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大將

第二十五章 大將

秦蒙叫來了齊遠,悄聲問道:「那十幾人,是不是黃昆將軍留下來的人?」

齊遠看了一下說道:「正是。他們留在這裡,為的就是等咱們寨子調撥之人交接完畢,領人走的。」

秦蒙微微皺了一下眉頭,總感覺有些不對,但到底是什麼地方不對,自己也說不出清楚。

齊遠見秦蒙神色不對,問道:「將軍,非是我不照應他們。而是我極力邀請他們來與將軍同坐,他們不肯,說是王爺嚴令,不得衝撞犬牙寨官兵,否則會被嚴懲。因此,請我顧及他們的難處,就讓他們遠遠看著,跟著吃點東西就行了。」

秦蒙心中的疑惑更大了,黃昆來犒軍,他是中軍軍需調配重要人物,自己霸氣側漏就不必說了,其手下。哪一個不是鼻子里打響的牛氣啊?

再看這些人,一個個坐如洪鐘,伸手吃肉,那一舉一動就恍若機械一般。

這,分明是紀律非常嚴格的作戰部隊才有的風紀,根本不是黃昆手下那種後勤兵表現的風格啊。

想了一下,秦蒙示意齊遠別動。他自己向那群人走了過去。

「各位兄弟,光臨鄙寨辛苦了。秦蒙禮數不周,怠慢諸位了。」

秦蒙一客套,馬上就覺察出不對了。

按照穿著打扮來看,這幫人身份地位比他低,應該馬上起身回禮,可是,這些人就像是沒聽到一般,絲毫不為所動。

秦蒙左手位一人,輕輕喝道:「何其無禮也?秦將軍乃犬牙寨守將,親自問候,還敢端坐不理?」

騰地一下,說話那人和周圍十幾人齊刷刷站起,向秦蒙拱手致意。

動作協調。乾淨利落,整齊如一,怎麼看,也不是普通士兵所能表現出來的精神風貌。

那人笑道:「秦將軍勿怪,我等不管到得何處,因為黃將軍的緣故,受禮遇頗佳,渾然忘了自己的身份地位。冒犯秦將軍之處,還望海涵。」

秦蒙不覺偷偷打量,說話這人四十上下,身材跟他彷彿,中等偏高些,不甚壯,卻是無比精悍。

一張臉,如山岩一般有質感,長眉鷹目,停鼻闊嘴,面目倒是恭謹,卻怎麼也掩藏不住骨子裡散發出來的英氣。

秦蒙笑道:「這位兄台過謙了,我不過一守寨末將,何敢受各位大禮?」

「哪裡哪裡,秦將軍守寨建功,為三十六山寨之楷模。王爺曾言,若是處處皆如犬牙寨,突厥人何敢正覷雞鳴山?」

「那是王爺偏愛了,執掌犬牙寨幾月,只不過打了一次,立了寸功,王爺卻如此抬愛,真是羞煞人也。各位,且坐,一定要多吃些,不然,可就是我犬牙寨招待不周了。」

「一定一定,在下就不打擾秦將軍歡送調離弟兄了。」

秦蒙心中篤定,這人肯定不是一般人物,不說這人本身氣度神韻,就說他身邊這些人,秦蒙太熟悉這氣質了,自己從達奚長儒那裡帶來的人,不都是這般不可一世么?

對方顯然是不想深聊,秦蒙也識趣。馬上說了幾句客套話,便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齊遠,你到中軍王爺那裡次數最多,難道你不認識一些大將?」秦蒙偷偷問道。

齊遠皺了一下眉頭道:「將軍,我們這一層級,乃是整個雞鳴山防禦大軍中最基本的防禦單位。我到中軍處領物資,尋常連黃昆將軍都見不到,只在其手下那裡交驗文書,領了東西就回來了,怎麼能認識大將呢?未知將軍何故問及此事?」

