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拉攏

第92章 拉攏

老兵看著楊棟也非常的猶豫,他不是傻子,從四川踏出第一步他就知道這一趟旅途凶多吉少。

東北軍西北軍中央軍哪支軍隊在中國不是牛逼到爆。戰鬥力以及裝備水平哪一支不是遠遠超出川軍?

問題是就算是他們在日本人手裡面,別說討不到好了,能夠活下來就算好的了。

換上川軍?川軍能夠比這些軍隊還能夠表現的好嗎?

現實是殘酷的啊,老兵非常的迷茫,他不想死,但他有一腔愛國的熱情,但他真的不想死,俗話說好死不如賴活著啊!人這一輩子生下來,誰他媽就奔著死去的啊!

同樣他也不想讓自己的兄弟們就這樣死去去。人活一世怎麼可能沒有七情六慾。怎麼可能沒有一點點感情?可是國難當頭!這點感情和兄弟算些什麼啊?

自從出川開始大家立有死志。只是讓他們萬萬沒有想到是,還沒有遇到小日本,現實的種種遭遇就讓他們心如死灰磨去了一切的戰鬥意志。

裝備低劣穿著如乞丐的川軍,沒人瞧得起他們,甚至有些軍閥以為這些出倒霉的川軍是過來搶地盤的。老天爺啊!你他娘的看看川軍這戰鬥力水平以及他的裝備。這可是連西北那幫子人都嫌棄的存在啊!

就這搓樣,你他娘的居然以為他們會跑過來搶你的地盤。你是有多麼不自信啊?

老兵看著楊棟心裏面的苦楚無處訴說。他知道邁出這一步的後果是什麼?會被人鄙視,啊!你這姓李的攀高枝了啊!

從川軍跳槽到西北軍你攀上枝頭做鳳凰了啊!

「我跟你說了這麼久,約么?有半個來小時。到現在你看周圍滿滿當當幾百個川兵在這裡,到現在居然沒有一個軍官出現,能夠告訴我一下,他們在哪裡?或者請求你告訴我一下他們現在在幹些什麼?」楊棟看著老兵和顏悅色地問道。

「不知道。」老兵看著楊棟非常不自信的說道。

楊棟沖他笑了笑,滿臉都是自信,不知道是吧,其他的川兵可是一清二楚啊!

楊棟轉過身子準備詢問正在大口吃的川兵們時。老兵終於開口了。

「不用問他們了,我告訴你吧!他們在喝花酒在打麻將,打牌!」老兵嘆了一口氣說道。神情裡面滿是落寞。

「好啊!老兵告訴我!現在國難當頭軍情危急,你們的軍官在喝花酒,打麻將,打牌,賭博!你覺得他們能夠給你們帶來勝利嗎?」楊棟轉過身子看著老兵得意洋洋的說道。

然後環顧四周對著周圍圍觀的川兵們問道。「告訴我,我的勇士們?他們能夠給你們帶來勝利嗎?但我可以明確無誤的告訴你們,我可以給你們帶來勝利!只要我楊某人不死,我就會帶你們回家!」

周圍的川兵們看著楊棟沉默著。眼神裡面充滿著糾結。

楊棟看著他們繼續添材加火「我不否認他們的勇氣,說白了,咱們這些軍官誰不知道誰,誰不知道他們的底褲上面沾了多少屎?我也是當官的我佩服他們,舒舒服服的呆在老家當一個大少爺閑的沒事幹帶著人到佃戶家裡面收糧,調戲調戲良家婦女。這舒服日子不好過嗎?」

「跑到這裡來跟日本鬼子打生打死,我真的佩服他們的勇氣,拋棄了這些舒服日子投向刀山火海!這鬼時代兵荒馬亂的戰亂不修!你們都比我更加清楚這舒服日子是多麼的寶貴。千金難買一平安!說實話我佩服他們的勇氣但我同樣鄙視他們的愚蠢!他們以為日本人是什麼人啊?啊!他們有見識的,至少比你們都有見識,可是他們到現在卻一點緊張感都沒有!」

「我得到的戰報在前線東北軍正節節敗退,中央軍也好不到哪裡去?馬上日本人就殺過來了!現在他們居然還在打牌,喝花酒,睡大覺!我估摸著他們應該還沒有進入節奏,以為這裡是四川!估摸著喝花酒的那些老兄正在對保定的北方大妞評頭論足,打牌的兄弟們正在分析保定這邊的麻將與四川麻將的區別。他們以為這裡是哪裡呀?」

「兄弟們,你們能夠從四川來到北方几千公里長途跋涉,我楊某人敬佩你們,願稱之為諸位為兄!諸位兄長你們把自己的小命拴在這些老兄身上。你覺得值得嗎?啊!」

「啊,老兄貴姓?」楊棟轉了一圈,然後看向老兵。

「免貴姓李!」

「叫什麼?我叫楊棟,現為29軍132師補充團團長!」

「我叫李強,我~」李強看著楊棟想要報出他的職務。可自己一個小小搓不拉幾的排長,在他面前有什麼話語權?

「老總,老總,他是我們排長!」這時張二娃擠了進來。對著楊棟嚷嚷到道。

「你是我在這裡見到的唯一一個川軍軍官,來我這裡我讓你當連長!而且以你的能力有膽識當個營長也沒什麼問題!」楊棟看著李強毫不猶豫的對他進行封官許諾。這種待遇是在川軍從來沒有出現過的。李強要是不心動那真是假的。

「可是!」

「可是什麼?以李兄的人品和能力完全當得起我給的職位!大家說對不對啊?」楊棟害怕又出什麼幺蛾子一把抓住李強的手,然後對著周圍的川兵們喊道。

「對啊!我們李排長可是好人呢?他從不打牌,從不抽大煙。待兄弟是真的當兄弟一樣!而且還顧家呢!」張二娃一看李強也有一絲絲猶豫,連忙沖著周圍的川兵們喊道。

「對對對,李排長就接受這個任命吧!」

「對啊~楊團長已經給出了這麼好的條件了,咱們也不能少了楊團長的面子啊!」

「就是就是,要是不答應,那豈不是說我們四川人給臉不要臉,是不是?再說了,您要是當官,我們要是加入這個團,要是出了什麼問題,也有一個主心骨,不是嗎?」

「對你說的太對了!」楊棟指著剛剛發言的一個川兵喊道。然後迅速的轉過頭對著李強說道。「他說的對,咱們西北軍大部分都是北方人不管語言還有生活習慣都與四川人有些差距。這要是到了部隊難免會產生一些矛盾,到時候產生了矛盾,我們總是需要一個主心骨來進行調解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抗戰之鐵血學生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抗戰之鐵血學生團目錄 抗戰之鐵血學生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2章 拉攏

6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