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0章 十日路程(二合一)

第360章 十日路程(二合一)

隊長話落,又傳音補充了幾句,算是把任務與記憶中的事情都交代清楚了。

包括安排的身份,今後的入宗對策,都一一傳達,期望五位隊員不要露出馬腳。

五位隊員聽到,也沒有任何墨跡的點頭應是,又歸整一番之後,就跟著隊長向林山門方向趕路。

且同一時間。

知曉萬劍宗『觀禮』事情的人,也不只是他們。

在遠方的一座城內。

從客棧中出來的清哥等人,也是把觀禮的事情給了解的一清二楚。

只是他們終究是從客棧中聽來的,時間上就有點不太準確。

不像是小隊六人這般,能準確在一個多月,或者三四十天。

反而是兩個月,三個月,甚至是還有喝醉的人說,觀禮的事情要一兩年。

得知這個半真半假的消息,他們也沒有什麼好打聽的了。

像這種偏遠的城池,總歸不像是上個世界的中心帝都,消息能做到八九不離十。

所以,趕早不趕晚,他們不問了,而是選擇現在就去。

按照時間路程,差不多半個月就能趕到萬劍宗。

但他們四人的決斷,雖然都是一樣的,都想要去試著加入萬劍宗。

可是在清哥的想法下,這處理的結果卻不一樣。

因為在清哥想來,想要找到『方隊長』,那就要按照規則符的特性。

它的特性,就是核心身份。

核心身份,當然對應的核心事件。

那一月後的『萬劍宗大開山門,歡迎東域的各位同道,前來參觀他們家的葯園子。』

這可是大人物齊聚。

說不定就能找到隱藏在其中的方隊長等人。

清哥思索著,等推測出來了最後結論,也一邊趕路,一邊避著老鄭二人,單獨向著小舟傳音道,

『以我剛才在客棧內的所聽所見的消息,最後推論。

這次萬劍宗邀請同道參禮的事情,其實就是和咱們現實中逛新房的事情差不多。

畢竟萬劍宗屬於後起門派,又主攻殺伐。

在丹藥與葯園的造詣上,總歸是比不得萬林門與五行宗。

要知道他們兩家已經是存在萬餘年的本土門派,在這個底蘊上,相信也不用咱們這樣的飛升修士去猜本土地仙吧?

