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 錢道友的地圖(二合一)

第350章 錢道友的地圖(二合一)

呼—

凜冽的寒風刮來,帶動飄落的鵝毛大雪,打在眾人的靈氣屏障上。

隨著深入沏雪山地界,各處山峰上的積雪越來越厚。

尤其是在半個月的時間過去,深入沏雪山三十萬里左右。

風雪中的張封,望著前方隱約籠罩在陰天大雪中的城池,按照大齊邊境處得到的地圖標記,這裡應該是深入了沏雪山,算是徹底進入了這個混亂的小國度。

並且這樣自發組建的城池,在沏雪山的『外圍』,還有十六座。

再往前,等路過這些外圍城池,那就是白皚皚的一片,單純憑直覺趕路。

因為在鋪天蓋地的陰冷水行元素干擾下,尋常飛升修士想要辨別方向,或者說認準一個方向直行,這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否則半個月的時間,自己等人也不會只趕了三十萬里路程。

這般還是自己等人多為飛升修士。

不然依照渡劫與洞虛的境界,神識只有千百之遙,這就慢慢找吧,很可能轉上一圈,又給轉了出去。

同樣這些藏在沏雪山的罪犯,就是想要依照這天然迷霧屏障,屏蔽一些前來抓捕他們的人。

除非是像大將軍與孫公公這般,境界接近仙人,已經可以無視了一部分的天道規則,驅散天地異象所帶來的干擾,辨別準確方向。

可是用飛升巔峰的修士來抓一些小罪犯,這真是天下的笑柄。

「王爺,靠近雪山地界北邊,應該是錢城..」

此時,隨著眾人離錢城越來越近,已經可以準確的瞧見這個不算大的小城。

手持地圖的清哥,也抖了抖身上的寶衣,震散了積雪。

他剛才靠近王爺時,撤去了靈氣屏障。

「去前面的客棧休息。」張封把目光望向城外的一處兩層酒樓。

那裡彷彿是雪積成的一樣,若不是門前有盞靈石燈亮著,在雪中樓前印出了一個『酒』字,以及有修士不時走進,肉眼還真的難以分辨是雪屋、還是客棧。

同時張封吩咐完了清哥,又望向了旁邊的眾人,「咱們來路打聽了幾位修士,都說錢城城主有副沏雪山地圖..」

張封說著,琢磨兩息,看向旁邊靜候吩咐的高校尉,讓他進城一趟,去找這座錢城的城主,也不用提地圖的事情,就說個『有淵源,找他一敘』。

相信錢城主會出來。

高校尉應聲,扭頭向著人煙稀少的城內行去。

附近來往的修士,也只是看了張封等人一眼,就各自趕路,沒有管張封等人是誰。

前方的城門也沒有人把守,彷彿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張封見到高校尉離去,就帶著清哥等人入住客棧後院,在漫天大雪中靜等著來信。

而這個錢城,錢城主,就是張封要找的人。

因為自己前段時間去大理寺,檢查呂縣令等人的檔案時,在三層監房見到了一個被關押百年的囚犯。

當時對他感興趣,就是他曾經是一位城主,並且和這位沏雪山的錢城城主關係匪淺。

同樣也是因為這位『囚犯城主』。

張封如今知道這錢城的名字,就是用錢城主的姓氏為名。

當然,不知道的,會誤以為這『錢城』很能表達這裡的混亂情況,證明這裡的人,不是為錢賣力、獵殺,就是因為各種利益與仇殺關係,最後跑到了這裡。

可是事實上,這錢城的錢字,只是城主的姓。

沏雪山的十餘座城池,也是這樣。

現在誰是城主,城池就是誰的姓命名。

這還不是他們自封,而是遊離在沏雪山內的各個修士命名。

隱約透漏出一副這裡的城池是他們『沏雪國』所有,他們想反抗各朝到底,想要最終自由的樣子。

當然,沏雪國這個名字,也是他們自封的。

只因沏雪山沒兵,沒國運,哪裡有立國的資本?

