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番外1

第59章 番外1

A大流傳著一段電競佳話。

因為一場電競比賽邂逅,在無數次的緣分之下感情不斷碰撞,走到了一起。回頭再看來時的路,卻發現早已是命中注定。

許多學生擠破頭都想來A大目睹傳說中的大神情侶,給A大帶來了不少生源,看的校領導們樂此不彼,也開始正視起「電競」這個行業。

這不,「電競」專業直接開始進行第一批招生。

沈思瑤和陸北棠作為A大門面,此時此刻生無可戀地坐在新生報到處。

這一上午,無數新生站在他們面前,就為了看他們到底是何方神聖?

甚至一些膽子大的女生,當著沈思瑤的面,盡情表白陸北棠,說他是自己的夢中情人,氣的沈思瑤就差把那明晃晃的婚戒擺在她們臉上了。

「瑤寶,彆氣彆氣,還有最後一個小時就解放了,一會兒回家給你做好吃的!」

本想摸摸沈思瑤的頭,讓她不要生氣,沒想到沈思瑤反手就沖著陸北棠的大腿掐去。

「都怪你!你長那麼帥幹嘛!」

陸北棠被逗笑了,捏了捏她的臉。

「瑤寶,我要是長得不帥,你還會愛上我嘛?」

「哼,我現在後悔了,你能不能丑一點!」沈思瑤雙手交叉在胸前,一副「我不幹了」的樣子。

陸北棠輕輕撫了一下她的背,示意她不要生氣,正事還沒做完。

一個小時總算熬過後,沈思瑤轉身抱住了陸北棠,將頭埋進了他的懷裡。

「北棠……我好擔心你有一天會被搶走喔。看著今天一個個年輕貌美的面孔,再看看自己如今已經是個研究生大姐,就好害怕。」

陸北棠頓時急了起來,用手捧著沈思瑤的腦袋,低頭輕啄了一下她的唇。

周圍許多新生頓時尖叫起來。

「啊啊啊當年我嗑的cp果然是甜到發膩的!」

「我覺得除了沈學姐,真的沒人配得上陸大神了!」

「沈學姐撒嬌好可愛啊!關鍵是陸大神還那麼溫柔,看得我心都要化了!」

這你一言我一語,沈思瑤不好意思地從陸北棠身上移開。

她忘了這還在外面了……

哪想陸北棠根本沒打算放過她,強行將她的頭靠在自己身上,在她耳邊輕輕說道:「別害羞,畢竟你更害羞的樣子我都見過。」

沈思瑤頓時臉一紅。

持證上崗后,陸北棠那野心暴露的徹底無疑,每天回到家后總是忍不住做點什麼,然後第二天起不來床的還是她!

每天早上看到他神清氣爽,而她腰酸背痛的樣子就恨得牙痒痒。

想到這,沈思瑤不禁打了一下陸北棠。

「嗯?瑤寶?」

沈思瑤沒有理他。

「老婆~?媳婦~?」

沈思瑤嚇得匆匆收拾好東西準備離開。

陸北棠隨即站起身,一把將她摟在懷裡,輕聲哄道:「女王大人,小的錯了,您千萬不要生氣,對自己不好!」

「那你還說……」

「都是小的的錯,請女王大人盡情懲罰!」

沈思瑤有些被逗笑了。

這哪裡還有當年那個X神的冷麵性子,活脫脫就是一個賴皮。

周圍的學生都驚得不知所措。

曾經傳說的X神可是不苟言笑,就連主持人採訪他都能冷場半分。雖然後來聽說過X神是個寵妻狂魔,但如今親眼目睹的衝擊力更甚龐大啊!

