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6章 歷劫

第536章 歷劫

察覺了追上來的黃爍,燕忘情神色大變,轉頭惡狠狠的瞪著黃爍。

「你來幹什麼?走啊,你報信的責任已經完成了,剩下的就和你無關了。」

燕忘情也是一代奇女子,恩怨分明,性如烈火。在她看來,這是蒼雲軍的危難,她作為一員,就應該與袍澤共赴危機。但是黃爍畢竟是外人,且是恩人,他不該也不能死在這裡。蒼雲軍戰死沙場是歸宿,但也需要有人見證這次不公,為其將來求一個公道的評判。黃爍的身份就很合適。

黃爍也沒多廢話,這時候也不是打嘴炮的時候,都是意志堅韌之輩,誰又能三言兩語勸服對方。乾脆直接說了一句他一直張不開嘴說的話,實在是太中二了,不是情緒到了真就說不出口。

「東都狼,戰八方。我是天策一員,亂臣賊子,吾必誅之!」

燕忘情瞬間不說話了。

天策府作為太宗親屬的機構,有著太多的驕傲。天策府左右衛十二營,有一些是功能性的隊伍,例如之前提的天機營,有些是後設擴充的。作為天策府最核心,也是最老的七個營,無不有著獨特的名號。如晦,無忌,衛公,叔寶,玄齡,尉遲,知節,七大核心營,無不是歷史悠久,榮譽滿身的存在。

燕忘情很清楚,論及對皇朝的忠誠,天下軍隊無出天策之右者。所以當黃爍這麼說,她也就沒法再勸了。再勸就是對天策的侮辱,對黃爍忠誠的懷疑。

洒然一笑,濃郁的血色從燕忘情身周冒出。

「既然如此,那便同行吧。」

不過黃爍卻被燕忘情身上冒出來的力量所吸引。那不是戰意,而是一種黃爍還挺熟悉的力量,雖然表象不同。正是之前在王母身上察覺過的,被其成為災劫的力量。

似乎覺察到黃爍的側目,燕忘情隨口解釋道。

「我們蒼雲軍出身不如你們天策根正苗紅,最初是一群江湖人為了結束亂世,投身明主。所以我們蒼雲軍最初的武學源頭來自少林,曇宗大師所傳。後來才經衛公李靖整合成軍,成為軍隊。我們的功法也是逆轉佛法,為殺戮而生,為歷劫而存。所謂萬劫輪迴方威我,人間不清何成佛。」

黃爍畢竟是熟讀邪極道存書的人,見識頗廣,尤其是對一些江湖傳聞,隱秘八卦多少都知道些。燕忘情一說,他就有了猜測。

無論江湖還是朝堂,門第之見都是很嚴重的。兵家在大宋時期的滅亡,雖然有外部原因,但是不得不說,根子還在內部。別看江山輪流坐,天子換不停,但是兵家其實一直傳承有序,一脈相承。正是這種保守的傳承,才越來越萎縮,直至消亡。

江湖也好不到哪去,就連道家這麼開明,自己門派的核心傳承不也藏著掖著。佛門又能好多少,信仰可以傳播,但是武學卻是嚴防死守的。燕忘情說的那位曇宗大師恐怕當初也是兩難,既不便外泄少林的傳承,又確實眼見義士們實力不足,心中焦急。就憑著自身深厚的武學根基,硬生生創出了一門和少林無關的功法,來破局。

這也就難怪燕忘情說逆轉佛法了。佛門修的是什麼,修的是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說白了就是通過修行,去除掉自身在塵世間沾染的一切污濁,修一個原原本本的我,橫渡紅塵苦海,到達彼岸。

而這蒼雲軍的功法,可能是借鑒了地藏王菩薩的理念,主動歷劫,頗有些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的味道。

相比而言,天策府到底是根正苗紅。之前黃爍在天策的藏書閣里見識過,各種傳承頗有存貨,但卻束之高閣,只作為戰利品,參考之用。尋常士卒學的都是固定的《鐵牢律》功法,和一系列的槍法,並不允許隨意學習。

