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君可可君否

第三十九章 君可可君否

秦蒙想了想說道:「林小姐,一百口鐵鍋,對我部而言,並無難以交付之說,可這鐵匠隊,優先要滿足的,是我們作戰的需要,此乃根本,所以……」

林可君一拍手道:「我明白秦將軍的意思,以打造軍器為先,對不?無妨,我給你一千兩白銀,只要能最後交付一百口鐵鍋就行了。不管交付的時間有多長,都算不得違約,可以吧?」

「這個……本將軍只恐還是不能答應。」秦蒙斟酌了半天,還是沒有應允。

林可君俏目中透著驚詫:「秦將軍,這我就不明白了,您可是說過,貴部所造鐵鍋,全部交與我來經營,緣何這一百的數量。尚且不敢答應?」

秦蒙嘆息笑道:「經營這一攤子,實屬無奈之舉。堅甲利兵,戰力之根本也。然此燒錢之舉,縱朝廷舉國之力,豈能堪也?我輩軍人,保家衛國,當熱血濺土。肝腦塗地,誰能保證,下一次惡戰,就能活著?」

林可君眼中浮現出一抹朦朧的霧意,她明白秦蒙是什麼意思。

身為軍人,就應該隨時準備為自己的職責和使命貢獻出自己的生命。

生命尚且無法保證,諾言,又何來兌現之說?

秦蒙說的把鐵鍋全權授予,和他不敢保證交付,並無矛盾。

大亂之世,也許,活著就是一種奢求吧。

聽秦蒙咳嗽一聲,林可君才意識到,自己直勾勾火辣辣看著人家。把人家給看毛了。

「呵呵,不好意思啊,秦將軍。民女只是聽聞將軍所為,感覺將軍混不講理,仗勢欺人,果然,耳聞之說,當不得真的。」

秦蒙笑道:「可是魏家所言?林小姐行走經商,自是知道和氣生財,若無旁人挑唆,就算是脾氣大,也斷不至於將官引甩我臉上吧?」

林可君臉上一紅,沒有說話,卻是把臉轉到了一邊。

秦蒙知道,林可君這無語的回答,就等於是承認了。

「林小姐,我確實是狠狠懲治了一下魏家。可那是魏家借我將士缺少冬衣之時,欲要囤積居奇,大發一筆。魏家甚至暗示,可以超高價格採購,會給本將軍以好處,哼。」

林可君眼中多了幾分敬佩,但又嘆息道:「秦將軍此舉,故是清明之舉,但據我所知,聯合商家貪墨之輩,可也不在少數。」

秦蒙森然道:「本將軍不管別處如何,我這裡是絕對不行的。而且,我的手下也不能如此。我不敢保證手下人人都不見錢眼開,但本將軍敢保證的是,只要發現誰敢發這樣的國難財,本將軍見一個,殺一個,絕不姑息!」

林可君歪著腦袋看了秦蒙一會兒,忽然笑道:「秦將軍,民女還有些事情,就先告退了。」

秦蒙有些意外,說得很投機啊,怎麼就這麼走了?

不過,人家想走,也無法強留,秦蒙送林可君出了軍營。

這時。林高已經按照林可君的吩咐,重新備了厚禮趕到。

林可君擺手道:「秦將軍乃天人也,如此俗禮,污了秦將軍威名了。」

說完,林可君竟然帶著林高和厚禮,轉身離去了。

孫茂心疼得直嘬牙花子:「將軍,這,這……咳,那可是真金啊。只要您小小暗示一下,那就都……將軍,我看那小丫頭,對您可是……這樣,卑職去她那裡一趟,好生言語,許以借息,借些銀錢,度過眼前難關可好?」

秦蒙一瞪眼睛:「瞧你這點出息,有沒有一點守備將軍的氣度?當日幫助林高,打走響馬奪回貨物,那是我等官軍本分。人家感恩,那是人家有禮數。攜恩借財,萬不可為。」

孫茂一咧嘴:「將軍,眼看著就要過年了,這六千餘將士,可怎生是好啊?」

秦蒙眼睛一斜:「孫茂,你可是暫代齊遠負責軍需啊。六千多弟兄,本將軍因何讓你暫代啊?不就是看重你的能力和人品么?孫將軍,可不要辜負本將軍對你最殷切的期待啊。」

說完,秦蒙也不管孫茂是如何苦瓜臉色,轉身搖搖擺擺走了。

回到房中,秦蒙也是有些懊悔,想想剛才,臉皮但凡厚點,不說能完全解決眼下的問題,最起碼,也能好過點。

現在可好,只是鐵砂的貨款搪塞過去了,困難,還是一如既往的多啊。

過年,閑著沒事過什麼年啊?

