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五章 生氣

第五百五十五章 生氣

葉輓歌看蘇無心已經是一副有氣進沒氣出的模樣,也只是再踹了他幾腳,便也沒有了打他的興趣了。

實在是蘇無心這個樣子大概也經不起打,若是踢重了,說不定就直接死了。

蘇無心的小命還是要留的,東方茂作為他的師父,大抵也是想要親手處理他。

再者,還有一個被他害的林蔭呢。

所以蘇無心,就留他一命。

秦非夜悄悄的走到葉輓歌的身後說道,「若是你這裡不好處置他,我便帶回去關押,你什麼時候要他的命了,我再送過來。」

「哦,那就麻煩了。」葉輓歌也沒有拒絕。

永寧侯府的確沒有合適的地方關押蘇無心,再者也沒有人手可以看守,所以交給秦非夜,倒是一個不錯的解決辦法。

許是葉輓歌的語氣刺痛了秦非夜,秦非夜的語氣無奈中帶上了幾分輕嘆,「你一定,要就這樣和我說話嗎?」

葉輓歌聞言語氣高了幾分,「我怎麼和你說話了?」

秦非夜輕輕嘆了一口氣,他覺得有些疲憊。

這幾日他想盡辦法見葉輓歌,可是她都不願意見他。

明明葉輓歌是相信自己的,為何卻還是不願意見自己?

秦非夜想不明白,問了阿七,問了阿都,更加是不明白。

他不知道自己還需要怎麼做。

但秦非夜至少知道,葉輓歌在和他鬧脾氣,或許是因為自己不夠小心所以才找人算計,她因為這個生氣么?

秦非夜的語氣軟了幾分,「我們很久沒見面了,我很想你,輓歌,我們不能和好嗎?」

葉輓歌看著秦非夜那張臉,就覺得他是在怪自己小氣,他從不承認自己錯了,也不試圖讓自己原諒他和別的女人上床了!

行吧,就算沒上床,沒做到最後,那也是有了親密接觸不是?

這憑什麼讓她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

葉輓歌也曾設身處地的想過,若是自己和別的男人把什麼前戲該做的都做了,還被秦非夜當場撞見,他又會如何?

恐怕,當場就會發怒吧。

所以,葉輓歌自認為,自己已經足夠冷靜和大方,可是秦非夜該有的解釋,卻從來沒有。

葉輓歌要的,是秦非夜的親口解釋……

或許,是要的這個吧。

其實葉輓歌也不清楚,如果秦非夜解釋了,她就能不生氣了吧?

事實如此,不是么?

即便是下藥,即便是設計,即便沒有做到最後……

總之,這些亂七八糟的想法一直縈繞在葉輓歌的腦海里,揮之不去,她也想不通,想不明白。

想不明白的結果就是,索性不想,繼續生氣!

秦非夜見葉輓歌不理自己,上前一步拉了拉她的衣角,「輓歌,你和我說說話,不要不理我,你告訴我我需要做什麼,你會理我?」

葉輓歌一把甩開他的手,質問道,「你是不是覺得我在無理取鬧?你覺得我生氣毫無理由?」

秦非夜抿著唇沒有說話。

葉輓歌被秦非夜這沉默氣得肝疼,「秦非夜,你是不是以為我那天沒有生氣,之後便不該生氣?我都親眼看到你和洛秋雅赤身裸體的在一張床了,我便一點氣都不能生?」

秦非夜想上前摟住她,「丫頭,你不要生氣。」

葉輓歌推了秦非夜一把,氣得有些理智全失,「你不要碰我!我嫌你臟!你和洛秋雅做過什麼,你心知肚明!我能冷靜自持的質問洛秋雅,並不代表我會原諒你!你是被下毒了沒錯,可是若你不去洛秋雅房中,又如何會中毒?我不想知道你為何會中毒,我只知道,你和她躺在一張床上,你身上布滿的,都是洛秋雅的吻痕!」

那一日撞見的感覺還如此清晰的刻在心裡,此刻的發泄,大抵就是因為那一日強行壓下的冷靜而壓抑至此的爆發。

自從撞見開始,葉輓歌一直都是冷靜的,即便心裡不高興,也都是自己強行鬱悶,沒有對誰發過火。

這一次,葉輓歌是將心裡的火全發泄出來了。

秦非夜很能理解葉輓歌的心情,若是置換身份……

他不敢想自己會做出什麼瘋狂的事情。

或許,自己會在盛怒之下將兩人都斬殺。

秦非夜想過的,他想過這樣的畫面,所以才如此慌張,可是那一日的葉輓歌,如此冷靜,她沒有甩手離開,沒有置之不理,而是站在自己的面前,質問洛秋雅,還動手打了人。

所以,秦非夜便以為,葉輓歌是因為足夠信任自己。

可是,如此看來,似乎是錯了。

葉輓歌是在意的,如此在意,她這麼多日,定然都是如鯁在喉。

可是已經發生的事情,秦非夜卻無力改變,他強行將毒逼出體內后便昏迷了,之後的事情,實在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但是他可以肯定,自己絕對沒有碰洛秋雅。

自己都已經昏迷成那般,自然也不可能再碰洛秋雅。

所以,秦非夜選擇沉默,是因為知道自己無法改變既定的事實,便只能奢求葉輓歌原諒他,忘記那些事情。

秦非夜強行的將葉輓歌攬入懷中,一遍一遍的說道,「丫頭,我知道……我知道,你不要生氣,是我不好。」

葉輓歌不爭氣的紅了眼眶,她討厭這樣的自己,不喜歡這樣的自己。

她想要掙脫秦非夜的懷抱,卻發現對方的雙臂像是鐵鉗一樣,根本掙脫不開。

葉輓歌氣急了,張嘴就咬住了秦非夜的肩膀。

秦非夜悶哼一聲,任由葉輓歌咬。

葉輓歌咬的力道很大,直到將他的肩膀咬出了血腥味,才鬆開牙口。

她在心裡腹誹這白痴竟然都不知道喊疼,臉上卻還是黑著臉,她推了推秦非夜,「你放開我。」

秦非夜聽見葉輓歌的聲音有些悶,似乎是不舒服,便趕緊的放開了她。

「怎麼了?」秦非夜急切的問道。

葉輓歌轉過身去,微微仰起頭,讓眼眶裡面的眼淚掉不出來,她吸了吸鼻子,悶聲說道,「秦非夜,我現在還是沒辦法面對你,你走吧,我暫時不想見你。」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才醫妃:皇叔很撩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天才醫妃:皇叔很撩人目錄 天才醫妃:皇叔很撩人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五十五章 生氣

9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