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3章 御下不嚴,沒教養

第653章 御下不嚴,沒教養

玉苓為難了,不過就是兩首難聽點的曲子,不至於受這麼重的懲罰吧。

她這一出門,可就得聽王爺的,誰讓王府里王爺最大呢,王妃就幫著辛若求情,王爺渾然不動心啊,最後扭著眉頭。

不罰辛若也成,讓王妃唱曲子給他聽,把那烏鴉叫的聲音蓋過去。

王爺躺在床上呢,手去撓璃兒的小吱嘎窩,把璃兒給撓醒了。

王妃這下不上床都不成了,璃兒醒了若不及時哄她就會哭,她不哼搖籃曲,璃兒不會入睡的,可王爺在外面,她不知道怎麼辦好。

這下王爺就知道如何施行厚臉皮計劃了,起身把位置讓給了王妃,等王妃上了床,他擠了上去,他可沒說不睡的。

起床只是方便她哄璃兒罷了,然後攬住王妃的腰伸手去逗璃兒的小手。

王妃哄璃兒睡,王爺逗璃兒清醒,就這麼玩了好一會兒,好在璃兒沒哭,不過璃兒還小,大晚上的就是再如何玩鬧,也堅持不了一會兒。

這不小哈欠打著,安穩的睡了過去,那邊辛若的魔鬼簫音也停了。

王爺沒理由繼續待下去了,但是上了床,裝睡是必須的,王妃總不能把熟睡的王爺給叫醒吧?

王爺的手是穿過王妃的腰肢去握著璃兒的手的,這一睡,王妃整個就在王爺的懷裡。

聞著王妃身上淡淡的雪蓮香,那種心猿意馬的感覺夠王爺受一晚上了。

王妃就更是了,她不習慣被人抱著睡,可又不敢亂動,就這麼過了一宿啊!這不就有了淡淡的黑眼圈了。

辛若聽得手腳無力,讓王爺厚臉皮,才一天王爺就學了七七八八了,還把她算計進去了。

知道這些了,回頭大晚上的她吹還是不吹呢,辛若糾結。

辛若想昨晚要是沒有她突然攪合進來,王爺肯定會想別的辦法的,她算是撞上了,今晚是繼續呢還是不繼續?

辛若對著滿湖蓮花扭眉思岑,那邊王爺王妃出屋子了,讓丫鬟來喊辛若,該進宮了,辛若點點頭,若無其事的提起裙擺往那邊走。

在門口的時候,王妃讓辛若跟她坐一輛馬車,那邊王爺的眼神飄了過來。

辛若硬著頭皮拒絕了,然後逃似地去坐她自己的馬車,王妃瞥頭看著王爺,「辛若不過就是吹了兩首曲子,你自己不也贊同……」

王爺踩著凳子上馬車,「天氣熱,我坐馬車進宮,上來。」

然後把手伸著,要拉王妃一把,王妃看著四下那麼多的下人,她不能不給王爺面子,只得把手給王爺了。

馬車一路進宮,下了馬車,辛若就跟在王妃後頭去了皇后的寢宮。

一路上瞧見那麼多的宮女太監盯著辛若看,王妃很是不解,「昨天進宮可是發生了什麼事?」

辛若輕搖了下頭,她挨了溫貴妃一巴掌的事,王爺肯定是知道的,沒告訴王妃估計是不想她知道,「沒什麼……」

辛若才說幾個字,紫蘭就撅了嘴大著膽子搶辛若的話。

「昨天發生了很大的事,少奶奶被算計踩著珍珠差一點跌的頭破血流,跌倒的時候不小心拿棍子打了陵容郡主和城吟郡主一下。

卻是被溫貴妃打了一巴掌,要不是少奶奶有葯,這會兒都不能出來見人的。」

王妃聽得臉色有些沉冷,她就知道辛若進宮肯定會有事的。

辛若再三保證不會有事還是被人算計了去,辛若扶著王妃的胳膊道,「辛若讓母妃擔心了,一點小事而已,辛若會處理的。」

王妃也知道辛若不是那麼好被算計的,這不就安然無恙的站在她身邊,只是,「你父王也知道這事嗎,他怎麼說?」

辛若聽得有一瞬的愣住,眼睛眨了一下,心裡有些些的喜悅。

王妃這還是頭一回因為溫貴妃的事想到王爺呢,是想看看王爺對溫貴妃的態度還是讓王爺成為她的幫手?

