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一舉擊潰

第四十四章 一舉擊潰

第二日天明時分,西平守軍飽餐一頓,按照各自長官的命令有條不紊集結出發。

孫茂常平,各引一千人分出東西兩城,走出半箭地的距離就穩住陣型,遠遠看著不遠處的突厥人。

兩部雖隔著一座西平主城,但遭遇到的情況都是一樣的。

突厥人老早就發現他們了,但卻是紋絲未動。

這是什麼情況?你圍城這麼久了,早就想誘敵出城一戰了,現在人出來了,咋一點反應沒有啊?

就算是之前像遛狗一樣折騰你幾天,見到對手,最起碼追擊一下啊。

常平和孫茂兩個,嚴令部下謹守秦蒙將軍命令,後面可還有督戰人員呢,可別沒讓突厥人殺了,卻讓自己人砍了。

有心上前挑釁一番,但想想秦蒙那張六親不認的臉。算了,反正是牽制迷惑敵人,還是別拿自己腦袋開玩笑了。

就這樣,東西兩城門的方向上,出城的西平守備軍,和對面負責騷擾的突厥小部。就這樣無比詭譎對峙上了。

突厥人以為,西平守備軍估計又是那套猥瑣戰法,把你引誘到城下,一頓亂箭劈頭蓋臉砸下來。開玩笑,那可是要送命的,再不上你這當了。

而西平守備軍,則是腦子裡反覆繃緊一根弦兒,將軍命令是萬萬不可違抗的,突厥人打,就跑,突厥人退,再出來。不進不退。那就這樣耗著吧。

通常來說,兩軍對壘,就算是不打,說什麼也要罵上幾句吧?這一次真絕,彷彿大懶碰上了小懶,什麼都不做,甚至都不願意跟對方的眼神觸碰。

同樣的情況,也出現在作為主戰場的北城城門外。

周烈魏達為先鋒接敵部隊,兩人騎馬,各帶兩名傳令騎兵,出城后馬上大聲叫罵,讓一千健卒迅速展開隊形。

冷兵器時代的步兵,更強調團體的合作,一旦各自為戰,在騎兵面前,那就是待宰羔羊。

所以,迅速集結陣列,布成進攻或是防禦陣型,可以視作一個步兵集體的作戰能力的重要考核指標。

健卒營訓練有素,不到一刻鐘的時間,就完成了戰列展開集結。

可周烈魏達略有些緊張看向對面的突厥小部時,卻驚訝發現,對方竟然一點反應也沒有。

魏達和周烈在步兵陣列兩側,負責觀察陣列情況,約束部眾始終成陣列戰鬥,也就是俗稱的壓住陣腳。

兩人看到這詭異的情況,不約而同都看向了對方。

通常來說,正前出現成建制的敵人,怎麼也應該做好戰鬥準備吧?對方居然連一點反應也沒有,是不是有什麼特殊的情況啊?

周烈是主官,他略一沉吟,吼道:「正常攻擊陣列,前進!」

命令一出,周烈身邊兩名傳令兵,催馬沿著整個陣列側方不斷重複周烈的命令。

陣列集團作戰,難的就是整齊如一。整體如一人般進退攻擊防禦。

周烈身邊配的傳令兵,就是將他的命令,準確無誤傳遞到每一個人的耳中。

健卒營一千士兵,成橫百縱十的陣列。

前方一百盾牌手,左手持高於胸的盾牌於前方護身,右手則是執佩刀。

這樣,步兵陣列前方,就會有一道堅固的盾牌牆,能夠有效保護後方的步兵安危。

聽到周烈命令,盾牌手百夫長高喝:「盾牌手陣列,聽我命令,前進!」

陣列成建制攻擊前行,可是非常有講究的,口令,也是各有不同的。

前進,就是按照訓練操演速度,以保持陣列整齊為主要任務的向前行軍。

要是聽到了沖的命令,那就是撒丫子往前沖吧。跑得慢了,一旦被執法隊認為你是消極怠戰,搞不好會被自己人弄死的。

盾牌手接到命令,整齊如一向前跨步走,每十步就用右手刀敲擊一下左手盾牌,這樣,就像是鼓點一樣發出聲音,便於控制行進節奏,也可以壯一下軍威,也壯一下自己的膽子。

在盾牌手行進出十步之後,第二列弓箭手才整齊邁出。

如此類推,第三列弓箭手,之後的長矛手,依次出發。

要麼說武將一般都脾氣不好,除了個人秉性之外,戰場上那種高度緊張,因為高度進度緊張而產生的心裡壓抑,會很容易讓人暴躁。

就像這個步兵陣列。一個口令下錯,就有可能是整個隊伍的混亂,這可不是說聲對不起就行了,要砍頭的!