秦蒙懷疑,剛才跟自己說話那人,恐怕是楊林手下的高級將領。

要知道,臨戰之際,軍中要注意的事情太多了。

無論是統帥,還是高級將領,都要隨時了解基層的人員狀態。

軍心士氣如何,有沒有畏戰逃跑現象,有沒有通敵跡象,有沒有因為剋扣軍餉而導致將士不滿,可能出現嘩變苗頭。

統帥和高級將領,或許不會時時盯著。但他們肯定會親力親為突然來個調查,不如此,等到真的出現了問題,都不用敵人打,自己就把自己搞死了。

如果那人真是高級將領,那暗訪的意思就非常明顯了。

「將軍,想什麼呢?喝酒啊。」周烈興緻勃勃過來說道。

秦蒙偷偷往那群人那裡一指:「周烈,你認不認識那裡的人?喂,你別直眉楞眼地看,偷偷瞧瞧就行了。」

周烈偷眼往那邊瞧了幾眼,轉過頭來,眉頭竟然擰成了一個大疙瘩。

「咋回事?到底認不認識啊?」秦蒙有些不滿道。

周烈沉吟道:「有一個我覺得很面善,但一時間想不起來在什麼地方見過了。」

「真特么沒用,見過的人居然想不起來。你看看,你覺得面善的,是不是那個人。」秦蒙偷偷指了指跟他說話那個。

「不是,是他左手邊第二個……到底在什麼地方見過呢?」周烈開始抓自己的腦袋了。

「行行行了,想不起來別拿自己腦袋撒氣。這樣,你過去就裝著喝醉了,和他們聯絡聯絡感情,看看能不能想起點什麼。記住啊。千萬不可用強,實在想不出來就算了。」

周烈聽罷點頭答應,起身裝作醉酒,到了那群人那裡。

秦蒙告訴齊遠別往那邊看,裝作和周圍人喝酒吃肉,好不痛快。

過不多時,周烈回來了,他臉上表情很差,嘴角都有些哆嗦。

「咋回事?讓人嚇著了?看來,你是知道那些人的來歷了。」秦蒙遞了一塊肉給周烈,但周烈顯然沒從自己的情緒中緩過來。

「將軍,我跟那人說話了,通過聲音,我才想起來。我跟上任犬牙寨守將到中軍述職的時候,接待我的中軍牌官,就是那人。」

秦蒙齊遠齊齊吃了一驚,中軍牌官,聽職位倒是不高,但你得看是什麼地方的。

牌官,有點類似於後世軍隊中的副官,不但工作內容差不多,更要肩負起保護自己直屬上司的安全的。

按道理,秦蒙也應該有自己所屬牌官,但因為謝蘊在身邊一切都包辦了,就沒有安排這個人。

「中軍牌官?可知是哪位高級將領的?」秦蒙最關心的,是這個問題。牌官並不可怕,可怕的,是牌官身後站著的那位。

「營盤大寨述職,一般是跟中軍薛亮將軍那裡彙報,不過,薛亮將軍的牌官,我是認得的。在咱們犬牙寨這位牌官,我只見過一次,那就是跟王爺手下羅方將軍述職的時候。」

「你可認準了?」秦蒙的臉。一下子陰沉下來。

「絕對沒錯。犬牙寨上任將軍,最喜飲酒,被薛亮將軍訓斥過幾回,本想著能夠讓他迷途知返。誰知道,他竟然屢教不改。一直到犬牙寨幾乎被攻陷,中軍羅方將軍親自過問,我就是那一次。陪著去的,結果……」

「那羅方薛亮,可是王爺義子?」秦蒙忽然想到,這位王爺手下,可是有赫赫有名的十三太保。

「是啊,這兩位,還有黃昆將軍。都是王爺義子。」

秦蒙苦笑了一下,真不知道自己穿越到這是什麼時代了,《隋書》中出現的的人物,只見過達奚長儒和虞慶則,現在見到的,居然都是《隋唐演義》中的人物。

歷史,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存在?

「將軍,將軍……」就在秦蒙走神的時候,周烈輕聲叫道。

「何事?」

「將軍,羅方將軍雖不是王爺手下最得力的大將,卻是最能左右王爺想法的人。其智勇雙全,深得王爺寵信,要不要,要不要好好交往一番?」

秦蒙擺手道:「周烈,汝心甚是耿直,千萬記得,與上峰打交道,要看人下菜。如黃昆將軍者,投其所好結交並無妨礙。可如羅方大將軍者,切莫還以贈物結交。觀其身邊之人,就知其為人如何。我問你,你會死志跟隨如黃昆者么?」

周烈搖搖頭:「不會的,跟那樣的上峰,眼看得不爽,心裡想得不順,但凡有別的去處,不會跟的。」

「那就是了,羅方將軍身邊。俱是如你一般耿直之輩,咱們知道身份就行了,不要再看。走,咱們去跟要走的兄弟們好好喝喝,也不知道,日後還有再見之日否。」

秦蒙帶著齊遠周烈,後面跟著謝蘊,到了要調撥走的兄弟那裡,敬酒祝福,雖沒有喝得昏天暗地,倒也算得盡興了。

第二天天明,秦蒙借口宿醉,都沒有出去送,讓齊遠周烈代替。送走了羅方一行。

等周烈二人回來複命,秦蒙道:「齊遠,你速清點寨中常備之物,短缺了什麼,加倍補充上來。要快,若是中軍那裡撥物慢,可直接找黃昆將軍,務必補齊短缺物資。」

齊遠有些疑惑,因為軍中物資調配,可不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只要不是火上眉毛的,就要積攢到一起,才可申報領用。如果今天領明天領後天還領,別說中軍軍需煩,自己都覺得麻煩啊。

這剛剛來了犒賞,軍中所備也剛剛申領,秦蒙這麼交代,有點想不通。

不過,想不通規想不通,必須做就一定要做。

齊遠領命下去,秦蒙對周烈道:「你馬上清點寨內所有人員,傷者幾人,能戰者多少,各個兄弟到底是處於一種什麼狀態。讓新上位的各級軍官,務必在兩日內熟悉本作戰單位所有事宜,到了第三日,還不知曉,我可是只認軍法不認人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亂隋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亂隋唐 亂隋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五章 大將

3.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