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豐厚犒賞

第二十三章 豐厚犒賞

犬牙寨下的突厥大軍,漸漸沒了脾氣。

派人搦戰,被寨中隋軍給罵得體無完膚。

想著組織大規模攻寨,卻被犬牙寨滾木礌石外加箭雨給弄得死傷無數。

在一次大規模攻擊被打回之後,秦蒙居然派人下來跟他們說,先容犬牙寨的人清理一下通往寨上的道路。

滾木礌石已經填塞道路了,你們打也不好打,對罵隔著那麼遠,都聽不清楚,等清理好了,咱們繼續。

這一下子,讓犬牙寨下的突厥大軍頓時沒了鬥志。徹底成了出工不出力,別說是組織攻打山寨了,就是罵戰,也徹底停止了。

秦蒙可沒有什麼擴大戰果這一想法,反正你們突厥人不鬧騰,我也懶得理你。

拿兄弟們的性命冒險,為自己博得軍功,秦蒙是決計干不出來的。

等天再冷一冷,突厥人不戰自退,大隋將士也需要休整一下了。

眼看一天天過去。山下突厥人也慢慢把營盤後撤,秦蒙的犬牙寨,忽然來了中軍的犒勞隊伍。

齊遠是接待中軍犒勞隊伍的人,安頓好了犒勞隊伍,齊遠急匆匆到秦蒙那裡彙報。

「稟將軍,此次王爺遣中軍犒賞,其領隊。為王爺最為信賴的中軍軍需統領黃昆,攜牛羊百頭,銀錢無數,米面若干,為歷來大寨營盤一級從未有過之殊遇。」

「秦將軍,這下可是發了,如此恩賞,弟兄們還不得樂得跳高啊?」周烈難以掩飾自己的高興,旁邊的人也是跟著樂得合不攏嘴。

齊遠見秦蒙微微皺眉,問道:「秦將軍,此等好事,因何悶悶不樂?」

秦蒙道:「我部固守犬牙寨,雖是有過小勝,但最近一段時間。僅僅是據險力守,完全是職責分內,無甚功勞,如此犒賞,未知上峰是何意思。」

齊遠點頭道:「秦將軍所慮甚是,不過,黃昆將軍乃王爺器重之人,掰著手指頭數數,能居其左者,不過兩手之數,還是先拜見一下吧。」

秦蒙點頭,率領一眾將校,到大寨點兵處所,見了黃昆。

「犬牙寨守將秦蒙,率本部將校,拜見黃將軍!」

那黃昆不愧是負責軍需的,身材不甚高,卻是白白胖胖的,面若銀盆,細眉彎目,一張紅嘴,宛如婦人般紅潤。

見秦蒙一眾將校拜下,黃昆嗯了一聲,擺手示意大家起來。

「秦將軍,你率部坐鎮犬牙寨,守住了這個要隘,王爺是歡喜的,因而,賞賜也是十分豐厚的。本中軍代替王爺過來,一來,是表達對犬牙寨全體將士的慰問,二來,也是傳達王爺帥令的。」

黃昆言語間,有些倨傲,秦蒙倒也不是特別放在心上。

「黃將軍,別說是王爺了,就是您有所驅馳,只消著人傳個話就行了,何勞您親自跑一趟呢?」秦蒙知道,黃昆這樣的軍需長官,有時候比手握重兵的大將還要得罪不起,因此。言語上甚是恭敬。

黃昆上下打量了秦蒙一番,笑道:「王爺駐紮雞鳴山,除中軍大營之外,三十六駐守關隘大寨,除了你這犬牙寨,處處告急。王爺甚是惱火,嚴令訓斥其餘各寨之外,犒賞你寨,是王爺對犬牙寨的功績肯定,更是對秦將軍能力的認可。」

「哪裡哪裡,鄙寨能守得住,上賴天子洪福,王爺運籌帷幄,中賴黃將軍軍資供應得充足,下賴全體將士捨身忘我,卑職何德何能,敢貪此功為己有?」

黃昆伸了個懶腰,撇著嘴道:「王爺中軍正面三寨,戰事頗緊,雖是英勇頑強,卻是損傷頗重。王爺覺得。治兵必先治將,欲從你寨調撥人手,增援中軍前三寨,未知秦將軍意下如何?」

「為天子分憂,為王爺效力,為國家死命,此軀尚且不吝,何況調撥人手?王爺但有所需,卑職定全力配合。」

「哈哈哈……」黃昆大笑起身:「未來之前,以為秦將軍有如此功績,定是剛猛漢子,沒想到,居然如此會說話。呵呵,王爺意思,犬牙寨自秦將軍而下,所有將校,能調撥多少出去就調撥多少,當然,王爺也考慮犬牙寨的困難,秦將軍,可以留下八人。」

秦蒙和所有下屬全都愕然。萬沒想到,統帥楊林,居然如此大規模調撥犬牙寨基層軍官!

