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4章 狼狽為奸

第784章 狼狽為奸

江南水軍與水寇勾結的案子,是由姬桁暗中謀划,將證據遞到了惠帝面前。

那趙青鋒之前乃是寧宜候楚濂的心腹,後來在江南任水軍統領,稱霸一方。趙青鋒事發,楚濂保不住這個人,棄車保帥,想要派人在江南暗殺他,結果被謝容華提前安排的人救下護送回了鄴城。

之後姬桁便聯合朝中的老臣,以趙青鋒的事為引,逼惠帝處置寧宜候府,連東宮也受創。昔日不可一世的寧宜候府已經沒落,當真是如大廈將傾,與此同時從江南回來的謝藺、卻成了惠帝的心腹。

謝藺在東宮與秦王姬殊之間左右逢源,雙方都想將他招攬在麾下,若非他出現在鄴城的時機不對,謝容華想依照謝藺的手段和心機定然是能有一番大作為的。

這些時日姬桁同她說起朝中的事,謝藺在其中添了不少亂,是個狡猾而又棘手的對手。如此一個老謀深算的狐狸,又怎會安心的在江南一待就是數十年,且重新回到鄴城的時間偏偏這麼巧合?

姬桁已經派了林子楓去江南查謝藺,只是那裡的暗衛還未曾回來,謝容華沒想到,揭發謝藺的竟是程煙淇。

「謝藺野心勃勃,在江南隻手遮天。程家是江南氏族,他竟覬覦程家的富貴,聯合水寇造成了程家滅門慘案。害得我父母在遊船時被人劫走屠,整個程家一百一十口喪命,只剩下我一人。」

程煙淇此時眼中噙著淚,字字血淚。

謝容華乍聞得此事,心中自是驚駭異常,但卻沒有喪失理智。

聞言,便道:「既發生如此慘案,為何朝中一點消息都沒有。」

一百多口人,被水寇所殺,就算是普通人家也足以駭人聽聞,更何況那程家祖上本是做過官,在江南又是大氏族,竟是一點消息都沒有。

且程煙淇雖神色悲楚看似不作假,但仔細琢磨她話音里的話,卻有頗多可疑的地方。

面對謝容華的質疑,程煙淇回道:「那謝藺在江南為巡撫多年,隻手遮天。這個案子他將所有的罪責都推到了水寇之上,而後利用職務之便壓了下來未曾送到鄴城,直接在江南便就結案了。」

「若真如你所言,謝藺如此縝密心機,又為何獨留了你?」

「那是因為當時我在巡撫府中住著,與謝清靈交好,他若貿然動我定然讓人生疑。且,他不會想到,一個只會阿諛奉承她女兒的弱女子,竟偷聽了她與心腹的對話,乘亂潛伏到了他的書房,盜走了他與水寇勾結的書信……」

說到這裡的時候,程煙淇已不復方才的凄楚,面上倒是出乎意料的冷靜,同謝容華說道:「那謝藺與當時的水軍統領趙青鋒不知因何起了爭執。後來趙青鋒曾多次派死士來謝家,盜取機關密件,謝藺一直以為東西是趙青鋒盜走,所以並沒有懷疑到我的身上。」

程煙淇自從知曉程家的滅門慘案之後,心中是又憤怒又害怕,但因身在謝家,面上還要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她一心奉承討好著謝清靈,終於換取到來到了鄴城的機會。

程煙淇本想著到了鄴城,便有機會找到鄴城的官員,將謝藺與水寇勾結的證據交出,還程家一個公道。

但讓程煙淇萬萬沒想到的是,謝藺初回鄴城便得到了惠帝的重用,將戶部與兵部兩個最重要的差事都交給了謝藺打理。太子、秦王,紛紛爭相討好謝藺,鄴城的那些官員們巴結謝藺還都來不及,根本不要說替她伸冤了。

而程煙淇的四周,已是危機四伏。

她巴結著謝清靈已經不能保全自身,程氏視她為眼中釘,更將她當做籠絡討好鄴城權貴的棋子。所以她在這樣的情況下如履薄冰,只能假意自己傾慕謝慕臣,以挑撥三房為由,暫時換取了程氏的信任。

卻沒想到,程氏還用下藥那樣的法子羞辱於她……

謝容華見她雖說著平靜,但眼眶通紅,眼底噙著淚,此時已經信了八分。

她接過了程煙淇遞來了證據,並沒有急著打開,沉默了許久,問她道:「程氏,知道謝藺的所作所為嗎?」

聞言,程煙淇眼底浮現一抹嘲諷的神色,道:「他們夫妻狼狽為奸,如何不知呢。」

只是為了自己的利益,為了能夠回到鄴城,為了那通天的富貴,當做不知罷了。

縱使謝容華見多識廣,但聞得這樣的事,心中也不由有些不是滋味。

她讓瑪瑙扶起了程煙淇,道:「程家的事我會幫你,如今你還在謝家,此事你只當不知。至於你和大哥哥的婚事……」

說到了這裡,謝容華在程煙淇的耳邊低語了幾句,道:「你是個聰明人,知道怎麼做的。」

程煙淇此時用帕子拭去了眼角的淚,神色恢復了如常的平靜,對謝容華輕輕點頭。

一時間謝容華便沒再多說什麼,送走了程煙淇之後,她便去了謝慕臣的院子。

這裡謝慕臣正在看書,聽得謝容華來了,忙站起來,道:「你何時來的,怎麼門下的人也不通傳一聲?」

謝容華道:「現在家中亂糟糟的,我沒讓他們通傳,這次來,有件事我要與兄長說明……」

看著某隻期期艾艾的神色,對她性格十分了解的謝慕臣,此時心底莫名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果然……

「阿月前兩日來了鄴城,想要來找你,當時謝家正亂著,我沒讓她來,便在安王府住下了。」

果然,素來淡然的謝二公子聽到南宮月來了,也不淡定了,道:「胡鬧,這樣重要的事怎麼不同我說……」

說著也顧不上其他,匆匆便要出門,謝容華忙道:「不過……今天她好像聽了什麼流言蜚語,離家出走,不見了蹤跡。」

謝容華看著謝二公子臉上的神色,有些心虛。

早知道如此,當日南宮月來鄴城的時候,就不該瞞著謝慕臣。她唯恐謝慕臣急壞了,忙補充道:「姬桁已經帶人找了,應該……應該無礙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庶女容華:這個王爺我家的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庶女容華:這個王爺我家的 庶女容華:這個王爺我家的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84章 狼狽為奸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