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深淵之力 鬼都碎片!

第4章 深淵之力 鬼都碎片!

良城。

布店。

張封在下午四點左右回來了。

這一趟回來,老七也把今天的事情和李掌柜好好說道了一遍。

李掌柜聽聞,這其中的感恩與驚訝當然少不了。

都在下班關店的時候,讓老七兩人去附近買了只燒雞,一壺好酒,幾個冷盤,全擺在後院了。

這就是李掌柜的心意,感謝張封,也想給張封漲漲工資。

這麼大的一位高手,他可是不想放人。

也在六點,天剛有些黑。

張封和李掌柜,老七、那名夥計,就坐在後院大桌子旁了。

其餘幾名夥計已經回去。

用李掌柜的話來說,今天就他們四個。

「來!」李掌柜敬酒,「今天就這一壺,咱們一人兩杯,都別喝多啊!」

「多謝張哥..多謝掌柜..」老七和那名夥計道謝,主要還是感恩張封救了他們的命,倒不是感激這一桌子菜。

但就在張封四人剛喝一杯,話題還沒打開,菜還沒吃上幾口的時候。

『屢屢』駿馬聲與馬蹄聲傳來。

『啪啪』後院的敲門聲響起。

老七以為是顧客,打開門一看。

大當家當先走了進來,向著桌旁錯愕的李掌柜道,

「正吃著呢?這不請自來,不請自來,還望李掌柜多擔待!」

『嗒嗒』十七名山匪相繼下馬,站在院外,守著了後門。

壯漢掂著一罈子酒,走進院內,站在了大當家的身後。

同時張封聽到了,歷練任務特有的『新手最後任務提示』

『結尾。

等山匪離開布店、良城。

將結算大千世界的第一次任務獎勵。』

『他們是山匪?』

張封聽到提示,倒是望向走來的兩名山匪,又瞧瞧門外的人。

第一反應,他們是不是來報仇的?

但還沒等張封有什麼動作,李掌柜就笑著起身邀請道:「原來是東山大當家!您請,您請!」

「叨嘮了。」大當家笑著和壯漢落座。

那名在座的夥計想起身,大當家卻擺擺手讓他坐著,又讓剛才開門的老七坐回來。

兩人不敢不聽話,就坐著了。

張封也有點不明白這到底怎麼回事。

但看山匪的樣子這麼和氣,難道真像是他們說的,是來做客的?

再把目光望向酒罈,也沒有提示毒酒。

可是張封沒有大大咧咧的信了,而是謹慎防備左右。

雖然說酒沒有下毒,可是門裡門外的山匪,倒是可以動刀。

當然,他們要是真的來做客。

那麼任務中的最後一關,能順利過去再好不過。

張封思索著,整個人提起精神。

大當家卻是自來熟拿起一個乾淨酒杯。

壯漢把酒罈子打開,一股濃郁酒香四散。

倒上一杯。

大當家悠然自在的品了一口酒,砸砸嘴巴,才向著光笑不說話的李掌柜道,

「今天我來的事吧,是想見見那位殺海三的主。而海三,就是胡匯縣道上的那五個雜碎!」

「這..」李掌柜聽到『殺』這個字眼后更加害怕,但也沒說張封的名字。

大當家見李掌柜這樣子,倒是覺得李掌柜誤會了什麼,突然笑了,

「李掌柜你可以去巡捕房打聽打聽,想必咱們良城的捕頭,也知道海三是那個什麼省的土匪,不是咱們這的人。

而他殺我兄弟。我正想帶人活剝了這小子,沒想到他被人殺了。

殺他的人,那自然是我東山的朋友!