哪怕是十六座城池中的,實力排行第五的錢城主,也只是一位渡劫巔峰修士,還不是飛升。

但按理來說,錢城主這樣的實力,已經可以在他們原先王朝內活的很好,不需要到沏雪山內躲藏。

只可惜,經過五年前的一件事情,才不得已讓他背井離鄉,來到了這個陰寒刺骨的地方。

包括這前塵往事讓他說來,也是命中犯沖。

因為他姓錢,這是父親與祖上給的,沒什麼不對。

可是在百年前,大齊的籠城內。

他如今還清晰記得,當時實力還在洞虛境界的他,身為當時錢家族長的他,正在城外與一位掌門交談。

可不知為何,忽然過來幾十位修士,對他喊打喊殺。

當時『錢族長』氣血方剛,當然不能坐以待斃,就一一殺之。

按照律法來說,是防衛殺人。

只是在殺完以後。

消息不知道怎麼越傳越離譜,成了『錢族長為錢殺人!』

這事情起因就這麼定下了。

錢族長買兇殺人,為錢行兇。

包括當日和錢族長交談的掌門,也放出話來,說錢族長的確是收了他們的錢,為他們殺人。

但又在掌門的委婉言語中,他當日沒有讓錢族長暗下殺手,反而只是想要錢族長教訓一下來人即可。

這人證物證齊全。

錢族長就坐實了收錢殺人的事情。

錢族長百口莫辯,可也知道這位掌門是串聯了和自己敵對的某個家族,故意栽贓陷害,壞他的名聲。

再按理說,這樣的事在江湖中也不是什麼大事,不就是買兇殺人。

這殺了就殺了,沒什麼大不了。

相反有更多的人聽到這個事情,還專門帶著大把的錢財,前來錢族長所在的城內,希望錢族長把他們主持正義。

事情,看似是向著好的地方走。

這不僅打出了名聲,也招攬了生意。

最多就是身為錢族長結拜兄長的城主,派手下詢問幾句,想知道這位結拜二弟是不是真的『犯事』了?

除此之外,什麼情況都沒有了。

可是掌門等人的計劃周密,又偏偏不按照江湖規矩的和受害人家屬一起奔行幾月,跑到了帝都,上告到了刑部。

刑部一查,證據確鑿,就隨便派些人來抓。

反正是江湖仇殺,抓的著就抓,抓不著就算。

朝廷對這些事情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只要不是在城內殺人就可以。

只是當時的城主接到朝廷密令,知曉刑部來人審問,卻是忠與義權衡了良久,最終重情重義的辦錯了事。

就是他利用權職之便,第一時間沒有協助即將到來的刑部,而是提前告知了錢族長,讓他早點遠離此地。

他則是留了下來,一副運籌帷幄,剩下事情兄長自有安排,賢弟與弟妹等人先走的模樣。

錢族長不懂其中的計劃,也不知道刑部來人,反而是以為自己在城內『買兇殺人』的名聲,會影響到兄長官職威望,就舉家遷移,走了。

殊不知,這樣的性質就變了。

從一個可能會翻的案件,或者抓著也無事的事情,變為了城主串聯犯案人員。

事情從刑部捅到了吏部,又傳達到了禮部、大理寺,最終卷宗放在了丞相桌案上。

也不難看出,當年錢族長的仇家,是想要整死城主。

仇家更知道錢族長與城主的關係,繼而利用城主重情重義的性格,來了一手連環計。

直到如今。

城主的冤屈也沒有洗白,仍在服刑囚牢之災,被鎖在大理寺的三層,關了整整百年。

張封當日見到的就是他,也聽他說了這個事情。

這案,的確判的不錯。

城主的確濫用權職。

除非是證明這是一場陰謀,可是人證物證,都有利於對方。

錢族長也的確是殺人了。

這樣鐵證如山下,怎麼翻案。

就連躲藏百年的錢族長,也知曉了大哥的心意,看透了問題,繼而沒有踏出沏雪山一步,為大哥伸冤。

因為他知道這事不是他小小一個渡劫修士可以翻案的。

如今要是出去,也是趕著送死。

除非是踏入飛升之後,擁有一定的話語權,才能試著出了沏雪山,冒險去帝都,試上一二。

再或者,就是哪位大齊內的朝廷大員,親臨沏雪山,或許也可以試著喊冤。

如數年前,前來封印魔王的大將軍。

他聽到這個消息,就想藉此機會,試著和大將軍攀談,為自己兄長喊冤,請大將軍做主。

只是大將軍有正事,也未和相迎的沏雪山眾城主,以及諸位強者言語分毫。

眾人見到大將軍哪怕只有獨身一人前來沏雪山,也是嚇得膽戰心驚,未有任何人敢上前交談,只剩眼睜睜的看著大將軍直襲封印之地。

之後的事情,天下傳開,所有人為之欽佩。

哪怕是混亂的沏雪山各城,也自發的為大將軍哀悼七日,全城寂靜。

同樣,身為大將軍的弟子,張封的名字怎麼也藏不住。

如今,錢城主要是聽說王爺前來沏雪山,那這王爺的身份在這裡,可是遠遠比任何朝廷大員來了都管用!

