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走動

第78章 走動

「平日里都是馮師兄等我,今日我就等等馮師兄。」

張封望著好奇的馮師兄,打趣般的回了一句。

因為說實話,自己也不知道怎麼接他這個話。

畢竟自己剛才也是忽然間的心血來潮,得知有客要來。

但具體一點,又怎麼都說不清楚了。

看來還是修鍊時間尚短,才十日,沒有體會到心血來潮的深意。

又或者是自己實力太低,還沒有完全掌握。

張封思索著,念頭一閃而過,就望向了蹬上山來的馮師兄。

對於他的到訪,也沒有什麼好奇。

皆因宗門內關於自己天才的消息,已經在內門傳開。

並且在自己閉關的這十日內,也來了不少攜帶禮物的內門弟子,但都被自己拒之門外。

他們也沒生氣,知道天才修鍊要緊,便沒有多加打擾。

包括馮師兄前幾日也來過一次。

可是張封那日倒是沒有突然的心血來潮,就也把他拒之門外了。

「張道友..」此時的馮師兄見到張封迎接自己,倒像是打翻五味瓶一樣,什麼滋味都說不上來。

他現在還回想著幾個月前,他把張封帶到宗門,又親自托關係,想給張封找個好去處,比如回來當個官差。

但是如今身份一轉。

他還是內門弟子,可張封卻是玄道宗內的天才!

更有傳聞說,張封現在享受的就是『宗主、長老』的待遇!

和宗主長老們平起平坐!

在這樣的身份下,他自然話語有些糾結,小心翼翼,不知道該說什麼。

張封看到馮師兄像是有難事的樣子,倒是笑著虛引他落座,又推給他一杯茶,「馮師兄有事請講。」

「我..」馮師兄半坐在石凳上,雙手捧著茶杯,臉上確實是一副不好意思開口的樣子。

「馮師兄有恩於我。」張封是方方正正的一敬茶,「我入宗之前,承蒙馮師兄照顧。如今入宗后,難道馮師兄就和我生疏了?還是我張封是那種背信棄義的人?」

「不..不是..」馮師兄面色著急,但因為張封這般依舊如此的豪俠模樣,讓他心裡安穩了一些。

同時,他琢磨了一下,組織了語言后,回敬一杯,又不好意思的娓娓道來,

「築基修士的壽命在三百歲左右..而齊城的城主,修為是築基小成,今年已經二百八十歲。所以..所以他馬上就要退位下來..」

馮師兄一開口以後,雖然還是不好意思,但話語就流暢了許多,「可是他的這個位置,是個香饃饃..

宗門很多境界晉陞無望的內門弟子都在盯著,也包括我..

我們都想著與其在宗內養老,手握虛權。不如成外面的封疆大使,掌握一城百鎮,十億百姓..

這可是真正的實權、生殺大權!

榮華後生,皆是小事..

可是如今有二十三位師兄,四十六位鎮主,他們都在圖個位置..我和他們都是城主備選..」

馮師兄說到這裡,其目的不言而喻。

就是他想爭這個位置,然後求到張封這裡了,希望與宗主長老平起平坐的張封,幫他說說話。

他自認為有這樣的領導才能,就差一位幫他說話的『高層前輩』。

不然,要是沒有『過硬關係』的人去說,去給管事堂的長老透透風聲。

那麼其他人萬一找個過硬關係,就可能把他比下去,上任城主。

反正大家的資歷差不多,誰當都一樣。

可他要是自己去說,去送禮,以內門弟子的身份,去遊說眾長老。

很有可能就是管事堂長老一甩臉,隨後七八位執法弟子一擁而上,把他驅打出去。

畢竟一任城主,可是掌管最少十億百姓,方圓數千里的土地。

哪有靠關係上的?

而關於資歷上,馮師兄是否有領導才能。

張封原先和練功長老閑聊的時候,倒是詢問過一開始帶自己入宗的馮師兄。

知道他資歷是有。

包括宗內還有他的平生記事。

大致是馮師兄十歲入門,身為外門弟子。

三十歲練氣圓滿,當過外門執事。

又在執事三年後,他花費十年遊歷小半個風洲,突破到了築基。

四十八歲,入內門,又出外遊歷。

六十三歲,他築基大成無望,就開始了為官生涯,先去齊城當過守門大將,治理了當地土匪禍亂。

七十六歲,他活動了一下關係,齊城外的小鎮,當過一縣縣主,改善了土地水渠,讓那裡每年豐收,並且這種方法還推廣到了整個風洲。

八十歲,他又為宗門斬殺了一位築基邪修,守護了一個村千餘百姓,但也身受重傷。

九十二歲,就是如今,他才去自己一開始來到這個世界中的尋縣,準備在那裡遊歷,上任那片地域的『一鎮之主』,掌管三十二縣。

再以他這般資歷,對比其餘內門弟子來說,算是為官之道的上上等。

絕對能任城主!

