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長官藝術

第二十四章 長官藝術

有很多手下,都想跟著秦蒙。

但統帥那裡嚴令,不得不遵。

大寨中校場,一堆堆篝火攏起,上面架著滿滿烤肉,周圍圍坐著大寨官兵,除了警戒哨之外,所有人都雲集到此了。

秦蒙命齊遠端出銀兩,於校場人群中心,一一點到要調走的人員。

被點到之人,應聲答道到了秦蒙面前,排成一列。

秦蒙給每人派發了百兩白銀,然後大聲向官兵們說道:「接到王爺帥令,這些兄弟,明日便要趕赴他部效命了。今晚,讓我們以隆重的方式,歡送我們的兄弟離開!」

說罷,秦蒙帶頭,熱烈鼓掌。

官兵們緊隨秦蒙,同樣報以熱烈的掌聲。

待掌聲漸稀,秦蒙讓調走的人回到本序列隊伍當中,笑道:「兄弟們,本將軍是沒有銀子的,這些銀子。都是王爺恩賞的。也就是說,這是屬於全體兄弟們的。可是,我把兄弟們的錢分給了這些兄弟,大家知道為什麼么?」

眾官兵啞然,這話可不好回答,要說長官可以隨便分,那以後長官多拿多佔,可就沒話了。可要說不該分給要走的人。這話怎麼也說不出口啊。

秦蒙看看眾人的表情,嚴肅道:「本將軍做事,向來講究讓大家心服口服。給這些兄弟這麼多銀錢,就是因為,他們表現好!大傢伙想想,王爺帥令調撥,能調撥那些慫包么?看見你臉就耷拉到腳後跟,吃飯都沒胃口,誰要啊?」

犬牙寨官兵相互看看,都從對方眼裡看到,將軍說得有道理啊。

「就是因為表現好,王爺才調撥使用。本將軍來犬牙寨第一天就說過,誰功勞大,就重獎誰,王爺重獎咱們,咱們是不是也該重獎表現突出人員?因為這不單是這些兄弟的光榮。更是我們犬牙寨的光榮!」

官兵們不但理解了,那種自豪感也上來了,情不自禁拍了巴掌。

秦蒙忽然不是那麼一本正經了,聳聳肩笑道:「弟兄們,調走的兄弟呢,可是咱們犬牙寨培養出來的,這就好比是咱們養活了個如花似玉的大閨女,臨了,咱們自己撈不著,便宜了別的小子。但你生氣歸生氣,上火歸上火,嫁出去總得風風光光吧?給點嫁妝,不為過吧?」

轟,所有官兵哄堂大笑,那些坐在要調走之人身邊的官兵,毫無顧忌調戲調走兄弟,要調走兄弟也不惱,跟即將分別的兄弟,大肆開起了玩笑。

「嗨嗨嗨,看你們一個個的,真的要把自家兄弟當成娘們收拾了啊?該玩笑玩笑,還有正事呢。這些兄弟走了,留下了一大堆的空缺。本將軍已經知會調走兄弟,給我推薦可用之人。」

原本哄鬧的現場,頓時靜了下來,這可是涉及到非常多的升遷啊,別看就是一個小官,只要能上去,身份,地位,待遇,那可都是巨大的差距啊。

秦蒙到這時,又改成了一本正經的樣子。

「調走兄弟推薦之人,我可以先試用,也就是說,僅僅是代行長官。至於正式的任命,那得看實際能力,這麼說吧,犬牙寨的弟兄,人人都有機會,只要符合了本將軍的標準,能行的上,不能行的,趕緊下來。」

全場寂然,忽然,有一人高叫道:「將軍,那您任命長官,到底是什麼標準啊?是不是看誰打仗不怕死?」

秦蒙笑道:「這位兄弟問得好!本將軍不管做什麼事情。就是一個重複了一百多遍的原則,大傢伙心服口服。這麼說吧,就以我為例,你們說,為什麼我能當上犬牙寨守將?」

眾人安靜一會兒,有人道:「當然是咱們王爺任命啊。」

「嘿嘿,王爺任命,這是事實。但你們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要說單挑,我可能打不過咱們大寨里很多弟兄,但王爺卻是依然用我,為何?」

「將軍腦袋瓜子好使。」官兵們跟秦蒙的關係越來越近,也沒了什麼大顧忌,有人直接喊了一嗓子。

秦蒙點指發聲的方向:「這位兄弟,說話敞亮,一看就是個明白人。本將軍,那是上知天文,下曉地理,前知五百年,后曉五百載。這天上飛的,地下跑的,草顆里蹦的,水裡游的,就沒我不知道的。沒這本事。王爺能用我?」

官兵們開始鬨笑了,一人大聲道:「將軍,您腦袋瓜子好使是不假,但您這樣說,是不是,是不是太能吹了?」

秦蒙一繃臉,點指那人說道:「你,給老子站起來,別想貓著啊,老子已經看到你了,快,站起來。」

那士兵一哆嗦,以為惡了秦蒙,顫巍巍站起來。

秦蒙忽然大笑:「你特么的還真是個人才,連本將軍善於吹牛都看出來了。沒錯,當長官的,就是要會吹牛,而且,要吹到讓兄弟們開心才成。不然,行軍打仗枯燥無比,一天天的,兄弟們跟著你整天像奔喪一樣,誰還有心情打仗?」

