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5章 鬼都九與建廟(二合一)

第355章 鬼都九與建廟(二合一)

安排完所有事情。

稍後。

張封帶著吏部尚書等人離去的時候,不僅發現賞金任務完成,且也在同一時間,聽到了新的事件後續提示。

張封得知提示,再根據之前的一些規律,就知道不出意外的話,是『鬼都碎片』。

它所在的地方是在皇宮的西門位置。

任務為『調查西門外的街道。』

同樣也是這個提示響起,張封知曉調查魔王的事情,算是完美的畫上了句號。

換句話說,魔王被殺的消息,應該是從沏雪山那裡傳開了。

清哥等玩家,也在回帝都后等了整整二十四小時,完成了保護自己的事件,所以才打開了後續。

如今,就是自己獲得獎勵的時間,和他們沒有任何關係了。

張封想到這裡,念著鬼都碎片的事情,就望向身旁的吏部尚書等人道:「諸位先回閣,把肖城主上任的奏摺起草。稍後本王會派人送往太子東宮,等明日早朝再言。」

張封話落,就準備獨身向著宮外走。

「王爺。」吏部尚書等人聽到王爺要回府,是捧手一禮,一副想要護送的樣子。

包括隨後從大理寺中出來的錢城主二人,當見到王爺要出宮,也是一副效忠跟隨的模樣。

張封看到眾人這麼執著忠懇,倒是擺了擺手,向著錢城主二人再次吩咐道:「肖城主,你明日就要上任吏部侍郎一職,需要準備一番。」

張封說著,望向錢城主,「你兄長明日就要上任,本王亦想給你安排一個職務,跟在你兄長身邊,留在帝都。

如今,等你兄長的事情做完,你不先去往何山縣一趟,把你的家人接來?」

「是..」錢城主停住腳步,很聽話的準備先跟兄長把奏摺的事情做完,然後去城外接他的家人。

並且他的家人之所以會在帝都外。

是因為在眾人回往帝都的一路上,張封抱著為錢城主等人洗白,與讓他們留在帝都的意思。

繼而就讓錢城主帶著沏雪山內的一家老小,共同向著帝都趕來。

現在他的一家老小都在帝都外不遠的何山縣落住。

那裡有他們一家的遠房親戚。

也是錢城主怕帶著老小來帝都,都住在王爺府里,麻煩王爺。

而如今吩咐完了所有事情。

張封見到眾人都離去之後,也獨自來到了皇宮西門,屏退了周圍想要護送自己出宮的禁衛。

關於鬼都碎片的事情,可是比神通基石還要珍貴。

張封肯定萬分謹慎,不想讓別人發現,繼而引起什麼沒必要的麻煩。

也等出宮。

街外五里,屬於皇宮戒備外的街道。

張封從皇宮官道處,拐進這條街道的時候,身上已經穿了一套普通的衣衫。

不然一身王袍出來,這動靜未免有點太大。

「熱包子..」

如今隨著街道上的商販叫賣,人來人往的大街上,也沒有因為張封從官道上走來,就產生什麼風波。

畢竟每日都有宮內的禁衛、大臣,小吏從官道上融入大街。

尤其是每日早朝落下的時候,更是有不少大臣交談著魚貫而出,這都屬於非常常見的事情。

能在這裡擺攤的人,早就見多識廣。

特別是多年混跡在這裡的人,若是見到哪位大人出來,大眼一瞧,還能道出這位大人是誰誰誰。

可是張封很少露面,再加上有意隱藏行蹤。

大街上的人,就算是注意到了張封,也最多就是望了一眼,誤以為是宮內哪位不起眼的禁衛放假出遊。

「客官看看銅靈鏡..」但有的小販見到張封從宮內方向出來,倒是覺得張封有錢,繼而熱情的推銷自己的產品。

他所賣的東西,是銅靈境。

大致來說,就是普通的銅鏡,但卻加持了靈氣,能清晰的倒映出人的樣子,不像是普通的銅鏡一樣模模糊糊。

「怎麼賣?」張封聽到叫喊,好似真對這銅鏡感興趣,也難得的停下了腳步,來到了他的攤前。

「您瞧..」小販見到張封真來了,那是笑容更加親切的一邊拿鏡子照著自己樣子,一邊介紹著這銅鏡是化神高手煉製,能保十年質量,照的樣子不會發生絲毫變形,絕對童叟無欺!

說著,他怕張封不信,還信誓旦旦的言道:「這位化神前輩,可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五湖宗,煉器堂長老!

五湖宗,這個不用小的多言吧?

宗主可是渡劫期的大修士!聽說還和當今四皇子的關係匪淺!是四皇子的結拜兄弟!

若不是我姑父外甥的族內堂哥拜入五湖宗,我還真拿不出這樣的寶貝銅鏡!

