人的酒杯再次倒滿。

葉飄飄掃了他一眼:「瞧把你能的,你到底行不行啊?別一會兒我們沒咋滴倒把你給喝桌子底下去了。」

但凡是男人最討厭的就是別人說他『不行』,楊成傑也不例外,當下就不樂意了:「看不起誰呢?我跟你說我不會吃飯就會喝酒了,不是我吹,就你這樣的兩個綁一起都不是我對手。」

「嘖嘖嘖,這牛吹的,我咋就這麼不信呢?要不咱倆比比?」

「比就比!」

剛剛還有些傷感的許無憂聞言忍不住和夏舟同時捂住了額頭:「……」又來了,青野賽都結束了,這兩人怎麼一點兒長進也沒有還這麼幼稚呢?

葉飄飄卻來了興緻:「真的假的?輸了可別哭鼻子。」

「輸了我管你叫奶奶。」楊成傑不知氣的還是急的已經開始口不擇言了。

葉飄飄臉一紅:「呸,我才沒你這麼丑的孫子。」

「那我給你洗腳。」

「少佔我便宜。」葉飄飄的臉更紅了。

「那你說怎麼樣?」楊成傑是真無奈了,女生就是麻煩,這也不行那也不行。

葉飄飄抿了抿嘴唇:「就學貓叫吧。」

「行,我輸了學貓叫,你輸了就學狗叫。」

「吱吱吱!」終於將手裡雞翅啃完的小猴子不幹了,不是學貓就是學狗,猴就不配有位置嗎?

楊成傑忽然扭頭看向半天么有開口的許無憂和夏舟:「你們兩個怎麼怎麼說?」

許無憂:「……」什麼他倆怎麼說?你們也沒給我們說話的機會啊?

夏舟卻不以為然地看向楊成傑:「跟我們有什麼關係?」

「怎麼就沒關係呢?你們是不是我們的朋友?是朋友就不能置身事外吧?」

許無憂和夏舟對視一眼齊齊搖頭:「不是朋友。」

楊成傑不滿地瞪了兩人一眼:「不帶你們這樣的啊!你們良心就不會痛嗎?」

「就是,友誼的小船怎麼能說翻就翻呢?」葉飄飄也憤憤不平。

許無憂頓感無語:「合著你們拼酒我們還得給你們助威唄?」

「嗯哼!」楊成傑一臉的理所當然,「現在,聽我的,憂姐給飄飄加油,夏舟給我加油。」

他剛說完小猴子便『吱吱吱』地叫了起來,這些人是真不把猴放在眼裡啊!

楊成傑忙指向小猴子:「你做裁判!」

小猴子眨了眨眼睛不叫了,這還差不多!

於是,四人一猴就這樣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許無憂聽楊成傑只是讓她加油並不是幫忙喝酒便也沒有說什麼。

楊成傑和葉飄飄將自己的杯子倒滿又客氣地碰了一下,才將杯子放到嘴邊……

第二杯依舊如此。

第三杯也是。

一連三杯下肚,考慮到大家難得高興許無憂也不好阻攔,但她怕兩人喝多,便招呼兩人先吃點兒菜。

「說實話我真沒想到咱們能贏。」不知是不是酒喝多了,楊成傑竟然開始感慨起來。

葉飄飄竟然點了點頭:「誰說不是呢,我也沒想到。」

「只能說老天爺長眼啊!」楊成傑說著又開了兩瓶啤酒,將其中一瓶遞給了葉飄飄。

葉飄飄也沒拒絕甚至接過酒瓶后還點了點頭表示贊同他的話。

兩人這次連杯子都沒用,碰了一下酒瓶都直接喝了起來。

見此情景許無憂的眸子閃了閃,總覺得這兩人不再怒目而視反而有點兒眉來眼去,該不會是幾瓶酒喝出感情了吧?

