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滄海橫流

第四章 滄海橫流

牌官話音剛落,秦蒙手起刀落,一刀,將牌官的頭顱斬下!

慈不掌兵!

這個道理,是如此殘酷而真實!

戰場上,一個隊伍,就只能有一個聲音!

只有鐵的紀律約束,才能有鋼鐵一樣的隊伍!

為了這個絕對的權威,哪怕是殺了浴血奮戰的袍澤,也在所不惜!

「違抗軍令者,斬!」秦蒙環視眾人喝道。

眾軍誰也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變故。

看著眾人複雜的神色,秦蒙緩緩道:「達奚將軍生死未明,爾等就要忤逆其命么?或者,要抗命么?」

秦蒙的眼睛,落在了謝蘊的身上,他已經下定決心,若是謝蘊也不服,那就再殺立威!

袍澤是袍澤,團隊是團隊,為了團隊,沒有任何個人是不能犧牲的!

謝蘊驚怒交加,沒想到,一個平時不顯山不露水的小卒,竟然在他的眼前,把他的人給殺了。

而且,看這個小卒的意思,竟然是想要連他一塊殺!

謝蘊何嘗受得了這樣的委屈?就算是達奚長儒,平常時節也是禮敬有加啊。

今天,若是在小卒面前慫了,以後還有何面目立世?

謝蘊雙目發赤,手不覺伸向了腰中。

「謝蘊,休得無理!」周庭贊一旁插過來,擋在了秦蒙和謝蘊之間:「這位秦蒙兄弟,神勇無匹,亂軍中救得達奚將軍,將軍委以重任,也是情理之中。當今情勢急迫,還請秦總管統兵禦敵!」

有了周庭贊緩解,謝蘊臉色稍緩,秦蒙眼見已經穩住人心,自不必大動干戈了。

然而,秦總管這稱謂,讓秦蒙有些不爽,怎麼聽著像李總管的意思啊?

「總管之謂,可去之矣。我無此大才,然達奚將軍命令在此,不得已而為之。暫且,就稱我為長官吧。傳我將令,修整待敵。」

「喏!」周庭贊率先躬身領命,眼見謝蘊神情依舊不忿,便輕輕拉了他一下,以目示意,大敵當前,不可個人感情用事。

謝蘊長長吁口氣,無任何錶示,憤憤轉身,算是應了秦蒙的命令。

過了晌午,突厥人再次發動了攻擊。

秦蒙敏銳感覺到,突厥人的進攻勢頭,不似之前勇猛了。

畢竟,對於大隋部眾來說,戰鬥就是生死一線,不拼即死,不拼不行啊。

而突厥士兵,佔盡了優勢,誰也不想當那個戰死的,眼見隋軍玩命,那就讓別人死,自己當那個最後的勝利者。

這樣一進一出,隋軍勇猛,突厥人則是保命為上,雙方戰鬥得激烈,卻是旗鼓相當,誰也奈何不了誰。

嗚——

突厥後陣,忽然響起了長長的號角聲。

聽到號角聲,突厥騎兵撥轉馬頭,迅速跟隋軍脫離了接觸。

「突厥人撤了,突厥人撤了!」隋軍中,有士卒驚喜叫道。

秦蒙卻心下升起了很不好的感覺,現在天色還算明亮,隋軍已經到了戰鬥力的極限,突厥人能這麼輕易就放棄擊垮隋軍的大好機會?

縱敵患生,突厥人應該不會不知道這個道理吧?

轟轟轟,地面,忽然傳來了有節律的顫抖聲。

在落日的餘輝中,一隊身著玄甲,馬身也覆蓋著甲葉的騎兵,正以慢步調整隊形,如移動堡壘一般,向隋軍壓了過來。

「不好,是突厥人的重騎兵!」周庭贊認出了來敵。

突厥重騎,是騎兵中的精銳。一般不到實在打不開局面的時候,不會使用的。

據說,突厥重騎,無論是面對西魏,還是北周,未有敗績。

沒想到,今天竟然出動了!

「弟兄們,速散!成一字散兵線,彼此拉開五至六步的距離,帶敵鐵騎衝來,不與敵正面抗衡,目標是敵騎馬腿,散開!」

秦蒙的選擇,無疑是無奈中的無奈。

突厥重騎,其衝擊力和防禦力,比普通騎兵,都要強上一大塊。

別看對方只有二百餘騎,但隋軍步兵的長兵器,對覆蓋鐵甲的騎兵和戰馬,根本沒有任何的傷害力。

所幸重騎也有缺點,那就是靈活性差點,不如輕騎轉向靈活。

因此,選擇疏散的散兵隊形對抗,實則是為了減少重騎的衝擊面積。

只要能在重騎衝擊下倖免,敵方組織第二次的衝擊,是需要不少的時間的。

傷對方馬腿,看上去是行之有效的辦法,但在真的戰場對抗中,在絕對力量和速度的壓制下,就只能寄希望於奇迹的發生了。

相比於輕騎兵,重騎的陣列推進速度要慢了許多。

可是,那種如山巒移動般的厚重的質感,卻是給人一種絕對的碾壓態勢。

秦蒙知道,以當時的條件,對付這樣的重騎,除非是強弓硬弩,加上透甲錐之類的特殊箭羽,方可勉強壓制住。

想要以人力對抗,需要達奚長儒那樣的狠人,和極為精巧的戰術配合才行。

現在,什麼條件都不具備。

那麼,就剩下逆天改命一途了!

