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殘酷的善後

第二十八章 殘酷的善後

正面方向上,突厥騎兵跟隋軍步兵已經到了絞肉機一樣的狀態。

突厥人的彎刀,從半空中飛下,所過之處,隋軍步兵的長矛,軀體,都如切割一般紛紛離體。

而隋軍步兵的長矛,穿刺出去,不是戰馬被捅了個窟窿,就是突厥騎兵遭受同樣的待遇。

步兵的防禦陣列,雖然在悍不畏死的精神支撐下苦苦堅持,但騎兵的衝擊力,還是如坦克車般的碾壓,一點點向前推進。

這個時候,對於雙方而言,就是一場意志品質的較量。

隋軍要頂住突厥騎兵的衝擊,穩固築防線。

突厥騎兵則是要拚死向前,將對方的陣列衝垮。

雙方都知道一個事實,只要防禦陣列一垮,戰場上的風向,立馬會倒向突厥人一邊。

「將所有步兵全部壓上。形成密集防禦性人牆陣型,你,挑選一百弓箭手,抽出腰刀,為戰時執法隊,但有後退者,立斬不赦!」

這是秦蒙除了騎兵之外的所有預備隊了。這個時候,沒有關懷,沒有袍澤之愛,甚至沒有了人的最基本的情懷。

有的,就是隆隆戰爭機器開啟之後,近乎冷血一般最理智的判斷。

所有步兵,全部都壓上去了。

被點到的百夫長,挑了一百弓箭手,在他的一個個機械一般的口令下,全部都抽出腰刀,成一字散兵線,均勻站在如螞蟻赴火般步兵方陣的身後。

向後退卻,只要臉沒有朝後,一腳踹出去。將其踹回到防禦方陣中。

退卻的人只要是轉過臉來,一刀下去,直接斃命。

戰場紀律,可是不講任何情面的。

在如此瘋狂的督戰之下,隋軍步卒彷彿瀕死之人,就只剩下正前方一個逃生通道。

人擠人,人壓人,有的甚至無法揮動手裡的兵器,被簇擁著,被擠壓著,向前!

突厥的騎兵,在這樣的密不透風的人牆拚死抵抗下,非但不能向前,反而漸漸有些向後了。

這一情況,被秦蒙和突厥騎兵指揮官,都發覺到了。

終於,突厥衝鋒隊伍的後方,分出了兩支騎兵,沿著隋軍陣列防線的左右兩翼展開,向隋軍陣地包抄過來。

這是非常無奈的選擇,因為隋軍布置的陣列陣地,本身選址就考慮了兩翼的安全,平坦利於快速行進的地方,全都佔據了。

而且,挖塹壕的時候,也是向兩翼拓展,騎兵根本無法正常通過。

如果開始的時候,突厥騎兵就向兩翼展開,那麼,會分散很大一部分兵力,正面衝鋒的力量就小了。

兩害權衡取其輕,還是把所有兵力全都投放到正面。

這是擺在桌面上的東西,誰都能看到,誰都能想到,雙方的戰略意圖能否達到,則是完全要看正面的突防。

能擋住,突厥人就要變戰術。能突破,隋軍就是覆滅的結局。

看到突厥騎兵分兵包抄,秦蒙策馬到了騎兵面前。

「謝蘊,你引一百餘騎向左側包抄敵軍衝擊,周烈,你引余部於右翼接敵。衝散敵軍后。馬上折向衝擊敵軍。此戰,只許勝,不許敗!若是完不成任務,就不必回來了,回來,本將軍也要砍了你們的頭!」

