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滅門之仇

第1章 滅門之仇

布置奢侈的東宮,沉香為柱,暖玉鋪地。

昨日太子大婚,大紅的紗帳還未撤去,雕花盤絲金燭台上,摻和著數十種名貴香料的蠟燭,焚燒起來幽香四溢,上面金箔貼著的喜字,鮮艷到刺目。

謝容華滿身血污,氣息微弱的趴在地上。

她被謝清嘉陷害,關在天牢中,整整一天一夜的時間。天牢中四十九種最為殘酷的刑罰都在她身上嘗試了一遍,她憑藉著超強的意志力,才撐到了現在。

意識混沌中,她聽到了腳步聲,抬頭正好對上謝清嘉睥睨蔑視的眼神:「謝容華,一夕之間,從高高在上的謝家六小姐,太子的未婚妻,淪落成階下囚的滋味如何。」

謝容華看著她身著華麗宮裝錦袍冷笑,不發一言。

謝清嘉得意的笑著,道:「呵,你不要以為謝家還會有人能來救你吧。」

「實話告訴你,太子親自已經帶兵圍剿了謝家新宅,謝家餘孽……一個不留!」

不……不會的,太子姬殊是她的未婚夫,他本是幾位皇子中最不受寵的一位,卻因謝家鼎力扶持,所以才在奪嫡中勝出。

謝家對姬殊有扶持之恩,他怎能如此對謝家。

謝容華緊緊攥著地面的毯子,費力抬頭的看著謝清嘉道:「不,你騙人的……是我幫姬殊找到了四國譜,並傾舉家之力扶持他,他方才能被封為太子,他不會這樣對我,對謝家的……」

「難道你到現在還不明白嗎。」謝清嘉狠狠碾踩上謝容華光光禿禿的手指——在天牢中,有一種刑罰是生生的將指甲蓋拔掉,十指連心的痛苦,卻不過是四十九種刑罰中最輕的一種。

謝清嘉道:「從昨日與太子成親的人是我,你就應該知道,太子接近你不過是為了四國譜罷了。他真正選擇輔佐他的大臣,不是你們地位卑賤、嫡庶不分的謝家三房,而是我們謝家長房。」

「他真正要娶的,是謝家長房的嫡女,而不是你這個來歷不明的野種。」

謝清嘉拿著匕首,直接挑斷了謝容華的手筋、腳筋,鮮血不斷湧出,沿著毯子上金絲牡丹的脈絡蔓延開來……

謝容華的意識漸漸變得模糊起來……

是她瞎了眼,在青樓勾欄里長大,本以為早就見慣了人心險惡,卻相信了那所謂的姐妹親情。

歷經艱難的回到謝家之後,對大獻殷勤的堂姐謝清嘉掏心掏肺,又相信了當時四皇子姬殊對她所謂的情根深種,懵懂的與姬殊定下婚約。

未曾想到,謝清嘉早就和姬殊勾結在一起,騙她從父親謝蘊手中盜走四國譜;之後借用謝家三房的財力,姬殊奪嫡成功,被封為太子,兩家履行昔日婚約,舉辦婚典。

但是在婚典前一天,謝容華被宮中侍衛扣押,淪為階下囚。在天牢中飽受了慘無人道的折磨,而與姬殊成親的,竟是她推心置腹的堂姐,謝清嘉!

嬰兒的啼哭聲,讓謝容華已經混沌的理智瞬間變得清醒。

「這個孽種,應該是謝慕臣的遺腹子吧。」謝清嘉舉著不斷啼哭的襁褓中的嬰兒,嘴角噙著笑看著謝容華道:「別以為,你將她們母子藏起來,我就找不到這個孽種了!」

「不……」謝容華看著謝清嘉手中哭的撕心裂肺的孩子,眼中染上了一層惶恐的神色,道:「謝清嘉,你放了這個孩子,他……他也是你侄子啊!」

「侄子?」謝清嘉挑眉,嘴角勾起了一抹詭譎的笑,道:「我要你親眼看著,謝家三房最後一個血脈,是怎麼死在你面前的……」

在謝容華絕望的眼神之下,謝清嘉將哭的撕心裂肺的嬰兒狠狠的擲在了地上,那個孩子……很快就沒了聲息。

孩子的屍體就在謝容華的身邊,可是謝容華連看一眼的勇氣都沒有。謝清嘉手中鋒利的匕首,狠狠的插在了謝容華的心臟之上……

「謝容華,九泉之下,你可不要怪我啊。」謝清嘉艷麗的面容,在燭火下看起來有幾分扭曲,「要怪就怪你認不清自己的身份,妓子所生的庶女,以為姓了謝便可以扶搖直上……」

「我才是謝家嫡出的長女,你怎麼能敢和處處比我強,還敢和我爭太子妃的位置!」

一道閃電劃破暗沉的天際,謝容華因為執念怨恨太深異,久久不肯咽下最後一口氣。那異於常人幽深的眼眸,死死盯著謝清嘉。

謝清嘉心中莫名生出一絲寒意,沾著血的匕首掉落在地上「咣當」一聲,方才堪堪讓她回神。

她像是瘋了一樣,神情恐懼道:「謝容華,謝家那些人都是你害死的!」

「你若是認了命,做一個卑微低賤的庶女,不和我爭、不和我搶,就不會有今天了……」

直到謝容華身上的血都快要流盡了,她才不甘心的咽下最後一口氣……但是那雙眼,依舊未曾闔上……

一道閃電劃過天際,照在地上那異於常人的幽深瞳孔中,竟有波光暗轉,詭譎妖冶……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庶女容華:這個王爺我家的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庶女容華:這個王爺我家的 庶女容華:這個王爺我家的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章 滅門之仇

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