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喚醒的戰魂

第三十一章 喚醒的戰魂

秦蒙驚駭萬分,順著聲音看去,果然是郝萌一溜煙跑了過來。

「你來幹什麼?」秦蒙暴怒無比,真想抽刀砍了這傻小子。

兩軍對壘,都已經快開打了,你這時候搗什麼亂啊?

「哥哥,哥哥,剛才跟我在一起的那個人,一邊走一邊哭,我問他咋了,他說,你要帶著人去打仗,也許再也回不來了。哥哥,哥哥,要是你不在了,我可怎麼辦啊?」

秦蒙驚怒交集,但看到郝萌的樣子,聽到他的話,心中有再大的火氣,也發不出來了。

「走,趕緊給我走!」秦蒙一指霧隱嶺工事方向。咆哮著喊道。

「哥哥,我不走了,你到哪兒,我跟著在那兒,這一回,你打死我,我也不走了。」郝萌小眼睛眨呀眨。還是那蠢萌蠢萌的樣子,但蠢萌當中,有了無比的堅毅。

「小兔崽子,你想死啊,你……」

還沒等秦蒙說完,就聽周烈那邊喊道:「將軍,敵騎已經開始衝鋒了!」

秦蒙眼睛趕緊轉向了來敵方向,這個時候,他根本顧不上郝萌了。

「謝蘊周烈,率騎兵接敵!」

謝蘊周烈應了一聲,拍馬向前,一眾騎兵緊隨其後,泛起陣陣煙塵,直奔突厥騎兵沖了過去。

「弟兄們。注意保持整體隊形,切記不可被敵騎衝散,只要我們跟敵騎接上,敵騎就沒有速度優勢,沖啊!」

秦蒙下完命令,還得照顧郝萌:「快,跟在我馬尾之後,千萬不要離開我!」

等秦蒙安排好了,再一轉頭,己方騎兵已經到了十餘丈開外。

秦蒙大急,催馬去追,但已經拉開的這麼遠的距離,不是他寶馬良駒三下兩下就能追上的。

砰砰砰砰,硜硜硜硜,隋軍騎兵跟突厥騎兵雙方無比激烈對撞到了一起。

這是沒有任何技巧可言的戰鬥,雙方的速度,都已經提到了極限,在高速相向碰撞的時候,誰也不能妄圖躲閃,也沒有地方躲閃。

唯一活下去的希望,就是將對手幹掉,然後迎接下一個對手,再次面臨下一次刀尖跳舞般的死亡遊戲。

馬匹,兵刃,戰士,就一個字,撞!

試想一下,誰能在雙方戰馬急速對向的情況,利用閃避閃開對方攻擊?

力量,速度,膽略,兇狠,甚至你的體重,都成為瞬間生死的籌碼。

飛濺的鮮血,離體的殘肢,哀鳴的戰馬,垂死的慘嚎,一眨眼的時間,無數的生命,就閃耀完了最後的光彩。

秦蒙也已經沒有任何左右戰場的能力了,預想的戰鬥,就是利用騎兵遲滯突厥騎兵的速度。給步兵贏得貼上來的時間,然後利用步兵方陣的集團作戰能力,跟對方死磕。

犬牙寨這一千五百條性命,就如同是扔進了絞肉機一樣,很大的可能,是被攪為肉醬,微茫的希望,是能夠把絞肉機崩了,存在一絲理論上的活命希望。

但這一小部,還是慷慨走向了他的使命。

盡一切可能,打亂突厥人西線穩固側翼的企圖,為整個的雞鳴山隋軍大部隊,創造重創敵人的機會。

視死如歸,能讓你無所畏懼。

但是,戰場上終究是靠實力說話的。

三百多騎兵,僅僅半個時辰,就損失了三分之二,僅剩的一百餘騎,也都淹沒在突厥鐵騎當中,覆滅,是遲早的事情。

秦蒙已經完全變了。在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他有著自己已經形成的世界觀,為了保命,可以什麼都不顧。

之後,在達奚長儒的影響下,他知道了使命感。

現在,秦蒙所想的,就是將自己的一切全部貢獻出來。

像所有為這片國土犧牲的國人一樣,灑下自己的熱血!

