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藏手

第8章 藏手

從院外追去。

張封望著遠處梁初等人的身影,貼著附近的小販攤位走。

這時是下午五點半左右,秋季的天色已經有些暗淡。

一路上,他們快走數步,向著後方潦潦望了兩次。

沒注意到張封,就繼續向著前方走。

在他們想來,他們才是地痞土匪,哪有人跟上去找他們的事。

張封一路跟著。

直到他們來到一處街邊小院前。

張封才停下步子,稍微靠在一處攤后。

院前,他們敲門,相繼進院。

張封抬腳跟上去,拔出唐刀。

在最後一名地痞進院,準備關門的時候,一抹刀尖從門縫透出。

院內的地痞都沒想到有人追殺而來,一時閃避不及,被一刀穿了胸口。

「到地方了。」

張封從門外走進,望向院內愣住的四人,撥開刀身上的屍體,『啪嗒』關上院門,關上了身後人來人往的街景。

「振昌!」梁初望向張封腳邊的屍體,怒目而視,「你..」

「不用讓我等著。」張封望向幾人,「今天有一個算一個,咱們就在這,把所有事情說清楚。」

梁初盯著走來的張封,身子後退了兩步后,忽然向著院內的一間房屋內喊道,「哥,有人要殺我!」

話落,他再次後退一步,抽起地面上的木棍,向著張封襲來。

今天哪怕是張封不來,他也正想把下午刀架脖子的仇殺回來。

包括他旁邊的地痞見到梁初動手,也正在尋找武器,準備相繼而上。

張封卻突然向著左側跑了幾步,追上正在找武器的一人,鋒利的刀鋒『噗呲』割開他小半個後頸。

『啪嗒』屍體倒下。

張封往右踏上半步,躲過梁初抽來木棍的同時,橫刀抹過了身側一名地痞的脖子。

「我..」

旁邊的一名地痞見張封瞬息殺兩人後,想跑,直接奔向院門。

『嘩啦』院內的一間房門打開,一名身材壯碩的大漢也掂著一把短刀衝來。

他正是梁初的兄長,梁邡。

張封瞄他一眼,瞧見他步子沉穩有力,知道他手上有功夫,不出意外,應該就是梁邡。

雖然不知道他什麼路子,但張封心思轉念,沒有先管他,而是後退一步,一刀扎進了將要逃跑的地痞背心。

帶血的刀刃抽出,反身刺進了身前梁初的心臟。

先把近前能殺的全殺了。

只是在這瞬間,梁初卻扔下了手裡的木棍,死死抱住唐刀,狠狠瞪著張封,嘴裡溢出血沫,嘶吼著大喊道:「哥~!殺了他!」

「死!」

一陣刀刃破風聲傳來,梁邡血紅著眼,向著張封的脖頸劈去!

張封不得已,右手鬆開握住唐刀,低矮身子,一個猴子蹲身閃過,又反抽在了梁邡的手腕麻筋。

梁邡手腕一抖,短刀也隨之脫手。

但他好似有意和張封拉近距離,在這時他短刀脫手的瞬間,卻像是下山猛虎一般,轉身雙掌如利爪,抹臉,挖眼,向著身側張封的臉上撲切而來。

八極拳里的猛虎硬爬山,主攻的便是貼身短打。

張封只來得及豎起左手格擋,腳步繼續向後退,衣袖被他指甲『嘩啦』掛出兩道口子,好在及時抽身,不然胳膊上就少兩條肉,眼珠也丟了去。

梁邡見張封後退,卻是忽然把左手藏在腰間,右腿前踏一步,成弓步,右胳膊蜷縮,胳膊肘從下抽上,對準張封的心口。

闖步側進,八極頂心肘!

並且他之前猛虎硬爬山,只是打一個先行路子,主要是打開對方的『門』。

就像是拳法中的貼山靠,熊靠山一樣,只要不是力氣大的足夠撞死人,那麼很大意義上就是一撞、一頂,打亂對方的步伐,身體重心。

打拳是力從地起,若是人沒有重心,雙腿就從地面借不上力,步伐招式也就亂了,剩下就是任人追打,一連串的追拿殺招。

這連續殺招就像是平常練拳法套路的肌肉記憶,打木人樁子一樣,連綿不絕。

張封見梁邡側步肘心朝自己胸前頂來,知道他有打法路子,就沒給他繼續打出後續殺招的機會,而是選擇硬架硬打,在瞬息間身化妖魔,一股氣血從自身湧來,重心隨之平穩。

雙腿如紮根的百年大樹,左胳膊橫欄向下,如古時城閘門關閉下砸。

一記橫欄炮錘『啪嗒』砸在了他的肘心上方,用相對脆弱的手臂位置硬架著了他的頂心肘。

同時張封忍著左胳膊骨頭內傳來的疼痛,右胳膊弓起握拳,反擰半圈,拳心朝上,像是拉滿弓弦打出去的利箭,四百餘斤的爆發力,匯聚成一記窩心炮拳,轟在了他的左側胸前!

『咔嗒』脆響!

梁邡臉色繃緊的瞬間,硬生生咽下胸腹處上涌的血水,順著剛才的拳勢,藏起的左拳拍向張封的右肋!

張封卻猛然『呲嗒』一踩地面,後退兩步后,盯著前拍一步,落空以後,有些踉蹌的梁邡。

梁邡剛才那一拳死手,就如重傷的野獸,臨死前的反撲,求生的慾望,使得它們的最後一擊往往是最致命最恐怖的。

但只要躲過去,它們力氣用到老,就自然成了桌上的魚肉。

同時,張封感受著手臂骨頭內的略微刺痛,也沒有再讓左胳膊使勁,而是受傷的胳膊自然垂下,妖魔化消失,又稍微弓著身體,慢慢向著泄勁的梁邡右側貼去,

「闖步側貼?八極頂心肘?沒想殺無賴,殺出來個真把式..」

「你閻王三點手是學全了,我張封倒是沒這個福分,又差點著了這追拿連打的道..」

「呼..呼~」梁邡眩暈模糊間聽著張封傳來的話語時,卻晃晃腦袋,捂著胸口,大口貪婪的往肺腑內吸著發冷空氣,口鼻間溢出血水。

他的肺泡已經被折斷的骨頭扎爛,正在忍受著緩慢窒息的痛苦。

他如今只剩睜大眼睛,望著走來的張封。

張封從旁邊梁初的屍體上抽出唐刀,側身一刀從他喉嚨抹過。

「梁師傅放心。我拳雖不快、但刀快。在拳腳上,我確實不是梁師傅的對手。」

梁邡倒退了幾步,身子靠在了牆上,雙腿想借力站穩,卻嘩嗒摔倒下來,呼啦帶翻了旁邊的空水桶,血液從他喉嚨刀口處湧出。

張封來到他身前,在他心口補了一刀以後,才望向了院內一間屋子。

那裡有淺淺的青光泛起。

提刀走到屋內,搜查了一遍,無人。

張封才看向牆邊的一處木柜子。

打開,翻出裡面的幾件衣服,在最下面的位置,有一個小包袱。

解開,一本書籍映入眼前。

『物品:八極兩儀樁要領』

類型:秘籍

『品質:一階、青色』

張封聽著提示,翻開第一頁,上面開頭寫道

『李肖承,贈師弟梁邡..』

張封掃視屋內的屍體一圈,『啪嗒』合上手裡本子,揣進兜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章 藏手

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