亦或是感受到周圍人的眼光,沈思瑤也不好意思再鬧脾氣,拿上登記好的資料,準備和陸北棠一起前往教務處。

剛踏進教學樓,迎面就碰到了熟人。

「陸主任。」沈思瑤微微點頭。

「誒,辛苦你們忙一上午了,下午我已經找了其他人,你們趕緊去吃飯休息吧。」陸清文慈祥地看著眼前這一對佳人,眼神里儘是疼愛。

「好的,陸主任也辛苦了。」

如今,沈思瑤還是有些接受不了在學校里看到陸清文那一副看自家閨女的和藹神情,下意識地想溜走,沒想到這一次陸北棠卻拉著她不動了。

「爸,今晚一起吃個飯吧?瑤寶的父母昨天就來A市了,說是要討論婚禮細節,她父親說好久沒見你,想約個時間和你敘敘舊。」

陸清文一怔。

是好久沒見那個老同學了。

「行,那你安排好后微信發我。對了,你媽說下午想和思瑤逛街,我是勸不動她,你要是願意忍痛,我也無所謂哈。」

陸北棠臉一沉。

自從他們的關係合法后,韓曉欣,也就是他親愛的母親,儼然一副他是撿來的,沈思瑤才是親生女兒的樣子,沒事就找她一起逛街做美容,甚至因為想和沈思瑤有共同話題還玩起了LOL。

他一個堂堂正正的世界冠軍,竟然比不上一個大師嗎?!

