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章民意難控

第283章民意難控

得知藏劍閣撤銷了江湖緝殺令,庄承義鬆了一大口氣,他很快和沈默接上頭,並聽從沈默的建議,派手下混跡市井,煽動百姓,挑起金燕兩國的仇恨。

在使團回國前一天,藏劍閣新任閣主水盈月向沈默發出邀請,邀請他前往藏劍閣作客。

消息傳出,整個帝都為之嘩然,無數達官貴人學子眼紅羨慕,水盈月任水神宮宮主的時睺就已經艷名遠播,姿容身段氣質都是頂尖的,能跟她睡上一覺,可以吹一輩子的牛筆了。

小沈駙馬年青英俊,風流倜儻,名動大陸,是無數無春小娘子夢中的白馬王子,貴婦心中的完美情人,水閣主春心萌動,主動勾搭也不奇怪。

才子佳人夜會藏劍宮,說不定能鑄就一段讓人津津樂道的佳話,這種風月八卦,無論古今,都讓人津津樂道滴。

沈默沒想到水盈月會這麼大膽的玩上這麼一手,他心裡清楚,分手在即,水盈月肯定不舍,今夜要賣力幹活交公糧,把她餵飽了,因為下次相見,可能要一年多兩年之後。

沈默在藏劍宮再次召開會議,其實就是為日後征伐金帝國做一些安排,最後就是人員的去留問題。

他決定把帶來的鐵衛留下一半,唐雷兩家的弟子各留四人,以增強水盈月的實力,同時也可充當她忠實的近衛。

沈默原以為唐姬會迫不急待的離開,和唐甜甜信一眾唐門弟子返家,哪知她卻搖頭,說是暫時不想回家,就留在這裡幫沈默訓練武士,等他帶兵伐滅金帝國再回去。

唐倩倩和唐甜甜都清楚她的性格,決定了的事,即便是祖母也無法說服她改變主意。

水盈月眨了眨眼睛,丹紅唇角逸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當晚,沈默留宿藏劍宮,眾女很默契的借口離去,給沈默和水盈月留下獨處的空間。

也算老夫老妻了,離別在此,自是互訴情衷,一個曲意迎承,一個鞠躬盡卒,死而後已,地動山搖,風雲際變。

第二天將近午時,沈默回到帝都,在城門口與剛好出城的使團隊伍相遇,這本來就是和正使李悠李大佬商量好的會面地點。

中山王金文賓代表金帝國送行,這廝看到沈默就擠眉弄眼的,一副兄弟你沒被榨乾的艾妹表情。

使團在羽林衛的護衛下緩緩起程,踏上回家的漫漫路途,庄承義、阿朵郡主、蕭紅羽等人混在隊伍里,千多人的大隊伍,多出幾個人又有誰會注意?

水盈月沒有來送行,她害怕自已忍不住哭泣出聲,只能強忍著離別的不舍、思念與痛苦,按之前商量的計劃,開始著手實施。

在帝都、甚至全國各地流浪的十幾歲孤兒,只要不殘疾、痴獃啥的,都被人悄悄帶走,送入藏劍閣進行軍事等訓練。

現如今,水盈月手下是有不少江湖高手,但打仗跟江湖單打獨鬥不一樣,講究的是排兵布陣,戰陣配合等等。

水盈月按照沈默的交待,收養了三千孤兒,請來一些退役的老卒當教官,對這些孩子進行基本的軍事訓練,打算打造一支精銳私軍,在攻打金帝都的時候當奇兵使用。

沈默真的是下足了本錢,這三千個少年一日三餐白米飯管飽,一天兩餐肉,伙食比軍中的低級軍官還要好。

當水盈月把各地生意的收支帳目拿給他看,並打開藏會劍宮的寶庫讓他看時,沈默當場瞪大了眼睛。

北宮藏劍掌管藏劍閣多年,弄到了十數億計的金銀珠寶銅錢,說他是蒼龍大陸首富也不誇張,不過最後都便宜了沈默。

沈默帶了一些貴重的珠寶鑽石回家,剩下的,他讓水盈月找一個安全隱秘的地方埋藏起來,藏劍宮裡一些貴重,但體積大的值錢東西也悄悄賣掉,換成銀子藏起來。

藏劍宮實在太奢華了,他可不敢佔為已有,與其便宜別人,不如把值錢的東東都賣掉,白花花的銀子才是真實的,才是自已的東西。

在忙碌這些事兒期間,水盈月沒有忘記沈默交待的重要大事,拿北宮藏劍被太叔宛兒刺殺一事大作文章,激起民憤,挑動金燕兩國交惡,甚至引戰爭。

北宮藏劍是金先帝所封的大國師,掌控金朝廷,又是金帝國的江湖之王,在民間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力,受他恩惠與忽悠的貧民百姓很多,甚至有傳言,你可以不知道當今的皇帝是誰,但你必須知道藏劍閣的閣主是誰。

在有心人的挑動下,百姓群勢洶洶,要求為北宮藏劍報仇血恨的聲浪一浪高過一浪,便是朝堂也有不少大臣支持,下邊支持的官吏更多,何況北宮藏劍是大國師,被人刺死,也真的有損金帝國的威嚴。

形勢所迫,金帝金良哲不得不派出使團前往燕帝國討要說法,同時開始調動軍隊向邊境集結,給燕帝國施壓。

金帝金良哲剛償到真正掌權的滋味,鞏固自已的帝王都來不及,他哪有心思打仗,遣使團討要說法,陣兵邊境只是為了給群勢洶洶的百姓一個交待而已。

但有些事情根本是身不由已,何況還有有心人在裡邊攪風攪雨,存心要把事態弄大,以此引爆金燕兩國的戰爭。

金帝國西北一帶地域與燕帝國邊境接壤,金險關破軍城和燕要塞伏波城間隔僅十來里地,兩城之間的幾里地屬不設防的緩衝地帶,供兩國的商人邊民進行商品交易之地。

金燕兩國已經有四年多沒有爆發戰爭了,邊境巡邏的士兵都很默契的沒有進入緩衝地帶,更沒有發生挑釁等事件,大家和平共處,小日子過得很舒坦。

但發生了大國師北宮藏劍遇刺身亡的大事件后,雙方的默契終於被打破,金帝國的巡邏隊開始進入緩衝地帶,以各種借口沒收燕商人的商品,各種敲榨勒索,擺明了要挑事。

燕軍巡邏隊自然不能容忍,也進入緩衝地帶巡邏,雙方先是打起口水仗,繼而發生肢體衝突,好在雙方的士兵都克制住,沒有動刀劍,只是用拳頭互毆,雙方都有士兵被揍得青皮臉腫,負了點皮外傷。

有些事情一旦開始,就沒法停下來,何況金軍這邊是蓄意挑釁,接下來的幾天,雙方的巡邏隊都在緩衝地帶掐架鬥毆。

這種群毆亂架,人少的一方必吃虧,雙方的士兵在緩衝地帶越聚越多,群毆亂架的規模越搞也越大,兩邊的商人邊民都已經不敢出關進行商貿交易。

再傻的人都能夠嗅出這濃濃的火藥味兒,戰爭一觸即發,所缺的只是一點引爆的火星而已。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大紈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大紈絝 大紈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3章民意難控

9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