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回宗

第72章 回宗

隨著張封話落。

客棧內沉默,小二不敢上前。

最後還是旁邊一人先反應過來,想也不想的嘩啦一下跪倒,

「仙人!」

隨著他一禮,附近的客人也是齊刷刷的反應過來,紛紛行禮,高呼仙人。

他們現在只能求情,求饒,求張封放過他們。

張封擺了擺手,讓他們無需跪拜。

但眾人見到仙人擺手,又看了看客棧內的屍體,卻是再次行禮一番,站起身子拿出了飯錢后,全部小跑離開了。

因為他們會錯了意思,誤以為仙人要吃飯。

那麼仙人吃飯的時候,他們肯定要離開客棧,不然就是打擾仙人吃飯,是為不敬。

『終於離開了..』跑出客棧內的眾人,擦汗的,拍胸口的拍胸口。

還有兩名膽大的客商,念著貨物與命一樣重要,繼而繞了客棧半圈,拐到後院,把自己的馬車貨物帶走。

張封見到眾人離開,倒是落得清閑,又望向了一直盯著屍體看的小二,「那三人,是我殺的,我之後自會處理。」

張封說著,從口袋內拿出幾塊碎金子,一擲,穩穩噹噹落在了櫃檯上,「耽誤了掌柜的生意。」

「不不不..」掌柜慌忙搖頭,不敢接,但看到張封不可置否的樣子,最終還是心驚膽戰的收下了。

「酒..酒..」小二像是才反應過來,想起仙人之前要酒,便慌忙轉身向著櫃檯方向跑去,掂出了一壇好酒。

聽掌柜的說,這是店內最貴的。

「慢慢慢..」掌柜看到小二掂起這壇,卻又喊了小二一聲,拿出了另一邊的一壇。

這才是店裡最貴的。

之前那壇,是糊弄來往客商的。

『嘩啦』酒水倒上。

小二忙前忙后,給張封端茶送水。

張封樂得安靜,悠哉的品嘗著方大廚的手藝。

先是望向燉爛的五香羊蹄。

筷子稍微伸到五香羊蹄上面,一碰,一夾,上面泛油光的肉皮就掉了。

張封夾了一塊,添到口中,再品一口清酒,吃起來味道十足,酒水的辛辣為羊蹄去掉了油膩,滿齒留香。

而隨著時間過去。

張封是吃的痛快。

也沒有其餘的客人來。

就算是來,也被掌柜拒在了門外。

被拒的客人看了看屋內的屍體,也不敢進來了。

只是在大約半個時辰后。

掌柜再次見到一位客人從遠處而來后,倒是嚇得看開了步子。

因為走進客棧內的人,是一位身著玄道宗執法堂衣飾的弟子。

『這是..玄道宗的執法堂!?』掌柜望著來人,眼皮子直跳。

他曾經就有幸見過這種衣飾,更見過他們貪污的城主,在執法堂弟子面前下跪求饒的可憐樣子!

至於城主,那是何許人也?

在這方圓十里內一手遮天的帝王!

就連大名鼎鼎的趙沿,都不敢在城內造次,試著摸城主的虎鬚!

而如今,讓城主都下跪的執法弟子來了。

並且他又見到了自己客棧內的屍體,更發現了這位『築基仙人兇手!』

掌柜腦袋裡懵懵的,怕等會神仙打架,殃及自己這些池魚。

同樣,他也不覺得執法堂弟子會怕築基兇手。

因為玄道宗的故事,他更是從小聽到大!

但此時,掌柜正害怕打起來的時候,卻驚訝的看到的執法弟子見到張封以後,本該冷酷無情的臉上沒有任何怒意,反而笑著向張封道,

「張道友..我真是找你找得好苦..若不是剛剛聽聞這裡來了一位仙人除惡,我來此多看了一眼,怕是還要再尋..」

「領了師門任務。」張封回笑一句,又偏頭點了點桌上的滴血包袱,「接的這個任務是一個人的事,總不能勞煩幾位為我徇私舞弊。」

「我們主要是擔心張道友安危。」執法弟子搖了搖頭,拿出幾張書信,趴在旁邊的桌子上書寫,又不時看了看正在吃飯的張封,「我先向著其餘九位師兄弟報個信。張道友莫走,莫走了啊。」

執法弟子的話語中全是苦澀,以及擔驚受怕之後的放鬆。

一時讓精通人情世故的掌柜看來,明顯就看出這位仙人的身份不一般!

於是他忙前忙后,更加殷勤。

「酒不錯,菜也不錯,」張封品著鹵牛肉,又看了看旁邊不時望來的執法弟子,當覺察到他好似有點饞以後,倒是向著一臉媚笑的掌柜道:「再來一桌擺上。再做十桌帶走。」

..

時間過去。

張封吃完飯後,就和同樣飽餐一頓的執法弟子慢悠悠御劍聊著,一同回往師門。

路上的話題中,也不外乎是剛才的五香羊蹄。

那味道,確實是回味無窮。

張封都準備半夜的時候發個帖子。

但時至深夜。

在大約一萬裡外的玄道宗內。

一副書信被人送往了練功長老府上。

其上只有四個字『人找到了』。

長老瞧見了來信后,也是心中長呼一口氣,又馬不停蹄的去往主峰。

因為在一個時辰前,宗主出關了。

並且他出關的第一件事,就是詢問張封的修鍊進度,然後又聽到了兩日前執法弟子把張封跟丟的來信。

那麼事關於一位能使門派大興的天才丟了,此事造成的震動可想而知。

只是宗主也是心思縝密之人,早早就把張封的事情鎖住。

如今,只有他與十位執法弟子,以及練功長老知道。

此時。

在密室洞府外面。

練功長老匆匆趕來,就望向了正在洞外望月的宗主,想要行禮,再彙報什麼。

宗主一擺手,直接問道:「人可曾找到?」

練功長老深深一抱拳,「回宗主,找到了..找到了..並且此事是我考慮不周,讓執法弟子晚出宗了片刻,才使得跟丟了張道友的蹤跡,我..」

「嗯。」宗主輕輕點頭打斷,沒在探究此事。

反而他想著如今人找到了,又馬上要回到宗內,於是詢問另一事道:「張道友此事怎麼安排妥當?錢長老是宗門智者長者,可否能處理好此事?」

「怎麼安排張道友的職位..」錢長老閉目沉思幾息,開口道:「要不..還是收徒?」

「收徒..」宗主沉默片刻,嘆息搖了搖頭,感覺這個方法還是不行,絕對不行。

因為現在是傻子都能看到張封的資質是高的沒邊!

那麼如今收張封為徒,不就是用『師徒』親情的規矩,硬逼著張封為宗門效力?

聽起來,是沒什麼不對。

反正張封也吃了宗門這麼資源,那麼效力一下沒什麼。

可是宗主遊歷一生,卻聽到了不少關於『高手徒弟打死師父』的事迹。

歸根結底,就是那位師父仗著『我養你、我教你』的恩情,把徒弟當成了一個打手,去擴展勢力。

而不是當成真正的家人,相互扶持。

前車之鑒在面前放著。

玄道宗宗主就有些為難,不知道怎麼處理這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2章 回宗

18.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