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激將袁紹

第206章 激將袁紹

別人怕董卓,董卓卻怕張羽。

別的不說,僅憑張羽到涼州一帶打過兩次神仙仗,就把董卓震懾住了。

在董卓看來,張羽不僅擁有著崇高威望,而且還能在萬軍叢中取敵將首級。

張羽是上天使者,抬抬手,就能取人性命。

董卓從司隸來,在朝廷中沒有任何根基,在他看來,要想搞專政,就必須獲得以張羽為代表的士子們的人心。

籠絡住張羽,是董卓在洛陽立足的前提。

當張羽提出漢靈帝所賦特權還能不能擁有時,董卓不加思考就說按先帝慣例照常實施。

董卓不想讓張羽前往荊州當州牧,因為張羽一旦在荊州當州牧,憑張羽的威望和能力,荊州就會成為張羽的私人領地,張羽就能依靠荊州與他分庭抗禮。董卓想在朝廷中給張羽以高位,一方面利用張羽的影響力穩定局勢,另一方面把張羽這種能人安置在眼皮底下,便於掌控。

張羽會聽董卓的嗎?不殺他,就算客氣了。董卓在張羽心目中就是活死人,殺他只是時間早晚問題。

誰能控制張羽?

除系統外,沒有人能控制張羽。

張羽與董卓等告辭后,就來到長樂宮操了何太后。此舉當然極為瘋狂,能力達到了如此高地步,行事就不免張狂。

何太后當然知道董卓來到了洛陽,她處於朝不保夕境地,把張羽當成了救命稻草。

張羽會救她嗎?

當然不會!因為救了何太后,歷史就得改寫。

操何太后是白操,宣洩而已。

張羽離開長樂宮后,就想返回基地家。

就在張羽來到宮門處,正想騎上馬離開之時,袁紹突然出現。

張羽和袁紹一人牽一匹馬,在宮牆外走著。

袁紹唉聲嘆氣說:「鎮國大將軍,我們如此興師動眾,斬殺了宦官,勝利成果卻讓董卓奪去。」

張羽站住,看著袁紹冷笑說:「大將軍是被你害死的。」

袁紹一激凌,張羽一句話就擊中了袁紹命門。

何進活著時,是天下士人首領,眾望所歸大人物,掌握著天下兵馬,在殺宦官行動中,竟然被宦官提前殺了。假如追究起責任來,袁紹作為殺宦官積極分子,自然逃脫不了干係。

董卓和丁原這種邊陲將軍來到洛陽,袁紹也負有不可推卸責任。

袁紹彷彿突然衰老了一般,重重嘆氣說:「事情既已如此,後悔葯是沒有的。鎮國大將軍,接下來我該怎麼辦?」

張羽冷笑說:「還能怎麼辦?先觀察一下再作決定吧!但願你將來在做決定前,能動腦子先想好。」

袁紹躬身說諾。

現在的袁紹是司隸校尉,權力極大,進入了高官行列,面對張羽象犯了錯的小學生一樣,只敢唯唯諾諾。

張羽知道袁紹在某一天是會拂袖而去的,弄不好在袁紹這,系統還會考驗張羽。

袁紹離開洛陽后,董卓會任命他為勃海太守,賜爵位為邟鄉侯。

袁紹必然是滅霸系統要解決的重點對象。現在竟然不能殺了,還只能等他當上霸主后,再予以消滅。

張羽看袁紹,覺得袁紹也是活死人,想起他的兒媳,將來會被曹操兒子奪去,就覺得好笑。四世三公之後,如此牛逼的一個大人物,由於腦袋瓜子不好使,導致的後果很嚴重啊!

張羽並不知道,歷史進程正在加速,很多史實正在發生變化,張羽穿越事件對歷史的影響力越來越深刻。

史實必須變化,不然的話,張羽要消滅掉所有霸主,得等到什麼時候哦!