我來這裡,是來替我黃泉路上的兄弟道謝。

他來不了,我這做哥哥的,肯定要見見恩人。

我想李掌柜應該不會讓我帶著好意、好酒,還讓我吃個閉門羹吧?」

「是..是這樣..?」李掌柜不知道該不該信。

但張封覺得這事歸根到底要說清,不然他們不走,任務就完不成。

於是張封也不讓李掌柜左右為難,直接望向了大當家道,

「人是我殺的,都在胡匯縣山道那裡躺著。」

「原來是這位朋友!」

大當家起身抱拳,樣子很莊重。

張封時刻戒備,沒有看到他突然出手。

相反,他拿起酒罈,給每人都斟上了一杯,

「敢問英雄姓名?」

「張封。」張封也起身接過酒杯。

大當家稱讚一敬,「張封,張小哥,好身手!」

他仰頭把酒喝下,望向張封。

「大當家過獎。」張封回敬,借著喝酒的空隙,目光撇了壯漢一眼。

如果這裡誰要出手。

張封覺得就是這位壯漢。

因為他坐姿稍微向後,左手一直虛握搭在桌前胸口,右手垂下,和腰側的長刀距離很近。

時刻護著他的要害,以及保證隨時取刀。

是個練家子。

「這恩我替我兄弟謝了。」大當家抿了一下嘴巴,又笑著問道:「張小哥師從何門?我認識幾位武行的大家,不知..?」

「散人,自學的一些散手。」張封給出了身份里的記憶。

散人多好,讓他查也查不出什麼,直接少了一堆事。

省得說出哪個門派,萬一再和大當家有仇了。

但張封也覺得要有事了。

歷練任務要是能這麼簡單,前世就不可能沒幾個人完成。

果不其然。

壯漢,也就是東山二當家。

他聽到張封是『散人』,也在這時突然起身,走到張封前方,相距三米,笑著抱拳道,

「張小哥,張師傅,在下今日見海三幾人傷勢,自認為無法如此乾淨利落!在下著實欽佩張師傅武藝,所以張師傅能否搭把手?還請張師傅留情留拳,不吝賜教。」

話落,院子內一片安靜。

大當家沒說話,還在仔細品飄香的美酒。

李掌柜等人更是大氣不敢喘一下,又緊緊盯著張封。

因為二當家看著客客氣氣的,但他們可是知道這位二當家是位真狠人!

就在兩年前,良城邊上有外地的山匪過來搗亂。

巡捕房還沒去。

當日正巧回城喝酒的二當家,聽聞此事,一人前去,殺了他們十多人,直接把剩下的山匪殺跑了,嚇跑了!

二當家一人對二十人,也只是胳膊受了輕傷。

僅此一戰,良城附近都知道東山二當家的威名。

於此,李掌柜現如今聽到這位二當家,好像要和張封搭搭手?

他有點害怕。

張封是他對手?

『他就是良城外那位殺人如麻的二當家..』老七等人是夥計,如今見到傳說中的東山大當家與二當家同時過來,更是不敢大聲喘氣。

張封聽到二當家要和自己搭手,知道這次做客不會這麼簡單,倒是敞亮的起身來到他對面。

「請。」

張封抱拳。

在下一刻。

二當家聽到張封答應,便收起了笑容,右手探出,豎起在身前,左手慢慢朝前推去,向前走了兩步,等距離張封一米遠的時候,他右手依舊是招架防備的樣子,但左手卻猛然上抽成掌,試探性的摳向張封的眼睛!

上來就是狠手。

張封見了,右手橫欄招架,左腿卻前踩一步,踩著他的身體中線。

他只要在向前一些,直接提膝,提腿,踢撞他襠部。

二當家像是早有預料般的中途變招,後撤一步,單手護於身前,但向前踏出的右腿卻上提三十公分,掃向張封的腿窩。

這一下要是踢實在了,一條腿半天都使不上力。

張封盪開他抓來的手掌,小腿卻壓下一點,稍微抬起膝蓋,封著他踢來的路線,就像是他專門用小腿往自己膝蓋上撞,想借力頂碎他的小腿骨。

二當家卻是佯攻般的右腿又向後一撤,帶動身子,左胳膊甩出,絲綢衣袖發出『嘩啦』聲響,整條胳膊像是鞭子一樣向著張封的耳邊砸來!

張封瞧見他再次變招,抬起的小腿亦是一搓地面,『呲』的一聲,身子借力猛然向二當家右側一貼,左胳膊反轉半圈,左手向外虛握,卡在他的右腰間肋骨下方。

右手五指聚攏成啄,停在了他的太陽穴前。

同時身子向後稍微一仰。

二當家的左胳膊搭在了張封的肩膀處。

右手刀指尖,離張封的眼睛還有兩寸。

兩人都在這一刻停下了殺招。

本就是搭手,看似兇險,其實都留著餘力,只是比比拳術中的打法變法。

若是實戰,除非是實力相近的,不然用不了一兩招,兩人之間就得有一人躺地上死了、廢了,一輩子在床上躺著。

「好!」大當家忽然出聲,打散了余剩下的劍拔弩張氣氛。

兩人收招,相互防備著慢慢拉開距離。

等走上約莫五米。

二當家才收起拳架子架子,換為抱拳稱讚道:「游身八卦?好功夫!是我技不如人,不是張小哥的對手。」

張封抱拳笑著還禮:「是二當家承讓。」

張封望著二當家,他有句說的沒錯,自己前世確實學過一些八卦游身掌的打法套路。

但他也有句話說錯了。

剛才二當家一掌停在自己眼前,自己可是看到他的指頭與虎口處全是繭子。

再瞧瞧他腰側掛的刀。

張封知道這些繭子是長年累月玩兵器形成的。

和他比拳腳,或許是佔了他的便宜。

可要是比兵器..