我給您說啊..」

「嗯..」張封是一邊聽著,一邊把目光望向了他壓攤位的圓潤灰色石頭,感覺他說的卻差不多了,才忽然問道:「那塊鵝卵石的賣相不錯,我書房正好缺一塊壓紙的鎮尺,不知..」

「只要您買我這鏡子!」小販二話不說,就彎腰把石頭拿起來,合著鏡子一塊遞給了張封,「一共五十文錢,全送給您!」

張封也不多言,從儲物內拿出一兩金子,示意不用找了。

沒辦法,自己空間內只有金子。

「爺大方!」小販樂著,同樣不多說,也沒有什麼找錢不找錢的客氣。

看上去他經常在這裡擺攤,已經習慣了宮內大人們的豪氣。

可他心裡也悄悄竊喜,沒想到前幾天出去找二河村的大老劉進貨,在他村的溪水邊隨意撿了一塊石頭,就賣了一塊金。

有錢人的愛好,真的想不通。

小販心裡想著,望向離去的張封搖搖頭,但隨後見新的客戶出現,又再一次揚起笑容,不再關注張封。

可同一時間,在二百米外的客棧內。

張封坐在窗邊的位置,手裡的鵝卵石漸漸融化,融入了心臟部位。

霎時間。

張封感覺周圍吵鬧的客棧與大街一靜,同時自己好像隱隱約約的感受到了之前所在的時空..

..

『你融合了散落在大千世界內的鬼都碎片』

物品:鬼都碎片。

類型:殘缺的、不完整的。

品質:雖然它是不完整的物品,但依舊可以定義為,

九階、黑色,傳說..

..

技能:香火

香火:你所能享受的香火加持,不再限於種族,不再限於上限。

技能:祭祀

『祭祀:你在任何世界內獲得的香火之力,都將永久銘刻加持,不再存在世界屏障的隔閡。』

看完提示的瞬間。

張封感受到冥冥中的那扇大門打開,屬於前幾個世界的香火之力,都通過鬼都碎片,加持到了自己的身上。

霎時間自身的修鍊速度在極限中又更上一層,比原先多了整體的百分之二十!

同時張封感受著這股加持之力時,彷彿間,還能聽到屬於上個世界的信徒禱告。

有信徒說,『張大學士遊歷到了哪裡?往後的科舉,是否還是張大學士主持?』

還有人說,『張省城主是不是進了帝都中心,還是去了專攻修鍊的科研總部,為什麼電視上沒有再看到他..是不是高層在保護他?』

張封聽到這些禱告,就知道這些信徒是來自於前面的兩個世界。

再往前,也有千千萬萬的禱告。

畢竟自己離開所有的世界前,名聲是傳遍五湖四海,那麼有這麼多的信徒,不足為奇。

如今,離奇的是各個世界內的香火之力,都通過鬼都碎片的新技能,跨越了屏障,來到了這裡。

或者說是隨著鬼都碎片越發完善,已經顯露出了種種不可思議,甚至是打破規則屏障的神通。

這種跨界的香火之力,就是一個很好的說明。

張封一時想到這裡,感覺現在也有事情了。

既然不同世界的香火之力,都能為自己加持。

那現在在大齊內立自己的神廟,好像就可以提上日程。

記得三個月前,自己去皇宮做客的時候,師兄還提過這一嘴。

不外乎是自己晉國龍氣都吃了,那也可以立神廟,吃香火。

建的地方,就在大齊香火彙集的帝都。

只是自己當時是想的修鍊已經到了極致,立了也沒有用,就沒有讓師兄大費周章。

可現在新的鬼都碎片融合,打破了上限,這個可就有用了。

想法落下。

張封如今再次思考這個問題,也拿出了決定。

其一,事不宜遲,是趕快找施工的人選。

除此之外,師兄那裡既然已經提過,那到時候給他說一聲就好。

第二,建造的人選也定好了,就用辦事公正的四皇子。

他那裡就有一批專業的『施工隊』,包含了大齊內的奇工巧匠。

多年來又建設了各地的聖地書院,其規模宏偉大氣肅靜,這造詣是沒的說。

念到此處。

張封結了茶錢,直接向著四皇子的府邸走。

也不遠,就在十二裡外的皇宮邊。

等來到這裡。

護衛見到王爺當面,一時間都沒有通傳,就把王爺請進。

包括院內正在看書的四皇子,當得知叔父來的消息,也是一溜煙的在大堂內相迎。

等侍衛退下。

張封也沒有耽擱,就大致和四皇子說了一番,建造廟宇的事。

說完這個。

張封又響起一事,不由向著思考的四皇子問道:「你認識五湖宗的宗主嗎?」

「五..五湖宗?」四皇子被問的一愣,「那是什麼宗門?難道叔父的好友,還是此宗有向學需之人,要侄兒關照一番?」

「無事。」張封走到椅子旁邊,又切入正題,「神廟能否在三日內建成?」

「三日的時間有點短..」四皇子解釋道:「叔父,建造廟宇的事情,侄兒定然會用心去辦。可是一月時間著實有些太短。

侄兒估計,最少需要五天。

只因城內無法施展術法,建造速度會受到限制。

其次,侄兒覺得建造神廟一事,需要靜心靜神,要用一種虔誠的心態去建造,萬萬不可操之過急。

這是工部的鄭大人告訴侄兒的,鄭大人也是侄兒這些年來建造書院的主官。」

『五日..』張封聽完四皇子的解釋,也算是不置可否。

皆因鄭大人就是他們建築隊的總工程師,專攻這一行。

再加上城內禁法術,的確是律法記載。

四皇子沒說謊。

也可能,真像是四皇子說的那樣,他們都是用一種『虔誠』的心態建造,所以才把各處書院建造的宏偉肅靜?