滄海橫流,方顯英雄本色!

「看我的。」

秦蒙淡淡說了一句,他沒有選擇,當你肩負起一個使命的時候,就必須要為你的使命付出代價。

你要想有不怕死的士兵,就要自己先成為不怕死的將領!

秦蒙右手拖著斷霓刀,邁開步子,一步步向衝鋒的突厥重騎迎上。

隋軍士卒的目光,全都在秦蒙身上。

他們的心裡,隨著重騎的出現,已經跌倒了谷底,沒誰覺得會在重騎的衝擊下倖免。

能夠堅持到現在,那都是達奚長儒不斷激勵,以身示範的結果。

現在,達奚長儒倒下了,這個年輕人接掌了整個隊伍,他到底能給這個隊伍,帶來什麼呢?

轉瞬間,秦蒙與突厥重騎之間的距離,不足三十步遠了。

秦蒙發一聲吼,忽然加速,選擇了一個突前的重騎迎上,在這個重騎兵離體有十步遠的地方,忽然一矮身形,整個身體幾乎矮了一半。

重騎兵眨眼就到近前,秦蒙雙手握刀,直奔向他踩踏而來的重騎戰馬的靠近前胸的馬腿根部掃去。

這個地方,是戰馬護甲最厚的地方。

你有厚重甲,我有斷霓刀!

這是矛與盾的直接碰撞,這是命懸一線的生死相搏!充滿智慧和博弈的困獸之鬥!

鏗的一聲,斷霓刀直透鐵甲,掃過了戰馬的大腿,戰馬大腿飛出,唏律律一聲悲鳴,斜刺里趴下。

秦蒙感覺這一下,就透支了所有的體力,身體,也被刀上反彈的力量沖得倒退幾步。

但他不能等體力恢復!他沒有這個時間!

秦蒙緊走幾步,追上了倒地的重騎兵,把刀當劍用,一刀刺向了重騎兵的後背。

斷霓刀,穿透了重騎兵的鐵甲,順著他的身體,直透胸前!

隋軍士卒的眼睛,就像是溺水之人忽然看到了岸邊,瞬間就亮了。

「長官神勇!」

「長官好樣的!」

領軍人物的表現,是能夠燃爆全場的。

當帶頭之人若獅虎神勇,跟隨者就算是綿羊,也會有獅虎的熱血!

長官敢迎著突厥重騎上,我也敢!

隋軍士卒大聲喊叫,早就忘了重騎兵的可怕,不待校官命令,紛紛挺起兵器,拔腿飛奔,沖著重騎兵就沖了過來。

然而,戰場有其殘酷的法則,實力,永遠是決定性的東西。

一個衝鋒照面下來,隋軍倒下無數,算上秦蒙幹掉的那個重騎兵,突厥重騎,也不過損傷了十餘個。

調轉馬頭的重騎,集結陣列,要開始下一輪的衝鋒了。

而且,他們擺出的陣型,相當讓人絕望。

所有的突厥重騎,縮小了彼此之間的間隔,這樣,就如同是一個巨大的移動堡壘,隋軍的散兵線陣列對其就沒有作用了。

所有人的眼睛,再次落到了秦蒙身上。

這個年輕的新領軍人物,已經證明了他是值得信賴的領袖。

可是,面對這樣的死局,他還有辦法么?

秦蒙眉頭輕皺,也對眼前的局面感覺無解。

因為突厥重騎的間隔減小,他們衝鋒的速度就更慢了,就相當於人類的小跑。

不過,這樣的衝鋒陣列,對隋軍來說,無異於面對後世的坦克,血肉之軀,根本無法抗衡啊。

忽然,秦蒙發現了移動的重騎當中,有一騎頗為雄壯。

而且看他的樣子,像是這個重騎衝鋒編隊的領軍人物,他發著一個又一個的號令,約束著隊伍行進。

一抹冷笑,浮上了秦蒙的嘴角。

「謝蘊,王輔,梁隱聽令,將隊伍編成密集型防禦方陣待命,周庭贊,隨我來。」

秦蒙已獲人心,當真是令行禁止,謝蘊三人聽令組織人手擺好陣型,周庭贊則是跟隨秦蒙來到了陣列後方。

「未知長官喚我,有何吩咐?」周庭贊拱手施禮問道。

秦蒙壓低聲音道:「聽聞你有千斤之力,百餘斤的重物,可扔得多遠?」

周庭贊一愕,沒想到秦蒙會問這樣的問題。

思索一下,周庭贊道:「回長官,百餘斤重物,若是使得全力,能扔出去十丈有餘。」

秦蒙點點頭,默默計算了一下,笑道:「周庭贊,我有一策可行。等會兒突厥重騎靠近,就靠你這膀子力氣了。呵呵,能否破敵,就看你有沒有吹牛了。」

周庭贊自得道:「長官,要說動腦子啥的,我還真不行。但要說比力氣,我連將軍都不怕!不知道長官要我怎麼做,只要您開口,就沒我做不到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亂隋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亂隋唐 亂隋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章 滄海橫流

0.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