只可惜這樣的人,和馮師兄說的一樣,還有最少四五十人。

張封想了想,感覺馮師兄若是沒什麼關係,沒什麼政事資源幫他,好像也就是一鎮之主到頭了。

或者回宗內養老,再掛回外門執事。

但要是能在百歲之前,掛到齊城城主的位置。

那麼他不用回宗,反而可以像是上任城主那般,一直干到二百八十歲。

做將近二百年的『皇帝!』

張封想到這裡,感覺以馮師兄的資歷為準,應該有能力上任。不會辜負了齊城十萬萬百姓。

馮師兄是搓著茶杯,心裡緊張。

因為就算是張封答應幫他,這事也不一定。

畢竟是一城之主。

這可不是一個人說的算。

哪怕是宗主有人選,也得好幾位長老一同商量。

「我去問問..」

在安靜的氣氛中,張封忽然放下茶杯。

馮師兄隨之站起身子,又急忙抱拳道謝,「多謝張道友,多謝張道友..」

張封擺了擺手,「這事還不一定。」

話落。

張封知道這事很可能被很快敲定,便告辭一聲,向著管事堂渡步而行。

一步二十餘丈,不多時就消失在了馮師兄的視野內。

也在另一邊。

管事堂的山峰大殿內。

相貌看上去約有七十餘歲的管事長老,正在觀閱一個個申請齊城城主的自薦書信。

殿外,還站著二十八位執法弟子。

他們目視前方,阻攔著要進殿內的任何一人。

並且在這三日內,他們已經驅趕了不下二十名弟子。

其中還有執法長老的三兒子。

他也是想為一個人說官,但被無情驅打了出來。

可也在此時。

張封從山下走來,一步二十餘丈,不多時來到了殿外。

「見過幾位道友。」張封看到殿外有人值守,先抱拳,才進殿。

「見到張道友。」他們向著張封笑著一回禮,等張封進殿以後,還是目視前方,阻攔著想要進殿內的任何一人。

張封進殿以後,看向瞭望來的管事長老。

等他放下心中信件,張封才開口道:「有件事要麻煩管事長老。」

自己原先和管事長老聊過,知道他是一個和善的人。

也是一個說話不拐彎抹角的人。

所以要說什麼,直接最好。

「哦?」長老瞧見張封,是虛引旁邊的座椅,好奇道:「什麼事還勞張道友親自過來一趟?」

「齊城城主定下了嗎?」張封直切主題,「我有一名人選,馮廣彥,不知長老可否看過他的自薦,不知他能否上任?」

「內門的馮廣彥?」長老念叨一聲,忽然笑了起來,從桌子上『預備城主人選』的二十多封書信中,拿出倒數第三的書信,馮師兄的自薦,「此人資質尚可,我與宗主正有此意..」

長老說著,明擺著是張封一開口后,這事就全權定下來了。

再加上馮廣彥的能力確實很好,那不妨賣張封一個面子。

有時候事情就是這樣的事情,很簡單。

對於馮師兄來說,再怎麼去活絡的事,最終跑關係跑斷了腿,求完了人,都沒有任何結果。

張封就這麼一串門定下了。

也是朝里有人好做官。

對於地位高的人來說,任命一位城主就是一句話,或者一點頭就成的事。

或者說,在宗門想來,一城內不一定出一位張封這樣的天驕。

但這樣的天驕,絕對能拿下一城,百城,甚至整個風洲。

張封看到事情辦完,就不妨礙長老政務,起身告辭。

長老隨之起身,把張封送到殿外,又笑著言道:「不耽誤張道友修鍊了。下次若是再有這些小事,張道友不用親自過來,找位弟子通傳我一聲即可。切莫,切莫,別耽誤了張道友的修行。」

「多謝長老。」張封抱拳道謝。

「誒~張道友這有什麼好客氣?」長老擺擺手,一城,小事。

「張道友..」眾執法弟子見到張封離開,也是笑著告別。

張封逐一還禮,就此別過,準備回往自己山峰,向著馮師兄說明成了。

也等悠閑回來。

張封從南邊回往山下,望著西邊山峰上望眼欲穿的馮師兄側身時,也是喚了一聲,「馮師兄。」

等他尋著聲音著急的轉身過來以後。

張封上了山峰,直接笑著一抱拳道:「如今應該喚馮城主才是。」

「張道友是說..?」馮師兄面露激動,又忽然換為大禮,想要一拜。

張封一步上前,搭著他的肩膀,沒有讓他拜下去,「小事而已,當不得馮師兄大禮。」

話落,張封擺了手,向著山峰石桌旁走去。

馮師兄卻是搖搖頭,望著張封去往石桌的背影,「張道友真是幫我了大恩情!我..」

「本應相互幫襯。」張封走到桌邊,沏著茶水,「馮師兄不遠萬里之遙,飛渡白雲,帶我入宗。我今日步行十里山峰,送馮師兄方圓千里之帝。」

張封轉身端起茶杯,隔空遞出一敬,「如此恩情,理應如此,情誼本該如此,你我恩情如此,又何須多禮?」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8章 走動

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