官兵們仔細想想,倒也是很有道理。自從秦蒙來到犬牙寨,確實是歡聲笑語多了,因而,也就毫不吝惜給了秦蒙掌聲。

那站起來的士兵,膽氣有些壯了,大聲道:「將軍,吹牛誰不會啊?難道我會吹牛,也能當長官?」

秦蒙邪笑道:「嘿嘿,小兄弟,可別風大閃了舌頭啊。你以為吹牛很容易?好,來來來,到我這兒來,只要你能吹得聲情並茂,能讓兄弟們滿意,獎賞你十兩白銀!」

官兵們立馬起鬨,那人旁邊的兄弟。站起來好幾個,七手八腳把他推走,然後大家很有默契喊:「去將軍那,吹,吹,吹……」

那士兵到了秦蒙身邊,等站在秦蒙的位置,面對這麼多兄弟,腿都有點顫了,哪裡還有心思吹牛?

秦蒙笑道:「大家理解一下啊,這位兄弟,興許沒經過這場面。這樣,這是第一個兄弟過來,為了表彰頭一個敢到本將軍身邊挑戰吹牛的,先給你保底一兩銀子,吹得好,剩下賞錢再行兌現,好不好?」

「好!」官兵們就喜歡這種起鬨架秧子的事情,胸中熱血被調動起來,跟打仗一般,拍起巴掌,恨不得把手拍折了。

那士兵一被起鬨,更加怯場了,眼看著平常的兄弟們這時嗷嗷亂叫。大腦里一片空白,別說吹牛了,就是說話,都有些問題了。

秦蒙示意大家安靜一下,笑著對這士兵道:「兄弟,大閨女上轎,誰都有第一次嘛。這樣,好好醞釀一下。只要你吹出來了,就有五兩銀子,來,吹一個,兄弟們,別起鬨啊,聽這位兄弟來一個!」

這士兵這才腦子裡有點反應,等了一會兒。他想想秦蒙許諾的五兩銀子,一咬牙道:「我,我力大如牛,能搬動千斤重物。我,我……」

官兵們對如此不走心的吹牛,實在是無法忍受了。

「你看看你吹得那叫啥玩意?別說是跟將軍比了,就是跟我比,都天上地下,下去,下去!」

這個聲音,得到了大家的普遍認同,紛紛鬨笑,將他趕了下去。

「喂喂喂,你們別在底下一身本事,笑話別人。有本事上來走兩步!還是那個獎賞,十兩銀子,來啊,這麼好賺的銀子,難道你們都不想要了么?」

官兵們想想,覺得還是別上去了,要說吹牛,平常誰也沒少吹過,但真的像秦蒙將軍那樣,吹得那麼不靠譜還讓人感覺貼切自然,這沒那本事,還是算了吧。

秦蒙也不再在這個話題上糾纏了,讓齊遠把早就算好的個人該發賞錢公布一下,然後無比鄭重說了下一個話題。

「挑選基層長官,除了要有人望,更重要的,就是你要有用!本將軍執掌犬牙寨,閑時。人人皆是兄弟,說什麼都可以。可到了戰時,任你跟我有過命的交情,違了將令,那絕對是要砍頭的!」

說到這裡,秦蒙一指謝蘊:「你們的這位長官,周盤之戰的時候,可是飛身突入重騎,救我性命的。尋常時節,若是他有難,本將軍會不惜本命救助他的。但若戰時,別說是違了將令,就是給你的任務沒完成,一樣要殺頭的!」

校場上鴉雀無聲,秦蒙無比嚴厲道:「若攻擊敵寨,讓你率部打開寨門。結果本將軍率大部攻到,而你卻是拿不下寨門,全體弟兄就將全部陷入到危險當中。攻擊不利,何罪?砍了!我不能因為一個兄弟,拿所有兄弟的命開玩笑!」

這個話題,非常沉重,所有人都低頭不語。戰場紀律,就是這麼無情,想想可能在戰場上殺了跟自己同生共死的袍澤,誰能輕鬆過得了心理這一關?

「本將軍還是那句話,做什麼事情,都要讓大家心服口服。挑選基層長官,就是這個標準,能打,果敢,有用,絕對執行戰場紀律。當然,還要能吹,能引得弟兄們窮開心。」

秦蒙很巧妙把話題又引導到輕鬆節奏上來,看到官兵們面色緩和了,大笑道:「掰扯這麼半天了,正事都忘了,開吃啊!今晚,一定要把要走的兄弟陪好了,嫁出去的閨女,畢竟現在還沒出閣嘛。」

官兵們馬上投入到吃喝當中了,秦蒙有些欣慰看著所有人,這可是他的資本啊。

忽然,秦蒙轉頭時不經意發現,在自己背後左側最外圍的地方,有十幾人圍著一個火堆,也在烤肉吃,但怎麼看,這些人也不像是大寨官兵,跟周圍人,有點格格不入的感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亂隋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亂隋唐 亂隋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四章 長官藝術

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