張封想著,這能否感悟上蒼,自己真不知道。

但看四皇子的樣子,他的確是自己感動了自己。

張封想到這裡,也沒有多說,反正全國各地的書院,都是四皇子建造,造出的效果還非常好,這是不容置疑的證據。

那就讓他建。

不相信四皇子皇子,也要相信他手下的專業建造隊。

說不得他這種感動的方法,再加上專業的建造人員,最後等建出來了,還真像是那麼一回事。

「書院修建的如何?」張封問完了香火的事情,也開始詢問四皇子兼濟天下讀書人的書院問題,算是身為長輩,關心關心他。

誰知道四皇子聽到叔父的關懷,頓時不止是受寵若驚,並且還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叔父..您這次來的事情,除了建造神廟以外,是不是也想讓侄兒還錢了..」

一年前,他為了建設書院,曾向張封借了五十萬兩。

這錢是從國庫出的。

只是張封拿了六十萬。

四皇子現在也清清楚楚的記得這個事情。

並且他現在聽到叔父提起,也誤以為行事方正的叔父,看似問他書院的事,明面是關心,實際上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釜底抽薪的讓他還國庫錢。

他身為四皇子,身為才學聰明之輩,也覺得自己要是單純的以為叔父關心他,那才是真的完了!

四皇子越想越對,感覺事情的真相就是這樣。

但張封看到四皇子回答的牛頭不對馬嘴,一副小家子氣的模樣,卻是忽然笑著道:「叔父平時在你等眼中,難道只是斤斤計較的人?」

「叔父說的是..」四皇子輕輕點頭,可發現不對后,卻又猛然搖頭道:「叔父身懷天下,明辨是非,斷案清正,怎麼會是小氣之人?」

他說著,是一副叔父清廉的模樣。

可是他心下卻想說,『侄兒之前借的可是國庫的錢,您當然不心疼..』

但與此同時。

張封聽到他話題重提,說起借錢的事,倒是回想起這個事情,向著他問道:「既然四皇子說起了錢財問題。

正好,藉此機會,叔父也為國庫戶部那邊催促一下。」

張封說到這裡,不等四皇子說話,就再言道:「之前四皇子建設書院,讓叔父代你向國庫借了六十萬兩。這六十萬兩,何時能還上?」

『六十萬..』四皇子心裡一愣,想說自己什麼時候多借了十萬?

那十萬自己可沒有動啊!

這可是叔父拿的,怎麼到頭來成了他的賬?

一時間,以他秉直的性格,頓時忍不住,直言道:「叔父,侄兒之前明明是借的五十萬,是您問國庫拿了六十..為什麼..為什麼最後全讓侄兒來還..侄兒承受不住啊..」

「四侄子的這句話說錯了。」張封稍微擺了擺手,示意他不要急,同時坐在了旁邊的座椅上,向著他講述道理,

「你看,若是沒有叔父的保證,你這五十萬是否能借來?」

「這..」四皇子仔細想了想,回憶著之前帝都內的錢財缺失情況,如實道:「去年帝都內缺金銀,應該是拿不出來..」

「這就對了。」張封招手讓他坐到旁邊座椅,「要不是叔父出面,你這六十萬兩定然是拿不出來。如今,叔父讓你還七十萬兩,這多出的十萬兩,算作叔父的幫忙。這難道有什麼不對?」

「怎麼..七十萬?!」四皇子脫口而出,徹底懵了,想說這好端端的怎麼又漲了十萬?

五年前的時候,良山城內鬧飢荒,奸商手裡的糧食都不敢這麼明目張胆的漲!

但張封看到四皇子想否認,卻輕敲了一下桌面,疑惑的向著四皇子問道:「難道是叔父記錯了?上次四皇子借的不是七十萬兩,而是八十萬兩?」

「不!叔父..您且慢!」四皇子一時回過來神,不待張封再說什麼漫天要價,瘋漲價格,就拍著胸口保證道:「七十萬兩,侄兒明日夜晚前就歸還於您!」

「好。」張封笑著起身,拍了拍四皇子的肩膀,「五十萬兩歸還國庫。餘下的二十萬兩,把香火神廟好好修整即可。

這是叔父在大齊內的第一座香火神廟,切莫讓叔父丟了面子。」

「叔父放心!」四皇子拍著胸口保證,「侄兒定然不負叔父厚望!」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55章 鬼都九與建廟(二合一)

88.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