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擺平

第6章 擺平

走回店內。

張封沒有繼續回到後院練武。

相反,張封正一邊聽著腦海內的提示,一邊望著店外和女孩道歉的掌柜,路上漸漸散去的行人。

『解決布店內即將到來的麻煩』

這是少爺走後沒多久出現的任務。

張封聽到提示,心下也放鬆了不少。

看來『事件任務』還是和前世一樣,只要有事就去摻和那麼一下,總能惹到更多的事情,比如事件任務。

不過,任務的觸發也分很多種。

有時候是連續性的,比如第一個任務做完,直接續上第二個任務。

有的是等個十天半月也不來。

也有的是完全隨機觸發,和時間沒有任何關係。

張封回憶著,覺得自己這次不說運氣好,遇到連續性的任務鏈,但中間也才隔半天,就遇到了第二個。

可就算是沒有任務。

自己既然在這店裡住著,昨天又吃了人家給自己準備的酒席。

那不管為情為理,哪能讓外人到自己店門口惹事?

整的像是人家往自己家門口尿上一泡,自己還軟趴趴的躲在被窩裡不敢吭氣一樣。

這臉面真是丟到被窩了,往後掀開被子都埋著腦袋不敢見人。

思索著。

張封為了保險起見,又來到後院屋內,取出唐刀。

省得一會發生什麼事情,自己連個趁手的兵器都沒有。

但要是他們真來找事,那位少爺叫來的大哥親爹也不講理,什麼對錯都不論,非得砸店。

剁了。

等再回到店內。

掌柜在櫃檯處站著,那位女孩走了。

老七幾人在整理貨物,還不時給張封投來一個男人都懂的眼神。

張封向他們笑笑,倒不是因為想泡人家姑娘,才怎麼怎麼著,弄得這麼麻煩。

真想泡了,一個熊靠山,再來一記攬雀尾,哪個女孩還會對自己的魅力有抵抗能力。

這兩手過去,直接迷倒在自己懷裡。

張封走到店中,坐在了店內的一個凳子上,今天就準備扎在店內,等待事件任務發生,別的事情不想了。

「我的老天爺..」李掌柜看到張封帶刀出來,倒是嚇得一哆嗦,「張小哥..你你這是幹什麼?」

「我怕那位少爺氣不過,又帶人回來了。」

張封抱著唐刀,「萬一他要是來了,又不講理,我這邊早有準備,就可以防他們一手。不然我要是晚了幾步,咱們店裡被撕了幾件衣服,您說說,多虧。」

「是這麼一個理..」李掌柜聽到張封所言,覺得很對。

但他剛想點頭,忽然又哭笑不得道:「不是....他要是真來了,那這撕幾件衣服,總比殺幾個人好吧..?」

「您賣的是貴東西。」張封摸著旁邊鑲銀絲的綢緞衣服,「這一人用的七尺料子,比五口棺材錢還貴,像我不做生意的人,都明白哪個買賣更划算。」

「哎呦我的張爺爺!」李掌柜聽到張封話里怎麼都抹不去的殺意,倒是真有點哭了,

「我認識他爹林老闆..都是咱們良城商會的人,我覺得這事,他不該..那個啥啊..他也不敢啊..」

「掌柜你這話說的..」張封好像聽明白了,知道掌柜誤會自己了,

「我也不是惹事的人,我就是防著點。他砸店,我當然要護著。他要是過來講理,咱們也是講理的人。

做生意的,和氣生財,這道理我懂,李掌柜就不用再說了。」

「我..」李掌柜忽然有些詞窮。

他想來想去,好像是想起張封話里話外,沒說非得殺人,只是說防備。

也是老七他們昨天形容的太過誇張,說張封見海三他們,就是一頓亂砍,話都不說。

整個一個沉默劊子手,簡直比土匪還土匪,怎麼不讓人想偏。

「要不給你裁身衣服..」李掌柜忽然露出笑意。

張封看到李掌柜這說轉彎就轉彎的樣子,也是笑著起身,把唐刀放在腳邊,伸開雙臂,量。

老七幾人聽到這邊話落了,才笑著走了過來,拿尺子,計數。

這次做的是練功服。

簡簡單單也不花哨。

等量好尺寸,他們選了一件黑色絲綢,畫線,按照長衫樣式裁剪。

李掌柜放下手裡活計,專門裁製,大約一個時辰左右,衣服就做好了。

等中午吃完飯。

老七把熨鐵燒起來,在衣服上墊上濕毛巾,『嗤嗤』蒸汽升騰,熨上一遍,燙好后工工整整。

張封把目光望去,看到衣服竟然還有亮光,是藍色物品。

『物品:李掌柜製作的精美練功服。

級別:一階、藍色。』

張封接過穿上,照照店內的白鏡子,砸齊工整的袖邊,筆直的料子,確實好看。

穿起來又柔柔滑滑的,料子寬鬆,很輕。

「如何?」李掌柜看似是問,但上下打量一眼張封,心裡卻不由暗嘆一句,『人長得齊整,穿啥都好看..這次倒是人襯託了衣服..』

「李掌柜所贈。」張封笑著道謝一句。「我就不客氣了。」

「你要是客氣,我才生氣了!」李掌柜笑呵呵的又走回裁縫台,昨天那位富家小姐的衣服還沒做出來。

但還沒忙活一會。

在下午兩點左右。

一位中年卻帶著上午那位少爺進來了。

他們也沒有帶護衛,帶幫手,就他們兩個人。