系統越來越人性化,怎麼都不可能讓張羽等太久。

眼前的袁紹的生命也會提前結束。

袁紹重重嘆氣說:「觀察什麼呀?董卓的本性已經暴露,他想獨攬朝綱,凌駕於天子之上。他有什麼資格廢立天子?明天我一定要堅決加以阻止。」

張羽故意激將袁紹說:「你作為司隸校尉,掌控著重兵,假如能阻止董卓廢天子改立陳留王,也算是將功補過,有始有終。放心,明天我也會來到朝堂,董卓假如對你不利,我會予以保護。」

袁紹大喜,躬身說:「多謝鎮國大將軍,明天只要您參加大典,我就敢當著所有人的面,斥責董卓,阻止其廢帝。」

張羽和袁紹說了會話后,就騎上汗血寶馬,返回基地家中。

第二天,嘉德殿,少帝劉辨坐寶座上,何太后坐一側。

文武百官在殿下站立。

袁隗和董卓坐在眾人面前,張羽站在最東側。董卓穿著鎧甲,佩著寶劍,一副目空一切情狀。

何進都不敢穿鎧甲佩劍上殿,董卓敢。

董卓一臉橫肉,殺氣騰騰,他想把朝堂當成他的軍帳,在那裡他就是皇帝,可以主宰一切。

一位尚書宣讀聖旨,宣布廢除司空劉弘職務,董卓兼任司空。

聖旨宣讀完后,董卓向大家抱拳,哈哈大笑,開始述說自己一生的豐功偉績。

太傅袁隗低著頭,一聲不吭。

袁隗堅持明哲保身態度,只要董卓不影響他的利益,他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什麼事都不管。

在袁隗看來,不管是誰當皇帝,都必須尊重他,因為袁氏四世三公,門生故吏遍天下,沒有袁氏的支持,誰都別想專政。

黃巾起事後,漢靈帝撤掉袁隗的職務,使袁隗長久在家賦閑,導致袁隗的心態發生了極大變化,不再是當年的敢說敢做朝堂一隻釘。

袁隗的縱容使董卓更加狂妄,更加地肆無忌憚。

何太后看張羽,嘴巴動了動。張羽嘆氣,微微搖頭。

何太后清楚,董卓接下來,就要宣布廢掉少帝,何太後知道她阻止不了,現在的最大夢想是,在陳留王當皇帝后,她仍然能象現在這樣臨朝聽政。這個女人現在的想法是兒子可以不要,但權力必須牢牢抓在手中,至少在形式上她仍然是太后。

張羽假如想阻止董卓廢少帝,董卓就堅決不敢廢少帝,董卓現在只怕張羽一人,其他人誰都不怕。

張羽能阻止董卓廢少帝嗎?不能啊!歷史事實就是如此,系統還明確規定,張羽必須維護史實的呀!該殺的殺,該保護的保護,目的何在?還不就是要讓歷史能按真實狀況發展?

張羽也在做著張揚威信準備,一旦需要張羽是會露一手的。

董卓滔滔不絕講了自己的功績后,開始講正題。

董卓說:「少帝愚昧懦弱,不能敬奉宗廟,陳留王由董太后撫養長大,知書明禮,勇敢,由陳留王繼承大統,必將能保大漢江山永固。」

董卓的話還沒說完,尚書盧植就站出來大聲說:「少帝是先帝嫡長子,嫡長子繼承製是自古以來的傳統,少帝年幼,只要善加引導,一定能成為千古明帝。老臣以為,廢不得。」

董卓大怒,厲聲:「盧植老朽,你可知先帝臨死都不立辨為太子之真意否?先帝哪想讓他當皇帝?只是迫於何進威勢,不敢廢掉他而已。你膽敢再放妖言,我就斬了你。」

盧植也提高嗓門說:「董卓,你算老幾?你只是個邊陲將領,怎麼可以到朝堂來用武力恐嚇君臣,廢掉當今皇帝?」

董卓怒吼:「把他拉出去斬了。」

十幾個帶甲官兵跑進來,架起盧植就往外走。

在場官員大多懾於董卓的淫威,敢怒不敢言。

侍中蔡邕挺身而出,大聲說:「誰敢斬盧尚書?就先把我斬了。」

董卓看著侍中蔡邕怔了怔,大聲說:「斬了你,又能怎麼了?」

董卓對帶甲官兵大聲說:「把蔡邕也拉下去斬了。」

真實歷史上的蔡邕在王允專政時,由於為董卓說話,而招致殺身之禍。歷史就是這麼有地趣,面在董卓竟然想殺蔡邕。

袁紹拔現佩劍,大步上前,大聲說:「誰敢殺害盧尚書和蔡侍中?」

董卓瞪著袁紹,冷笑說:「本初,你擅殺天子近侍,本就犯下不可饒恕大罪,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煩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三國之最強快遞員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三國之最強快遞員目錄 三國之最強快遞員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06章 激將袁紹

95.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