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專打穿衣服好看的

第八章 專打穿衣服好看的

秦蒙一下子懵了,怎麼也沒想到,在衝鋒陷陣的時候,會發生這樣的變故。

就這麼一愣神的功夫,本和秦蒙一起衝鋒的雁翅陣列,已經在十餘米開外了。

「你們想要幹什麼?」秦蒙目光灼灼,瞪著眼睛喝道。

兩名士卒,被秦蒙一喝,不光頭低下,手足也有些抖了。

「長官,這是謝周兩位長官的意思。他們說,您是所有兄弟的領頭人,誰也無法取代,衝到前面要是有個閃失,兄弟們可半點指望沒有了啊。」左手士卒不敢看秦蒙,但還是把話說完整了。

「是啊,長官,弟兄們都知道您不怕死,但您沒必要領頭沖陣吧?周長官已經說了,讓您看護好達奚將軍,有他沖陣,也一定能夠打贏。」右手的士卒,也跟著勸慰。

「放肆!臨陣挾持長官,你們難道不怕軍法么?快放開我!我珍惜兄弟們的性命,可為了嚴肅戰場法度,我是不會介意砍幾個兄弟的。你們忘了,我接手指揮的時候,曾砍了一個么?還不放手!」

秦蒙這一嗓子,把兩個高他半頭的士卒嚇了一跳。

可是,二人眼神一過,卻是沒有放手。

左手士卒道:「長官,我們兄弟倆,可是在謝周兩位長官面前起過誓的,就是要被殺頭,也要讓長官不陷戰陣。請長官不要喊了,否則,我們兄弟粗魯起來,可是要堵住長官的嘴的。」

「你們……」秦蒙感覺一口氣憋在胸口,上不來下不去,別提多難受了。

眼見這兩位就是油鹽不進了,秦蒙只能退而求其次,靜觀其變再說。

「你們倆鬆手,我到達奚將軍身邊看護,總行了吧?」

「到達奚將軍身邊倒是可以,不過,長官見諒,我們是不會撒手的。謝周兩位長官已經交代了,您那腦袋瓜子靈著呢,把我們賣了,可能還得幫您數錢。所以,您也就別費心思了,打死我們,我們也不會鬆手。」

秦蒙氣得直翻白眼,謝蘊領的衝鋒雁翅陣列步兵,已經跟突厥人接觸上了,前面打得熱鬧,聽聲音大隋部眾這邊倒是很有氣勢,可他作為指揮官,只能聽聲音而不能親身參與,連看都不能看全景,這真有點百爪撓心的味道。

但有這麼兩位極品小卒看著,秦蒙半點也不能自如活動。

秦蒙曾偷偷試了一下,想要用自己的力量擺脫。

一試之下,秦蒙馬上放棄了這個想法。

兩名士卒的手,就像是老虎鉗子一樣,恐怕把自己的胳膊掰折了,也擺脫不了他們啊。

兩名士卒帶著秦蒙,是在雁翅陣列後面的步兵方陣當中。

前方的戰鬥戰列跟突厥人一接觸,衝鋒的速度銳減,後面的步兵方陣,也就跟正常人走路的速度一樣,跟在後面,前方戰鬥陣列減員,馬上會有臨近士卒補充上去,這樣,就能隨時保持戰鬥陣列滿員的效果。

秦蒙看不到具體的戰鬥接觸,但卻是能夠看到身處的步兵方陣增援前方陣列的情況。

十個,二十個,三十個,步兵方陣的士卒,越來越少,不到半個時辰,三百餘眾的步兵方陣,就填補進去了一半!

也就是說,雁翅衝鋒陣列,最少已經損失掉了一百五十人!

不行,這樣打下去,就是添油戰術,雖然現在氣勢上是佔優勢的,可把這些人都拼光了,最後還是全軍覆沒啊。

秦蒙苦思擺脫之策,一掃眼,看到了另外兩名士卒抬著的達奚長儒,忽然計上心來。

「達奚將軍,達奚將軍!」

秦蒙這麼一喊,馬上吸引了拉他兩個士卒的注意。

「快看,快看,達奚將軍醒了,在那兒動呢。啊喲,要掉地下了,快去幫一把啊。」

秦蒙左手邊的士卒,哪知道這是秦蒙使詐?下意識就要過去幫扶。

他的手一松,秦蒙一抽手擺脫開來,抬腿就是一腳,把這名士卒踹開。

緊接著,騰出的手掄圓了往右手邊士卒臉上一抽,結結實實給個大嘴巴子。

「你們兩個,我既往不咎啊,再敢動手,老子把你們手剁了喂狗!」

挨了打的兩名士卒,本就害怕秦蒙,被危言恫嚇之後,哪還敢繼續動手啊。

「都特么傻看啥啊?趕緊跟我上前,看看到底是什麼狀況!」

秦蒙和兩名士卒走到了方陣的最前沿,這裡,可以清晰看到交戰雙方的表現。

隋軍這邊,確實是勇猛無比,跟突厥騎兵接觸到一起,保持著陣列隊形,利用協同作戰的方式,對突厥騎兵造成了有效的殺傷。

可以看得出來,突厥騎兵是有些畏戰。

而且,雙方的戰損比,隋軍是占著優勢的。

可問題是,隋軍的數量太少了,就算是一比二的戰損比,這樣消耗下去,隋軍也得被耗死啊。

不行!必須要改變策略,不然,佔盡優勢而全軍覆沒,不是沒可能的。

「特么的,都瞎特么打什麼?第一天上戰場啊?殺那些沒用的幹什麼?給老子改變打法,都特么長眼睛了么?看著穿衣服好看的下手!么的,沒聽見老子的命令么?去,誰穿衣服屌,就給老子打誰!」

