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宴會

第236章 宴會

而此刻,遠在千里的,南區的某處富麗堂皇的會議大廳當中,聚集了許多菲特城的富人與權勢者。而這群人的聚集者,就是菲特城的城主——阿爾蒙德·菲特,或者說,阿爾蒙德·蒂薩。

不過說是議會,但在主人還尚未開始一奪眾目之前,這也只是一場普通的豪華宴會而已。

「您好啊,西洛達爾子爵哦不,在菲特城裡,你還是西洛達爾伯爵才對。所以是,你好啊,西洛達爾伯爵。」

在相對混亂的人群之中,作為會場主角的阿爾蒙德端著一杯橙黃色的飲料,微笑著走到了位於會場邊緣的一位老年的貴族身邊,和他處於一列。

「隨便你怎麼稱呼吧,我過來這兒只是為了參觀而已。」西洛達爾·埃文德有些不屑地哼了一聲,但還是不得不將視線放在他身上。說道:「如你所見,我什麼都沒有碰。」

「哈,別這麼冷淡啊。」阿爾蒙德苦笑著聳了聳肩,稍稍地抿了一口杯中的酒,說道:「我們已經有多久沒見面了?十五年?還是十年?」

「這沒什麼區別。」埃文德冷冷地瞥了阿爾蒙德一眼,說道:「要不是為了我孫女,我還不想回來呢。」

「行,你說了算。」阿爾蒙德聳了聳肩,將酒杯中的酒一口飲盡,起身剛想走,又回頭說道:「不過既然能在這個會場上見到你,那就是我的榮幸了,對吧?」

「隨你怎麼想。」埃文德冷哼了一聲,就不再理會阿爾蒙德了。

而阿爾蒙德也微笑著搖了搖頭,將手上的空高腳杯放回了路過侍者的餐盤上並換了一杯滿的,然後清了清嗓子,高舉著酒杯,慢慢地往主台發現走去,用那力壓眾人的嗓音說道:

「歡迎各位來到這場美妙的宴會!為了菲特城更美好的明天,乾杯!」

而隨著阿爾蒙德的節奏,絕大多數人都笑著臉將酒杯高舉,迎合著聲音,大喊著乾杯,然後將美酒飲下。

而在這之後,所有人都不再喧嘩,注視著阿爾蒙德慢慢地走向主台,然後將喝了一半的酒杯放在了主台邊上的高架上。這高架彷彿就是專門為了乘放這半杯酒,孤零零地立在阿爾蒙德身邊。

「各位,只要能來到這場宴會,就說明你們都是菲特城的上層人,富商貴族,或是新興的工廠主,名聲遠揚的冒險家。而你們能來到這兒,也是我,菲特城的城主,阿爾蒙德·菲特的榮幸!」

「哈,城主過獎了,只要有著你的英明領導,我們都會變得越來越好!」

「是啊是啊!」

而果不其然的,底下的那些油嘴滑舌者們也開始了慣例的拍馬屁行為,看得埃文德臉皮抽搐,即便只是遠遠看著也感覺得到那股噁心感。

而最讓人感覺到戲劇性的是,那場恐怖的爆炸明明就只是在幾個小時之前而已……

反觀那幾個起鬨的人,大多都是幾個和巴拉克工廠有衝突的其他工廠主們,他們現在肯定為那輕鬆奪得的廉價而高效的勞動力而感到高興吧?

「但是,今天凌晨,我們的城內發生了一起劇烈的爆炸,而爆炸的起因,就是巴拉克工廠的疏忽管理,讓一位沙漠里的暴徒潛入了進去,才引發了如此的慘案。大家,也因為這場爆炸而損失慘重,是吧?」說到這裡,阿爾蒙德又無奈地低下了頭,捏了捏眉間,彷彿是真的在為這件事情感到悲哀。

說完,台下的各位也是沉默了下來,沒有人接話。

並非是感到傷心而沉默,而是因為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損失,他們早就提前將貴重物品搬離了此地,甚至連做個樣子想法都沒有。

「這件事情,巴拉克,以及學院方面會給我們一個交代的。另外,使得暴徒們隨意地潛入了城內,我們也必須再次好好地評價警衛局的作用了,拿著我們的錢卻不做事,這和寄生蟲有什麼差別!」阿爾蒙德悲憤地說道,引得底下的人一片共鳴。

「對,他們全部都是一群寄生蟲!」

「還有,傳言說,他們居然還私下飼養半食人巨魔!天哪,我根本想不到我們城市裡居然會有這樣的東西存在!」

「他們還貪污了入城費!」

「而且還隨意地出入我的工廠!沒收屬於我的財產!」

隨著第一人的抱怨,其他的所有人都開始你一句我一句地罵出了聲來,一場美好的宴會一下子就變成了埋怨大會。

而埃文德知道,這一切都是狗屁!都只是這個阿爾蒙德弄出來的托!他想把警衛局從這個城市裡頭趕出去,好來組建完全忠於自己的管理部門!

這件事情如果真的發生了,那就沒有人能反抗他們了……而我自己又能做什麼呢?

想到這裡,埃文德無奈地嘆了口氣。

學院和警衛局太過於被動了,即便自己很早就讓自己那個愚笨的兒子對他們做了些許暗示,但警衛局太過於保守,滴水不進。而學院的現領導人又是個年輕的蠢蛋,雖然蘭莎成功地在那兒上了學,但至今為止,他們卻一點行動都沒有。

實在是太蠢了!

而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靠著那個國王親自製作的超級人偶能起到一點忙了,只要能把那個高階魔法師趕出去,自己能動用更多的手段了……

想到這裡,埃文德的胃又開始絞痛了。

「該死的人偶,居然一點都不受控制,自己就那麼飛走了……希望沒有人發現她。」埃文德小聲地自言自語道。

「哦對了,嗯,你明知道的,我的預感一向很准。」阿爾蒙德聳了聳肩,微笑著,慢慢地道:「北區的城牆塌掉了一大塊,而修好它需要好幾天的時間……我很擔心,會不會,有沙民們會從那兒入侵呢?」

聽到這裡,全場愕然,甚至能聽到幾聲酒杯落地而碎裂的聲音……

「這、這不會吧?」一個身材臃腫的華麗衣裝男人有些顫抖地說道:「北區淪陷了的話,那、那我的工廠往那兒搬?!」

「這嘛,這也只是我的預感而已,不會肯定成真的,對吧?」阿爾蒙德露出了個愜意的笑容,望著底下的所有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無血之心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無血之心目錄 無血之心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36章 宴會

9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