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8 總不能讀一輩子的書

308 總不能讀一輩子的書

蕭山沒有爹,爹死了有幾年了。

母子兩個相依為命,可好在蕭山家原來底子不錯,家中有一些余錢,況且周氏又是個節省,手腳又勤快,吃的都在地裡頭刨,況且這幾年家裡頭也沒有要用錢的地方,家裡頭日子過的還算不錯。

周氏唯一的一個心愿就是,多攢點錢,給蕭山娶媳婦了,生孫子,她這輩子就死而無憾了。就算是去地底下,也能對得起蕭山的爹了。

謝玉蘿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周氏一聽,就勸道:「玉蘿啊,你那豆子都沒熟,你就摘了幹嘛?等再過大半個月,豆子老了晒乾了,我們就能賣給豆腐匠,一個能賣三個錢呢!你這現在收上來,還沒老全,少了稱不說,出豆汁也不多啊。賣不起價錢的!」

豆腐匠都是按照豆子的品質給錢的,一般普通的豆子都是三個錢一斤,可若是又飽滿又好的豆子,能賣到五個錢呢。謝玉蘿這就把豆子收上來,乾癟癟的,誰要啊。

豆腐匠三個錢都不要。

「你沒做過農活,你不懂,你就耐心再等待一段日子,豆子飽滿了晒乾了,就能立馬賣出去了。你別著急啊。」周氏只當謝玉蘿第一回做農活,不知道,忙說道。

謝玉蘿:「……」我不著急啊,可是我要賣啊,收的人明天就來了。

「已經跟人說好了,明兒個就要來收的。」謝玉蘿說道。

周氏嘆了一口氣,惋惜地說道,「現在這豆子沒長好,誰會要啊,就算是要了,你賣的一個錢還是兩個錢一斤?傻姑娘,你沒做過農活,不知道這農作物都是有時間的,你不等它熟透了再賣,就賣不出個好價錢來。」

一個錢還是兩個錢一斤?

謝玉蘿張了張嘴,說出了個賣出去的價錢:「我賣了四個錢一斤。」

周氏猛地抬頭,不敢相信自己剛才聽到的話,「你……你剛才說什麼?你賣了多少錢一斤?」

「四個錢啊。」謝玉蘿說道。

六文錢是宋長青收她的價,謝玉蘿不會往外頭說,倒不是說她就是想要賺這兩個錢的差價,而是,蕭家村豆子再多,也總會有收完的那一日,若是被別人知道宋長青給了她六個錢,到時候其他百姓要賣豆子給仙居樓,宋長青也就只能給六個錢的價。

不然,很難擺的平。

宋長青的好心,謝玉蘿記得。他既然想要她多賺錢,那她就不能讓人家難做。

「四個錢?」周氏好在是坐著的,不然的話,聽到這個數字,怕是驚駭地要跳起來。

周氏看向謝玉蘿,謝玉蘿一臉的淡定,非常的淡定,似乎對四個錢一點都不驚訝。

「那個豆子,就青的,濕的,賣四個錢?」周氏再次問道。

謝玉蘿點點頭:「嗯,剛從地上摘下來的,從豆苗上摘下來的,連著豆莢一塊賣四個錢一斤。」

這回說的夠具體了吧,連著豆莢一塊賣的。

豆莢也算重量的。

周氏這回聽清楚了,豆莢也要算重量。

她平常賣黃豆,從豆莢裡頭剝出來的,而且還是晒乾了的,一般的賣三個錢,最好的賣五個錢。她還一直以為這個價錢不錯呢,可再聽到謝玉蘿說青豆連著豆莢賣都能賣四個錢一斤,她就驚訝的嘴裡都能放進一個雞蛋了。

「周嬸子,我就想來問問你,你願意去幫我摘毛豆嗎?我家地也不多,但是摘也花時間,怕是要花一個下午帶一個晚上才能摘的完,你幫著我一起,我給你二十個錢勞務費,您看怎麼樣?」謝玉蘿給二十個錢,非常的多了。

不過,想要請人辦事,就不要在意這給多的一個還是兩個錢,況且,周氏是個做事不偷懶的,她相信,多給幾個錢,周氏幹活的熱情更高。

果然,周氏想都沒想,一口應了下來:「行行行,我去,我去!」

一旁的蕭山見狀,也說了:「我也去。」

大家都看向他,蕭山忙解釋道:「我跟著我娘去幫忙,不要錢。」

謝玉蘿噗嗤一下就笑了:「行,那今天晚上就在我家吃飯。」

包兩個人的飯,還給二十個錢,也就是坐在家裡頭摘豆子,那簡直就是天下掉餡餅的好事情。

周氏忙表示自己吃過了飯就去,謝玉蘿帶著兩個孩子就先回去了。

到了家,大門緊鎖,好在謝玉蘿有帶鑰匙的習慣,不過這門不是她鎖的呀。

她看向蕭子軒。

走的時候,蕭子軒曾問過她帶沒帶鑰匙。

謝玉蘿看向蕭子軒,蕭子軒忙說道:「我走的時候大哥讓我問問你帶沒帶鑰匙,說你要是沒帶鑰匙的話,就讓你帶著鑰匙。」

蕭鈺問的?

謝玉蘿忙打開門,放農具的雜物間,鐮刀和籮筐扁擔不見了。

只一想,謝玉蘿就想通了,蕭鈺這怕是去地里割豆子去了。

也不知道他帶了水沒有?

這麼熱的天不喝水可別熱的中暑了。

謝玉蘿想起水袋,拍了拍自己的腦袋,上回她買給蕭鈺的牛皮囊水袋還沒給他呢,而且,蕭鈺自己的水袋也還在她這裡,也沒給人家。

水袋都在她這裡,別人拿什麼帶水啊?

謝玉蘿忙去拿了牛皮囊水袋,清洗乾淨之後就灌了溫熱的水,裡頭放了幾顆鹽,帶了一條巾子,跟兩個孩子說了一聲,就要出門下地去找蕭鈺。

誰知道剛跨出大門口,遠遠地就看到蕭鈺回來了。挑著個擔子,走得有些晃蕩,他從未做過農活,便是連挑個扁擔都左搖右晃。

謝玉蘿沖了上去,蕭鈺一看到她手裡頭捧著個水囊,臉就這麼暴露在太陽底下,她就是去後院都要帶著個帽子,可這回跑出來,什麼都沒帶,蕭鈺心中又是心疼,又是自責。

忙道:「怎麼出來了?天熱,快回去。」

筐子里已經有半筐的毛豆,怕是蕭鈺知道他們要忙活,就先提前裝了一籮筐回來。

「怎麼下地也不說一聲?」謝玉蘿帶著嬌嗔問道,她也好替他準備點東西。

聽著那一聲嬌嗔,蕭鈺心裡頭莫名地高興,臉上的汗珠就跟籮筐裡頭的豆子一樣大,一滴滴地往下淌:「早點幹完。」

這生意還是謝玉蘿找過來的,自己下地做點活又怎麼了?他做不來生意,那就學著做農活吧。

反正今後也還是要做的!

總不能讀一輩子的書。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小閣老的田園嬌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小閣老的田園嬌妻目錄 小閣老的田園嬌妻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308 總不能讀一輩子的書

8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