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血戰霧隱嶺

第二十七章 血戰霧隱嶺

周烈嗟許不已,秦蒙的命令,無疑是把官兵們的命放在第一位的。

這樣的安排,犬牙寨官兵倒是身處有利地形,能夠最大程度減少傷亡。

可一旦出現敵方置之不理,只是分兵防禦這部分人,掩護大部隊從遠處開闊地撤退,秦蒙的麻煩大了。

軍法面前,還管你為了照顧袍澤性命么?沒有達到預期的戰略目標,主將是絕對要砍頭的!

按照秦蒙的命令,犬牙寨步兵迅速挖出了壕溝,布置好樹木當做障礙,按照預定隊形展開。

日中時候,遠處能夠遠遠看到,突厥的偵查騎兵三三兩兩抵近,發現了犬牙寨官兵的集結。

觀察了一會兒,那些突厥騎兵迅速撤離,過了能有一個時辰,烏央烏央的突厥騎兵,以飛快的速度,向霧隱嶺隋軍戰列方陣方向。靠攏過來。

秦蒙的眼睛,眨也不眨盯著突厥騎兵。

從目測估算,來敵怎麼也有五千開外。

突厥騎兵早就接到偵察騎兵回報,因而,在距離隋軍兩箭地的地方停下來,集結整理隊形,眼看著。是不想放過這些隋軍了。

秦蒙這麼安排,是拿著自己的性命在豪賭,他賭突厥人新近滅了兩寨官兵,心氣正高,不會放過霧隱嶺這一小部。

否則,戰後調查,你於對敵並無威脅之地列陣,想幹什麼?分明就是畏戰,軍法條律上明確規定,畏戰死罪!