張封覺得鹿死誰手、尚且未知。

二當家確實是位高手。

也是,大當家手下要是沒能人,沒高手,他們山寨早就被人給一鍋燴了。

通過剛才搭手。

張封不用李掌柜等人說,就大致摸出了二當家的一些底子。

「不愧是能殺海三他們的高手!」大當家這時起身,卻笑著向張封敬酒,「張小哥的身手俊的很啊!」

他說著,又向著二當家與桌對面乾笑著的李掌柜分別一敬,

「三位都是人物!就我晃晃蕩盪的,就會喝這酒了,別的什麼都不會了~」

「大當家哪裡的話!」李掌柜慌忙回敬,又賠笑。

二當家也是笑著走來,拿起桌上的酒向著張封示意。

張封不說話,也拿起酒杯回敬幾人。

一杯酒落。

大當家卻笑呵呵的也不坐下了,而是一抱拳道:「張小哥,李掌柜,今天叨擾二位了。若是近來無事..我們山寨隨時歡迎二位做客。」

話落。

大當家瀟洒的帶著二當家走了。

張封幾人起身,送至院外,目送他們策馬離去。

可是等他們剛出了這條街。

大當家卻向著二當家擺擺手,等他策馬近前,才道:「他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

「他說的真的。」

二當家說著,仔細回憶和張封的交手經過,

「我看來,他也不像是武行的人..因為他雖然打的是八卦掌,但他的步法,不是八卦的趟泥步。

他真要有師父,不可能不教一丁點步法,就讓弟子們出門。若是弟子在外面被打了,他師父的名聲就落了。」

「那你是說他的打法..?」大當家詢問。

二當家思索著,最後肯定道:「他絕對不是武行的人,反倒像是生死中練出來的打法,融合了一點八卦游身的路子。

我要是沒猜錯,他手上的人命不會少!

要是這樣說來,海三幾個人死他手裡的事,就完全說的清楚。

只能怪海三他們不長眼,惹著了一位手狠的主..」

「你能勝他嗎?」大當家來了興趣。

「拳腳不行,兵器不知..」二當家摸著腰側刀柄,

「但動了兵器,今個就要見血了。兵器可不是拳腳,不一定能收得出。我就怕我收,他沒收,今天大當家就要用馬馱著我回家了..」

兩人說著,漸漸向著城外行去。

路上有的掌柜、行人,見到大當家,讓路問好。

有的不知道大當家是誰,又悄悄打聽。

而隨著大當家等人交談著離開良城。

在布店內。

張封聽到任務完成時,也發現大當家帶來的酒罈上,那顆樹心做成的瓶塞邊有一處光亮。

『是物品獎勵..』

張封思索瞬息,借著給掌柜倒酒的時候,順勢拿來,手指撥著瓶塞邊,稍微一用力,撥出一顆彈珠大小的物體。

只是此時撥出來以後,張封卻又驚奇了一下,因為這個物品不是論壇上所記載的『紅橙黃綠青藍紫』等顏色。

而是在月色下散發出一抹昏暗幽光。

是從未出現過的黑色物品..

『你獲得散落在大千世界內的「鬼都碎片」。』

物品:鬼都碎片。

類型:殘缺的、不完整的。

物品級別:雖然它是不完整的物品,但依舊可以定義為,

一階、黑色,傳說。

需要吞服融合,觸發此類物品技能。

技能1:鬼都碎片隱隱連接著一處空間,會自動衍生『靈氣』,供擁有者修鍊。

技能2:妖魔

燃燒自身的氣血與精神,你將臨時喚醒鬼都碎片,獲得來自於深淵的力量加持,使其自實力臨時突破原有的極限。

加持的效果和你的體質有關,體質越高,承載與喚醒的地獄之力越為強大..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章 深淵之力 鬼都碎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