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3章 消息

第433章 消息

北方的天氣依舊嚴寒,一場冬雪飄零落下,北風怒吼,上場積雪還未消融,又在地上加了厚厚的一層,一度引得大街小巷人際渺茫,彷彿一座死城。

段毅與琴心就是在這種情況下拉著馬匹,踩著厚厚的積雪,進入城內。

入城之後,段毅和琴心並沒有著急去尋高哲武等人,而是先找了一個隱蔽的落腳之地,而後方才外出打探柳家以及宋柳氏的情況。

這對於臨安縣出身的段毅而言,並不算困難,好歹也是家鄉,儘管當初只是一個山間鄉村小農戶,但總歸是來過幾次縣城的。

而打探消息的渠道其實也並不難,酒樓就是一個八方匯聚之所。

隨便在臨安縣城當中找了一家看起來還算不錯的酒樓,紅木搭建的樓體,三層高,外表因為保養過的緣故,看起來有七成新,算是臨安這個貧困縣城當中比較上檔次的了,名叫醉仙樓,以醉仙為名,自然有著不同於別處的美酒了。

這酒樓在段毅的記憶當中也有些印象,前身雖不好杯中之物,但幾次來縣城時,對這客來客往,光鮮亮麗的醉仙樓十分羨慕。

曾經一度很想來這家酒樓消費,大吃大喝一頓,可惜囊中羞澀,只能成為一個晚間入眠后做的美夢。

但今時不同往日,莫說只是吃喝一頓,就是斥資將這酒樓整個買下來,對如今坐擁巨款的段毅來說,也只是九牛一毛罷了。

而且段毅一年多前懷揣夢想離開臨安縣,漂泊江湖,沒少有心酸之事,如今遊子歸鄉,所見盡皆是曾經熟悉的且嚮往的,所聞耳語儘是帶著些特有韻味的口音,心情也是格外的不同,哪怕一磚一瓦,在他眼中都格外的親切。

在酒樓二層要了一個鄰近窗邊的桌位,點了這酒樓特有的酒菜,擺了滿滿一桌子,而後就一邊品嘗家鄉美食,一邊透過窗戶欣賞外面仍未消減的風霜雪景。

當然,段毅儘管興緻頗濃,也沒忘了自己的此來的目的,在品酒賞景的同時,也支棱起雙耳,偷聽其他客人的談話。

此時天地嚴寒,酒樓的生意不算很好,食客不多,一樓尚且坐滿了七成位子,而二樓就只有三成,且大多與段毅不同,是多人聚餐。

因此儘管偌大酒樓很空蕩,但氣氛卻顯得很是熱烈,連外面的嚴寒天氣似乎也變得溫暖許多。

其中有一桌子人應該就是臨安縣的市井廝混的幫派人物,五個漢子面上有凶煞的表情,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吵吵嚷嚷,口中儘是粗鄙之言。

而他們所談論,也大多和正經事不相關,全都是什麼八卦香艷消息。

什麼李員外在外宅那裡過夜,結果還在被窩裡呢,大房那裡便去抓人,這彪悍的婆娘直接追著李員外跑了一條街,還把他的臉給撓花了。

一眾人嬉笑感嘆,河東獅吼就是家裡的菩薩,只能哄著供著,一旦出問題,那可有罪要遭了。

又說王家的兒媳婦和老公公兩個扒灰,而那敗家子整天只知道在外面遛鳥斗狗,胡作非為,帽子都快把腦子給壓癟了,還傻樂傻樂的,真是棒槌。

又說張大戶花了足足七百兩從青樓里贖出一個美人,沒過幾天就被榨乾,死於非命,真真應了那句老話,色是刮骨鋼刀,酒是穿腸毒藥。

說著說著,其中一個漢子特別猥瑣的感嘆道,

「要說女人,真正的極品還是柳家的那位婦人,當真是雍容華貴,得體大方,而且看其風韻猶存,身材姣好,可謂上得廳堂,下得廚房。

要是能和那女人睡上一晚,就是減壽一年也值了。」

周圍幾個漢子聞言,轟然大笑,其中一個漢子指著這人鼻子笑侃道。

「就知道你這個奇葩不愛少女,只好人婦,還非的是身材豐腴的美婦。

不過那柳家婦人可不是你能惦記的,我勸你還是趁早打消那個念頭吧。

我早聽人說了,那柳如眉早年就嫁了外地的一個江湖人,過得是錦衣玉食的生活,對方武功更是高的沒邊了。

小心你婦人沒勾到手,反惹了強人,被點天燈,到時還得勞煩哥幾個給你收屍。」

他們這些人,只是縣城的幫派人物,還是窮鄉僻壤,一個個只是有把子力氣,別說武功,就連一些退伍回鄉的軍卒也比不過。

那垂涎柳如眉女色的漢子猥瑣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滿臉的奸詐狡猾之色,

「嘿,老子就是嘴上過過乾癮,又沒真拿對方怎麼著,他憑什麼點我的天燈?

不過我也就是想想罷了,那般聖潔端莊的女人,咱可勾不到。」

話匣子一打開,又有一個漢子也忍不住了,似乎對自己兄弟的舔狗樣子十分不滿,狠狠鄙視了對方一眼,道。

「你就是個大傻子,真當那柳如眉是什麼好貨色嗎?

柳家老早就傳出風聲了,她和自家夫君起了齷齪,自己賭氣回娘家,已經好長時間了。

這還不算,如今都過去一年多時間,她男人既不來接她,她自己也不回去,裡面的貓膩可深了。

我還聽說,她如今為了避嫌,自己在外面買了個小宅子,還在那小宅子裡面養了一個男人和一個小男孩。

一個成熟夫人,一個身強體壯的男人,能有什麼好路數?

要我說,是這女人紅杏出牆,背著夫家勾搭了別家漢子,還有了孽種,這才被人拋棄不要,這種爛貨你都當成寶,可別怪兄弟們鄙視你。」

一時間,旁的人也是這個插嘴,那個補充,滿懷惡意的揣測柳如眉以及那男人和孩子。

這番話完完整整的落入段毅的耳朵里,卻是讓他大喜過望。

這柳如眉,不正是宋柳氏的本名嗎?

還有,那漢子和孩子,如果他沒猜錯的話,並不是什麼姦夫和孽種,而是高哲武以及琴心的弟弟。

這簡直就是瞌睡來了送枕頭,得來全不費工夫。

如果說,之前段毅心中還有一定的疑慮的話,如今他幾乎可以確認,琴心的弟弟就在這柳如眉所購置的小宅當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有一座藏武樓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有一座藏武樓目錄 我有一座藏武樓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33章 消息

9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