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又是豪門

第三十三章 又是豪門

秦蒙一雙眼睛,圓彪彪盯住了孫茂。

孫茂頓時感覺如芒在背,手腳,都不知道該怎麼放了。

別說是孫茂了,就是謝蘊周烈這些經過生死歷練,鬼門關上走了無數遭的沙場軍官,被秦蒙一瞪之下都寒若噤蟬,孫茂在秦蒙面前不哆嗦,已經是不錯的了。

「無可奈何?孫守備,我沒聽錯吧?執國家之命駐守一方,竟然還有能讓你束手無策的事情?」秦蒙語氣間森然味道漸濃,孫茂終於忍不住發抖了。

「稟秦將軍,您是隸屬於王爺殿下,自可不必受地方事務影響。而我等,乃是地方府兵,受地方上的限制,咳,一言難盡啊。」

「哼,府兵?難道不是為國家效力的?莫非,你尊奉的,不是國家法令?」

「秦將軍。卑職萬萬不敢有如此悖逆想法啊。」孫茂噗通一聲就跪下了,這並非是秦蒙的話讓他承受不住,而是秦蒙說話間凜凜殺氣,讓孫茂感覺,這位新上司,搞不好真的動刀啊。

「到底怎麼回事,起來說話!」秦蒙真想踹孫茂兩腳。

同樣是戰士。怎麼自己的兄弟見血就紅眼,而眼前的這個守備將軍,居然像個官僚一樣,瞻前顧後的。

孫茂很小心站起來,跟秦蒙講起了此中的貓膩。

西平的守備軍,還真的跟秦蒙不一樣,嚴格說起來,或者說按照秦蒙的標準來看,這些守備軍,就相當於民團。

秦懞直屬國家,軍餉什麼的,自然是上面調撥。

而西平守備軍,則是國家撥一部分,地方就地解決一部分。

既然是地方解決。就需要郡府出面,協調地方大戶,以稅收抵扣等方式,養活守備軍。

問題就出在地方大戶身上,這些傢伙,基本上都有關隴貴族背景,就像是西平有名的魏家,就是關隴元家的姻親,要他出錢出物,沒問題,可人家要相應的回報。

你想收購羊皮,沒問題,人家手裡壟斷了西平乃至武威一帶的這方面貿易,價格上,肯定是有所獲利才行。

至於獲多少利,那得看人家的心情。

「西平魏家?關隴元家?呵呵,還真是天下何處不逢君啊。本將軍在弘化,就是惡了元家,才被哥哥推薦到王爺這裡。沒想到,在西平又碰上了魏家,嘿嘿,又是一方豪門啊。走,咱們去會會這西平魏家。」

孫茂一咧嘴:「秦將軍,對魏家,還是不宜冒失。別說是西平郡守了,就是朝堂大員,對魏家也是給幾分薄面的。」

秦蒙的臉一下子陰沉下來:「廟小陰風大,池淺王八多啊。孫守備,你可知我之威名?」

孫茂連忙躬身道:「秦將軍威名,誰人不知啊?周盤,犬牙寨,霧隱嶺,幾番血戰,打得突厥人聞風喪膽,您能蒞臨西平,那是西平修來的福分啊。」

「哼,好好一個守備將軍,馬屁功夫倒是了得。沒錯,我是打了幾場漂亮仗,可你知道,我身邊倒下了多少兄弟么?你看看我身邊的人,沒有他們。沒有那些拚死血戰的兄弟,我秦蒙就算是有一百條命,今天也站不到這裡!」

秦蒙越說越是激動,也越發動情:「沒有為你效命的兄弟,一個將軍,算個屁!你想讓兄弟們為你賣命,連他們吃的穿的都管不好,你憑什麼?」

孫茂和他的人,羞慚萬分,都不敢看秦蒙。

「孫茂,我聽你言語閃爍,可不可以這麼理解,西平富戶手裡並非沒有我們要的東西,而是待價而沽?」

「是……吧。」

「孫茂,你給我聽好了,我為長官,馭下可是極嚴的。且看我如何做事,凡事向我看齊,我做不到,自無顏要求你們做到。我若是做到了,你們沒有任何理由任何借口做不到!若還是做不到。不是滾蛋,就是把頭給我留下!帶路!」

孫茂頓時感覺尿意頻頻,沒想到,這位長官居然如此剛猛,幾句話,就是直奔吃飯的傢伙去了。

不過,看秦蒙樣子,還是太年輕了,大概不知道當地豪紳到底有多厲害,以為憑一腔熱血就能全部擺平?