只是,這一回,王爺什麼話也沒說啊,還不是由著她怎麼樣就這麼樣的,辛若回道,「父王隨辛若自己處理。」

王妃聽了沒說話,繼續往皇后的寢殿走,其實昨天就有不少的夫人來給皇后道賀的,今兒去還是道賀,有些重了的意思。

只是祝賀是好事,沒人嫌累贅的,禮多人不怪嘛,辛若就想過昨天不來,趁著今天給東冽公主接塵之際順帶送添妝。

可是送添妝是大事,比東冽公主的接塵宴還要大,這順帶,只怕會讓皇后不大高興。

所以大家都不會和接塵宴攪合在一起,分清主次,一是一二是二。

辛若進皇後宮的時候,就聽見靜寧侯夫人問洛親王妃怎麼沒瞧見城吟郡主。

洛親王妃昨天被辛若頂撞的是一肚子火氣呢,當下用眼角餘光瞥著辛若。

「別提了,這會兒城吟還躺在床上養傷,昨兒胳膊被人打青了,青淤一片,疼了她一晚上都沒能睡覺。」

靜寧侯府人故作訝然,忙問道,「誰敢打城吟郡主?」

洛親王妃瞧見辛若和王妃邁步進來,沒有接話,倒是洛親王妃身邊的丫鬟說話了,「是福寧王世子妃打的。」

辛若隨著王妃給皇後行禮,皇后瞧著辛若的臉色,「已經完好了,瞧不出來紅印了,我昨兒還擔心你那樣回去沒法交代呢。」

辛若搖搖頭,「辛若的馬車上有葯,抹了沒半個時辰紅印就消了,辛若也沒那麼嬌貴,多謝皇後娘娘關心。」

淑妃娘娘喝著茶淡笑,辛若這是變相的說城吟郡主嬌貴,不過就是意外的挨了一棍子就躺在床上長吁短嘆,連門都沒法出。

她可是半個時辰就好了,那邊洛親王妃身後的丫鬟咕嚕出來一句,「皮厚的人才會好的快。」

丫鬟聲音不大不小,臨近的人都聽見了,忍不住掩嘴笑。

辛若也聽見了,王妃更是蹙緊了眉頭,一個丫鬟也敢指責譏諷辛若。

王妃才準備張口,辛若手扶著王妃坐下,自己挨著王妃坐下,然後才抬眸望過去,淡淡的掃過洛親王妃瞥著那丫鬟。

笑道,「紫蘭,你可得跟這丫鬟多學學,這麼多的主子都沒張開說話呢,她就先開口了。」

紫蘭回道,「奴婢才不要學她呢,如此不分尊卑多嘴多舌,回頭大家還不得指責少奶奶您的鼻子罵您連個丫鬟都教不好。

然後拖奴婢下去掌嘴,少奶奶,您可不能把奴婢往火坑裡推。」

這下笑的改淑妃和賢妃了,都拿帕子掩嘴,辛若不說丫鬟說的不對。

轉而讓自己的丫鬟去學她,丫鬟自己有禮,當眾指出那麼做沒教養,可不是指著洛親王妃說她連個丫鬟都教不好么。

連丫鬟都知道的道理,她一個王妃卻是不知道,真真是御下不嚴,丟盡顏面了。

洛親王妃那臉色青的,辛若端著茶準備要啜一口,臨到嘴邊里,卻是瞥頭看著洛親王妃。

「昨兒我無意打了城吟郡主一下,沒料到她疼了一晚上。

我昨兒回去就應該去洛親王府看看她的,順帶問一問那珍珠好好的怎麼就斷了。

陵容郡主送她的添妝,才戴在脖子上就發生了意外,昨晚辛若想起來那一幕,都還心有餘悸,一串珍珠項鏈連累了三個人呢。」

辛若說完,那邊辛雨說話了,「這世上哪裡來的那麼多意外,一般的珍珠項鏈都能一戴十年。

宮裡的珍珠項鏈質量就更是好了,若非刻意為之,哪是那麼容易斷的。

不然還有誰敢戴脖子上,珍珠項鏈一斷,踩著了磕著碰著那都是要命的事,辛若,你可別傻乎乎的人家說什麼你就信什麼。」

辛雨說著,那邊的定遠侯夫人眉頭扭著,辛若和洛親王妃明顯的是有糾葛,辛雨這時候幫辛若,那不是得罪洛親王府嗎?

可要是不幫也說不過去,畢竟是姐妹,前陣子還幫著辛雨治病了。

那邊辛若點頭向辛雨道謝,「多謝大姐提醒,辛若以後會多長兩個心眼的。」

這下定遠侯夫人鬆了口氣了,端著茶啜著,那邊洛親王妃氣的雲袖下的手都攢緊了,臉上卻是不得不作出平靜之色,連說那只是一個意外。

那邊皇后也出來說話了,用別的話題把這話題給岔開,怎麼說顏容明天就要嫁進洛親王府的,洛親王妃是她婆婆。

現在鬧得不愉快,明天的大喜也會蒙上一層灰色,只是皇后沒說辛若不對也沒說洛親王妃不對,皇后不會為了洛親王妃得罪辛若的。

誰讓洛親王妃一兒一女把她和溫貴妃都牽扯上了,那就是個腳踏兩條船的主,不可交以真心。

反倒是辛若,福寧王府已經不參與立儲的事了,她不會擺明了站在二皇子這邊。

但是她和顏容交好,躍林靜宜都玩的開,最重要的是,她是不可能站在溫貴妃那一邊的。

這就足以讓皇后另眼相看了,至少不會做出一些讓辛若反感的事來。

辛若在大殿里坐了一會兒,聽著一些沒什麼營養的話,或是看靜寧侯夫人和鄭尚書夫人明譏暗諷,倒是別一番味道。

王妃壓根就沒怎麼開口,不過就是人家問一句,她能答則答,不能答則罷。

一會兒后,溫貴妃來了,神色倒是沒什麼異常的。

只是眸底的寒光辛若還是靈敏的捕捉到了,溫貴妃不會輕易饒過她的,辛若知道,就是不知道她會如何動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重生嫡女炸翻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重生嫡女炸翻天 重生嫡女炸翻天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53章 御下不嚴,沒教養

9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