二話不說,當著陸清文和沈思瑤的面直接撥起了電話。

韓曉欣聽到手機響,以為是沈思瑤打來的,火速拿起手機,結果發現是那「不爭氣」的兒子,頓時沒了興趣。

「幹嘛?」韓曉欣十分不滿。

「韓女士,如果您時間很多呢,不如多和陸先生一起共度二人世界,畢竟這麼多年你們應該也很難得一起享受浪漫。」

「我跟那老頭有啥好浪漫的,這幾十年我都看膩了。」

陸北棠提前將免提一開,這話直接落進了陸清文的耳朵里。

正巧不巧,「膩了」這二字讓陸清文有些窩火。

「老婆,膩了是嗎?」

韓曉欣一怔。

她沒想到陸清文竟然就在旁邊聽著,頓時感到有些尷尬。

「不是,老公,我沒那個意思……」

「老婆,你老公我身體也好著,想幹什麼都能陪著你的。」

「不是不是,老公啊你聽我解釋啊……」

「不用解釋了,十分鐘后你見面給我解釋吧。」

說完,也不等陸北棠再說一句話,直接掛了。

陸北棠瞬間陰轉晴,臉上的笑容讓沈思瑤在一旁看的都有些嫌棄。

實在是太……傻了。

「行了,你倆趕緊去交資料吧,在這耽誤半天,估計人教務處要打電話催你們了。」陸清文揮了揮手,示意他們趕緊走。

陸北棠回了一個「加油」的手勢。

「好的,陸主任,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搞定韓女士的哦。」

三人道別後,沈思瑤拉了拉陸北棠的衣袖。

「北棠,媽也是好意,我挺開心的。」

「你還說!每次你跟她出去,把我一個人扔學校里,要麼就把我一個人扔家裡,你看看合適嗎!」

沈思瑤實在是不忍心說出那兩個字……

交完資料后,兩人準備回家。

「瑤寶,我有件事得跟你說。」

「什麼事?」

「下個星期有一個音樂盛典,官方邀請我作為嘉賓出席,你要不跟我一起去吧?」

沈思瑤搖了搖頭。「我去幹嘛?丟人現眼的。」

「去嘛去嘛,你可是吉他社歌手一姐啊。」陸北棠打趣道。

不提這個還好,一提這個,沈思瑤就有些尷尬。

這稱呼是當年齊明宇提出來的,說什麼這是吉他社的歌手台柱子,但是覺得台柱子太俗,想了半天後想出個「一姐」,氣的當時沈思瑤拿著話筒追砍他。

雖然後來在陸北棠威懾之下,這個稱呼最後並沒有流傳出去,但是再回想起來還是渾身不自在。

「嗯?一~姐~?」

「陸北棠,找打啊你!」沈思瑤握了握她的拳頭。

「那你去不去?不去的話……我現在就在吉他社群里發,咱們社團有個歌手一姐!」

說完,陸北棠晃了晃他的手機。

「去去去!我去還不行嘛!你別發啊我警告你,否則你今晚就給我睡沙發吧!」

陸北棠豎起三根指頭,放在腦袋旁邊。「不發,絕對不發!」

沈思瑤只覺得現在有些丟人,連忙拉著陸北棠繼續往回走。

——

與此同時,齊明宇收到了自己弟弟的消息。

「哥,下周音樂盛典,你會來嗎?」