健卒營步兵方陣,慢慢接近了突厥人留守的小部,能有兩三千人的建制隊伍。

周烈一直緊張觀察對方,自己這方都已經成建制大舉壓上了,對面卻依然是不為所動,有點突厥人還指指點點,聽不到他們說什麼,卻是能夠看到,他們有著非常放肆的笑意。

「放慢速度。緩步前行!」周烈忽然意識到,突厥人為什麼會這樣了。

肯定是之前秦蒙一系列的猥瑣戰法,讓突厥人麻痹大意了,以為本部隊列,依舊是出來誘敵的隊伍。

步兵方陣扯開距離,為的就是有情況可以留有緩衝的空間,不至於自相衝撞。

前排變成了散步一樣的速度,後面的陣列馬上隨之調整,放緩了速度。

雙方的距離,還在一點點接近,周烈心裡緊張到了極點,他希望突厥人在給他一點距離和空間,只要進入到步兵理想的衝鋒距離,對方就算是騎兵,也無法起速了。

騎兵沒有速度,在陣列步兵面前,根本不叫事兒!

然而,突厥人感覺到了危險。

他們確實是以為周烈這部。就是出來引誘他們攻城的。

吃了多少回虧了,他們覺得再上當就是傻子。

可是,今天的這部步兵,怎麼看上去跟以往的不太一樣啊?

陣列整齊,沒有一個士兵表現出緊張慌亂,更沒有一個人。跟周圍人出現不協調的現象。

這分明是訓練有素的精兵啊!

兵器敲擊盾牌的鼓點一樣的聲音,整齊如一的腳步聲。

這一部,是真的來打仗的!

嗚嚕嚕……

突厥人示警的號角聲響起,他們這才慌了,手忙腳亂準備戰鬥。

周烈吼道:「盾牌手壓上,於敵半箭地組成防禦盾牆。弓箭手四輪齊射!」

命令,有條不紊傳達下去,盾牌手在百夫長的帶領下,向前迅速集結到指定位置,紛紛聚攏,半跪地下,將盾牌下沿按到地面上,以身體支撐盾牌。

兩列弓箭手迅速到了盾牌牆后,在魏達的口令下,二百弓箭手四輪齊射,八百枝箭,冰雹一般砸向了突厥人那裡。

弓箭射擊,有殺傷對方的目的,但更主要的,是給對方一個心理壓力,壓制住對方的勢頭。

這就像兩個拳擊手對戰,一個先掄一套王八拳,甭管有幾下打著對方,最起碼能讓對方不敢輕易反擊。

四輪齊射剛過,周烈怒吼道:「長矛手,給老子沖!」

弓箭手完成任務后,馬上兩兩靠在一起,這樣,就在身側留下了空擋。便於長矛手從這樣的縫隙中起速衝過去。

而最前方的盾牌手,則是迅速朝兩翼散開,給後方的兄弟騰出衝鋒的空間。

七百長矛手,怒吼著沖向了這部突厥人。

此時,突厥人慌亂中被一頓亂射,早就亂作一團,別看人數上佔優勢,但在如此兇惡的衝擊之下,沒誰能夠有反擊的意識,更多的,是考慮如何逃跑。

此時,秦蒙在城牆上看到了所有的一切。周烈,已經很漂亮把自己該乾的活干成了!

秦蒙滿意點點頭,對身邊親兵道:「下去,傳令謝蘊,騎兵出擊。告訴他,殺進突厥主力部眾,給我攆出百里方可。」

親兵下去傳令,謝蘊早就等得不耐煩了,聽到命令,發一聲喊,帶領三百健騎出城,一通加速之後,飛一般沖向了突厥那一小部。

小部負責騷擾的突厥騎兵,此時已經被周烈步兵打得只想逃命。

不期謝蘊這個殺神又至,馬上就如同受驚野馬一般,胡亂逃竄。

突厥小部已經徹底失去了章法,總想著逃到自己人那裡就安全了。

不想,謝蘊健騎,根本就不是驅趕你就完了,而是要屠戮你!

突厥大部隊,倒是接到了觀察哨的回報,知道西平守備軍大舉反擊。

儘管已經列好了隊伍,等候迎敵,卻不想自家部眾,沒命一般回撤,把自家大部隊迎敵的陣型,給衝擊得不成樣子。

後面,謝蘊騎兵緊緊咬著,全然不顧前方有多少人,追著屁股就殺上來了。

看到謝蘊健騎的突厥人,全部恐懼起來。

這是什麼情況?對方手裡的兵器,怎麼如此厲害?那戰刀一揮,所過之處,你說殘肢斷臂倒也罷了,怎麼連自家引以為傲的彎刀,都被削斷了?

更觸目驚心的是,人家一刀,自己人連人帶馬血肉橫飛啊。

膽氣一怯,就無人敢於上前拚命。

無人上前拚命,就等於是變相任由對方屠殺。

與此同時,謝蘊健騎營這邊,則是越打越有信心,從開始的抱著拚命的態度,慢慢轉變成了想怎麼打就怎麼打。

刀鋒所過的血肉橫飛,更加激發了健騎的嗜血本能。

沒過多長時間,突厥將領敏感意識到,自己的手下已經無心戰鬥了,還等什麼啊?趕緊跑啊。

將領一跑,帶來的惡果是無法形容的。

兩萬之眾,頃刻間土崩瓦解,如受驚的黃羊一樣四處亂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亂隋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亂隋唐 亂隋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四章 一舉擊潰

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