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9章 歲月靜好

第479章 歲月靜好

大漠黃沙,一望無際,漠北本就是苦寒之地,這裡更是地處偏僻,除了黃沙就是黃沙,四處一片荒蕪……

李宸煜整日里陰沉著一張小臉,幾個月的時間,許是這塞外陽光太過於毒辣,那一張白瓷一樣的小臉都黑了一層……

他很生氣,氣的不是顧衣竟然那般卑鄙趁亂將他從宮城中劫了出來為的是不讓他和皇叔搶皇位,而是因為說好的帶他遊歷江湖,卻窩在這個破地方一呆就是幾個月!

這裡地處偏僻,荒蕪人煙,雖然自由沒有人管著他,可是根本就沒有什麼地方可以玩的,更不要說提供他行俠仗義的機會了,比宮中都還無聊!

「聽他們說江南是最好玩最繁華的地方,那裡才有很多的武林高手,我們什麼時候到江南一帶去啊!」李宸煜擰著眉,問一旁懶散散睡覺的少女。

關外不說李宸煜,顧衣自己都不適應,風沙大,白日熱晚間冷,這些時日舊傷總是隱隱作痛。唯一慶幸的是,這幾個月來並沒有追兵,看來此處是安全的。

去江南?謝蘊便就是在江南,李離若是懷疑燕池宮的一場大火令有蹊蹺,怕是第一個找的便就是江南謝家,去江南,豈不是自投羅網。

「等你將這漠北的黃沙玩夠了,再過個一兩年再說吧。」顧衣慵懶的說道,翻了個身,準備睡了……

就算是離開了長安,一切卻也沒有自己所設想的那般好。晚間的時候,依舊是在噩夢,只是夢中不再是鄴山行宮,而是那一日,太液池畔,那個人蕭索的身影。

「你可不能怪我啊,我可是為你好……」顧衣自言自語喃喃道。

李宸煜雖然年紀小,可不是好糊弄的,冷哼一聲道:「再過一兩年你也不敢回江南,你怕我皇叔找你算賬!」

顧衣被人戳中了心事,眉頭抽了抽,卻嘴硬的戳著李宸煜的額頭道:「我怕他跟我算什麼帳?若不是我把你這個小鬼帶走,他能夠順利的登基么,他該感謝我才是!」

似乎是絲毫不知,李離根本無心皇位。

這幾個月來一路顛簸,一開始李宸煜是不敢置信的。自己那樣的信任她,轉而便被她拐帶出了皇宮。

不過這一路顧衣也沒讓他吃苦頭,而顧衣又知道如何的投其所好討好他,很快外面不同於皇宮中的風景給吸引住了。

其實,他真的不怎麼想當什麼皇帝的!

若非是,向南的方向遇到了皇叔的追兵,讓某個做賊心虛的人如驚弓之鳥,一路隱藏蹤跡向漠北方向來,隱藏在不知名的小鎮子里整日與凰殺作伴之外,李宸煜倒真覺得這裡比宮中還是好的。

見某人死鴨子嘴硬,李宸煜冷嗤了一聲:「皇叔最討厭別人騙他和算計他,你臨走的時候還在燕池宮放大火讓皇叔誤以為你燒死了,就單單這個,皇叔就不會放過你的……」

陰測測的語氣,倒是有些像李離,顧衣莫名的打了個寒戰。她將周后與李離的事情同李宸煜說清楚了——未曾想到,這傢伙倒是想明白了,沒有再鑽牛角尖,如今話里話外都護著李離。

李宸煜知道,自家皇叔對於顧衣肯定是放不下的,顧衣這樣躲下去也不是長久之計,是以一直攛著顧衣回去,但是偏偏顧衣不上這個當。

「那你便在這破地方呆著吧。」李宸煜勸了顧衣許久勸不動,氣道:「皇叔現在是皇上了,他想要什麼樣的美人都有,等過幾年你後悔就已經遲了,皇叔孩子都一大堆了。」

這下子顧衣眼角都在抽搐,也不知這孩子的話是跟誰學的……

見他氣呼呼的要離開,顧衣依舊沒怎麼動,而是慢悠悠道:「你別想著給回去或者給李離通風報信,沒有我允許,除非你一個人能夠走出這方圓百里的大漠……」

李宸煜……

就沒見過這麼無恥欺負小孩的。

顧衣小小欺負了李宸煜一把心情不錯,晚間的時候小鎮天氣涼爽起來,街面上人漸漸的多了。

顧衣戴了防風沙的面紗準備出去走走,卻見家家戶戶都掛了各色彩燈,一打聽方才知道今日是七夕,這邊七夕的習俗如此。

竟然又到了七夕啊……是她,十八歲的生辰呢。

不過短短兩年的時間,她從盛極一時的顧家四小姐,到這樣偏遠的地方,隱姓埋名,究竟是為了追求所謂嚮往的生活,還是為了躲避什麼?