「看時間吧,如果沒有什麼安排就去。你現在一個人在S市還好吧?」

那邊沉默了一下。

「還好,我覺得現在過得比以前好很多。」

「那就好,有什麼難處儘管跟哥說,畢竟齊家還是A市的主,我在這邊隨時能幫你。」

「謝謝哥。」

齊明宇看著這段對話,有一種很酸澀的感受。

弟弟雖不是親的,但勝似親弟。

從小這個孩子便是一副小大人的樣子,從不讓人操心半分。

可就是這樣的性子,讓齊明宇都感到心疼。

懂事的孩子沒糖吃。

不過聊天之餘,看到弟弟發來的邀請函上,他居然看到了一個熟悉的名字。

陸北棠。

好傢夥,這畢業之後從職業選手轉行為歌手的行為當時也震驚了不少人,但他也沒想到陸北棠還真就闖出了一番天地來,讓他有些意外。

陸北棠去,那沈思瑤肯定去。

要是自己沒法去那邊,可以讓他倆幫忙看一下自己的弟弟情況。

……齊言,希望你一個人在S市能夠快樂的生活。

——

晚上6點。

陸、沈兩家相聚在「南煙緣夢」自助餐廳。

說起來,這還是陸北棠表白的地方,意義非凡。如今,兩家人又要重新坐在這裡,商量著兩位小輩的婚禮。

陸清文見到沈振凱時,激動地都說不出話來。

「凱子!」

「清文!哎呀,咱們都多少年沒見過了!」

兩個大男人就這樣緊緊擁抱在一起,讓其他四人看不下去了。

不過沈母鄭安琳和韓曉欣也是一見如故,兩個人似乎有說不完的話。

陸北棠和沈思瑤兩人站在門口有些無語。

今天聚餐的主角不是他倆嗎?為什麼現在變成了他們的相見恨晚時間了!

無奈之下,兩個人便先進去了。

今天他們預訂的包廂是充滿浪漫、甜蜜氣息的婚紗主題包廂,正好與他們今天聚餐的目的相吻合。

只見房間里到處是綢緞、飄紗,玫瑰花擺成了心形,頗有一種婚禮現場的氣氛。

「咱們當室友那會兒,也沒想過這麼多年後成為了親家啊?」陸清文笑道。

「是啊,那會兒咱們哪裡想這麼長遠,還在為未來努力奮鬥。」

「當初讓你跟我一起來A市發展,你也不願意來。」

「這不是遇見我媳婦了嘛,那個時候為了追她,哪能跑A市來啊。」

鄭安琳聽到這,臉微微紅了一下。

「多少年前的事了,還翻出來說,害不害躁!」

「哎呀親家母,我當時見到思瑤第一眼就特別喜歡她。如今見到你,我就明白那股子親近感是怎麼來的了。其實你可能不記得了,你小學是不是在聞名路那個地方?」

鄭安琳連忙點頭。「是啊,你怎麼知道的?」

韓曉欣這下真激動起來,抓著鄭安琳的手說道:「安琳啊!你忘了嗎!咱們小學那會兒還一起打過沙包!只是我讀了兩年就轉走了,那個時候最好的朋友就是你了!」

話音剛落,昔日往事浮現在鄭安琳的腦海中。

依稀記得自己很小的時候有一個特別好的朋友,每天總是在一起玩耍。但當時聯絡工具不發達,也沒留下什麼訊息就轉走了。那時自己還難過了好久,之後也沒再遇到那樣親近的朋友了,沒想到……

