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8章

第468章

眾多武者一見,也無奈的搖了搖頭,只得一個個的跟了進去。

通道內,靜悄悄的一片,隨著眾人的深入,那些妖獸怒吼的聲音,漸漸地越來越小了,而通道之中,更是傳來了一陣陣的陰冷氣息,不過,好在眾人都是武宗或者以上的武者,即使是裡面沒有光線,眾人也能看得清清楚楚。

「這裡,這裡怎麼這麼長?」尹家老三看了看四周,搖了搖頭,說道:「我們這還要走多少時間?」

眾人看了尹家老三一眼,紛紛搖頭,誰知道這通道有多長,又通到哪裡?現在既然進來了,只有一條道走到黑了。

「等一下!」不過,陳楚突然停下了腳步,朝著眾人壓低嗓音,說道:「這條通道快要到頭了。」

「你怎麼知道?」尹家老三的眼眸一亮,壓抑的心情終於好了一些。

「不錯,確實是快要到頭了!」這個時候,尹南天和倪清遠的聲音,也同時的響了起來。

「到了,到了……終於到了……」

眾人一聽說快要走到頭了,腦海之中自然浮現出了秘境的情景,一時間把剛才的畏懼早就忘諸到九霄雲外去了。

隨著眾人快要走到盡頭,只見前方的光線,竟然忽地暗了下來,只是,眾人依然能看見通道的盡頭,好像又是一個山洞,雖然只能看見一角,但是,也能感覺到十分的寬敞。

只是,陳楚的臉上卻沒有興奮的神色,因為,與此同時他也感覺到了很大的危險。

「太爺爺!」陳楚陡然停下了腳步,一轉臉看了看尹南天,說道:「你們等會再進去,我先進去看看!」

尹南天皺了皺眉,並沒有說話,不過尹家老三卻搶先說道:「小羽,你著什麼急?不如,不如讓他們進去查看一番,我們再進去也不遲啊?」

陳楚朝著獨角獸上的蘭靈看了一眼,說道:「現在最要緊的就是救活蘭靈,只有她才能帶著我們平安的離開幽暗之林。所以,我們不能再耽誤時間了。」

老三還想說什麼,尹南天便點了點頭。

陳楚握了握手中的歃血魔劍,身形一動,便直接沖了出去。

「我們要不要衝過去?」司馬門主看了看停滯不前的倪清遠。

「不急!」倪清遠瞥了尹家眾人一眼,說道:「只要我們看好了尹家的眾人,就不怕他耍什麼花招……而且,我也感覺到了危險,就讓他自己去給我們探探路吧!」

「好好好!」司馬門主笑了笑,然後朝著葉無言他們使了個眼色,示意他們把尹家的眾人看緊了。

眾人立刻點了點頭。

不過,陳楚一走出了通道的盡頭,便如同石化了一般,獃獃的站在了那裡。

「你們看,小羽,怎麼了?」尹家老三的目光,一直跟隨在陳楚的身上,只見他一動不動的站在那兒,於是,朝著尹逸戈等人問了一句。

尹南天等人搖了搖頭,誰都不知道陳楚到底發生了什麼。

「那我過去看看吧?」尹家老三說著話,便邁步想要過去。

「噓!」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陳楚突然一轉身,朝著通道里的眾人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緊接著,又朝著他們招了招手。

「嗯?!!」

眾人看著陳楚怪異的動作,不由得面面相覷,不是說有危險么?他不但沒有出事,怎麼現在又讓眾人過去了?

「走,過去看看!」旁人會質疑陳楚,尹南天卻不會,所以,他朝著尹家三兄弟使了個眼色,便躡手躡腳的走了過去。

只是,尹南天等人走過去的時候,卻和陳楚一模一樣的怔在了原地。

這樣一來,倪清遠他們也被勾起了好奇心,須臾之後,所有的人都靜悄悄地走出了通道,當然,他們也是愣在了當場,而且,還有些武者的臉上,立刻露出了驚恐的神色,隨即後退了數步,更有甚者,差點叫出了聲。

