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投名狀

第四十八章 投名狀

謝蘊周烈見此情形,馬上催馬到秦蒙身邊,眼睛盯著城頭上的突厥人,眼角餘光卻是盯著秦蒙,只待秦蒙一聲令下,便要動手。

秦蒙輕聲道:「都退下,如今城門緊閉,動手只是自討苦吃,且看我的。」

說完,秦蒙手搭涼棚,看向了城頭的突厥人。

「喂喂喂,你們是哪一部的?可知高都督麾下盧挺乎?」秦蒙報上了自己的假名字。

城頭的突厥人,還真有會說中原話的,或者說,就是中原人穿著突厥人的服飾,反正說話這人的口音是非常地道。

「什麼高都督麾下,什麼盧挺,我不認得!除非拿來大汗的信物,不然,似爾等這般一身戰甲利器,還是隋軍服裝。誰敢放你進來?」

「特么的,怎麼跟老子說話呢?認識這東西不?」秦蒙無比拉風又拿出來楊林的金批大令,按照剛才的說詞,又說了一遍。

城頭上的突厥人,聽了那個會說中原話的人翻譯了一下秦蒙的話,紛紛交頭接耳,雖然沒有開城的意思。但是,他們手裡的弓箭卻都是放下了。

半晌,那個說中原話的突厥人喊道:「不行,金寧重地,乃是關閉靈武西向門戶,非大汗信物,任何武裝人員,不得進入。」

秦蒙有點抓狂了,本以為趁著戰亂的時候,各方信息不對稱,拿著金批大令,以正常人可以接受的說辭混進金寧,卻不想,對方竟然是如此警惕。

別說是突厥大汗的信物了。就是跟突厥人聯合的中原人的信物都沒有,這可怎麼辦啊?

秦蒙一低頭,看到了自己的戰馬,忽然眼睛一亮。

「你你你,別給老子跑啊,特么的,狗眼看人低的玩意,等會兒老子非打爆你的頭不可。」秦蒙說著,跳下了戰馬,拍拍自己的馬鞍說道:「看見沒?看見沒?別特么跟老子說,你們不認識這馬鞍啊!」

秦蒙的戰馬,是阿史那羅煙送的,馬鞍上,有突厥王族的飾紋。

當初,就是因為這原因,秦蒙在弘化差點吃了虧。

有好幾回,秦蒙都想把這馬鞍換了,因為太扎眼了,但這神俊戰馬,要是沒了好鞍子,立馬感覺像是美女穿了件破衣服,拉低了檔次,所以就一直沒換。

沒想到,今天又派上了大用場。

城頭上的突厥人仔細觀瞧,有眼尖的看到跟同伴一說,馬上騷動起來。

「特么的,這是你們大汗送給老子的戰馬,你家大汗對老子都禮敬有加,你們這幫狗腿子還敢拿老子一把?開城!快給老子開城!」

城頭上的突厥人商量一下,最後還是把城門給秦蒙打開了。

「特么的,這回認不認識老子了?」秦蒙找到那個說中原話的突厥人,上去就是一大嘴巴子,再一腳把他踹倒。

那人爬起來,非但沒有怒色,反而是顫顫巍巍,在秦蒙面前幾乎把腦袋低到了胸前。

秦蒙的部眾,心裡的緊張感一點也沒有了。

大傢伙心裡想的是,看看將軍,到什麼地方都是豪橫,跟著這樣的長官,好意思慫么?