賭對了,也僅僅是個開始。

戰爭的車輪一旦轉起,所有人的命運,就只能在滾滾車輪中奮死掙扎,來求得那渺茫的一線生機。

嗚嚕嚕——突厥前排騎兵發出了衝鋒的吶喊。策馬開始加速,衝鋒。

看得出來,這部來敵,戰術素養極高,並沒有感覺自己佔據絕對優勢就一窩蜂衝上來。

他們呈梯次衝鋒,第一排衝出二十來米,第二排才開始衝鋒,這樣,就把整個騎兵部隊全部散開了。

隋軍以步卒為主,當然是要想盡了各種辦法遲滯騎兵的速度。

先是最遠距離的弓箭,然後就是身前的塹壕,通過一系列的殺傷阻礙,盡量減少騎兵沖近時的速度和數量。

突厥騎兵梯次衝鋒,就是針對隋軍這一防守策略的。

分批次,對方的射擊覆蓋,有效殺傷就會減少。而且,在面對塹壕的時候,最前端衝鋒戰士受阻降速,也會給後面衝鋒的人一個緩衝,不至於衝撞了自己人。

秦蒙知道對方的戰略意圖,但卻是沒有任何的辦法。在騎兵面前,選擇權全都在人家手裡,動不動手,採取什麼方式,你只能等人家出招之後再行應對。

「周烈,謝蘊,各引一百騎兵,沿左右兩翼展開,等我命令。」

謝蘊周烈高聲稱喏,各引一百餘騎,在隋軍步兵方陣之後向兩翼伸展開來。

秦蒙打馬,奔到步兵前列側方。

「弓箭手準備!一列打提前量,二列瞄準射擊,三四列向後延伸!預備……」秦蒙的戰術素養,很多來自於後世的學習,但更多的,是來自於達奚長儒的教導。

秦蒙高高舉起手,眼睛卻是盯著飛馳的突厥騎兵。

隋軍四橫戰列弓箭手,隨著周秦蒙的口令,前排半蹲,後排根據口令調整不同的發射角度,紛紛搭箭張弓。

還未接敵。秦蒙的臉上就有汗珠流下。

這可不是膽怯,也不是緊張,而是注意力要高度集中,默默計算敵騎距離,必須要在最恰當的時刻,發出指令。

早一些,箭矢的威力無法發揮到最佳,晚一些,敵騎期近,就有可能遏制不住衝鋒的勢頭。

「放!」秦蒙捕捉到了放箭的最佳時機,一聲令下,無數箭矢尖銳的破空聲響起,一陣箭雨,朝著衝鋒的突厥騎兵覆蓋下去。

真實戰場的箭陣覆蓋,要比影視當中的箭雨要壯觀多了。

但是,真實的殺傷效果,卻不是像炮火覆蓋那樣明顯。

畢竟,對於單個個體來說,覆蓋的箭雨並不是朝著自己來的,平攤下來,有十幾枝大體方向朝著目標就不錯了。

而且。騎兵高速移動,還有自己的規避戰術動作,真正能夠命中目標的,就相當於亂槍打鳥,被射中的,有那麼點倒霉的意思。

五百箭手一輪箭下來,只有七八騎落馬,一個橫排衝鋒騎兵,足有五十,彼此間距離能有三四丈,根本無法有效阻擋。

「調整仰射角度,第二輪,預備,放!」

秦蒙的口令,看似簡單,但卻是非常有講究的。

因為日常的弓箭戰列訓練,不是說你站一起放放箭就行了,而是需要整體配合,各個角度整齊協調,才能形成箭雨覆蓋的效果。

指揮人員,必須要特別了解戰列戰士的習慣節奏。口令要喊在點上,不然,整個節奏亂了,弓箭手特別彆扭,戰術動作變形,也自然就無法達到戰術效果。

要不怎麼說基本的軍事素養非常重要,沒有這些非常熟悉一線戰士和一線戰術展開的人,有再好的戰略戰術意圖,也沒法從一系列的基本戰鬥接觸中,一點點打出來。

六輪箭射出,敵騎前列損失了大半,但還是有將近二十餘騎沖了上來。

這二十餘騎,並不可怕,關鍵是。後續跟進的騎兵,在前排的掩護下,慢慢跟隋軍拉近了距離。

「弓箭手後撤,調整射擊角度,向敵縱深覆蓋,長矛手,結陣!」

伴隨著秦蒙的命令,弓箭手一側身,閃出了一個個空檔,後排的長矛手,順著這空檔,鑽到了前排,馬上槍尖向前,結成了長矛陣列。

弓箭手在長矛手突前之後,馬上後撤,再次調整陣型,向敵騎兵的縱深方向進行箭矢覆蓋。

突厥突前騎兵,衝到塹壕前的樹木障礙時,僅剩十餘騎,而且已經沒了速度,根本跨不過那些障礙。

但是。他們沒有退路,因為後面的騎兵已經衝上來了。若是此時停滯甚至向後,後面的騎兵,會毫不猶豫砍殺他們,因為遲滯整個隊伍,那是致命性的行為。

突前騎兵只好下馬,將塹壕前的障礙。弄到塹壕裡面去。

這些騎兵,有的被流失射中,有的則是被後面的自家騎兵衝撞,擠到了塹壕里,丟了性命。

填補了七八十的騎兵,突厥人突破了隋軍布下的三道塹壕,殺到了隋軍面前。

塹壕擋不住突厥騎兵。但確實是把他們的速度降下來了。

長矛陣列,向前出擊,百餘柄長矛遞出,一排排突厥騎兵,慘叫著死在陣前。

不過,死掉的前列,並非是毫無作用,他們為後續衝鋒的騎兵,掃清了障礙,所以,後面衝鋒的騎兵,他們沒有塹壕路障的阻擋,直接衝上來了。

面對著帶著速度的騎兵,長矛陣列瞬間就被沖開了幾個口子。

眼看著,長矛陣列就要崩。

「你,帶人上去,給老子頂住!你,執行戰場紀律,凡有後退畏戰者,格殺勿論!」秦蒙點了一個百夫長,讓他帶人補充最前長矛陣列的崩潰處,又點了一個百夫長,讓他代替自己行戰場執法。

一個臨戰的將領,要有一顆魔鬼一樣的心。

這個時候,長矛陣列被突厥騎兵蹂躪,戰馬戰刀收割大隋步卒的性命,他們發出一聲又一聲的慘嚎,絲毫打動不了指揮官的心。

作為指揮官。最負責任的手段,就是把仗打下去。

榨乾每一個戰士的最後一滴血,把他們的生命潛力發揮到極致,這是冷血,但卻是優秀的指揮官必須要做到的。

贏,是唯一的目標!為了這個目標,什麼樣的犧牲,都是值得的!

一名百夫長領命招手,帶領自己的部下,馬上頂了上去,堵住了突厥騎兵沖開的缺口。

而另一名百夫長,戰刀一揚,將後退兩個士卒一刀一個,斬殺當場。

「將軍有令。後退畏戰者,斬!」

這是殘酷的戰爭,你要讓你的士兵,害怕你大於害怕敵人。

否則,陷入到絕境士兵們,本能的會選擇他們認為的弱者,作為逃生的唯一希望。

無論他們認為的這個弱者,是敵人,還是他們自己人。

秦蒙沒動,但是,沒誰比他更揪心。

自己的手下,自己的兄弟,在跟突厥人慘烈廝殺,兵器和軀體的激烈對撞,飛濺的血肉,絕望的嘶吼,這些最觸目驚心的場景,都不是秦蒙最在意的。

秦蒙最在意的,就是突厥騎兵最後衝鋒隊伍的動向。

現在,交戰雙方的所有底牌,都是在明處,沒有陰謀,就是實打實血拚。

誰能打破僵局,誰就能掌握主動,進而轉化成為勝勢。

秦蒙手裡,還有最後的底牌,那就是謝蘊和周烈統領的,已經展開隊形的三百騎兵。

這張底牌,是決定犬牙寨官兵命運的底牌。

如果步兵能夠藉助地形和前期積攢下來的優勢,抵擋住突厥騎兵,那麼,突厥騎兵必然要改變衝鋒策略,要分兵向隋軍兩翼展開,實現包圍。

不然,前方衝鋒不利,卻還是一窩蜂向前沖,突厥騎兵就等於是讓自己人給擋住了,白白損耗自己的戰力。

兩翼包抄,就意味著突厥騎兵要繞遠仰高攻擊,這個時候,就可以把這三百騎放出去了。

關鍵是,隋軍步兵,能夠抵擋住突厥的梯次衝鋒么?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亂隋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亂隋唐 亂隋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七章 血戰霧隱嶺

3.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