只是,陳楚猛然一轉身,朝著眾人陰狠地瞪了一眼,眾人陡然感覺到了一陣逼人的寒意,立刻停下了腳步。

「小,小羽,這,這……這是……」尹家老三站在陳楚的身邊,然後一臉驚恐的指著前方,小聲的說道。

陳楚轉臉看了他一眼,壓低聲音的說道:「閃電獨角獸的父親吧……甚至還有異寶!」

倪清遠他們並沒有聽到陳楚的話,但是卻清清楚楚的看見,一道巨大的身影,正躺在地上,呼呼大睡著。

「閃電獨角獸?!!」

那個巨大的身影,正是一匹潔白的白馬,它的額頭上,有著一隻偌大的獨角,而且它渾身上下,正環繞著極其粗大的閃電。

「唰!」

眾人的目光,直接落到了馱著尹易雪的閃電獨角獸的身上,看上去,這個閃電獨角獸只是小版的獨角獸而已。

不過,就在眾人的目光落在那幼子身上的時候,小閃電獨角獸,立刻揚起了前蹄,顯出了興奮的神色,尹易雪立刻感覺自己的身子一仰,差點尖叫了出來。

「小雪!」陳楚的臉色大變,立刻小聲的喊了一句,然後給了尹易雪一個眼神。

尹易雪自然會意,立刻趴了下去,然後不停地撫摸著小閃電獨角獸脖子上的毛髮。

眾人屏氣凝神,緊緊地盯著這一幕,生怕那幼子會吵醒那巨大的閃電獨角獸。

「啪!」

突然,小獨角獸的前蹄,輕輕地放在了地上,眾人的心裡猛然一驚,極其緊張的看向了閃電獨角獸,生怕它會被這雜訊吵醒。

還好,小獨角獸並沒有嘶鳴,閃電獨角獸也並沒有被吵醒,這才讓眾人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此時,誰都沒有想到,閃電獨角獸的父親,竟然出現在了秘境之中,但是,須臾之後,大家也就恍然大悟了,這隻閃電獨角獸肯定是守護著異寶的妖獸了。

果然,這隻呼呼大睡的閃電獨角獸,突然翻了一個身,而在它的身後,立刻閃過了一片光華,只見那道黑影的身後,竟然放了十數把兵器,而且一塊巨大的石桌之上,甚至還有著幾本古樸典籍,在典籍的旁邊,更是有著幾枚丹藥。

「呼呼呼……」葉無言等人的目光,一直落在那些異寶之上,而他們的呼吸,也越來越粗重了起來。

「你們看,那把兵器,似乎是地階的武器?」司馬門主指著其中的一把長劍,看了看倪清遠。

倪清遠的眼眸之中猛然一亮,那把長劍確實是一把地階武器,甚至可能還可以晉陞為天階的武器。

如果,如果拿到這樣的神劍,然後配合風神劍法的話,絕對可以挑戰四大世家的那些老妖怪了。

「丹藥,看見丹藥了么?」蘇夢魘指了指石桌上的丹藥,臉上也是露出了十分興奮的神色,然後,壓低了聲音說道:「那個金色的丹藥,好像,好像是二品煉藥師煉製的洗髓丹。如果,如果我們幾個九星武極吞服的話,可以直接晉陞到武尊啊……」

