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1章 神識的枷鎖(二合一)

第361章 神識的枷鎖(二合一)

來到城邊。

有少爺的馬車標記帶路,進城的路途倒是一番豐順。

再跟著少爺來到城池中心的雄偉城主府中,見到城主,等千篇一律的客氣交談一番,也是少爺牽頭,城主亦是很好說話。

也是城主和少爺關係不錯,等確認了張封的境界,又和遊歷回來的少爺許久一番,就順手幫張封加蓋了一份文書。

所有事情從簡,少了許多口舌。

直接走最後一步,命人去請宗內的執事。

聽城主說,因為葯園的事情,這段宗內繁忙,之前駐紮在本城的執事回去了。

需要稍等兩日。

張封聽到這個情況,也是樂得等。

畢竟馬上就要進入有地仙的門派,自己的身份還是一位飛升者。

能多穩固兩天時間,那是最好不過。

而之後。

眾人來到城主府正廳的待客殿。

所有事情都安排好。

城主招來信使,讓他沒有任何耽擱的先行出發,去找宗內的外門執事。

張封看到這情況,知道接下來就是自己修鍊的時間了。

能在執事來之前多修鍊一些,就多一份門派內立足的勁。

同時和城主與少爺客氣一番,多是感謝之類的話語。

稍後應了城主的邀請,參加了一下晚宴,聊上幾杯酒的功夫。

張封和幾人客氣幾句,感覺時間差不多了,就大致和他們說了一下,今後幾天的時間中,自己就不參加宴席了。

準備趁著使者傳信執事的這段時間,靜心修鍊一番。

城主等人聽到,也沒有什麼多餘的客套。

因為在他們看來,這位張道友該給的面子都給了,該參加的洗塵晚宴,也痛快的參加了。

途中沒有任何彆扭情緒,反而都是一副相談甚歡的模樣。

但現在看來,張道友是一心修鍊,不喜歡熱鬧。

之前的痛快,說不定也都是讓他們心安。

那張道友都如此的給面子,又如此和善的一個人。

他們還能說什麼,只能安排下人,給張封找一間上好的卧室,並且是後院帶閉關密室的那種。

張封看到他們安排,也是再道謝一句后,就跟著護衛向著城主府內的大院走。

城主府,是此城最安全的地方,包括每座城內的城主府後院,也都是萬劍宗內門弟子的住處,少有人不長眼的打擾。

城主給張封的待遇很高。

可是少爺見到城主的安排,又見到張封離開,再等了幾息后,卻搖頭向著城主道:「我記得唐師兄不是執法堂的人嗎?如今他怎麼成了外門執事?」

少爺言道此處,還又疑問道:「張道友還不是我宗之人。師兄這麼安排,是不是有點不太妥當?」

「為兄自有章法。」城主目光從後院收回,望向身旁的少爺,「等唐兄到來,安排好了事務。

張道友只要一到宗內,遲早是我宗外門執事。

外門執事,住內門院落,沒什麼不妥。」

「不對..」少爺給與否認,「師兄啊!內門院落可是有門派布下的法陣!如今張道友住進去,相當於門派中還沒有做出則斷,我二人就善做主張的讓張道友享受到了宗內的靈氣資源..」

「你這人怎麼這麼死腦筋?」城主瞅他一眼,「你要知道,張道友若是進了宗內,就是外門執事。

再等他了解了宗內的法規后,他怎麼會不知道我二人如此幫他?

就算此事作罷,張道友未進宗門。

你我也只不過添些靈石,補上這次資源的缺口。

怎麼算,這還用我言明?」

城主說著,是把利益與得失分析的非常到位。

管用常說的一個詞,這就是精準投資。

就算是失敗,張封是邪道,被驅趕出來,兩人也不過是損失一些不痛不癢的身外之財,添補資源漏洞。

但要是成功,就會獲得一位外門執事的友誼。

這怎麼想,都是穩賺不賠。

城主對此買賣,是做到了爐火純青。

可又在下一刻。

城主見到少爺想說又不敢說的樣子,卻忽然像是想起了什麼,不由笑著向少爺道:「你是不是擔心幾日後,執事來到時,見到張道友在內門弟子的院落住著,會責怪於你?