要知道,一個軍事建制,最重要的是將領,但基層軍官也是不可或缺的啊。

把一個軍事建制比作是一個人,那將領就是這個人的頭腦,而基層軍官,則是這個人的四肢軀幹,最底層的士兵,則是血肉。

基層軍官的作用,就是上傳下達,把將領的作戰意圖,完完全全打出來的最基本保證。

強如達奚長儒。若是沒有謝蘊周庭贊王輔梁隱輔佐,憑他自己對抗強敵,早就被踩平了,還談什麼赫赫功績?

楊林戎馬一生,不會不明白這個道理啊。

秦蒙皺了一下眉頭,還是拱手道:「黃將軍,即是王爺有需,卑職從命便是。不過,如此多人手調動,卑職這裡需要交接一下。請黃將軍與鄙寨小住一晚,待明日交接完畢,調撥人手可隨黃將軍一同回去。」

黃昆懶洋洋一擺手:「不必了,你這裡該交接交接,我留下幾人候著。等交接完畢,留下的人自然會帶人復命。我還有事情,就先走了。」

秦蒙挽留幾次,見黃昆確實要走,便偷偷讓謝蘊取來達奚長儒所贈黃金,包了十兩,在送黃昆到后寨門分手處,悄悄塞給了黃昆。

「黃將軍。卑職坐鎮此處,幸得黃將軍物資調配充裕,才有王爺看得上眼的功績,以後,還望黃將軍多多照拂,卑職這裡,先行謝過了。」

黃昆不著痕迹收下。大義凜然道:「秦將軍何出此言?將士們浴血拚殺,但有所需,本將軍職責所在,定當滿足,何談謝字?放心,犬牙寨的需要,本將軍定會全力保障的。」

送走了黃昆。秦蒙看身邊下屬,雖然都沒說話,臉上的表情,卻是精彩紛呈。

秦蒙看看左右無人,說道:「你們是不是覺得我這樣,有些看不慣?」

這些屬下齊齊拱手:「卑職不敢。」

秦蒙看看,先是哼了一聲,又嘆了口氣。

「同為鐵血男兒,心中所想,豈有太大差異?行賄上峰,此誠非好漢所為啊。」

周烈拱手道:「秦將軍,您所作所為,弟兄們可都是看在眼裡,放在心裡的。您既然這樣做,肯定是有苦衷的。」

秦蒙聽得有些失神,沉吟片刻才道:「你們當中,絕大部分,要趕赴新的地方,我為此,一則為我犬牙寨討得好處,二則是給你們上一課。」

周烈訝然:「秦將軍此言何意?」

「為將者,必成上峰所命也。使命得成,必將士一心方可。弟兄們拚死效命,不知道哪一天就沒了,讓他們在活著的每一天快快活活,是每個有良知的將領必須要做的事情!」

說到這裡,秦蒙又嘆了一聲。

「王爺耿直端肅,手下則未必盡然。察言觀色。媚上所好,小人行徑也。然為將者當不拘一格,只要不是喝兵血吃兵肉,手段,可無不用。王爺若是恩賞牛百頭,調撥卻只有九十,言物資吃緊,且待下回,如之奈何?欲王爺處告之?」

一干手下,齊齊默然,有些事情,他們也不是不知道,聽秦蒙這麼一說,更是感觸頗深。

秦蒙看了一眼眾手下言道:「雖與王爺只有一面之緣。但我卻知,王爺以能而量才。汝等調撥之人,恐有升遷。」

周烈奇道:「將軍,調撥之人若建功,得嘉獎,或許有之,可要論升遷,怕是不成吧?雞鳴山三十六關隘山寨守將,皆是王爺舊部,雖是軍情有險,卻並無大過,無將出缺,談何升遷?」

秦蒙搖頭笑道:「王爺,耿直剛烈,處事以國家為重,治人,以能為準。汝等忘了,犬牙寨上任將官,因何被斬了?別處營寨,雖無酗酒誤事大罪過,但也致王爺用兵連番束手,竟致無可用之人。犬牙寨甚至任命我這個半途投來之人,王爺肯定是早有不滿了。」

說到這裡,秦蒙掃了眾人一眼:「舊部用著順手,誰也不可否認。但舊人若是不堪大用呢?王爺此次與我寨如此豐厚犒賞,如此大規模調撥人手,只恐是要好好動一動基層的將領了。臨陣換將,乃是大忌,王爺斷不至此。然突厥兵退之後,一番換血,已是不可避免了。」

周烈忽然單膝跪地:「將軍,周某不才,升遷甚的,也不敢去想。唯願跟隨將軍左右,縱赴湯蹈火,亦在所不惜。周烈立誓於此,若違此言,人神共憤,天誅地滅!」

其他手下,也紛紛跪下,要跟著秦蒙。

秦蒙擺手道:「齊遠最熟犬牙寨,周烈我用著最順手,汝二人留下。齊遠,你去準備好酒好肉,為即將調撥走的兄弟送行。周烈,你與我辦件事情,想留下的人太多,可抽籤決定去留。還有,無論是哪一位走的兄弟,推薦一個能代替的人選,供我參考。」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亂隋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亂隋唐 亂隋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三章 豐厚犒賞

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