謝蘊慨然勒馬:「長官放心,若殺不散敵軍,謝蘊也無顏再見長官!兄弟們,隨我來,沖啊!」

周烈回首掃了一眼部下,喝道:「都聽見將軍的將令了么?衝鋒陷陣而死,乃是為國捐軀!回來因軍法而亡,乃是逃兵行徑!大丈夫立世,當知榮辱!弟兄們,沖啊!」

謝蘊周烈,一左一右,各引犬牙寨為數不多的騎兵,沿著隋軍兩翼就沖了下來。

別看這三百來騎數量少,但卻是佔據了很大的優勢。

首先,隋軍騎兵憑高視下,衝起來。有著地形上加速的優勢。

其次,隋軍騎兵是有備,秦蒙的戰術構想,就是敵騎兩翼展開,仰高攻擊要繞遠,速度短時間內根本提不起來。

這樣一進一出,隋軍騎兵數量上的劣勢,就能夠通過速度和衝鋒高度上的優勢,彌補回來了。

快速的隋軍騎兵,接觸到展開的突厥騎兵,就像是高速行進的坦克,碰上了成群結隊的拖拉機一樣,一接觸,突厥騎兵就被極具衝擊力的隋軍騎兵給殺得人仰馬翻。

有了良好的開局,隋軍騎兵士氣大漲,衝進突厥騎兵中,一頓亂砍,突厥騎兵眼見隋軍勇猛,頃刻間就崩了陣線。

殺散了包抄的突厥騎兵,隋軍騎兵馬上按照秦蒙的戰略預想,折向九十度。如左右勾拳一般,殺進了突厥騎兵的衝鋒陣列。

衝鋒陣列,最強的地方在正面,左右兩翼被突破,就相當於一個人在戰鬥,卻忽然間左右兩肋被重擊,瞬間就陷入到極其被動的情形當中。

突厥騎兵整體衝鋒的陣型一陣大亂,帶來的反應,是雪崩式的連鎖反應。

因為後方的紊亂,前方衝鋒的突厥騎兵沒了持續的補充發力,衝鋒的勢頭陡減。

本是跟隋軍步兵咬牙相峙的局面,也瞬間被打破。

最前端的突厥騎兵堅持不住了,隋軍則是壓力驟減,他們可不是緩口氣就算了。他們也沒得選擇,前面的被後面的擠壓,後面的則懾於督戰執法隊嚴酷的戰場命令,拼了命向前。

所有的隋軍步兵,像是被狼群追趕的羊群一樣,只能向前,擋在他們面前的突厥騎兵,可就倒霉了,放倒之後,無論死活,都被踩在腳下踐踏。

別說是就一條命了,十條命在這樣的情況下,也不夠丟的。

隋軍步兵如堤邊洪水,慢慢積蓄著力量,慢慢的,堤岸出現了口子,洪水慢慢從口子滲出,然後一點點把口子沖大,然後就是一決千里!

突厥騎兵眼見大事不妙,趕緊回身就跑。

這不是撤退,而是潰敗。如被驚著的黃羊一樣只靠本能感覺的逃命!

嘩!

隋軍步兵起了勢,接著下坡的輔助,如雪崩一般疾沖,所過之處,強如突厥騎兵,也被這雪崩之勢給碾壓的哀嚎遍野。

到了山腳,隋軍步兵的速度。才有所減緩。

而突厥騎兵則是趁著隋軍追擊速度慢了,抓緊時間逃竄,不一會兒,能跑的突厥騎兵,全部都跟步兵脫離了接觸。

但三百隋軍騎兵,卻是隨後攆了過來。

此時的突厥騎兵,沒誰會觀察戰場上的形勢。沒誰想到現在雙方數量上的對比,突厥騎兵還佔據十比一以上的優勢。

他們,就一個想法。

逃!

趕快擺脫被屠戮的命運,跑得越遠越好!

隋軍騎兵一直追出二十里,才打馬回歸到秦蒙那裡。

秦蒙的心,此時正在經歷著煎熬。

戰鬥的時候,他可以不考慮任何的犧牲,為勝利不惜一切。

可戰鬥結束了,看看戰場上的屍山血海,秦蒙無法用一句這是必須的,而化解自己看到的一切。

大多數的隋軍步兵,都是被突厥騎兵的馬刀砍死,也有被戰馬衝撞而死的。

還有相當一部分,則是在秦蒙嚴令之下,被擁擠的人群踩踏而死的。

少數幾個,能有十來個,則是被執行戰場紀律,自己人殺死的。

或許,你可以說這就是戰爭,沒有辦法的事情。

但是,想想你的一個命令,就致這麼多袍澤死去,當戰場環境當中的冷血褪去,那種莫名的傷感,深深折磨著秦蒙的心。

一股難以抗拒的疲憊,讓秦蒙有種馬上躺下來,直接睡死過去的感覺。

整個戰鬥,他沒有參與其中。卻好像是所有人中最疲倦的那個。

部隊,慢慢收攏回來了。

齊遠正組織人手清理戰場,安排好之後,他過來向秦蒙請示。

「將軍,有很多重傷的兄弟,他們實在忍受不住痛苦,求我,求我送他們一程。」

秦蒙瞪圓了眼睛,不想已經盈眶的眼淚掉下來。

「問一問他們有什麼心愿……一定要全部記下來……告訴他們,只要我秦蒙有一口氣在,一定會幫他們實現。」

秦蒙徹底把頭低下來,他的眼淚,再也忍不住,如泉涌般流淌。

以當時的醫療條件。別說是重傷了,就是輕傷,都有可能被感染,一命嗚呼。

這不是戰場上啊,戰場上可以為了勝利不惜一切,勝利之後,還要送自己的兄弟,這無疑是良知上遭受難以想象的拷問。

齊遠也是忍不住落淚,這個時候,滿足重傷兄弟的最後願望,或許是唯一能夠讓重傷員和其他人都認可的做法了。

謝蘊周烈回來複命,眼見秦蒙眼有淚痕,若失神一般不語,兩人竟然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半晌,謝蘊說道:「長官,我騎兵大獲全勝,追敵二十餘里,眼見敵騎短時間內是不敢再來找我們了,未知接下來,該當如何?」

秦蒙這才從失神中回過神來:「短時間內,突厥人不再找我部已是定局,然我部傷亡慘重,再也經不起此等規模的戰鬥了。」

說到這裡,秦蒙看看周圍,心裡估算了一下損失,怎麼也得有將近千人損失啊。

「組織人手,把防禦陣地再向山上提。選可據險固守的地方紮寨,讓兄弟們好生休養一番。」

「將軍,如此安排,就等於,就等於是我們徹底放棄對遠處的威懾了。」周烈有些遲疑,但還是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秦蒙點指著一個個隋軍屍體道:「咱們的兄弟,已經盡了自己最大的努力,我,總不能讓咱們的兄弟,連個種都不留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亂隋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亂隋唐 亂隋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八章 殘酷的善後

3.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