他身邊的武者們一聽到這句話,臉上同樣是激動無比,如果九星武極都可以直接晉陞武尊,那麼武尊也能直接晉陞到武靈,武靈更能晉陞到武極了。

這裡果然是秘境,果然有著異寶,只是,卻有著一個很大的問題,那就是這隻閃電獨角獸在這兒,眾人如何越過它,從而拿到那些異寶。

眼看著異寶,眾人無奈的站在那兒,心裡不停地盤算著,到底用什麼辦法能越過這隻閃電獨角獸。

「小羽!」突然,尹家老三朝著陳楚擔心的喊了一句。

原來,陳楚已經邁步朝著閃電獨角獸走了過去,其實,他已經看見了那些丹藥,其中肯定有著能救活蘭靈的丹藥,所以,他必須前去試一試,即使是驚動了閃電獨角獸,也在所不惜。

「倪掌門,我們要不要也過去試試?」司馬門主見陳楚過去了,也勾起了心中的慾望,然後朝著倪清遠看了看。

倪清遠搖了搖頭,然後帶著他們退到了角落裡,隨後給了司馬門主一個別有用心的眼神。

司馬門主一愣,隨即朝著小獨角獸看了過去,而倪清遠立刻朝著他笑了笑。

司馬門主想了想以後,便朝著倪清遠點了點頭,然後,他慢慢地彎下腰來,從地上撿起了一塊小石塊,藏在了手裡。

陳楚躡手躡腳的靠近了閃電獨角獸,突然,「噼里啪啦」的一陣輕微的響聲響起,只見一道閃電,立刻甩在了陳楚的手臂上。

「嗤嗤嗤……」

陳楚的衣袖上頓時出現了幾個破洞,一陣黑煙也猛然冒出來,鮮血更是滴滴答答的落在了地上。

「大哥……」尹易雪緊張的看著陳楚,心裡猛然一揪,差點喊出了聲。

不過,陳楚卻朝著尹易雪搖了搖頭,然後強忍著,一步一步地繞過了閃電獨角獸,這才讓尹家眾人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時間在陳楚的身上,彷彿越來越慢了,而他依然強忍著手臂上的疼痛,然後躡手躡腳的來到了石桌的邊上。

終於,他離那些丹藥只有最後幾步了,只要再給他幾秒鐘,他就可以拿到那些丹藥,然後救活蘭靈了,這樣一來,他們才有可能分得異寶,從而安全的離開幽暗之林。

「嗖!」

但是,就在陳楚即將得手之際,突然,一道黑影朝著小獨角獸而去。

「啪!」

小獨角獸一直緊緊地盯著閃電獨角獸,它早就想要衝過去了,誰知道,這個有一石塊直接撞到它的身上,所以,它立刻揚起了前蹄,然後一聲嘶鳴聲,便響徹了整個山洞。

「嘶……」

閃電獨角獸正呼呼大睡,此時一聲嘶鳴聲之後,它的鼻孔之中,猛然噴出了一團的白氣,隨即,它便睜開了眼睛,一道電光般地目光,直接落在了陳楚的身上。

陳楚一愣,萬萬沒有想到,這個時候,閃電獨角獸醒了,而且它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自己的身上。

「嗖!」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葉無言的手中猛然一動,又是一石塊飛馳的撞到了小獨角獸的身上。

「嘶……」

小獨角獸這一次終於受驚了,只見它又嘶鳴了一聲,然後馱著尹易雪和昏迷的蘭靈,竟然朝著東北角的一個通道里跑了過去。

陳楚心中一驚,立刻腳下一動,便朝著小獨角獸追了過去。

「噼里啪啦……」

閃電獨角獸一見,猛然從地上站了起來,然後竟然也追隨著陳楚而去。

不過,就在它鑽進通道的時候,一陣陣的電流,猶如鞭子一樣從它的身邊甩過,站得近的幾名武者,立刻被攔腰抽斷,頓時永遠的躺在了山洞之中。

「呼呼呼……」

眼前的這一幕實在發生的實在是太快了,眾人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直到十幾秒鐘之後,那些武者才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而眼神卻不由得朝著那躺在地上的幾名武者看了過去。