所以,轉折點就在這裡。

萬劍宗屬於後起之秀,又與兩家的關係不太融洽。

可恰恰是這段時間,萬劍宗的藥材園成功建成。

想必這個建成,就是說,他們如今的葯園底蘊,不遜色於他們。

這就像是咱們現實內,誰家買了一套房子,又裝修好了,邀請親戚好友參觀一樣。

只是這事放在這裡,就是彰顯門派底蘊,與門派之間的一些交流。

像是這樣的交流,彰顯底蘊,定然會邀請不少「同等級」的同道前來,昭示天下。

說不定萬劍宗的宗主,還希望那兩家老門派給點建議,讓他們萬劍宗的藥材園更加完善..』

『清哥..』小舟聽到傳音,倒是琢磨了一下,忽然用笑的語氣傳音回道:『我要說我想的和你一樣,都是想借用這次機會,找到方道友。你會說我馬後炮嗎?會帶我一程嗎?』

『哦?』清哥反問,『你難道還有什麼要補充的答案?』

『咱們在城中聽到的消息是一樣的..』小舟搖搖頭,『我沒有什麼好補充。

但是我想說,不僅我想的和你一樣。

就連老鄭他們兩個,想的也和咱們一樣。

就在前一刻,他們還和我傳音,和我說過這個事情。』

『他們也想通過這個事件去找方隊長?』清哥皺眉,感覺老鄭二人真的是陰魂不散。

但也是好事,只要他們一同和自己前往。

那正好路上多個作伴的。

雖然清哥煩他們,甚至恨不得弄死他們,但是他們的實力還是有些用處。

路上萬一碰到危機,多一個人,多一份力。

看似和他合作的小舟,同樣如此。

在清哥想來,都可以犧牲。

他這次是報了鐵心思,想要跟著隊長混。

可是小舟聽到清哥猜測老鄭二人去找方隊長的這個問題時,卻是直接否認道:『這點他們想的和咱們不一樣。

因為以我的推測,他們找我商量的意思,是想通過這次的萬劍宗一事,試著用飛升修士的實力,拜入萬劍宗。

畢竟萬劍宗屬於後起之秀,除了每百年的開山收徒一事外,這千年來一直廣邀天下修士加入。

他們這次就想趁著這個機會,試著加入萬劍宗。

關於這件事,剛才客棧內的幾位修士也說了。

萬劍宗不像是其他門派一樣,需要各種繁瑣的排查,還有各種任務考察。

相反,飛升修士只要效忠拜入萬劍宗后,經過一些簡單的審查,就能獲得外門執事的身份,享受門派執事的待遇。

說實話,聽到這個消息以後,我也心動了。

因為咱們可不是本土的修士,都有一方勢力罩著,有資源享受。』

小舟傳音到這裡,還忽然笑了,『沒資源享受的人,他也很難到飛升..所以咱們這個身份,最好還是歸於北域吧。

那裡比較混亂,沒人人查。』

『好..』清哥琢磨瞬息,就和小舟這麼定下了。

且同一時間。

不止是清哥等人的計劃完善,開始算計老鄭二人。

在東域邊境,山村外。

張封也在遠方的林中小道上,看到了前方一裡外的馬車。

呼—

還沒等張封有什麼動作,車上的人有什麼動作。

拉著的金丹駿馬,好似感受到了後方來人,於是稍微揚了一下蹄子,讓馬車的行程一頓。

這是提醒車裡的主人,有外人靠近他們了。

不過,這倒不是這隻靈獸的感知靈敏,可以發現渡劫境界的張封。

而是張封沒有隱藏蹤跡,不然靈獸真的發現不了。

同樣,也在靈獸預警的時候。

張封看到人家已經有了防備,才上前一步,渡過一里距離,來到了馬車前方。

『是剛才那個修士..』車中,少爺看到張封攔路,卻稍微疑惑幾息。

但隨後他見到張封沒有任何惡意,就大大方方的掀開了帘子,邀請道:「道友若是有事,不如進馬車一敘?」

「多謝。」張封看到少爺上來就邀請自己,卻是沒有什麼怕生的架勢,繞過了正在生氣的駿馬,直接走到了馬車裡面,坐在了少爺對面的木椅上。

車中,空間寬敞,相對的木椅中間,還有一個小爐子,上面溫著一壺茶水。

少爺看到張封坐好,則是一邊從手旁的小木櫃里,拿出新的杯子、倒茶,一邊詢問,「這位道友,你也是來觀禮我宗的葯園?」

『葯園..』張封接過茶水的同時,聽到這個詞,倒是思索了幾息。

再根據『自己』三日所得,找了找相關的記憶后,張封知曉萬劍宗的確是要在這段時間內舉辦一次葯園觀禮。

同一時間,少爺看到張封輕輕點頭,好似默認,也不由端起手邊的清茶,彷彿緩解氣氛一樣道,

「這數日,我歸宗的途中,見到了太多來參見觀禮的道友。

只是這些道友都獨身、或結伴前往..」

少爺說到這裡,向著張封一敬,「如今像是道友這般攔車的人,卻是第一個..於此之前才驚異了片刻,還望道友莫怪..」

「是我唐突。」張封聽到少爺好像有些無語的心情,也是回禮一敬,「我一生都在北域遊歷,對東域的情況毫無所知。

所以在之前路上,見道友馬車上懸刻萬劍宗的標記,才攔下了道友的馬車,想要問一下萬劍宗所在。」

「原來如此。」少爺稍品一口茶,對此不再多問,反而是坐直了身子,一盡地主之誼,向著張封笑著,

「我宗於四十日後,舉行葯園觀禮一事。廣邀天下道友。

如今道友能來,是我宗榮幸,哪有麻煩一說?」

少爺說著,是一副抬人的模樣,彷彿把張封形容成很厲害的大人物。

但這也是客套話。

事實上,他認識都不認識張封。

若不是見張封氣質不凡,也沒有這麼多客氣。

所以,張封真要蹬鼻子上臉的當真,那可就是大錯特錯了。

