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否極泰來

第三十八章 否極泰來

秦蒙沒想到,林可君居然是如此潑辣。

就算是西平地頭蛇魏家,別管你心裡是怎麼想的,但表面上還表現得很恭敬。

林可君面色激動,語氣間已經是咄咄逼人了。

「林小姐,稍安勿躁啊,本將軍駐紮西平,節制西平守備,自然是要守護一方安寧。無安寧世道,則百姓何以安居?商賈何以通達?今歲突厥大舉犯境,無我將士血戰,豈有這北塞安定?徵調汝物,非為利,實為用也。」

秦蒙一番話,倒也把林可君說得啞口無言。

半晌,林可君道:「即是軍中所需,民女亦無話可說。秦將軍,民女不求獲利,只求保本,採購時花得銀錢五百兩,運至此雜費折計一千多兩白銀。給將軍面子,零頭去掉,就收將軍一千兩,如何?」

秦蒙點點頭:「如此,算是良心價了。好,就依你價。不過,本將軍暫時手緊。無錢給付,可打張欠條給你,屆時你可憑此欠條領銀,怎樣?」

林可君雙眉倒豎,俏眼圓睜,一把將手裡的官引扔到了秦蒙頭上。

「叵耐憊賴之徒,何必口稱無錢?強行扣押吾物,如此說辭就能冠冕堂皇了?打一無用白條何用?可是消遣老娘?」

秦蒙知道兩晉之後的北方婦女,彪悍異常,可沒想到,對方竟然如此大膽,直接扔東西砸人大罵。

孫茂喝聲大膽,一隻手抓住林可君的一隻手反剪過來,另一隻手一壓林可君的肩膀。把她按跪在秦蒙面前。

「汝賴我貨物,還想治我罪過不成?」林可君臉幾乎要被壓到地面,卻是猶自不服。

「住手!放開她。」秦蒙本來也是心火上來,但看到林可君被這樣對待,便出聲制止孫茂。

「孫茂,寫張欠條給她,放她走吧。」

孫茂愕然:「將軍,她可是當面擲物,襲擊朝廷將官,按律,殺頭亦不為過啊。」

「打張欠條,放她走!」

秦蒙本就被銀錢折磨得夠嗆,再發生這樣的事情,心裡的火,別提有多大了。

孫茂不敢言語,趕緊找了紙筆,寫張欠條,給了林可君。

林可君自知有些衝動了,按照大隋律法,她的行為,真算起來,確實是非常大的罪過。

接過欠條,林可君再看看秦蒙,折好放於懷中,轉身離去了。

秦蒙鬱悶不已,索性連日常監視部眾都省了,直接回到自己屋中,仰躺在床上,想要睡一覺,卻是怎麼也睡不著。

越是不想想煩心事,這些事情,卻是樁樁浮上心頭。

正煩著,孫茂忽然又至:「將軍,外面有一人自稱是林可君家人,過來要拜見您。」

「不見不見,打發走就是了。」秦蒙被林可君丟東西砸了一下,雖無皮癢之感,但畢竟是窩火,說話也就沒什麼好氣了。

「將軍,那人備了厚禮,言辭懇切,說是她家小姐衝撞了將軍。特來賠禮。將軍,那禮盒中,別的不算,有黃金五十兩。」

「特么的,本將軍會為此等俗物折腰乎?」秦蒙大罵起身,和孫茂一起去見客了。

有些話,可以說,發泄不滿可以義正言辭。但這並不妨礙,有些事情你得違心去做。

五十兩黃金,夠解燃眉之急的了。

就在秦蒙想好了該如何表現大度,如何很不好意思收下禮物的時候,見到了來人,秦蒙和來人全都愣住了。

秦蒙覺得來人面善,點指著他皺眉道:「你是,你是……」

那人滿臉激動,噗通一聲跪倒:「官軍大老爺,小的林高啊,可算是再碰見您了。」

秦蒙恍然,怪不得這人面善,原來是他從弘化趕往雞鳴山的時候,半途曾遇到被響馬劫掠的客商啊。

「快快起來。何必行如此大禮。」秦蒙伸手攙扶起了林高。

林高雙眼淚花幾欲垂落,轉身點一人道:「速去請小姐過來,咱們的恩人於此,不可怠慢。」

秦蒙客套幾句,卻被林高死死攔住,不停軟語相求。

折騰片刻,那林可君到了這裡,林高簡短解釋一番,林可君帶著不可思議的眼神看了秦蒙幾眼,盈盈下拜:「原來秦將軍是如此高義之人,民女慚愧,剛剛唐突將軍了。」

林高喜道:「小姐,若非秦將軍海川度量,我林家可是惹了天大的麻煩了。」

林可君臉上一紅,軟聲道:「適才民女太過唐突,委實冒犯將軍,民女再次給將軍賠罪了。」

秦蒙不覺感嘆,這女性的變化,未免也太令人不可想象了。

剛才,林可君還如同是桀驁不馴的母豹子一般,你還擔心她上來撓你兩下。咬你兩口。

現在,一幅小女兒楚楚可憐樣,如果沒有剛才的表現,那真是我見猶憐的淑女啊。

「罷了罷了,本將軍截扣了貨物,又無錢支付,想想也是丟臉,還望林小姐不要再見怪啊。」