閃電獨角獸只是從他們的身邊跑過而已,並沒有發動攻擊,他們就已經倒下了,如果剛才閃電獨角獸大發雷霆的話,估計眾人都要死在這裡了。

「小羽……」

這個時候,尹南天立刻朝著尹家三兄弟一使眼色,自己要朝著通道追過去。

「上!」

不過,就在尹南天即將衝進通道的時候,一桿往生筆,直接撞向了他,把他硬生生的攔了下去。

「上!」

尹家三兄弟見宇文掌門他們動手,於是三兄弟分別朝著宇文掌門攻了過去。

「倪掌門,怎麼辦?先拿異寶,還是先把他們拿下?」司馬門主見尹家眾人和宇文掌門斗在了一起,立刻朝著倪清遠看了過去。

「先把他們拿下,再去拿異寶。」倪清遠說著話,手中的長劍一抖,便朝著尹南天刺了過去。

司馬掌門也不怠慢,一樣手中光華一閃,朝著尹南天攻了過去。

「父親,我們怎麼辦?」沐亘見倪清遠和尹家打了起來,於是連忙朝著沐陌塵看了過去。

沐陌塵朝著沐亘搖了搖頭,說道:「先等一等再說!」

沐亘的臉上露出了笑容,隨後帶著自己人,躲進了角落之內。

……

陳楚身形一動,便直接衝進了通道內,準備去追小獨角獸,但是,他剛剛跑了幾步,便發覺自己的身子一輕,竟然騰空而起,然後飛一般地朝著前方襲去。

他心中猛然一驚,然後抬頭一看,只見自己被閃電獨角獸含在了口中,而閃電獨角獸竟然瘋狂的朝前奔跑而去。

陳楚也不知道閃電獨角獸為什麼含著自己,但是他也明白了,閃電獨角獸暫時不會傷害他,所以,他便睜大了眼睛,緊緊地盯著前方。

「呼呼呼……」

陳楚的耳邊是獵獵的風聲,也不知道閃電獨角獸含著他跑了多遠,只是,眼前的光線越來越亮的時候,他才猛然發現,自己已經衝出了通道,來到了一個熟悉的地方,而且他的眼前,還站了一個十分熟悉的身影。

原來,閃電獨角獸帶著陳楚,又來到了一個巨大的山洞之內,而他的面前正站著一個妖王金睛巨猿。

「妖王?」陳楚一愣,有些茫然的看著眼前的妖王金睛巨猿。

只是,金睛巨猿卻看了他一眼,然後便對著那隻閃電獨角獸,說道:「放了他!」

「嘭……」

閃電獨角獸猛然一甩,便把陳楚甩在了地上,然後一腳踩在了他的衣服上,緊接著,它身上的閃電,立刻變幻成了一條鐵鏈,把陳楚緊緊地捆住了,然後,它才看著金睛巨猿說道:「你,憑什麼讓我放了他?你只不過是個妖王而已。我想要殺你,輕而易舉。」

「哦?試試看!」金睛巨猿搖了搖頭,隨即緊握著右拳,朝著閃電獨角獸的背上,直接轟了下去。

「噼里啪啦……」

閃電獨角獸根本就沒有畏懼的神色,只見它的獨角上光華一閃,粗大的閃電如同電鞭一般,直接抽向了金睛巨猿的右拳之上。

轟——

一聲巨響,偌大的金睛巨猿,竟然被那一道閃電,直接抽飛了出去,然後重重地撞在了山洞上的石壁之上。

「大哥……」

此時,在東南方向的角落裡,尹易雪抱著蘭靈一臉擔憂的看著陳楚,只是,小獨角獸卻不知去向。

陳楚無奈的朝著他看了一眼,沒有想到,閃電獨角獸的實力竟然這麼強,自己連一招都沒有出,便被他抓到了起來。

轟轟轟——

妖王金睛巨猿和閃電獨角獸打在了一起,一時間,整個山洞裡,電光閃爍耀眼異常。

尹易雪抱著昏迷的蘭靈躲在角落裡,一動不動,生怕會被兩個妖獸誤傷。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著,妖王金睛巨猿自然落了下風,而且已經傷痕纍纍了,不過,他一邊和閃電獨角獸大戰,一邊看著陳楚……

