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任老闆

第94章 任老闆

『張老闆..竟..竟然把水怪給殺了?!』杉哥剛聽到這件事的第一反應就是驚訝,以及不可置信!

因為道法高人都沒有辦法的事,怎麼會讓做生意多年的張老闆給辦了?

難道張老闆是暗自修鍊多年的高手?

還是隱藏世間的高人?

然後等近年來怪事頻發之後,張老闆終於忍不住出世下山,為他們鎮子助拳出手!

杉哥心裡想著,感覺自己的腦子有點不夠用,但也沒有說什麼『我壓根不相信』之類的話,反而是順著張封的話道,

「嗯..事關水怪..和將來人命關天的大事..」

杉哥整理了一下語言,「我也知道張老闆不是一個開玩笑的人,不會拿人命開玩笑,所以我相信張老闆可能真把水怪殺了..但..

但是這個怎麼說呢..」

杉哥揉揉左邊臉頰,這裡昨天被張封扇了一巴掌,「這畢竟是事關人命和南河水妖的怪事,所以我還是覺得的吧..咱們是不是再找人去看看?

省得水怪萬一要是沒死,或者湖裡還有其餘水怪,咱們是不是就有點..那個啥了..?」

「嗯。」張封準備起身,看看就看看。

「對,還有一件事!」杉哥見張封真想去那個充滿怪事的地方后,倒是忽然又道:「說到怪事,我想起任老闆那裡就有個奇事..等下午,下午!任老闆約莫睡醒的時候,咱們去瞧瞧?」

「話都說出來了,肯定要去瞧瞧。」張封看到杉哥這麼一副相信又不肯定表情,也知道他是想看看自己是不是真的有『本事』。

至於他為什麼現在不去南河。

張封能感覺出來他是真的害怕,不敢去,怕自己保護不了他,然後讓水怪把他給抓走了。

那麼多說與多勸無益,事實才是王道。

等下午見了真章,這比說什麼都好使。

萬一再碰到任務,自己就賺了。

「下午等杉哥來信。」張封坐的方正,一副有事就找自己辦的架勢。

「咱們可說好了!」杉哥把茶一喝,也指了指門外,「那..張老闆。我就不打擾了,我早上辦公室里已經來三四個電話了。也是昨天大雨,好幾輛車沒走,我得過去處理一下。等..等下午兩三點那會吧?我給張老闆打個電話,要是張老闆不忙的話,我再過來?」

「行,杉哥忙。」張封起身相送。

等來到門口。

張封看到門口斜對面停了一輛四個圈,這是杉哥的座駕。

包括在這年頭能買起豪車的人,也是夠厲害了。

因為車幾十萬,蓋棟樓也幾十萬。

有句話就是,一頓飯,一頭牛,屁股底下坐棟樓。

說的就是杉哥這樣的大戶。

也是大戶,肯定『惜命』,不想去南河冒險。

「張老闆那我走了..」杉哥走到車旁邊,在司機的開門虛引中坐進後座,又和站在門邊的張封招了招手。

張封手一擺,回屋,接著盤算自己的特效水性。

但隨著時間過去,店裡來往了幾位顧客,轉轉看看,最後又走。

在上午十一點左右,張封就發現水性融合好了。

比自己預計的還要快上一兩小時。

同時。

張封念著試驗的心思,直接走出店門,準備去南河。

「今個怎麼關門這麼早?」門口正在打牌的鄰居看到張封關門,是好奇詢問道:「張老闆要是去的近,門也不用關啊。我幫你看著就行了。」

他說著,又好奇望了望附近,「唉你說,二孬去哪了?這需要他的時候,這貨倒好,竄沒影了!」

「對六要不要啊?」對面打牌的鄰居看到這人半天沒出牌,吆喝他一句,又向著張封笑笑。

「要!」他看了看自己手裡的牌,又手掌摸了摸桌子上出過的,算算對面手裡還有什麼。

張封看了他們一眼,門一關笑著打聲招呼走了,不打擾他們打牌。

再沿著泥水小路,走到上次南河的湖邊。

如今朝著四周看看,那位漁夫倒是沒有過來。

估計是昨天那事把他嚇的夠嗆。

張封思索著,也沒有管他,而是望了望陰沉的天空,又看了看有些渾濁的湖水,便縱身一躍,『嘩啦』濺起水花,鑽進了湖中。

一時間有些冰冷的湖水包裹身體。

張封沿著岸邊,屏著呼吸,走到了前方水底。

而湖中間的水底離湖面有二十多米的距離。

這時張封朝著上面望了望,或許是陰天的緣故,倒是只能看見一點點隱約明亮。

再朝下看,附近都是水草,水草中還有不少小魚正歡快穿梭在其中。

用腳踢踢泥沙,還有一條泥鰍從土裡鑽出來,又鑽進另一個土洞里。

同時,張封感覺到周圍沒有危險以後,也試著呼吸一下,讓湖水進入自己的肺腑。

按照自己有靈氣護身,就算是『嗆』著了,不適應,也可以儘快把湖水從肺腑中呼出去。

但隨著一些湖水被吸進肺腑中后。

張封除了感到氣管與肺腑內有些涼以外,卻沒有感覺任何不適。

相反,自己吸入湖水以後,好像還和附近的湖水產生了『鏈接』,能提取附近湖水中的氧氣。

這種感覺很奇妙。

或者說除了肺腑內有些涼涼爽爽的感覺以外,就和平常的呼吸方式沒什麼兩樣。

包括這種清涼的感覺,也和之前融合水性時的感覺一樣,好像單純就是讓自己適應。

『咕嚕咕嚕』

張封感覺湖水不會對自己肺腑產生傷害以後,徹底放開肺腑中僅剩的空氣,在湖中遊走。

同樣,自己身上攜帶的紙人也不怕被湖水浸濕。

並且自己在上個世界內的融合了鬼都碎片以後,紙人也不用每到一個新世界時,就需要重新再製作。

簡單來說,就是上個世界內製造的紙人,在下個世界內也能使用。

前提是不超過最大次數。

就如自己現在的階級是『四階』,那麼每個世界內只能使用『四次紙人』,也相當於四次復活機會。

再加上之前獲得的復活道具,自己目前有六條命。

特別是在使用的優先順序中,張封也設置了死亡以後先消耗紙人。

畢竟這個用完的話,還可以接著製作。

張封心裡想著,等耗時十幾分鐘以後,也游完了整個南河湖底。

最後得出一個結論,那個水怪好像真的就一隻。

南河的怪事是徹底解決了。

等從湖中出來,走到岸邊。

張封渾身靈氣涌動,片刻間衣服中的水滴『沙沙』分離落下,衣服幹了。

再次回往鎮子東街。

這時是中午十二點多。

張封別的沒看到,倒是瞧見了門口的那幾人還在打牌。

「回來了..」之前說幫張封看店的那人,此時見到張封回來,又是打了一聲招呼。

「剛去吃飯了。」張封笑著開門,進屋等杉哥來信。

也在下午兩點左右。

杉哥一個電話打來店裡的座機。

等接通,杉哥很直白道:「店裡忙嗎?不忙的話,我就過去接張老闆了。」

「杉哥客氣。」張封笑著和杉哥聊了兩句,把電話掛斷。

沒多久,伴隨著『滴滴』喇叭聲,杉哥就開著他的四個圈來了。

張封出門,看到是杉哥親自開的車,也是一關店門,繞過車頭,坐在了駕駛位上。

杉哥和附近打招呼的商戶老闆們點了點頭,輕踩油門,向著鎮中行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4章 任老闆

2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