不知不覺,走上了城牆土壘之上,遙遙的望著長安的方向。

今日七夕,天邊掛著一輪彎月,旁邊星子點點,此時長安的月色也是如這般模樣嗎?當她篤定離開長安離開宮中的那一刻開始,今後未來的人生,又會是選擇什麼樣呢?

這一生,都再無勇氣,去面對那個人嗎?而他呢,時間推移,會不會也有一日,他們相忘於這江湖之中?

嘆了口氣,寒風吹過還帶著粗糲的沙子一樣,喉嚨里火辣辣的疼,顧衣咳了好一會兒才平息。她的舊傷一直都沒好,在此處,並非是養傷的地方。先派人查探下長安的局勢如何了,若是他……沒有那麼生氣了,再回關內尋個清靜的地方。

畢竟……李宸煜年紀還小,總不能讓他一直在關外。

這般想著的時候,卻忽然聽見天邊一陣巨響……顧衣的目光不由得順著聲音看過去,卻見那騰起的煙火,恍若將整個黑夜照亮,金色的蓮花在夜空中升起,極盡了世間難以用言語描繪的詞句,來形容此刻的美好……

那大朵大朵的金色蓮花綻放之後慢慢變小,快要黯淡下去的時候,卻見又有蓮花從空中升起,這樣的煙火盛宴,吸引了鎮子中的百姓出門來看。

最終,一隻鳳凰騰躍在空中的時候,在那做盡了世間妍光百態的煙火下,顧衣看見了那穿著玄黑色的人,在她身後不遠處負手而立,更奪走了那煙火的光輝……

怔怔的看著,她一時間竟然不知該如何的反應之前,眼眶竟然一下子就濡濕了……

那樣一種洶湧的情感,似乎在下一刻便能夠擊垮她,擊垮掉她所有的高傲與矜持。

前世今生,兜兜轉轉與離合之間,似乎等的便就是這一刻,等他的歸來,等他在那盛世煙火之下,對她道:「我來接你回家。」

離帝三年,勵精圖治,垂垂老矣的大祁,迎來新生的希望。

離帝勤勉,文治武功,唯一讓御史們諫言的便就是如今後宮只有皇后一人……只是,一想到離帝那一張清冷的臉,稍微一皺眉就跟煞神一樣,再加上朝中沈將軍那一言不合就揍人的脾氣;再加上,鳳儀宮那位簡直就跟顧國公一樣,看似溫和純良,實則是一位腹黑不高興就像離帝告狀的主,根本就沒人敢挑刺,更沒有人敢拿這事去找鳳儀宮主子的麻煩。

簡而言之,被人從漠北抓回長安的顧衣,在宮中生活還是十分悠閑的,沒有人找她麻煩,也沒有後宮一堆糟心的事。

顧衣是閑不住的性子,後宮人少也沒什麼可費心的地方,顧衣無聊之餘,便幫著李離處理一些政事。

大祁積弱已久,百廢待興,李離登基之初也是十分辛苦的,也難為他竟然千里迢迢前去漠北將顧衣給逮回來了。

顧衣進宮之後倒是也老實了,有時心疼李離,便主動著幫著他處理一些政事——這也得益於前世在朝堂上浸淫的那些年,處理起這些麻煩事情來顧衣也是得心應手,倒是讓李離更加重新認識了這位小皇后。

顧衣進宮第二年,身子調養好后便有了身孕,李離便不讓她再勞心了。無聊的時候,顧衣便在御書房中為李離研墨陪著他說說話。

說是陪著他說話,但是孕期的她特別嗜睡,靠在御書房中的美人榻上,很快就睡著了。

紅袖添香,歲月靜好。

顧衣沒想過,在這九重宮闕中,她也會得到內心的安寧。

看著那個穿著玄黑色龍袍的男子,堅毅的背影,顧衣想,讓人心安的並非是處於什麼樣的地方,而是只要有他在,就算是修羅戰場,前路荊棘,卻也能夠歲月靜好……

她睡著了,嘴角依舊掛著淺淺的笑意,眉宇舒展,忍不住輕輕的觸碰了一下,那樣小心翼翼的眼神,像是在看著稀世奇珍一樣……

大頭和尚問他,為什麼這麼快想通了,寧可違抗天命與諾言。

大概是因為,在打開獨孤策的陵寢的時候,看見的並非是什麼奇珍異寶,仙丹秘籍。

而是在那玉棺中,相互依偎的兩個人。

不是別人,正是獨孤策,與顧沅芷。

獨孤策縱橫一生,算盡天意,最終所求,不過是與自己心愛的女子合葬砸一起罷了……

他們所有人都想錯了,獨孤策的珍寶不是他一生所成,而是在他懷中的那個女子。

只是可惜,獨孤策直到失去的時候才明白這個道理,卻是為時已晚。十分慶幸的是,他還來得及。

何謂天命?何謂誓言?在珍愛的人面前,很多東西便就變得不是那般重要了。

如今他只願山河永安好,歲月靜如初……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重生王妃狠絕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重生王妃狠絕色 重生王妃狠絕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79章 歲月靜好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