終於,妖王金睛巨猿看準了一個機會,於是它緊緊地握著自己的右拳,朝著陳楚身上的狠狠地轟了下去。

「大哥,小心!」尹易雪見妖王金睛巨猿想要殺害自己的大哥,於是朝著陳楚大聲的喊了一句。

轟——

不過,她即使大聲提醒了陳楚,妖王金睛巨猿的那一拳,還是狠狠地轟擊到了陳楚的身上。

「咔嚓,咔嚓……」

須臾之後,陳楚身上的閃電頓時碎裂一地,陳楚一見,連忙翻身而起,手中的煞血魔劍便直接指向了閃電獨角獸。

但是,閃電獨角獸卻直接擋住了出口,然後惡狠狠地盯著他,很顯然,它不會讓陳楚從出口出去的。

「陳楚,快用煞血魔劍斬開結界,從這兒逃走,我來攔住它!」

突然,妖王金睛巨猿朝著山洞中的另一個通道指了指,緊接著,它便握緊拳頭,朝著閃電獨角獸轟了過去。

陳楚連忙朝著那個通道一看,這才想起這個通道,上次來到這裡的時候,他就已經發現了這個通道,只不過上一次,他沒有進去而已。

此時,形式危急,他也顧不得許多了,猛然間便揮出了手中的煞血魔劍,陡然間朝著通道的結界斬了過去。

「小子,不要!」閃電獨角獸朝著陳楚怒吼了一聲,便要過去攔住陳楚。

不過,金睛巨猿一拳砸了過去,正好把它攔了下來。

嘭——

陳楚連忙催動了體內的靈氣,頓時一片耀眼的光華閃過,洞口的結界終於被陳楚斬碎與虛空之處。

「小子,不要進去!」閃電獨角獸大吼一聲,便要衝過去,只是,金睛巨猿依舊死死的纏住它,不讓它挪動分毫。

「嗖!」

陳楚趁此機會,身形一動,便抱住了角落裡的尹易雪和蘭靈,然後直接衝進了通道之內。

一進入通道之後,陳楚便朝著前方疾馳而去,妖王金睛巨猿讓他從這兒逃走,這兒肯定有著逃出這山洞的道路,所以,他一刻都沒有耽擱,瘋狂的狂奔著。

不過,陳楚一入通道之後,金睛巨猿和閃電獨角獸便直接停了下來,然後兩個妖獸相視一眼,便朝著通道看了過去。

當然,這一幕,陳楚自然是看不見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陳楚也不知道奔跑了多久,總之,他猛然間發現,通道內的溫度竟然不正常了起來,越來越冷了。

「咦?!」

突然,這通道內不但越來越陰冷了,似乎四周還有著無數的怨氣,而且,一顆粗壯的大樹擋在了他的面前。

「這裡,這裡怎麼會有這麼大的一棵樹?」陳楚連忙停下了腳步,然後放下尹易雪和蘭靈,便站在大樹之前,有些茫然的看著。

尹易雪一路上被狂風吹得有些迷迷糊糊的,此時才搖了搖頭,也朝著大樹看了過去,不過須臾之後,她的臉上便溢滿了興奮的神色,說道:「大,大哥……這,這好像是幽冥神樹。」

「幽冥神樹?!!」陳楚一愣,好像記得尹易雪曾經和他說過這種神樹。

相傳人死之後,便會到達一個叫幽冥界的地方,而那兒有著一株幽冥神樹。此樹的根部在幽冥界,枝葉卻在修鍊界中。

其根部有無數冤魂環繞,以供其養分,隨即枝葉每百年結一幽冥果,萬年之後,一百枚幽冥果融為一枚幽冥神果。相傳,得此幽冥神果,便會領悟一項冥典,令其實力暴漲……

但是,這幽冥神果在幽冥神樹之上,從開花到結果,也只是半炷香的時間。時間一到,幽冥神果落下,直接落入幽冥界。旁人只能望洋興嘆了!

「你看?!!」突然,尹易雪指著那幽冥神樹,說道:「那麼多的幽冥果已經融合在一起了,馬上就會出現幽冥神果了。」

陳楚一見,心中大喜,如果能吃了幽冥神果的話,便會得到冥典,到時候實力大漲,說不定就可以找到醫治周婉的方法了。

踏踏,踏踏踏——

只是,這念頭剛剛升起,通道內的氣溫便詭異的升高了,而且在通道的盡頭,傳來了重重的腳步聲。

「大,大哥,那,那是什麼?」尹易雪連忙一邊後退著,一邊朝著陳楚看了過去。

陳楚身軀一震,也是後退了數步,然後目不轉睛的盯著前方,直到十幾秒鐘之後,他才驚訝的喊道:「是,是噬魂封豨和九天赤焰獸??」

陳楚萬萬沒有想到,會在這裡看見兩大凶獸,而且這兩大凶獸,正一步步地朝著自己走來。

「人類,你終於來了!」九天赤焰獸一步步地逼近陳楚,然後口吐人言道:「為了讓你帶來煞血魔劍和玄武功法,我們等你等了很久了。」

陳楚一邊後退著,一邊看著九天赤焰獸,疑惑地問道:「你們等我好久了?」

「告訴你也無妨!」噬魂封豨點了點頭,說道:「我和九天赤焰獸被葉辰南所傷之後,只剩下一絲元神,也被他的東皇鍾封印在了這山洞之中。我們為了能重見天日,便讓妖獸把煞血魔劍送了給你,然後由你找到我們散落在修鍊界的玄武功法,只要有了這玄武功法,我和九天赤焰獸便能恢復實力,最後打上神界去……還好,你不負眾望,把玄武功法和煞血魔劍都帶來了。」