也對,楚師弟引薦張道友本就有功。怎麼會在這個節骨眼上,犯上一些沒必要的錯誤?」

「師兄這說的是哪裡的話?」少爺乾笑一聲,好像被戳透心事,但隨後就急忙辯解,「如今宗內葯園已開,百宗又會在這段時間內來至我宗。

我聽說宗內最近開始肅抓門內私自販賣靈藥的弟子,整頓門規安定。

且原先身為執法弟子的唐師兄,如今成了外門執事。

於此,在這個時間上,我覺得咱們沒有必要得罪那些執法堂的人。

他們為了門貢,可是什麼事都喜歡往上湊!

別看他現在成了執事,我感覺他還是那副冷冰冰的兇惡樣子..

幾塊靈石,怕是打發不了他..」

「唉?」城主本來聽著笑著,但聽到這話,卻板臉斥責道:「你看看你,剛還說唐兄為人兇惡,你現在又是怎麼說你師兄的?」

「對對對..師兄說的是..」少爺也不辯解,反而接著勸道:「但唐師兄過來,以他的性格,這件事對師兄的城主位置..」

「我說你是擔心什麼,原來是擔心唐兄為難我?」城主不以為然的擺手道:「你是看其餘門派的鬧心事多了,以為咱們宗門也會內鬥?

這裡我給你透個信。

也是你遊離在外,對門內的事情,應該還沒有我這位在外城主知曉的多。

連唐兄升為外門執事的事情,你都不知道。」

城主說到這裡,開始言談宗內最近的一些人事變故,「如今,太上長老在閉關,現在的宗主,可是上任的執法堂長老。

他為人公正的性格,你應該多少有點耳聞吧?

也正是胡長老成為如今的掌門,一些外門執事就從原先的執法堂內弟子選出。」

「所以就是這事..」少爺是有點苦著臉,「師兄,你說咱們掌門身為上一任的執法堂長老,那能不向著他們執法堂的人嗎?」

「這個道理也對..」城主看似沉思幾息,真被少爺勸說服了。

可在下一瞬間,他就在少爺露出喜悅的神情中,忽然搖頭道:「但你這個道理都是歪理。」

「嗨!」少爺看到勸服不過,乾脆也不說話了,反而是從懷內拿出了一個小袋子。

這是儲物袋子,裡面裝著百餘顆靈石。

「看來勸師兄是不行了。只能等執法查到咱們的時候,我去勸勸執法堂的師兄弟,提前把缺口補上..」

少爺話落,是抱著捨去錢財,也要保門貢的心思走了。

他相信同為萬劍宗弟子,再加上他是煉藥堂三長老弟子的身份,唐執事或許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城主看到少爺離開,卻是搖了搖頭,感覺少爺在情理上,或許處理的不錯,和人相處上也不錯,但在這錯用複雜的宗門關係里,倒是有點迷路了。

也是關心則亂,關乎到門貢的問題上,少爺有點患得患失,擔心太過。

可在同一刻。

進入密室的張封,倒是很有客人的樣子,沒有去勘察城主二人的談話。

相反,張封此刻望著密室內的先天靈氣陣法,百顆擺放整齊的高級靈石,卻覺得萬劍宗就是大氣,城主幾人就是夠意思。

這閉關就閉關吧,還送些日常修鍊的東西。

這待遇,真的和門派里的正規弟子差不多了。

你說這不用,那就是不給財大氣粗的萬劍宗面子,也是不給城主與少爺二人的面子。

張封念至此處,也不用自己的靈石了,走到陣法中,拿起陣法內的靈石就用,先把這些消耗乾淨再說。

以自己目前的實力,尋常渡劫修士能用十天的百顆高等靈石,自己也就是一天時間。

一天時間就能感受到他們的心意。

可也是開始沉浸修鍊。

張封打坐冥想,聚靈神識,慢慢放空雜亂的思想后,也想到了曾經一直思考的問題,更隱隱感覺到了『方圓萬里的神識』是個大坎。

因為以自己目前的渡劫境界初期,神識到了方圓七千里的時候,已經明顯感覺到神識的進步緩慢。

如今離萬里越來越近,這種感覺也越來越明顯。

就像是一種無形的枷鎖束縛,籠罩在人的四周,讓人限制活動在這片區域。

再往前,就不是『人』的領地。

覺察到這個念頭,張封才覺得之後的萬里神識是個大坎,坎到自己因為心識的感應,現在就感受到了這種來自於先天與天地之間的束縛。

但也不是說現在沒有提升。

如今自己的神識還在增加範圍,但太慢了,沒有之前穩固境界時突飛猛進。

可是質量卻是一直在隨著境界的穩固而增加。

不過單單以自己目前七千里神識的籠罩來說,已經堪比許多的飛升修士!