只有黃爍這樣領悟了戰意的存在,才會被允許自由學習閣中功法。似乎這戰意,在天策府是一種特殊的憑證,一旦領悟,就有了不同的身份階層。

馬速飛快,百里之距,說話間就到了。

飛快地掃了一眼形勢,兩人表情各不相同。黃爍是長舒口氣,戰鬥還在進行,起碼說明蒼雲軍還未徹底落敗。虧肯定吃了不小,但只要不是全軍覆滅,就還有機會。

他之前一路最擔心的就是,這樣的陰謀設計,務求的必然是雷霆一擊。他是真怕到了地方,看到的是一群正在打掃戰場的安祿山軍。那可就真的無力回天了。

但燕忘情雙目欲裂,恐怖的血絲布滿雙眼,就連身上的氣息都有了劇烈的波動。

黃爍畢竟不是正經兵家,更沒有過大戰經歷。他一眼掃去,混亂的戰場,除了打得熱鬧,實在看不出什麼門道。

但是燕忘情不同,這個從小就在邊關,在軍營中長大的女子,對戰場有著自己的判斷。

一眼看去,她就有了結論。蒼雲軍這次虧吃大了,傷亡已然過半,剩下的人也到了絕境。而且她也看出來了安軍的設計。還原出了來龍去脈。

黃爍猜錯了一件事,奚人和契丹人的這次反叛,背後雖然是安祿山,但安祿山還真沒和這些人勾結。他也就是暗中安排人殺了和親的公主,同時買通幾個人,煽動兩族人的情緒罷了。

這是一石二鳥,甚至三鳥之計。

所謂攘外必先安內,安祿山起了反心,自然要開始清理身邊的障礙。但他礙眼的又豈只有蒼雲軍,關外的游牧民族又何嘗不是後患。一旦他大軍盡出,老家被人掏了可還行?

所以故意挑起兩族的反叛,正是為了解除後顧之憂。

當聯合蒼雲出兵之際,卻又故意延遲行軍,迫使蒼雲軍先和叛軍主力開戰。戰至正酣之際,安祿山下屬的狼牙軍,才姍姍遲來。

正當蒼雲軍以為援軍終至,開始無後顧之憂全力進攻的時候...援兵變成了催命的惡鬼,狼牙軍兜后開始了瘋狂的殺戮。

蒼雲軍就像漢堡里的肉餅,被前後夾擊,頃刻間就陷入了絕境。安祿山的目的根本就是通吃,既要滅了蒼雲軍,更要滅了兩族,徹底掃清身邊的障礙。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蒼雲軍畢竟是重甲精銳,雖說第一時間被偷襲,頃刻間三分之一的士卒當了冤死鬼。但是訓練有素的蒼雲們,還是及時的轉攻為守,勉強擋住了攻勢。

但也只是臨時保命罷了,前有狼後有虎,陷入重圍的蒼雲軍,敗亡也只是時間的問題。軍陣不是萬能的,傷亡近半還軍陣不散,士氣不墜,這就已經是奇迹了。正常而言傷亡過三成還能不潰的軍隊,就已經堪稱精銳了。

蒼雲軍能如此,除了自身足夠精銳外,更多的對安祿山背叛的恨意支撐著內心。這也就難怪能形成兵煞血域了。

啪!黃爍一槍桿抽在燕忘情盔甲上。

「冷靜,你現在最不需要的就是憤怒。現在的重中之重是能救一個是一個,兵事我不擅長,你現在必須冷靜,想想,有什麼辦法沒有!」

黃爍幾乎是趴在燕忘情耳邊吼的。數萬人的混戰現場,這對武者來說就是絞肉機,到了近前黃爍才發現,就算戰意上頭,看著這樣的戰場,他也是真心沒勇氣衝進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冰鑒離槍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冰鑒離槍 冰鑒離槍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36章 歷劫

99.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