陳楚的眉頭一皺,這才恍然大悟,原來自己的所作所為,竟然全都是為兩個凶獸作的嫁衣,這,這讓他一時半會無法接受。

「不要浪費時間了!」九天赤焰獸緊緊地盯著陳楚,然後說道:「把煞血魔劍和玄武功法交出來吧!」

突然,陳楚搖了搖頭,他不由得朝著尹易雪和蘭靈看了看,估計只要自己交出東西,她們倆和自己也就要葬身於此了,所以,他選擇了拒絕,即使被殺死,也不交。

「呼……」

九天赤焰獸似乎是等不急了,只見它猛然一張嘴,一團火球沖它的口中噴出,然後疾馳地朝著陳楚攻來。

陳楚不敢怠慢,身形一動,便想要逃走,但是那火球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頃刻之間便到了眼前,迫不得已之下,他手中的煞血魔劍猛然刺出,但是「嗖」的一聲,煞血魔劍竟然也脫手而飛。

嘭——

一聲巨響之後,陳楚被火球擊中,然後整個人都飛了出去,緊接著便撞在了石壁之上。

「大哥……」尹易雪連忙跑過去,扶起了陳楚,然後焦急的看著他。

「噗!」

陳楚一口鮮血噴了出來,兩大凶獸即使只剩下一絲的元神,自己即使有煞血魔劍在手,也依然不是他的對手,或許,今天真的要葬身於此了。

「哼!」九天赤焰獸冷哼了一聲,然後撿起了陳楚丟在地上的煞血魔劍,說道:「現在把玄武功法交出來,我可以饒你一命。」

陳楚看了他一眼,隨後閉上了眼睛,很顯然,他是不會交出來的,否則,山谷中的所有人都要葬身於此。

「殺了他!」噬魂封豨朝著九天赤焰獸看了一眼。

九天赤焰獸點了點頭,對著陳楚說道:「只要你把玄武功法帶來了,我就可以放心殺你了。畢竟,玄武功法是無法銷毀的,我總會能找到的。」

它說完話,便張口了血盆大口,更大的一團火焰正在它的口中形成,如果這團火焰砸到陳楚的身上,他必死無疑。

「鏘!」

就在尹易雪的話音剛落,她肩頭的白羽就嘶鳴了一聲,緊接著,只見通道的盡頭,一道黑影便朝著幽冥神樹而來。

「嗖!」

那黑影的速度很快,即使是噬魂封豨和九天赤焰獸同時出手,想要攔住它,也依然沒有攔住。

「快,快,它要吃幽冥果了。」噬魂封豨連忙朝著九天赤焰獸吼了一句。

轟——

它的話音剛落,一團火球猛然轟想了那道黑影,但是仍然沒有轟中。

只見,那道黑影猛然間便竄到了幽冥神樹之上,然後一口吞下了一顆幽冥果,緊接著,白羽也沖了過去,一樣吞下了一顆幽冥果。

「吼——」

緊接著,那道黑影一聲怒吼,便懸浮在了空中,白羽也是一樣,懸浮在半空中。

「是,飛飛!」陳楚和尹易雪同時大叫了起來。

只見飛飛懸浮在半空中,身形逐漸在發生著變化,竟然越來越長,而且渾身上下慢慢地長出了一片片的鱗片,而它身邊的飛飛也是一聲長鳴,隨即渾身上下長出了五彩的羽毛。

「龍,是龍,五爪金龍和鳳凰?!!」

尹易雪見飛飛竟然變成了五爪金龍,白羽變成了一隻鳳凰,立刻大驚失色的喊了起來。

陳楚的臉上也終於露出了笑容,沒有想到,自己收留的兩隻小妖獸,竟然都大有來頭,今天誰生誰死,還不一定呢!

