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清場

第45章 清場

張封話落,廳內有片刻響動,隨之就迸發出了喧鬧的歡呼聲。

「齊老闆接著派人!」同時他們又把目光望向了齊哥,想讓他接著派人上擂台打。

不然擂台都被人佔了,齊哥的面子可就丟完了。

周少看到沒發生什麼事情,也稍微鬆了一口氣,走近了靠牆邊位置。

他很聽張封話里的意思,自己只要不添亂就好了。

至於見到屍體會不會害怕,周少練過武,也見過血。

但他又瞧了瞧班蒙的屍體,還是沒想到張叔竟然會殺人。

或者準確來說,是直接下死手殺人。

「班蒙哥..」裁判則是來到了班蒙的屍體前,扶起他的身子,卻看到他的腦袋聳拉下來,明顯是救不活了。

而臉色難看的齊哥見到望來的眾多客人,卻是一瞬間換為了沐浴春風,笑著道,

「請各位老闆稍等!」

他說著,又望了望擂台上的張封,便把目光移開,向著身後的四位打手道:「這人挺能打的..誰去?」

「齊哥..」打手們你看我,我看你,沒應聲。

他們感覺單打獨鬥都不是張封的對手。

「又不是真的讓你們打..」齊哥稍微側身,背對著周圍客人,「還是和以前一樣。要是玩真的玩不過,也打不過擂台上的那個人..難道我們就不能來假的?」

齊哥說到這裡,望向其中一人,

「你去和台上那人說說,他到底是想要錢,還是怎麼樣..」

齊哥覺得自己人要是能打過張封,那自然是把張封打死。

這樣不僅錢省了,又替班蒙報仇,可謂是一舉兩得。

可現在好像打不過,並且又有這麼多客人看著。

齊哥就想了一個點子,就是用錢試著買通張封,讓張封打『假拳』。

包括臨場假拳這事,也不是什麼稀罕事情。

他拳廳里已經發生了很多次了,也買通了不少來挑戰的高手,用假拳賺了不少錢。

「你去和他說說。」齊哥思索著,偏頭望向身後一名體格壯碩的打手,「他要是同意打假拳,你就在他倒地的時候下死手..解決後患..

可要是不同意,或者你說這事的時候,他向著客人大聲明說..」

齊哥又望向旁邊的另一人,「你就說他是外邊過來搗亂的,想破壞咱們拳廳的名聲。一會兒再找個機會,看看能不能把老闆們請出去,再把場地清了。然後叫上兄弟們拿傢伙,我倒是想看看這人有幾隻手能防著..真以為有點功夫,就能擋著十幾把刀?」

「是..」兩人點頭,一人去往門口的下注攤,準備向著四周的打手傳達齊哥的意思。

另一位身材壯碩的大漢徑直去往擂台。

「黑狼加油!」附近的客人見到齊哥這裡終於派出了人,一時間歡呼聲更大!

裁判見到黑狼走來,則是小心繞過台中的張封,來到擂台邊上,把護欄繩拉開,望向上來的黑狼,小聲詢問道,

「齊哥怎麼個意思?這事到底怎麼辦?」

「你不用管。」黑狼臉色不變,「你該做什麼就做什麼。別讓拳廳里的客人起疑。」

裁判點頭,深吸一口氣,試著還原一開始的激情聲音,故作激昂向著四周吵鬧的觀眾喊道,

「接下來是我們去年的擂主,曾經保持二十一勝的黑狼!相信經常來玩的老闆們也不陌生。所以..想要押注的各位老闆,請抓緊時間~!」

裁判說完,看到台下有些亂,很多顧客都向著門口押注地點走去的時候,便向著黑狼點了點頭。

黑狼聽到煩亂的吵鬧聲,才慢慢走近張封身前不遠處,小聲道,

「齊哥讓我帶話。你要是這一局『敗了』,就給你十萬塊錢現金,讓你安全離開,並且我們也不會為班蒙報仇。因為擂台上是擂台上的事情,我們很講規矩。」

他說著,掃視一圈四周的打手,這些打手也得到了消息,正盯著台上的張封,施加談判的壓力,想防止張封亂說,以及讓張封默認同意打假拳。

這樣的場面,要是讓其他人見了,那麼很可能會想著,這是人家的場子,自己雙拳難敵四手,乾脆接錢走吧。

但張封見到,又瞧了瞧在遠處牆邊的周少,看見他安全,就對黑狼說的話無動於衷。

黑狼看到張封不說話,並且又沒大聲向客人說這些事情,倒是覺得有戲,又苦口婆心的勸道,

「你看啊兄弟,我也不是威脅你啊,你別來脾氣。我只是單純的看你身手不錯,所以我才給你一個忠告。

因為要是我的話,我就會乖乖拿著錢離開,不會和齊哥作對。都是圖財圖錢,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吧?」