秦蒙不光破口大罵,因為陣列擁擠,他無法靠前,便直接起腿,照著身邊的士卒屁股上就踹。

聽到秦蒙大罵的隋軍士卒,心裡不約而同泛出了相同的想法。

長官瘋了,連自己人都打啊!

不過,長官的話好像沒錯啊,突厥人穿衣服好看的就是囂張,別說長官看不順眼,我特么看著也不順眼!

干他!

心態的改變,帶來了行為上的改變。

陣列,頃刻間崩了,協同作戰沒了,隨著秦蒙一遍遍大聲扯嗓子嚎叫,隋軍士卒全部都聽到了,腦海里就只有一個要執行的命令,那就是,穿得再屌,一下子先撂倒。

穿衣服好看的,非常好理解,就是突厥騎兵中的指揮人員。

他們大多聽不懂隋軍的語言,剛開始看到隋軍陣列陣線崩了,還很高興。

但馬上,他們就覺察到不對味了。

咋回事?這幫人怎麼放棄了眼前的對手,烏央烏央沖著自己衝過來了?

被放棄的突厥騎兵,看樣子就是不想跟這幫人戰鬥,脫離接觸之後,根本沒想著攔截。虛張聲勢嚇唬一下對方都算好的,有的甚至勒馬退卻。

這就等於,所有的隋軍步卒,沖著自己來了!

這可不好弄了,看看這幫隋軍士卒,面部扭曲到了極致,好像是要把自己的五官從臉上擠下來一樣。

那聲音,就像是餓狼撕碎小羊的殘忍啊。

沒有套路,沒有章法,就是奔著要自己命來的啊!

這幫傢伙,可是連重騎都干翻了,這輕騎,能擋得住就是出了鬼了。

不行,搶東西可以勇敢,打仗可別勇敢,命丟了,還咋搶東西啊?

突厥人的指揮官,倒也爽利,想清楚了得失,立馬調轉馬頭,拍馬就跑。

戰場上,為什麼臨陣脫逃會受到極刑?就是因為一個脫逃的,會引發大面積的潰逃。

尤其是長官一級的,一旦逃跑,對於整個隊伍的士氣,帶來的是摧枯拉朽的惡劣影響。

很快,突厥指揮官的逃跑,雪崩一樣影響到了整個突厥騎兵隊伍。

潰逃,像黃羊被狼群追趕一樣的潰逃!

戰場上出現了匪夷所思的一幕,步兵嗷嗷亂叫,追著騎兵打!

「收攏,收攏!特么的,都給老子回來!」

秦蒙發現,在古代當一個統兵將領,實在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首先,你的體格好,沒膀子力氣根本堅持不了一場戰鬥。

其次,得動腦子,戰場上的情況瞬息萬變,不作出相應的調整和有針對的部署,那就是將無能害三軍。

再次,你還得嗓子好,戰場上那麼嘈雜煩亂,你的每一個命令,都需要嚎出去讓下面的人聽見,沒副好嗓子,將領的功效,基本上就廢了一半了。

別看剛才秦蒙沒有參與戰鬥,可他依然累得氣喘吁吁,而且,嗓子冒火一般疼痛。

陸陸續續,隋軍殘部收攏回來了。

秦蒙感覺一陣陣心痛,從目測上計算,剩下的,也就二百多人了。五百多兄弟,等於是死了一大半。

不過,秦蒙無暇傷痛,剩下的兄弟,一個個渾身發抖,臉上依然有亢奮之色,說明他們體力透支得非常嚴重,還沒從緊張的戰場情緒中擺脫出來。

如果這時候躺地下,那將會有一半多,再也站不起來了。

「都給老子站好了,我有話說。」秦蒙一指自己的面前,包括謝蘊周庭贊在內,所有人都排好了隊伍。

「我發現你們膨脹了啊,打仗打高興了,連騎兵都攆?特么的,你們長本事了啊,兩條腿敢拼四條腿的了啊。都特么腦殘么?你能跑過四條腿的?說啊,誰能跑過?有誰?站出來,給老子走兩步!」

隋軍士卒被訓得有些不好意思,但彼此看了一看,轟的一聲笑了出來。

秦蒙心下寬慰,這正是他想要的效果,有了這個鬆弛的過程,對恢復士卒們的身心,絕對是有好處的。

「謝蘊,周庭贊,給老子站出來!」秦蒙想想就窩火,他知道這兩人私下安排是為自己好,但總感覺要出口氣。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亂隋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亂隋唐 亂隋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章 專打穿衣服好看的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