何道人他們,也只是這個點。

哪怕是飛升巔峰的孫公公,也只是到了九千六百里。

之後,他們想要再次突破『距離』,就不是單純的神識質量了,而是自身的境界,與天道規則的契合,使其打破隔閡,藉助天地的力量,再次延伸。

只要邁過去,再往上,達到『萬里』這個坎,相信神識就是一番質變,飛躍式的提升。

起碼根據張封的總結,還有這段時間來的聽聞、感悟,孫公公等人的心得,國庫當中的秘籍。

張封推測飛升修士踏入仙人境的時候,神識不僅能突破萬里的極限,並且還能進一步的擴散。

如要比方,那時的萬里神識散開,應該能覆蓋一個藍星的面積!

以此來講,如果古時的神話全部都是真的,單單以仙人境界,就能覆蓋整個藍星來說。

那麼天庭內一些神通無邊的仙人,的確是能洞察人世種種,皆瞭然於胸。

十萬八千里的路途對於他們而言,就是一個念頭就能知曉的事。

難怪齊天大聖每次遇到苦難,到如來佛祖那裡搬救援。

那些神仙都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

或許,路上就是他們『安排』的苦難,也說不定,是他們什麼都『看』見了。

前提,這些故事都是真的。

但如今,張封念至於此,也不由感嘆這個世界可是存在不少仙人,甚至是人仙之上的地仙。

若是這些仙人都放開神識,再分區遍布一下,怕是大半個無極大陸都在他們的觀察之中。

可又在自己的心識與第六感的觀察下,自己沒有發現任何被觀察的痕迹。

這隻有一種可能。

這些仙人也不想整天觀察著別人,然後犯眾怒。

他們現在的情況,也和上個世界的情形差不多。

只是上個世界是由朝廷管制,明確禁止在城內使用神識,所以修士們都自我約束,不想招惹朝廷。

但在這裡,是沒有任何人約束的情況下,眾修士不約而同的形成了一種默契。

可是這個也沒什麼難能可貴的規矩,只是眾人都不想無意間神識一掃,得罪哪個得罪不起的人。

不過這種默契也會在某種特定情況中打破。

比如某個頂尖大派、或者哪個大家族,追殺某個人,然後告知治下的信徒一聲,就開始大張旗鼓的搜查。

這一點又和上個世界不一樣。

起碼上個世界內,皇室想要搜查某人,還是最簡單的笨辦法,用眼看,慢慢搜查,等他們露出馬腳。

在這點上,無極大陸還是比較狂放。

起碼在自己的記憶內,還有少爺一路上的言說中。

如聖宗林山門,他們確定搜查仇人的時候,在一下刻,仙人境界的強者就會分別出手,神識瞬間籠罩屬於他們東域南境的小半個區域。

再以此為中心,四周圍攏著散開掃蕩,交叉過濾,來回審查,最多兩個時辰,就能把方圓百萬里的東域南境搜查一整遍。

確保同一地點,都是由十位以上的仙人掃過,就算是門派里有內奸,想要包庇,都不可能成功。

當然,要是門派內的十二位仙人中,有十人都包庇,那什麼都不用說了,還搜查什麼,用什麼計謀。

直接扯旗子造反就可以了。

同樣,整個門派都要造反,這已經不是造反,而是門主不行,他們是推到昏庸暴吏。

這是名傳千載的美談。

而也待張封思索著,等待宗門回信的時候。

三天時間不知不覺過去。

雖然沒等待宗門信件回來,但張封卻徹底穩固了渡劫初期,達到了小成境界。

如若此刻放開神識,足有方圓七千二百里左右!

這還是沒有飛升,也沒有達到渡劫巔峰。

張封推測,在鬼都碎片與自身境界、天賦,以及各種神通的加持下,或許不等自己踏入仙人境,單單是飛升境界,神識就能突破萬里,形成『真神!』

屆時自己應該能進一步的召喚更為強大的深淵之力,展現種種不可思議的神通。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61章 神識的枷鎖(二合一)

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