黑狼說完,望向張封,等待張封的回答。

並且在他想來,張封只要不是和他們有仇,那麼張封很有可能假賽一局,然後帶著錢離開。

這樣齊哥的面子有了,張封也有錢了。

多好的事情。

而遠處的裁判聽到台下傳來的喊聲,則是給黑狼打個顏色,意思是,『不管談沒談成,不能拖了。不然很有可能會讓客人懷疑兩人是不是在談什麼假拳交易。』

黑狼望了裁判一眼,微微點頭,隨後又望向前方的張封,嘴巴閉著,瓮聲道:「你做決定。」

台下還有一名打手,拿著一個皮箱子,走到張封對面的南邊座位,稍微打開一角,都是錢。

張封沒接他的這句話,只是抱拳,「拳腳無眼,小心了。」

又隨著裁判喊了一聲「比賽開始!」,後退。

張封直接踏步沖拳,一擊打在了他的胸口!

頓時『咔』的脆響,黑狼身子猛然倒退幾步,靠在了護欄上,又漸漸摔倒。

張封的意思很明白,就是來清場的。

「黑狼哥..」裁判剛回過神來,就小跑過去,等確認黑狼過後,向著遠處的齊哥搖了搖頭。

『這是比賽?』台下一些客人看到張封再一次動手就是殺人的架勢后,也是歡呼聲頓了一下。

『可能要出事了..』

『他是故意殺人的吧?』

他們心裡想著,害怕等會殃及池魚,已經起身走了。

也隨著這幾位的離開。

剩下還在歡呼的眾人見到,頓時清醒了一些,也陸陸續續的向著門口走。

因為他們雖然喜歡看拳,但是更加惜命。

他們可不想等會打起來的時候,身上添了彩,或者死在這裡。

現在明眼人都看出來要出事了。

「齊老闆!」可也有少數客人依舊高喊,讓齊哥上人。

他們已經把注壓在了這位突然出現的『狠人』身上,想要大賺一筆。

齊哥見到客人們相繼離開,又見到剩下的客人起鬨,臉色卻是沒有掩飾的陰沉下來,沒讓人接著上了。

因為這人有這麼高的武藝,他可不會讓自己的手下一個一個上去打。

這樣和送死差不多。

說不定台上這人就是架著他開拳廳的面子,繼而想要一個一個的把自己手下打死。

「我是看出來了..」

齊哥放下了手裡的酒瓶,直接明明白白的站起身子,看向台上望來的張封,「你他媽今天就是來砸我場子吧?」

「齊哥這話說錯了。」張封好奇了,「你做主場,我來打擂。又按照你裁判說的,一沒犯規,二沒打擋打眼。只是你的這些擂主不經打,難道還癩我武藝高了?」

張封說著,掃視一圈廳內四周的十七名打手,

「怎麼,殺你兩個人就玩不起了?那我要是全把你們殺了,是不是心氣就順了?」

「好!」齊哥聽到張封這話,忽然笑了,笑著望向門口客人,與聽到事情大了繼而也起身離開的眾客人道,

「老闆們對不住了。你們也看到是有人過來砸場子,我們實在沒有辦法。所以為了老闆們的安全,還請先離開。我們辦點私事。

老闆要是還過來玩,我做主,明天免費!」

他說著,又向著四周的手下道:「既然這位小兄弟想玩玩..那就清場!」

話落,大門『嘩啦』打開,客人沒有一個人留步看熱鬧,全部陸陸續續的朝外走。

同時擂台四周的打手都從一個包內拿出砍刀、片刀,向著擂台位置靠近。

『張叔..』門邊的周少想喊,但又忍住了,他怕喊張封的時候,張封分心。

但也在他不知道該怎麼辦,也不知道喊他爸的名號在這裡有用沒用的時候。

隨著一聲慘叫從擂台方向傳來,血液濺散。

張封連殺四人,又劈手奪來一名打手的長刀,翻躍圍攔,向著驚恐的齊哥殺去。

「快跑!」門口尚留的客人,當見到這一血腥幕,直接向著門外跑。

「保護齊哥!」門口的兩名打手高喊一聲,又掃了一眼還在的周少,以為這小子嚇傻了,就沒有搭理,而是從台下拿起片刀,向著張封跑去。

周少則是愣愣的抓著包袱,看到張封一人一刀衝進群人,長刀在燈光下濺灑出寒光。

一時間他腦海里嗡嗡作響,滿目都是人死前的血紅。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或許只有短短一分鐘左右的時間。