秦蒙的武力值,並不算很好,充其量,也就是有一定水平的騎兵。

關鍵是,戰馬幫他不少。

阿史那羅煙的寶馬良駒,給了他速度和力量上的輔助,因而,能在戰場中險而又險一次次砍倒對手。

步兵三角陣列上來了,通過整齊如一的陣列攻擊,確實傷到了不少突厥騎兵。

但對方很快就做出了相應的調整,騎兵沿著步兵陣列兩翼饒過,把步兵陣列的正面,讓給了後方的有衝鋒速度的騎兵。

很顯然。在快速靈活上,步兵跟騎兵相當於兩個時代的。

步兵知道要貼上去,知道不能讓對方包抄。

可現實就是,對方就在你的眼皮底下,完成了戰術跑動。

隋軍的騎兵,已經無力阻止突厥騎兵加速了,他們已經陷入到了突厥騎兵的重圍之中。

有速度的騎兵,根本無視隋軍步兵結陣伸出的長矛,犧牲了幾十個沖在前面的騎兵,就把步兵的陣列全給衝散了。

被衝散的隋軍步兵,瞬間沒了依靠。

在陣列當中,他們可以藉助同伴的力量,分擔衝擊,然後可以和同伴合力。有序出擊。

現在,他們面對的騎兵,好像是四面八方都有。

哪怕是想找一個墊背的,都沒有那個機會,你還在捕捉對手的時候,不知道什麼地方過來一刀,你就身首異處了。

「保護長官!」這是周盤一戰中,跟秦蒙同生共死的弟兄。

別人稱呼秦蒙,都是將軍,而這些老兄弟,包括謝蘊,一直還稱呼為長官。他們無法忘記周盤的一幕幕,也保定了誓死保護秦蒙的決心。

砰,秦蒙重重翻身落馬,不知道從什麼地方,一支箭,射中了他的肩膀。

「哥哥,哥哥,你,你這是怎麼了?」

郝萌一直跟在秦蒙身邊,他別看沒戰場經驗。但力量大,速度快,倒也不用秦蒙太操心。

只要秦蒙在,郝萌就能夠很機警規避突厥人的攻擊。

現在,秦蒙落馬了,郝萌一時間覺得天像是塌下來了,對於他而言。秦蒙這個哥哥,就是他所有的一切。

秦蒙想要動一下,卻發現自己已經提不起半分力氣了。

借著周盤老兄弟的死命拼殺,秦蒙才稍稍緩過來,掙扎著坐起來。

「郝萌,兄弟,聽我說……」秦蒙重重喘息幾口。撫摸著郝萌的大餅子臉:「哥哥……哥哥已經護不住你了。你,你趕緊逃吧。看見那個方向了么?你腿快,躲著人,跑,跑……應該沒人攔你。」

「哥哥,哥哥,我不走,我要跟你在一起。」郝萌的小眼睛里,淚珠吧嗒吧嗒掉了下來。

秦蒙胸中無限熱血,也被郝萌的眼淚給融化了。他感覺心如刀絞,在這麼多的敵人面前,他根本無力保護住這個傻兄弟。

「長官小心!」一個周盤老兄弟飛身過來,結結實實給秦蒙擋了一刀。

噗的一聲,那人的頭顱高高飛起,一腔子熱血,噴濺出一丈多高。

秦蒙心酸到極處,又眼見一個兄弟替自己擋刀慘死,騰地一下站起,他渾然忘了自己手中的兵器早就飛了,迎著那個砍了自己兄弟的突厥騎兵沖了上去。

起身近前,秦蒙抱住了那人的大腿,打著墜兒把對方拉下馬來,一下子撲到了對方的身上。

那突厥兵見秦蒙來得兇猛,驚愕之餘,竟然忘了反抗,被秦蒙一口咬上了脖子,只一口,他的脖子就血肉模糊。汩汩冒血。

「哥哥,哥哥……」秦蒙聽到了郝萌的聲音,回頭卻發現,有一個突厥騎兵,已經把刀舉起,策馬向郝萌殺去。

「兄弟,小心。」秦蒙眼中只有那奔向郝萌的刀,飛身起來,用身體去撞擊郝萌,把他撞到了一邊。

噗,一串血花衝天而起,秦蒙的肩膀,被突厥人的彎刀劃過,要不是他身上的甲胄。這一刀,能把他的肩膀卸下來。

「快……跑!」秦蒙感覺自己再也沒有力氣站起來了,他拼著最後的力氣,向郝萌說出了這兩個字。

嗒嗒嗒,戰馬奔跑的聲音向秦蒙靠近,尖銳而急促的刀鋒劃過空氣的響聲響起,秦蒙嘴角上浮,露出了微笑,為國,為信念,為使命,死而無憾!

能死在郝萌的前面,就不用看到這個傻兄弟死在自己前面,而悲慟萬分了。

吼!

一聲如遠古洪荒般巨獸的吼叫聲響起,郝萌一臉蠢萌的樣子,被極度扭曲的煞神般的模樣取代。

郝萌的兩隻小眼睛,就如同是火苗一般跳動,他躬著身體沖向了那個對秦蒙動刀的突厥騎兵。

轟的一聲,郝萌直接一拳擊出,正中那馬的脖子。

就聽見咔嚓一聲,戰馬的脖頸斷了,連一聲嘶吼都沒有發出,轟然倒地。

嘔吼!

郝萌紅了雙眼,上前雙手一分,抓住了倒地戰馬的前後腿,雙膀一叫力,竟然直接把戰馬以及馬背上的人掄起來了。

轟!郝萌發泄一般將戰馬狠狠摔在地上,頓時,戰馬和他的主人,如爛泥一般癱軟,他們的骨頭,都已經被摔碎了。

「叫你打我哥哥,叫你打我哥哥!」郝萌兀自不解氣,上前抓住那個騎兵,一伸手,一手一條腿,直接把這騎兵給生生撕成兩半!

這一幕,給了突厥人雷擊一般的震撼,他們眼看秦蒙身邊有這麼一位兇猛的殺神,紛紛勒住馬,在秦蒙身邊停了下來。

謝蘊正著急向秦蒙靠攏,無奈身邊敵人太多,一時間殺不到秦蒙身邊。

眼看機會來了,他奮力衝突,正接近秦蒙的時候,卻不想郝萌此時血貫瞳仁,根本不分敵我,只要有人靠近秦蒙,馬上就發了瘋一般出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亂隋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亂隋唐 亂隋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一章 喚醒的戰魂

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