半瓶啤酒下肚楊成傑看向許無憂三人:「你們知道我為什麼這麼開心嗎?」

「為什麼?」不等別人開口,葉飄飄最先問了出來。

許無憂:「……」得,這酒喝的,都會搶答了。

楊成傑打了個酒隔:「我最開心的不是咱們得了冠軍而是在咱們將那群小鬼子踩在了腳下,讓他們知道咱們華夏人不是東亞病夫,讓他們知道咱們華夏絕不會任人宰割。想贏咱們華夏,等下輩子吧!」

許無憂皺了皺眉,早在島上的時候她就發現楊成傑對島國的情感有些非同尋常,與其說是討厭不如說是憎恨。

葉飄飄歪頭看向楊成傑:「你是不是喝多了?」

「胡說,就我這酒量怎麼可能喝多?我沒喝多,我這是高興,非常高興,非常非常的高興。」

許無憂晃了晃手裡的杯子看向他:「據我所知當一個人一再強調自己沒喝多的時候已經多了。」

「我真的沒喝多。」楊成傑將手中的酒瓶往桌上一沉。

葉飄飄有些無措地看向夏舟:「他該不會是要耍酒瘋吧?」

「我……」楊成傑忽然垂下了眸子,「對不起,我今晚有些失態了,我真的只是覺得高興。」

「成傑,你是不是有什麼心事啊?」許無憂覺得今晚的他和往常很不一樣,似乎有什麼一直被他壓制的東西在蠢蠢欲動。

楊成傑抬眸看向她一臉的欲言又止,最後他拿起剛剛放下的酒瓶『咕嘟咕嘟』地喝了起來,由於喝的太急冰涼的啤酒淋順著唇角溢了出來打濕了他的衣襟。

直到一瓶酒見底他才將酒瓶放下,用手背在嘴上抹了一下:「我給你們講一個故事吧。

從前,在一個村子里有一個沒爹沒娘的放牛娃靠給村裡的地主放牛為生。漸漸的放牛娃長大了,變成了一名相貌英俊,身材魁梧的少年。村子里很多姑娘都對他芳心暗許而他卻喜歡上了地主家的獨生女。

慶幸的是,這個地主的女兒也喜歡放牛娃。但是地主當然不同意,他想把閨女嫁給縣長家的兒子。」

「真老套!」葉飄飄撇了撇嘴,「一點兒新意都沒有。」

「聽著!」許無憂不滿地看了她一眼,直覺告訴她楊成傑不會無緣無故講什麼故事。

楊成傑停頓了一下繼續講了下去:「地主女兒知曉自己爹的想法后開始尋死覓活,就在這時,島國的一支軍隊闖進了這個村子,燒殺搶掠無惡不作。怕女兒受辱,地主將她藏到了地窖里,自己卻因為家裡僕人的出賣而被殺害。

兩天後,等地主女兒偷偷走出地窖時看到的是已經破敗不堪的村子和無處不在的屍體。她哭著去了放牛娃的家裡卻沒有找到放牛娃,心慌的她瘋了一樣開始在村子里尋找,可是找遍了整個村子依舊沒有找到放牛娃。

傷心欲絕的她只能投奔遠房親戚,因為對島國鬼子的憎恨她將自己當初離家時帶出的全部錢財拿出來資助抗戰並且在機緣巧合之下成為了八路軍隊伍里的衛生員。

兩年後在一次重大戰役中,地主女兒與放牛娃相遇了,此時的放牛娃已經成為了一名營長。

不久后兩人便舉行了簡陋的婚禮,放牛娃繼續奔赴戰場,而地主女兒則留在駐地醫院救治傷患,夫妻倆為了抗戰勝利而努力著。

終於島國投降了,放牛娃也成了一名將軍,他的軍功章裝滿了一個抽屜,他以為他終於盼來了安穩日子。

然而,沒過多久運動來了,放牛娃因為妻子地主女兒的身份受到了波及,家被抄了,夫妻倆帶著自己的子女被關進了牛棚。

因為早年在戰場上受過的傷太多,放牛娃最終沒有熬過那個冬天,死在了牛棚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早安,錦鯉菇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早安,錦鯉菇涼 早安,錦鯉菇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79章 故事

99.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