「我想起來了!曉欣對不對!」鄭安琳也有些按捺不住自己的心情。

「是啊!我是韓曉欣啊!安琳,我好想你啊!」

「我也是!你轉走之後,我再也沒有過像你一般如此親密的好朋友了!」

……

於是,當陸北棠和沈思瑤從外面拿了許多好吃的,推開房門后,看到的便是這樣一幅景象——

兩個男人勾肩搭背在互相暢談這些年的發展,而兩個女人則是熱淚盈眶地擁抱在一起。

「這……我們去拿個吃的時間裡,發生了什麼事?」

陸北棠搖搖頭,表示他也不知道。

四個人見到孩子回來了,稍稍收了一點情緒,但似乎還有說不完的話想要與對方交談。

於是,陸北棠和沈思瑤從沒想到,有一天他們的父母會因為想與對方促膝長談而草率地定下了婚禮日期,然後把他倆扔在餐廳里走了……

兩人面面相覷。

「合著我倆是他們重聚的工具?」

「目前看來,是的。」

沈思瑤也沒想到,自己父母和陸北棠的父母竟然都是朋友,這上天安排的緣分,她是擋也擋不住啊。

「瑤寶,別想了,既然他們走了,剛好留給我們二人世界,如果不做點什麼,是不是對不住他們這樣的良苦用心啊?」

說完,陸北棠還衝她挑了挑眉,一副地痞流氓的樣子。

「你天天腦子裡都想些什麼呢!吃飯!」

——

婚禮定在新年第一天,說是寓意這一年幸福美滿,是個好兆頭。

一個星期後,陸北棠帶著沈思瑤前往了S市藝術中心,參加年度音樂盛典。

雖然陸北棠很少出現在公眾場合,但之前作為職業選手時已經火了半邊天。因此,他到達S市時,便有許多粉絲來給他接機。

這些粉絲大多是以前的電競粉,此時見到他們夫婦二人,儼然有序,沒有人像瘋了一般撲向他們。

但有一小部分人站在後面,有些痴迷地望著他,而視沈思瑤為眼中釘。

陸北棠照例一路給人簽名后,帶著沈思瑤便前往下榻的酒店。

他前腳剛踏上,就感覺忽然有個人撞了一下自己,差點讓他摔個腦開花。

下意識喊了句「卧槽」,轉頭一看,是個粉絲。

「你想做什麼?」陸北棠有些警惕地看著眼前這個人。

「我……我不想做什麼,我就是喜歡你!哥哥,那個女的配不上你!」說完,還指了指已經坐在車裡的沈思瑤。

陸北棠頓時沒了耐心,剛想讓她滾,沈思瑤忽然冒了個頭出來。

「那你就配了?這就是,你的喜歡?把人撞傷的喜歡?」

「關你什麼事!」

「不好意思哦小妹妹,我和他,是合法夫妻,所以他的事就是我的事,還請你這個不速之客離開。」

可能這個粉絲也是個還未成年的小女生,看到自己喜歡的東西就有一種佔有慾,以至於下意識拒絕相信這類事實。

「你不配!你就是不配!他那麼優秀,你有什麼資格啊!」

陸北棠已經臉色陰沉到像是閻王爺降世一般,失去了所有耐心。

「滾!」

這個粉絲似乎是被嚇懵了,她從來沒見過陸北棠發這麼大脾氣過,直接哭著就跑走了。

上了車后,陸北棠的臉色仍然不見好轉,讓沈思瑤在一旁看的是又好笑又欣慰。

「好啦北棠,你面對我還板著臉,是想給我顏色看看嗎?」

陸北棠沒有說話。

「北棠?小寶貝?X神?」沈思瑤試著把她以前叫過的稱呼依次喊一遍,陸北棠轉頭看著她。

「理我啦?別生氣了,你看我都不生氣,你在這拗什麼氣呢。」

「她罵你!」

「她罵我咋了,就她那水平,還不及當年萬分之一呢。」

陸北棠的臉更黑了三分。

沈思瑤意識到她可能說錯了話,連忙解釋:「不是不是我不是故意提當時的事的,我就是希望你別生氣了。」

陸北棠倏地抱住了沈思瑤,將頭靠進她的脖頸里。

「瑤寶,如果我因為寫歌而招來這樣的粉絲,我就不想再寫了。」

「哎,你說什麼傻話呢!要是因為這種人就放棄了你的興趣,那也太不值得了吧!他們哪裡那麼金貴啊?」沈思瑤憤憤地說道。

「我就是聽不得別人罵你!我家瑤寶多好啊,每次都會在深淵的上空拉我一把,讓我再次見到曙光是什麼樣……憑什麼就要被他們那樣辱罵。」

沈思瑤有些氣笑。「多大人了陸北棠,還在這跟我撒什麼嬌。這世間會遇到千千萬萬個人,咱們又不是人民幣,還能指望所有人都能喜歡?我們只要友善對待那些喜歡我們的人就夠了,至於其他人,咱們就視若無睹唄。」

「可是我……」

「打住!你再跟我彆扭,咱倆現在就下一個人,要麼你在車上想明白,要麼你下去想明白。」

陸北棠見沈思瑤動真格了,才就此作罷。

兩人間的小插曲算是這樣過去了,但陸北棠還是不甘心,到了酒店后,又偷偷背著沈思瑤發了段微博。

「寫歌的本意是興趣,不是我的生活食糧,希望大家尊重我,尊重作品,但別忘了,也要尊重我的家人。如果不喜歡我們,也請不要來打擾我們,謝謝。」

微博一發,評論如潮湧般層層襲來。

「不會有人真的去騷擾X神他們吧?電競粉的扣1,讓我知道這種事你們不會做。」

「1」「1」「1」……

「陸大神的歌真的好聽,但有些粉絲別太自以為是了,人家只是喜歡寫歌,不需要你們養活。」

「我聽今天去接機的小夥伴說,當時陸北棠和沈思瑤還特別熱情地跟他們打了招呼,結果他們準備撤退的時候,忽然聽見陸北棠特別憤怒吼了一聲『滾』。等他們再去看的時候,已經沒人影了。」