「林老闆。」李掌柜見到來人,擺手讓老七準備茶水,又虛引待客的桌邊。

他知道林老闆肯定會來說說他兒子的事,也是早有準備,小桌子都擺好了。

林老闆在店裡掃了一圈,帶著少爺坐在了桌子前。

張封望去。

林少爺一看張封望來,又站起身子,躲在了林老闆身後。

「德行!」林老闆把他孩子揪出來,「誰?」

「他!」少爺望了一下張封,目光又低了下去。

張封見正主來了,也走到了桌前,坐在了他的對面。

「林老闆..」李掌柜想說什麼。

不過,李掌柜倒不是怕,因為論財力上,兩家差不多。

論關係,都是良城裡的人,該認識的老一與大哥都認識。

這說到底都是商會的人,低頭不見抬頭見,他不想傷了和氣。

「李掌柜。」林老闆卻不接老七遞來的茶,「我孩子做錯事,也應該是我這當爹的教訓!」

他說著,望向了張封。

只是等他這次仔細打量,倒是心裡有點詫異張封穿的體面,氣質樣子又不像是下人,於是語氣也稍微輕了一些,沒稱呼什麼夥計,誤以為是李掌柜的親戚,

「不管我孩子做錯什麼事,用不著這位小兄弟上手吧?」

在林少爺回去告狀的敘述中。

林少爺一五一十的說明了經過,沒有一點添油加醋。

林老闆知道了事情經過,也知道了張封就是李掌柜店裡的一名夥計,於是要來說道說道。

在他想來,都是商會的人,那麼仆子打主子,天下間沒這樣的規矩。

就算是現在瞧見張封穿的體面,林老闆也不懼什麼,總不能讓自己孩子白挨一巴掌。

今天要是沒個說法,這臉都在良城裡丟完了。

「他在我們店裡鬧事。」張封接過老七遞來的茶水,倒是推給了旁邊想說什麼的李掌柜,「不該打嗎?」

「不管什麼事,你打我孩子,就是甩我臉子!」林老闆指著林少爺臉上的巴掌印,一中午的時間過去,他臉上還有點發紫,

「你看看,我孩子到底惹了多大的事,用的著讓你下這麼狠的手?」

「你管這叫狠?」張封端起茶水,品了一口,「那你問問他,他在我店裡找事打擾店裡生意時候,他嘴上與心裡有沒有點分寸。」

「分寸?!用你教我?」林老闆一下子怒了,「我告訴你,都是同門一個商會的,不管什麼事,我孩子做錯什麼,你可以和我說,也可以把他送回來,更可以把他送去商會,但你動手打他,就是不規矩!

良城商會沒這規矩!

這就是分寸!」

「我明白林老闆什麼意思了。」張封放下茶杯,

「那我明天就去你家酒樓,當著你的面,給你家酒樓燒了,到時候你不能罵我,也不能怎著我,反而你得安安穩穩的把我送回來,不然你這人不規矩。我還要找你的事。」

「你敢?!」林老闆猛然一拍桌子,嚇了李掌柜等人心裡一跳。

張封往後椅子背上一靠,望著怒目而視的林老闆,

「那咱們走著?」

張封話落。

林老闆雖然還是瞪著張封,但卻忽然不敢接話了,也不敢起身就走。

他看了看張封平靜的神色,又瞧瞧張封椅子下邊的刀。

他不敢賭,是真的有點不敢接這茬兒。

這年頭的狠人多了,他做客棧生意,見得走南闖北的客人也多了,能看出張封真不像是開玩笑的。

到時候真來一把火,他怎麼辦?

他現在就恨,他兒子怎麼總惹事情,還惹到這麼一人!

「唉..」李掌柜見到吵起來了,是急的焦頭爛額,「咱們街里街親,張封也是咱們良城的人,前幾日才回來家裡,就不能好好說嗎?」

李掌柜說著,又把求情的目光看向張封。

他可是知道這位張小哥不是開玩笑的。

張封點頭,給李掌柜面子,不說話,就望著林老闆。

明擺著『你要想接著玩、想試試,那就奉陪到底』的意思。

林老闆看到張封望著自己,也是心裡直打鼓,怕張封真給他來一把大火。

於是當他此時聽到李掌柜和事,又見到李掌柜好像有點怕張封,心裡琢磨了一下,感覺不對,也是趁機借坡下驢,接話道,

「李掌柜,既然你說都是鄉里鄉親,那咱們私了,不去找商會長了,現在就拿上午那趟就事論事,你說,我聽你一句話,這事到底怪誰?」

「是你孩子來這鬧騰..」李掌柜看到林老闆被張封嚇得服軟,倒是心裡突然樂了。

林老闆聽了,直接二話不說,轉身『啪』的一巴掌抽了正在發愣的少爺臉上!

少爺本來還在想著他爹為什麼不幫他出頭的時候,上午挨了張封一巴掌的臉上忽然又挨了一巴掌后,也是徹底懵了。

「爹..」他喃喃。

「回家!」林老闆拽著他的衣服,「走!丟人現眼的東西!」

少爺不敢說話,握著臉跟在林老闆的屁股後面走了。

他哭著臉,要是早知道是這樣,還要挨一巴掌,他就不告狀了。

但林老闆出門走了幾步,向著身後布店望了望,卻是心裡嘀咕,

『姓李的在哪找了這麼一位硬氣的主..怎麼不是我家店裡的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章 擺平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