孫茂腹誹歸腹誹,表面上,還得老老實實給秦蒙引路。

秦蒙所部在西平郡主城正北城廂,他要找的當地手裡有資源的富戶,在主城的繁華地段。

行了能有三刻,孫茂指著主城主幹道上一片頗為壯觀的店面道:「秦將軍,這一排,都是西平魏家的店面,容我叫人。」

秦蒙一看,這店面好不威風,尤其是中間的一家,更像是顯赫豪門。非但有大門,那大門還塗了硃色,門口有兩錦衣人站立,離門三丈遠,有石獅子裝點。

聽孫茂那意思還要通報一下,等候接見,秦蒙哼了一聲,大搖大擺直奔那朱門而去。

「喂喂,幹什麼的?汝等欲強闖魏家大門?」左手位一個錦衣人,點指著秦蒙一行人喝道。

秦蒙連眼皮都沒有抬一下,繼續往前走。

周烈身邊一親兵,眼見那錦衣人慾攔截秦蒙,一個跨步到了那人近前,掄圓了甩出一嘴巴。

「特么的。我家將軍面前,誰敢擋道?」

啪的一聲,那錦衣人被扇出兩丈有餘,那親兵罵完,直奔大門而去,飛起一腳踹門。

轟的一聲,大門被踹開,另外一個錦衣人看秦蒙一行人來得兇惡,哪敢阻攔?趁著大門洞開,飛一般跑進了宅院里。

進了朱門,秦蒙發現,這院子夠大的,容納百人且有綽余。

正前方,乃是院落正廳,有九級台階,頗有官宦宅院的味道。

秦蒙大步向前,不想那正廳旁門,呼啦啦闖出幾十號人,個個身著錦衣,手裡拿著刀槍棍棒,橫列正廳門前。

「我乃靠山王殿前參將。節制西平守備,誰敢攔我?」秦蒙腳步不停,依舊向前闖。

周烈謝蘊眼見前方有人執兵器阻攔,幾個簡短急促的命令下去,身邊的十幾個親兵迅速展開一字散兵線,向那幫人沖了過去。

那幫錦衣人,不過是魏家的護院。平常時節,欺負欺負老百姓還行,在這幫鬼門關上滾幾滾的戰士面前,哪有抵抗之力?

幸得他們抵抗不頑強,士卒們也不似跟敵人血戰般下死手,可即便如此,也是砰砰響聲過後。一地的錦衣人在地面打著滾哀嚎。

早有親兵踹開大廳之門,秦蒙晃悠著走進大廳,找了頭把交椅,大刺刺坐下。

不一會兒,腳步聲響起,一個穿著黑絲綢錦袍的中年人,帶著兩個身著華服之人,走了進來。

中年人微微皺了一下眉頭,沖著秦蒙微一拱手:「未知這位軍爺,闖我魏府,所為何事?」

秦蒙哼了一聲,也不答話,卻是眼睛掃了孫茂一眼。

孫茂趕緊上前,看那樣子,是想跟那中年人見禮,但想想自己新上司的氣派,怕自己跟對方有禮,會引發上司不滿。

「魏大管家,還是說了好幾回的事情了,六千張羊皮,魏家眨眨眼皮就出來了,已經是五倍於原價了,莫要再找借口了。」

魏大管家冷哼道:「有貨有價,自然是有買有賣了。即是買賣,那就得你情我願是不是?當下邊塞戰亂,那羊皮非我境所產,需要北境之外提供,如此險惡環境下。我們買賣人也是冒著巨大的風險,付出更大的成本購得貨源,難道,我們要賠著本賣你羊皮不成?」

孫茂頓時語結,眼睛不覺看向了秦蒙。

秦蒙淡淡笑道:「呵呵,好一個有買有賣,你情我願。好,本將軍也痛快,你說個價,我不還就是了。」

魏大管家冷冷一笑:「這位軍爺,你帶人強闖魏宅,無故打傷我護院幾十人,倘若我是跟你做了買賣,豈不令手下心寒?哼。還是先把這件事情處理好了,再說買賣之事吧。」

秦蒙一瞪眼睛,喝道:「汝乃何等貨色,居然敢跟本將軍言左言他?允你開價,給你銀錢,莫非還敢不賣我們所需了?」

「這位軍爺,我們魏家,也做過不少此類買賣了。聽下人說軍爺乃靠山王殿前參將,呵呵,王爺殿前中軍軍需大將黃昆,也曾到西平魏家辦事,跟我們家主,也曾把酒言歡。莫非,這位軍爺要強買不成?」

魏大管家身體倒是恭敬,微微欠身,可臉上,卻是掛著一幅似笑非笑的神情。人家倒是沒說什麼,但誰都能讀懂,人家根本沒把你放在眼裡。

秦蒙有些怒不可遏了,他知道,自秦漢一直到隋唐,地方上的門閥世家非常有勢力,即便是國家公務機關,辦事情也繞不開他們的支持。

可秦蒙沒想到的是,西平魏家,這樣一個還算不上關隴貴系的家族,居然也敢跟國家力量叫板!

秦蒙眼中閃過一縷寒芒:「我跟你談買賣,你跟我講道理,我要是跟你講道理,你是不是要跟談法度了?既然你不好好說話,那也別怪本將軍了。」

說罷,秦蒙轉臉喝道:「本將軍節制西平守備,那就是必須要護佑西平一方平安。眼下我大隋與突厥勢同水火,為防有突厥細作潛入西平探聽軍情,周烈,速派人點兵至此,將這一條街全給老子封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亂隋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亂隋唐 亂隋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三章 又是豪門

4.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