「啊?不會是ss吧?」

「不是吧,X神以前當職業選手的時候都沒這種事吧?怎麼來寫歌就能遇到這種事?(我不針對某圈哈)」

「我今天去了機場!我算是混兩個圈的人,X神對我們真的很溫柔了,當時我們都被嚇了一跳!希望那個讓X神生氣的人乖乖道個歉。」

……

「雖然我不是因為職業選手喜歡的北棠哥,但是尊重人不是基本道德嗎?ss別打擾人生活了,ballball了。」

「不管他是誰,這種不打擾人生活是做人最基本的常識吧?希望這世間的ss都能懂得做人的道理。」

「抵制ss!」

「ssbiss!」

……

等到了酒店,照例開始刷微博后,沈思瑤怒氣沖沖地站在陸北棠面前。

「陸北棠!你怎麼還把這事發微博了,你答應我不生氣的!」

「我這是引導粉絲走向正確的價值觀,又沒罵人……」

「你還嘴硬!今晚你自己再去開個房吧,你可以從這個門圓溜溜地滾了。」

忽然沒了聲,沈思瑤還沒抬頭看,只見一抹高大的身影撲向了她。

「瑤寶~你現在都對我太凶了~你說,你是不是因為知道綁住了我,所以你就為所欲為了!」

這甜出油膩的聲音,落在一個一米九的大高個帥哥身上,實在是有些不符。

沈思瑤嫌棄地將陸北棠推到一邊。

「陸北棠,給我好好說話,別一副綠茶白蓮花的語氣!」

「嗚嗚嗚……老婆不愛我了,老婆對我凶凶……」邊說還邊戳戳自己的手指,嘴巴一癟,就差眼淚在眼眶裡打轉了。

沈思瑤扶額。

誰能救救她啊!這是哪裡的傻小子,她不想要了好不好……

見沈思瑤都沒正眼瞧自己,陸北棠以為自己裝的還不夠像,正想再上演一遍。

「停!我不生氣,我也不跟你計較這個事了……沒完沒了還!」

為了自己的身心健康,只能忍痛了。

「那……瑤寶,現在天還早,我們不如來做點有意義的事吧!」

沈思瑤慌忙拒絕。「不要,大白天的。」

「要嘛~要嘛~瑤寶,你看我今天都發這麼大火了,正需要宣洩一下,你又不准我生氣……」

沈思瑤現在特別想立刻、馬上回A市,問問到底是誰教他這麼說話的!

她雞皮疙瘩真的要掉沒了。

架不住陸北棠百般賣萌,沈思瑤咬了咬牙,艱難地點了一下頭。

陸北棠二話不說便開始解扣子。

——

等兩人完事,已經過了晚飯時間了,沈思瑤只覺得自己的腰和腿報廢了……

她就不應該心軟答應!

「瑤寶,我給你按摩按摩。」

沈思瑤欣然接受。

可能陸北棠是真的心疼她,這按摩手法堪比外面SPA館。

「左邊點,上邊點,誒對對對,啊!舒服!」

陸北棠把控好力度,一輕一重的按揉著。

這時,手機傳來了鈴響。陸北棠瞥了一眼,發現是齊明宇。

「喂,明宇。」陸北棠一隻手接著電話,一隻手繼續按揉著。

「陸哥,你們到S市了吧?」

「到了到了,怎麼啦?」

「就是,有一件事想拜託你們……」

「啥事?」

「我有個弟弟,他之前一個人跑到S市去生活了,我也帶不回來,就麻煩你們能不能幫我順便看看他過得怎麼樣。」

陸北棠將這事轉告給沈思瑤。

「沒問題,當年他也幫過我。」

「那行,明宇啊,你把你弟弟的信息發給我,明天參加完活動我就去找他。」

「他也參加了音樂盛典,叫齊言。」

「啊?你弟弟是齊言?」陸北棠有些詫異。

他倒不是不認識齊言,而是他之前本來和齊言合作,但是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他就被換了。

齊明宇嘆了口氣。「我這個弟弟,性子挺冷漠的,但是他人很好,主要是我這幾天剛好接了個項目,一時半會走不開。」

「OK,這事包在我們身上了。」

「那真的太謝謝你們了!回來我請你們吃飯!」

「沒問題!」

撂下電話后,沈思瑤迫不及待地期待起來。

「齊言哎!我知道他,當年他參加《我是偶像》出道,結果後面就沒有他消息了,當時我還難過了一陣子,和美美感嘆這節目組不公平。」

「之前我有一首歌想找合作夥伴,本來已經決定跟齊言合作了,結果那邊不知道怎麼回事,突然就換成了另一個人。其實那首歌齊言的聲線很符合我的預想,現在想想都覺得有些惋惜。」

「這樣算過來,齊言這也出道快2年了吧?能參加音樂盛典,也算是熬出頭了吧?」

陸北棠搖搖頭。「這個音樂盛典說白了,就是一些網路歌手線下面基的平台。齊言如今只能參加這種活動,他是真的挺慘了。」

「啊?可是他唱歌真的很好聽,而且他是S大畢業的,為什麼這麼久都火不了啊?」

「我也不知道,明天具體再看看吧。」

請注意這裡面新出現的人物~會在未來某個時刻出現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瑤花知棠思北方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瑤花知棠思北方 瑤花知棠思北方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9章 番外1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