林可君頷首,微一轉頭道:「林高,秦將軍即是我林家恩人,如此薄禮,豈不貽笑大方?再備雙份,給秦將軍送來。」

林高拱手稱是,馬上轉身去辦。

秦蒙欲待阻止。卻被林可君橫身攔下。

「秦將軍,民女有一事不明,還望將軍說實話。」

經林可君這麼一攔,林高早就走遠了。

秦蒙只得作罷,對林可君誠懇道;「林小姐但有所問,本將軍必定說實話。」

林可君遲疑了一下道:「秦將軍言手中無錢,可是真的?」

秦蒙沒想到林可君會如此問,愕了一下反問道:「林小姐莫非以為本將軍說假話?」

「不敢不敢,只是難以置信罷了。」

「哈哈,我曉得林小姐意思了,來來,且隨我看看,就知道我為何缺錢了。」秦蒙忽然想到了一種可能,帶林可君去看看鐵匠隊,他有拳頭產品大鐵鍋,但這東西有價值是有價值,必須要職業的商人,把它的價值最大化才有利可圖。

到了鐵匠場子,秦蒙先讓周盤老兄弟過來,給林可君看了手上的傷,雖然已經傷好。卻是有白骨隱現。

秦蒙給林可君粗略講了一下周盤之戰,感慨道:「到了最後,兄弟們箭矢已盡,兵刃全無,全仗一雙手與敵死拼。每念及此,吾心甚痛啊。所以,我想打造良兵利器。交付這些為國為民的戰士,有了好傢夥事,突厥,不過爾爾。」

林可君看得觸目驚心,聽得直掉眼淚,半晌才道:「原來如此,民女還妄加揣測。秦將軍手握一方兵權,卻能缺錢,任誰不會想到,將軍有此等胸襟氣魄。跟隨您的將士,真是有福氣。民女實在汗顏,還請將軍見諒。」

說著,林可君又要拜下。

秦蒙趕緊伸手阻攔:「林小姐,萬不可如此了。咱們男女有別,授受不親,如此客套,大大不妥啊。好了,不說這些,請看一樣東西。」

說完,秦蒙讓孫茂拿來兩口大鐵鍋,同時弄些豬肉過來。

林可君詫異看著豬肉,有點不太理解秦蒙為何拿出這東西來。

豬,是很早就被飼養的家畜。

但是,豬肉雖是祭奠中的一物,卻不是受歡迎。

因為在鐵鍋出現之前,煎炒燉這些烹飪方法,都不是很理想,甚至沒有這個方法。

所以,豬肉烹制並不好吃,只在民間有所食用。

秦蒙能夠理解林可君的詫異,不動聲色親自動手,一鍋做了青菜炒肉,一鍋則是燉了紅燒肘子。那時還沒有白糖,拿蜂蜜對付一下也行。

青菜炒肉頃刻間就完成了。端上來讓林可君品嘗,她馬上就被這從未有過的新奇鮮香味道征服了。

要知道,林可君可不是一般的老百姓,雖是不入流的商人之後,卻是富可敵國,什麼好吃的沒吃過?

能讓她折服的,可不是一般的美味能夠做到的。

不一會兒,紅燒肘子的香味溢了出來,一聞那味,就讓人饞蟲大動。

但若要口感好,還需時間,秦蒙和林可君以及一干手下圍坐鍋邊,談笑等著肘子出鍋。

過了半個時辰,熬到濃汁滲肉的肘子出鍋了。

林可君一口咬下。濃汁美味滿口,簡直懷疑這樣的美味,只有天上才有。

秦蒙眼見林可君十分滿意,便笑道:「林小姐,這是我部鐵匠隊打造的鐵鍋,為世上獨有,我這鐵匠隊,除了打造兵器之外,我還想獲點利益,收些戰爭中傷殘戰士,養活他們。」

林可君擦擦嘴,沉吟道:「秦將軍的意思,是想讓我幫你賣這鐵鍋?」

「哈哈,除了林小姐這樣的世代商賈之家,誰能把這樣的貨物,送到最能給錢的客人那裡?」

「行,民女可以幫秦將軍出貨。但有一點,秦將軍可否保證,所有鐵鍋,全部歸我獨家經營?」

秦蒙暗挑大指,誰說古人就比現代人眼光淺?林可君這分明就是想壟斷貨源,做壟斷的生意啊。

「這個好說,秦某可以答應林小姐,我部所造鐵鍋,全交於林小姐獨家經營。」

「秦將軍,不知您的鐵鍋,要什麼價格肯售?」

秦蒙沉吟一下道:「一口鍋,五兩白銀,如何?」

「秦將軍,我給您一口十兩,預定一百口,我提前給付現銀,可行?」

秦蒙嘴角微微抽了一下,要價五兩白銀,已經是他獅子大開口了,沒想到,人家更狠,給翻倍了不說,還直接全款訂購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亂隋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亂隋唐 亂隋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八章 否極泰來

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