心裡發生了變化,臉上也自然有了變化。

部眾們一個個斜著眉瞪著眼。打量著站在面前的突厥人,很明白無誤表達了,讓老子看你不順眼就要揍你。

秦蒙走到挨揍那突厥人身前,一伸手,托著他下巴將他的臉狠狠抬起來。

「特么的,老子今天要不是有重要軍情,先把你弄死。跟這幫人說,老子要找金寧守將商討重大軍情,馬上封鎖城門,任何人,沒有本將軍命令,不得入內!違者,直接殺了!」

這突厥人哪敢再說不字?轉頭哇哩哇啦說了一通,突厥人馬上上了弦一般,兔子逃命一般執行命令,將城門緊緊閉上。

「帶我去見你們頭目,快!耽誤了本將軍的大事,你有幾顆腦袋都不夠砍的!」秦蒙說著,照著那突厥人的屁股又是一腳。

隋軍部眾都有些看不下去了,這未免欺人太甚了,不過。這派頭,令人敬仰,令人欽佩啊。

那突厥人點頭哈腰給秦蒙引路,不一會兒,到了城中臨時搭建的軍營外。

「盧將軍,容我給您通報一下。」那突厥人如小綿羊一般,十分恭敬對秦蒙說道。

「嗯,快去快回,我這可是十萬火急的軍情。」

眼見突厥人進入了軍營,秦蒙一歪腦袋,輕聲道:「謝蘊周烈,做好戰鬥準備,一切,聽我口令行事。」

周烈謝蘊悄悄把秦蒙的命令傳遞下去,隋軍部眾,立馬緊繃起來,一個個臉上面露凝重,手也搭在了兵器上面。

過不一會兒,那個突厥人,領著一個穿著中原盔甲的人走出來。

秦蒙心裡一緊,暗叫不好。自己報的可是高寶寧帳前參將的號,這人肯定不是突厥人的將領,這身裝扮,應該是高寶寧手下,他出來,應該是確認軍營外「盧挺」這個人的身份。

眼瞅著就要露餡,秦蒙馬上遞給了周烈謝蘊一個眼神。

兩人心領神會,這是長官告誡有危險,隨時動手的信號啊。

那個穿中原鎧甲的人,一抬頭,看到了秦蒙一行人,把目光落在了秦蒙戰馬的身上,又看看秦蒙,臉上一愕。停了下來。

「動手!」秦蒙當機立斷,毫無猶豫下了命令。

周烈早就做好了準備,聽了秦蒙命令,催馬到了那個中原人近前。

那人此時方才反應過來,就在轉身要跑的時候,被周烈貓腰抓住了肩頭。

周烈使了個反甩的勁兒,那人頓時被甩得凌空飛起,結結實實背對地,摔到了地面上。

謝蘊一聲吼,帶人殺進了突厥人軍營。

突厥人拿下金寧,正自享受擄掠來的人和酒食,那裡有什麼戰備一說。

等隋軍兇猛殺入,尚不知發生了什麼事情,等看到凶神惡煞一般的隋軍,那鋒利的兵器早就加身,甚至有的人還沒看到隋軍,就稀里糊塗丟了性命。

郝萌這一回,算是真真正正以軍人的身份加入戰鬥。

那兩米多長的陌刀一出,簡直就是收割生命的死亡鐮刀一般,刀鋒所及之處,血肉迸飛。當真有陌刀實戰介紹那般,當者皆靡。

殺到興起的時候,連隋軍戰士都不敢靠近這傻小子,那陌刀揮舞開來,根本就是不認人的,誰也不想擦點邊,碰到一點。輕則少個身體部件,重了,可能就是一堆爛肉了。

秦蒙讓周烈拿著那中原鎧甲的人,跟著殺進軍營的隋軍進入到了營房核心區。

不一會兒,謝蘊拎著一人過來,狠狠擲於秦蒙面前。

「長官,這很有可能就是佔領金寧的突厥守將了。」

秦蒙看看這人的裝束。心裡認可了八九分,卻是沒有理會這個突厥人,而是把臉轉向了那個身著中原鎧甲的人。

「可是高寶寧部下?」秦蒙邪笑問道。

那人可是親眼見識了秦蒙部下的兇猛,哪敢不敬?趕緊跪下磕頭道:「卑下錢忠,正是高都督,不,是那高寶寧手下。將軍,卑下委身賊寇,實不得以,早欲回歸中原……」

秦蒙揮手打斷了錢忠:「早欲回歸中原?呵呵,剛才你出來欲核實本將軍身份,難道是想回歸中原的做派么?」

「卑下,卑下……」錢忠頓時語結,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好了。

秦蒙意味深長一笑道:「不管你是真心也好,假意也罷,本將軍給你個回歸中原的機會。」

錢忠頓時眼睛一亮,忙不迭說道:「將軍請講,卑下定會珍惜將軍所賜機會。」

秦蒙一歪腦袋,指著那突厥將領冷冷道:「那就納個投名狀吧,殺了他。」

錢忠一愕,沒想到秦蒙會是這樣安排。

一轉頭,錢忠看到了突厥將領那兇狠的目光,他在秦蒙一眾人面前是戰俘,但在錢忠面前,他始終認為自己是主子。

錢忠腦門子上見汗了,他臉上表情變化飛快,忽然,他猛地撲上躺在地面上的突厥將領。伸出雙手,將那突厥將領的脖子,狠狠扼住。

那突厥將領萬沒想到,在自己面前連大氣都不敢喘的錢忠,竟然直接對他下了殺手。

本欲反抗,但一來已經受了重傷,二來喉頭已被扼住,呼吸不暢,他只能掙扎。

不一會兒,錢忠就把這突厥將領活活扼死!

「那個會說中原話的突厥人還在不在?在的話,帶過來。」秦蒙示意錢忠不要太激動,吩咐手下。

不一會兒,秦蒙的親兵,將那個突厥人帶了過來。

撲通一聲。這人跪在秦蒙面前,嚎啕大哭,不斷請求秦蒙饒命。

「錢忠,你已經納了投名狀,想必,突厥人那裡,你是回不去了。馬上收攏你的部眾,金寧城中,所有突厥人,給我斬盡殺絕!封鎖金寧,一隻鳥也不要飛過此處!」

錢忠已經殺了突厥將領,他已經沒有回頭路了,馬上拱手領命。

秦蒙笑道:「且勿著急,派兩個人跟著,周烈,你和他一同跟在錢將軍身邊,你要讓他看到,錢將軍是如何痛下決心回歸中原的。」

錢忠心裡一凜,這秦蒙夠狠,讓周烈和那個會說中原話的突厥人跟著他。

也就是說,他所做的一切,都被監控著,而且,會被那個突厥人看到。

毫無疑問,那個突厥人會被秦蒙放走。

這樣,他所做的一切,就都會被突厥人知曉,就算是他回到突厥人那裡,也是會被徹底清算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亂隋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亂隋唐 亂隋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八章 投名狀

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