「快,殺了它們!」

噬魂封豨猛然瞪大了眼睛,然後隨著九天赤焰獸一同殺了過去。

「呼……」

飛飛和白羽的身上,立刻冒出了一團火紅色的火焰,朝著兩大凶獸襲去。

「大,大哥……」就在此時,尹易雪突然指著幽冥神樹,說道:「快點,幽冥神果已經形成了,快去,遲了的話,一旦掉入幽冥界,就後悔晚矣了。」

陳楚眼神一凝,隨即便朝著幽冥神樹沖了過去,正好在幽冥神果掉下的那一剎那,把它吞進了口中。

須臾,陳楚的世界便安靜了下來,幽冥神果一入他的腹中,他便閉上了眼睛,然後體內的那一方世界,便像是得到了巨大的能量一般,在無限的擴大著,而且那一片湖泊也朝著四周蔓延而去,然後成為了一片大海,緊接著,在那一方世界之中,竟然孕育出了生命。

神!

陳楚突然感覺,自己成了這方世界里真正的神,而且那些生命竟然成了他力量的泉源。

「呼……」陳楚長長的出了一口氣,然後猛然睜開了眼睛,隨即看向了兩大凶獸。

轟——

此時,飛飛和白羽的火焰,竟然被九天赤焰獸手中的煞血魔劍給狠狠地崩飛了出去。

很顯然,它們倆雖然是神獸,但是還依然抵不過身經百戰的兩大凶獸以及煞血魔劍。

「煞血魔劍!」不過,陳楚伸出手,心中的念頭一動,九天赤焰獸手中的煞血魔劍便立刻脫手而出,直接飛到了陳楚的手中。

「咔嚓,咔嚓……」

緊接著,煞血魔劍上的鐵鏽寸寸斷裂,一把花光閃爍的長劍,出現在陳楚的手中。

「去死吧!」

陳楚緊緊地握著煞血魔劍,體內五彩的靈氣一涌而出,只見煞血魔劍上的劍氣,立刻匯聚成了一個玄黃色的古鐘。

兩大凶獸一見此鍾,立刻就想要逃命。

嗡——

但是,陳楚心念一動,雄厚而古老的鐘聲響起,五彩的光華四射開來,須臾之後,兩大凶獸便直接化為了虛無,終於連最後一絲元神也泯滅了。

陳楚面無表情的收了煞血魔劍,然後走到尹易雪和蘭靈的面前,分別握住了兩人,頃刻之間便到了尹南天的面前。

山洞中眾人還在廝殺,但是,眾人陡然看見陳楚出現在眼前的時候,全都感覺到了無比的威壓,別說是廝殺了,那強烈的威壓,令他們不知覺的放下了武器,然後齊齊的跪在了地上。

「小羽,小羽,你,你竟然晉陞到武神?太,太不可思議了!」尹南天連忙扶住了陳楚的肩膀,激動的說著。

不過,陳楚卻笑了笑,然後雙手一伸,山谷中所有的寶物全都齊刷刷的飛了過來。

「太爺爺,我要走了!」陳楚看著尹南天說道。

「去哪?」尹南天一愣,不知道陳楚要去何方。

「太爺爺就不要問了!」陳楚大手一揮,所有的寶物都送給了尹南天,然後他指著飛飛和白羽說道:「這兩大神獸,就留於尹家,做尹家的護家神獸!」

「不,小羽,你,你到底去哪?」尹南天的心裡,不全是想讓家族達到巔峰,他更多的是真心喜歡這個小輩,所以想要留下他,但是,他的內心也知道,恐怕是留不下來了。

「太爺爺,諸位再見!」

果然,陳楚朝著眾人笑了笑,便消失在了眾人的眼前。

此時蘭靈已經醒了,她依偎在紫衣的懷裡,兩人不知不覺的留下了淚水。

……

陳楚站在一間寬大的房間里,身邊站著極度興奮的羅赫,而他的面前,是一個極其寒冷的冰棺,冰棺里躺著的正是周婉。

陳楚朝著周婉笑了笑,然後朝著冰棺輕輕地吐了口氣,只見冰棺里的寒氣瞬間消散,而周婉的臉色,竟然以著肉眼能看見的速度,變得紅潤了起來。

「陳楚,陳楚……」周婉猛然睜開了眼睛,然後一把摟住了陳楚。

陳楚笑了笑,然後一邊摸著她的頭髮,一邊看了看羅赫,隨即兩人消失在了羅赫的眼前。

「老大,等我修鍊有成,我便去神界找你!」羅赫站在蒼穹之下,一口吞下了一枚仙丹,然後仰望蒼穹。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上門龍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上門龍婿 上門龍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68章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