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那高高的小樓上

第一百二十八章 那高高的小樓上

蘇岳凌自己也沒有想到,明明二十多年來少有的跟自家孫女那麼嚴肅認真又溫情的去說一件事情,明明兩個人都說的淚眼婆娑只等著相擁而泣以此來表達他們感天動地的祖孫情,卻不想一個蒼雲寂瞬間又將兩人打回原形。

蘇陶陶肉眼可見的生氣,眼皮子好像能夾死一隻大象似的,帶著威脅的目光盯著蘇岳凌:「阿祖,你今日必須告訴我,蒼雲寂那個心上人是怎麼回事!」

「啊?」蘇岳凌一臉迷茫,愣了一愣才道:「就心上人啊,你不知道啊?」

蘇陶陶無奈地翻著白眼:「那個,您覺得我應該知道嗎?」

蘇岳凌還認真想了想,才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我感覺你不知道。」

蘇陶陶真是被自家阿祖給打敗了。

蘇岳凌這才慢吞吞解釋道:「就攝政王府那個閣樓,你知道吧?」

蘇陶陶歪著腦袋想了想,才想起在花倍家裡看到的攝政王府那個高高的小樓:「是有遠遠看過一面,這跟他心上人有什麼關係?」

「當然有了!」蘇岳凌一拍大腿,激動道:「那女人就住在那閣樓上啊!」

話頭一起,蘇岳凌忽然就來了興緻,指揮著蘇陶陶:「你給我倒杯茶來,我慢慢跟你說。」

蘇陶陶給他倒了茶,蘇岳凌心滿意足地潤了潤喉,做出一副說書人的架勢來,興緻沖沖地講道:「說是這蒼雲寂這混賬啊,從小就覺得自己長得好看,天下無人能敵,沒想到有一日他外出遊玩,遭人追殺,被一女子所救,清醒后發現這女子雖是村野之女,但卻長得一副天人之姿,蒼雲寂一見便頓感失落,緊接著就一見傾心,但這女子在村裡早已經許了人家!」

這……蘇陶陶聽著聽著,隱隱覺得哪裡不對勁的感覺。

「然後呢?」儘管如此,她還是十分配合的問了蘇岳凌一句。

「然後?」蘇岳凌冷哼一聲,憑空翻了個白眼:「哼,蒼雲寂那混賬玩意看上人家的姑娘,又想要名聲,便將人家姑娘搶回攝政王府,囚禁在那閣樓里,但在那村裡,他找人做了一場戲,叫人家姑娘的未婚夫君以為姑娘得了急病去世了。」

短短兩句,蘇岳凌已經講的義憤填膺,怒瞪著雙眼問蘇陶陶:「你說,這混賬乾的這是人事兒嗎?」

「不是人事,這太不是人能幹出來的事情了!」蘇陶陶十分配合的捏起小拳頭,同樣義憤填膺的說道。

感受到自己孫女是站在自己這邊的,蘇岳凌心裡好受了些,他捶著拳頭哀嘆一聲,做出了最後的總結陳詞:「所以啊,乖囡囡,你以後可得離這混賬遠一點,都是有心上人的男人了,還一天嘰嘰歪歪的纏著你,這人肯定不是什麼好東西,你可得擦亮了眼睛啊,你現在年紀還小,要是被這混賬給你騙跑了,以後你阿祖可怎麼活啊,沒有你阿祖活不下去的呀!」

蘇陶陶眼見著自家阿祖越跑越偏,趕緊打斷了他的話,摟著他道:「阿祖,你放心,我定然是不會被騙走的,但是現在,我特別好奇,你說說你和蒼雲寂,一個文臣一個武臣,怎麼兩人就這麼不對付呢,蒼雲寂倒是咋的您了,讓您這麼不待見他啊?」

哪知道蘇岳凌老臉一燙,神色間閃過一絲憤怒的屈辱,並不打算跟蘇陶陶說這事兒,而是很快站起身來,拍了拍衣服掩飾道:「哎,跟你說了這麼多,我都忘了我還有任務呢,練武場上大家都等著我呢,不說了,阿祖先走了啊。「

「哎,您說完再走啊,也不差這點時間吧?」蘇陶陶抗議道。

蘇岳凌腳下的步子跑的比平日還快,蘇陶陶說句話的時間就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只能聽到他一句殘音:「差!大家都等著我呢,沒有我他們活不下去的呀!」

蘇陶陶無奈又好笑的盯著他消失的方向,看著看著,那雙原本含笑的眸子卻慢慢變得凝重了起來,她的目光透過前方的風景但卻沒有什麼聚焦點。

腦子裡好似漫無目的想了很多東西,但又好像什麼都沒有想,但蘇陶陶心裡清楚,自己接下來的想要做什麼,就在這一刻完全的確定了下來。

「想什麼呢,這麼入神?」蘇攸寧這時慢悠悠悠的從外而來,看到她這副呆愣的樣子不由得一笑,出聲將她的思緒給拉了回來。

蘇陶陶回過神來,撇了撇嘴,伸了個懶腰:「沒啥,跟阿祖說了想要調查我娘死因的事情,順便問了一下阿祖跟九千歲之間到底有什麼過節。」

蘇攸寧神色只是晃了一瞬便恢復了正常,坐到她身邊所以咱家老爺子跟九千歲之間到底有什麼過節,我也真的想知道。」

蘇陶陶嘿的一笑,下巴朝著外頭揚了揚:「還沒說就跑了,我單方面確定肯定是叫阿祖丟臉丟大了的事兒。」

蘇攸寧深以為然:「以老頭子的性格,遇到這事兒不是控訴而是落荒而逃,這其中蹊蹺定然是大大的,從他嘴裡知道真相還是有點難的。」

蘇陶陶嘿嘿一笑,聳了聳肩:「對了小舅舅,你知道攝政王府那個很高的閣樓嗎?」

「知道啊。」蘇攸寧略顯好奇:「怎麼?」

蘇陶陶有些八卦地說:「據阿祖說,那閣樓上住著個女人哎,還是蒼雲寂最愛的女人,你知道這事兒嗎?」

蘇攸寧臉色漸變:「你說真的?」

「我覺得有待考證。」一想到自家阿祖和蒼雲寂的關係,蘇陶陶想了想,還是比較公正的回答。

蘇攸寧想了想才道:「前幾年市井中是有這種流言,說那女人雖來自鄉野卻美貌不凡,就連攝政王都自愧不如,所以他將人搶了回來,關在那閣樓,因為流言較多,九千歲還因為這事兒抓過一些人,百姓們便不怎麼敢說了,這兩年倒是消停下來了。」

蘇陶陶眉梢漸皺,倒沒想到自家阿祖說的跟蘇攸寧說的並沒有多大出入。

蘇攸寧從她臉上的表情便看出了她的擔憂,「你是怕自己跟攝政王走的過近?」

「可不是?」蘇陶陶睜了睜眸子,神色凝重了幾分:「不管什麼原因,我跟他走的並不遠,我是有點擔心,無意識之間,會對那個無辜的女人……」

「我可不想做小綠茶!」蘇陶陶說著就一拍桌子:「我很愛惜自己的羽毛的好不好,不能叫蒼雲寂這混蛋敗壞了我的名聲!」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王爺只要我查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王爺只要我查案目錄 王爺只要我查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二十八章 那高高的小樓上

9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