不當家不知材米貴,信哉斯言啊。

想著想著。秦蒙迷迷糊糊睡過去了。

這一覺,秦蒙睡得昏天暗地,正在香甜的時候,耳際邊傳來孫茂急切的呼聲。

「將軍,將軍,將軍……」

秦蒙一個激靈跳將起來,有點發懵。

周烈走後,謝蘊要掌管軍營巡視,因而不在身邊。

沒了謝蘊,孫茂是可以直接饒過親兵進房的。

定定神,秦蒙才沒好氣說道:「幹什麼?號喪么?何事如此驚慌?」

孫茂臉上透著說不出來的興奮:「將軍,天大的喜事!那林高,送來無數貨物,咱們的事情。可算是徹底解決了!」

秦蒙越發有些懵了,這都哪兒跟哪兒啊?一覺醒來,所有的事情都解決了?

孫茂見秦蒙剛醒有些迷糊,便生生將他拽起來,推著走出了營房。

秦蒙一看,更加不解了,林高押著幾十輛車的貨物,無比壯觀圍在營門口。

「秦將軍,這些貨物,是我們清河林家的一點意思。我家小姐說了,將士們捨命衛國,我們老百姓出點犒軍物資,並非是補償死難的犧牲,而是表達一絲敬意。」

說著,林高把貨物清單遞給了秦蒙。

秦蒙接過清單一看,儘管他看到一車車貨物,知道東西不少,可還是被清單內容給震了一下。

絲絮冬袍五百套,這可是非常有錢或者是非常有勢力的層級才能享有的穿戴啊。估計是林家走的貨,直接拉過來送秦蒙了。

活牛羊七十頭,豬二十頭。

肉乾。三百斤。

木炭一萬斤,各種藥材累積千斤。

瓜果蜜餞,三百斤。

麵食點心,五百斤。

……

林高看秦蒙看到清單結尾,竟然帶些歉意道:「秦將軍,西平市面上,也就這些東西了。我家小姐還覺得東西太少,要不是大年馬上就到,小姐還要到附近州郡去買些東西,表達敬意。」

秦蒙看得眉頭緊鎖,他可不想無緣無故接受這麼多東西。

孫茂一看秦蒙表情,就知道這位長官想要拒絕,便馬上從秦蒙手中輕輕拽過來。拱手道:「林小姐如此厚愛我部,實在慚愧。林先生,這麼多貨物,咱們清點一下如何?」

林高笑道:「這位將軍且去點驗,我家小姐還有交代,要說與秦將軍。」

孫茂心領神會,馬上招呼林高指定的人,過去清點物資了。

林高掏出一沓欠條,遞給了秦蒙。

「秦將軍,小姐四下打探,知道您欠下了不少債務,這些,是您,還有孫將軍打下的欠條。」

秦蒙感覺臉上發燙,儘管借的時候,豁出一張老臉,什麼也不顧了。

可這麼多的欠條被人拿出遞到面前,秦蒙還是覺得有些掛不住了。

林高十分鄭重道:「秦將軍,魏家惡了您,將軍僅小小懲戒一下就罷了。之後拿走貨物,還是隨行就市給付。如此胸懷,不以勢欺人,非但小姐,就是在下,也是敬佩萬分。小姐言道,這欠條越是多,秦將軍的為人就越發讓人敬服。」

秦蒙並沒有接過來欠條,沉吟道:「這些欠條。可是你家小姐給結算清楚了?」

林高笑道:「自然是結算清楚無誤了。秦將軍,小姐知道,以您為人,必不會接受這樣的結算,所以,小姐交代,可將這些欠條累加起來,將軍給我家小姐打個欠條,欠一家總比欠許多家要好。」

秦蒙無奈接過了欠條,林可君已經把欠賬給結了,這是無可改變的,只能把欠條數目算一下,打了張總欠條,給了林高。

林高隨手把欠條收下。又拿出一張紙來:「秦將軍,既然您已經答應鐵鍋歸我林家獨營,那我們就交付定金白銀一千兩。至於能否交貨,可按從商行規,天災,大戰,人力不可違者,命尚難全,況貨乎?」

秦蒙不覺重新審視林可君了,剛接觸的時候,以為這就是個彪悍的女性,之後,秦蒙發現了林可君有非常值得欣賞的地方。

到現在,除了欣賞之外,秦蒙不得不佩服林可君一系列操作的手腕。

恢弘的手筆,可不是說你有倆糟錢就行了。

把一切的細節都考慮到了,讓你接受得熨熨帖帖,這才是高明。

「林先生,林小姐只怕已經不在西平了吧?」秦蒙斷定,林可君做了這一切,肯定會離開,這樣,就算是他想要當面拒絕都不可能了。

果如秦蒙所料,林高欠身施禮道:「秦將軍勿怪,小姐有急事,卻已先行離開了。小姐有件私人禮物,望秦將軍能夠收下。」

說著,林高擺手喚來一個人,這人身上背著一件包袱,林高把這包袱雙手遞給了秦蒙。

秦蒙接過,覺得入手甚輕。

打開看時,卻是件青黑戰袍。

包裹底處,有張字條,上面寫著:「君可可君否?」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亂隋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亂隋唐 亂隋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九章 君可可君否

5.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