而張封聽著聽著,又聽少爺接下來說著葯園的重重觀禮安排,就知道觀禮的具體時間,是定下個月二十四號。

正好在這個世界的冬至年曆。

並且少爺所知道的事情,可不像是天下眾人傳的那樣,兩個月、甚至半年、一年的。

他身為萬劍宗的弟子,說出的天數,基本最靠近實際。

前後最多差不了三天。

屆時或許還有一些外域的勢力、以及一些散修來至。

也正是這般。

少爺聽到張封是散修,是來觀禮的,就沒什麼好懷疑的了。

如今帶張封一段,也算是盡了地主之誼。

但在隨後。

兩人又聊了一會。

張封思來想去,感覺時機差不多了,兩人算是徹底認識之後,也根據事件任務,稍微探口風般的詢問道,

「楚道友,我遊歷已久,如今想要找個安身之地,不知道貴宗是否還收人?」「張道友想來我們萬劍宗?」

聽到張封是要『投靠』他們宗門,加入他們萬劍宗。

少爺第一次露出了發自內心的笑容,像是歡迎自己人一樣,點頭道:「自然是好事!」

少爺說著,一副盡心幫忙、代為引薦的模樣,不像是之前那般的『隨意敷衍』。

當然,這個敷衍是看不出來的。

要不是張封擁有心識,也瞧不出他之前一副萍水相逢,點頭之交的的客氣模樣。

沒辦法,任誰路上隨便見到一個人,又沒有任何利益牽扯下,誰會手拉手的稱兄道弟。

就算是別人願意,自己還覺得這個人是神經病,或者『別有所圖』。

但現在,自己明確了表示,自己想加入他們宗門,這個就是一塊敲門磚。

也是一路上和少爺聊著。

張封知曉渡劫修士,在這個世界內已經是高手,算是一個門派的中流砥柱。

放在一些偏遠的地區,更能鎮壓一方。

引入這樣的高手進入,再確保這樣的高手無二心。

少爺也是有功勞在練功房記著。

算是雙贏。

以至於此。

少爺不管是為功勞,還是真把張封當成朋友。

在接下來去往萬劍宗地界的一路上,也向著張封介紹了一下東域修士都知道的情況,以及今後的車程安排。

大致是萬劍宗在東域的北邊,路程三百萬里之遙,需要十二日路程才能到。

但大約趕路趕個十天,在第十日下午的時候,就能來到萬劍宗治下的第一座城池,也算是萬劍宗的邊境。

到了那裡,他就需要找駐紮在城池內的萬劍宗內門弟子,或者執事,然後說明一下進宗的事情。

這算是第一道檢驗關卡。

主要是讓宗內有話語權,以及有權帶人入宗的人,瞧瞧張封是不是渡劫修士。

只要是,什麼都好說。

不是,那就是誑騙。

如今,去往第一座城的路上,少爺把這事都說的很明白,就是怕將來出誤會。

終究是他沒有很大話語權,最多只能報個功績,為張封報個名額。

至於最後如何,他做不了主。

現在趁著還有時間,他就把這些事情全部說清,想讓張封知曉,別誤以為他們萬劍宗不把渡劫修士看在眼裡。

因為這說不查,又查的樣子,很容易讓性格執拗的暴脾氣修士不喜。

張封對此,倒是覺得他們很小心,很對,一切按流程辦事,沒什麼錯。

所以對於少爺客客氣氣說的事,表示他們的做法很對。

畢竟一名渡劫修士不想加入宗門的話,完全可以當一名自由修士,不用兩方都為難。

就如東域最南邊的十河道人。

少爺在路上閑著,就說起了他的故事。

張封聽著,知曉十河道人就是一位主修水系功法的渡劫修士。

很多門派邀請他。

但他哪裡都不去,反而去往了偏僻的東域最南邊,掌握著大約方圓千里的土地,百縣十村的,也算是自立為王。

尋常的小門派,也不會打他的主意。

大點的門派,也不會貪圖他的僻靜貧瘠之地。

反正不管怎樣,也不論那裡是否適合修鍊,十河道人在那裡活的挺滋潤的。

遠離戰火,遠離動蕩區域。

每日都悠閑的釣釣魚,偶爾為村民驅趕一下野獸。

就算是他們十河內出了什麼修鍊天才,或者出去惹事了。

十河道人也告知了所有人,只要出了他們十河,他就再也不管。

只為自己的小日子。

或許他就這樣混到壽命將近,然後再迎來下一任的十河道人,繼續如此往返。

直到哪任『十河道人』有利益心,或者參與了哪方門派的廝殺,讓平靜的十河毀於一旦,成為寸草不生的廢土。

但又在這個世界的繁榮人口下,多方門派的競爭中。

就算是廢土,也會被人利用起來,然後再次成為生靈的棲居之地。

可不管怎麼說,渡劫修士,的確是擁有一定的資本。

強如萬劍宗,也不會輕易拒絕一位渡劫修士的投靠。

前提,是真的一心加入萬劍宗,為萬劍宗的發展做貢獻。

而也在張封一邊思索著,一邊和少爺聊著,聽著他說起關於無極大陸上的一個個故事。

隨著時間的過去。

經過將近十天的路程。

二人也終於來到了萬劍宗的境內。

再隨著離最近的城池越來越近。

張封感受到這裡地界的靈氣,又比尋常的地方多上一分。

依照如此濃厚度,再加上各種香火與龍運、鬼都加持。

張封感覺在去往萬劍宗之前,能修鍊到渡劫小成,再添一分自保之力。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60章 十日路程(二合一)

9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