隨著喊殺與凄涼聲停止。

他就看到張封已經把人全部殺了,擂台西邊全是血跡屍體。

『咔嗒』

張封踩著粘稠的血水,望向遠處嚇傻的周少,「你看周會長能不能處理。若是不能處理,周少先走吧。」

「張..張叔..」周少聽到張封所言,忽然回過神來,但卻有些結巴。

只是他嗅著空氣中令人作嘔的腥味,還是很快明白事情輕重,便趕忙拿出手機,向著周會長的號碼撥過去。

等電話一接通。

他就焦急的向著電話那頭喊道:「爸..我們..我們殺人了..」

「什麼..殺..殺人了?!」

夜晚十一點,武術協會的一間卧室內。

周會長聽到殺人這個字眼,一下睡意全無,驚的一軲轆從床上坐起來,趕忙問道,

「你受傷沒?張師傅受傷沒?」

「沒..」周少下意識回了一句,又道:「爸..這事..我..」

「你先別急。」周會長聽到兩人沒事,才長呼了一口氣,平靜問道:「殺的是誰?」

「齊..齊哥..」周少聽到自己父親言語鎮定時,也不知不覺的放鬆了語氣,「就是咱們市東郊的那個齊哥,認識方老闆的那個..」

「齊哥..」周會長回憶了一下,「在東郊開拳廳的齊哥?要是他的話,那沒事。一個地痞頭而已,我現在和你趙叔打聲招呼。這幾天你和你張叔先出去走走,等過幾天我給你聯繫,你再回來。」

「誒..誒..」周少連連點頭,當掛了電話,準備向著張封彙報什麼的時候,卻看到張叔竟然挨著扭斷一具具屍體的脖頸!

不僅於此,他還看到張封扭斷這些人的脖子后,又挨個在他們心窩處補上一刀!

「張叔..您..」周少有點害怕,嚇得都不敢過去,只敢遠遠說著,「事情沒事了..但您在在..」

張封聽到詢問,一邊用唐刀在齊哥心口一絞,一邊認真回道,

「既然動手,就要殺乾淨。不然苟活下來的人,還有可能報復。這都是麻煩事。」

張封甩了甩手上的血液,在齊哥的衣服上擦了擦,「走吧,該殺的都殺了,現在這裡沒咱的事了。」

張封說著,踩著擂台下瀰漫的血液,走到南邊錢箱子處,打開一看,便一手提著包,一手從身旁鐵桶內拿出一瓶冰鎮的啤酒。

大夏天裡一口冰酒入喉,這感覺當真痛快。

再走近門前,側耳聆聽,屋外沒響動。

打開大門,門外確實無人。

因為像是這樣的幫派血拚,誰會在門外看熱鬧。

不管誰最後出來,都是殺紅眼的人。

來玩客人都是有錢的主,福還沒有享夠。

張封走出大門,則是一邊帶周少向著旁邊繞著走,一邊問道:「現在也有錢了。你上次說的那個事,能去一趟。」

「張叔說的是拍賣會的事..」周少提著包袱,跟在張封身旁,「現在去,應該能趕上。而且我爸也讓咱們出去走走..

但是拍賣會的事情,我不太清楚。只知道是外省幾位幫會大哥組織的拍賣會。

包括這事也是我的朋友給我說的,前幾天還叫我去那看看..」

周少說到這裡,有些害怕的望向了張封。

意思很明顯,他前幾天沒跟著朋友去,是因為父親要讓自己跟著張叔學習,就推辭了。

至於學的什麼。

周少如今滿腦子都是張叔一刀一條人命,宰起人來毫無心軟。

一時間他想到這裡,倒是想到了張叔經常佩戴的精緻唐刀,還有那把修長的弓。

並且在今天之前,他還以為這些好看的兵器只是裝飾品,但現在想想,這些應該都是張叔殺人用的物件。

而那兩個有些詭異的娃娃..

他思索著望向張封腿側的紙人,覺得這兩個栩栩如生的玩偶應該才是裝飾品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5章 清場

1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