因為錢族長、錢城主,他哪怕是終年藏在沏雪山,但在外界也有探子,知曉王爺在外界的聲望如日中天,猶如大齊聖上親臨,堪比天聽!

錢城主要是知道王爺到來,肯定不會放棄這個唯一一次為兄長伸冤的機會!

當然,錢城主也沒有什麼妄想症,更知道身份尊貴的王爺,定然不會來到這麼一個混亂的地方。

可是大將軍總歸是死在這裡。

他也抱著王爺會來這裡祭典的想法,繼而五年來一直收集著沏雪山內的情報,整理出了一份最近去往沏雪山內部的地圖。

這副地圖不說絕無僅有,獨此一家,可也浪費了他五年的心血,沿途標註了各個要害、地點,詳細無比。

這也導致不少來沏雪山尋寶的人,當知道他手裡有這份地圖,都想拿出重寶收購。

錢城主是全部否決,就等著來祭拜大將軍的王爺。

相信王爺只要來到這裡,定然會打探一番,想問問他們本地人,這裡哪條路最近,附近又有什麼標示,可以讓修士在漫天風雪中不迷路。

這一找,很大幾率會找上他。

只要找上他,他就會拿出這副地圖,順便言告他兄長的冤情。

這一等,就是五年。

五年過去,這地圖也越發詳細。

而張封雖然不知道這地圖是為誰畫的,但自己身為王爺,他兄長又關在大齊,相信他會給自己一個面子。

以至於時間過去。

白雪皚皚的錢城內,正在府內院內觀雪景的錢城主,當聽到門衛慌張來報,說『大齊王爺派大內侍衛來傳話』的時候。

一時間錢城主忽然愣神,感覺如夢似幻,可在接下來就化為了一股清風,出現在了城門府外。

此時,正在等待的高校尉也感覺眼前一花,一道人影就出現在了他的身前。

「誰?!」高校尉一手扶劍,一手拿出大內禁衛令牌。

令牌亮起,方圓百米內的風雪也靜止了幾息,隨後就被此地的陰冷破開。

「在下錢獻棕..」

錢城主望著高校尉,看著百年前有幸和兄長去往帝都,見過的大內侍衛腰牌國運,還有之前的異象,頓時更加確定王爺來了!

剎那間,身為渡劫修士的他都滿含概嘆,重重躬身抱拳一禮。

這一禮,拜出了五年的心血,百年的冤屈。

與此同時。

高校尉見到錢城主這麼『惶恐與委屈』,這麼熱情,也隨之一愣,感覺王爺難不成真認識他?

再瞧瞧錢城主的樣子,要不是王爺說認識他。

高校尉還以為這是哪位受了天大冤情的百姓,寫了一封血書,站在刑部的大門外哭天喊冤。

「王爺正在城內一處客棧。」高校尉想歸想,但從沒有想過其中有這麼多的事情,反而是按照王爺的吩咐,探問道:「不知錢城主此時是否繁忙城內事務?若是無事,王爺想請錢城主一敘。」

「自然!」錢城主想都不想,就像是抓著最後的救命稻草,哪管什麼陷阱地獄,只想找到王爺當面一敘,把事情原委交代清楚,還他兄長一個清白。

哪怕是用他的命換。

在這般想法中。

等他跟著高校尉來到城外客棧,見到後院內的張封,直接無視了所有人,單單雙腿一曲,向著為首的張封拜倒,

「罪民錢獻棕,見過王爺!」

錢城主低聲問禮,話語中是一副甘願受死的樣子,只求王爺能幫幫他。

「錢城主。」張封見正主來了,又見這般大禮,倒是笑著上前兩步,將他扶起,「本王來此,是為許多事情而來。其一,是需要錢城主代為引路,去往沏雪山內界。」

張封說著,在錢城主的期待與惶恐目光中,毫無隱瞞道:「其二,也有你兄長的事情。本王感覺此案有些蹊蹺。」

「王爺..」錢城主什麼都沒有說,只剩再次一拜,又散開身上的靈氣,示意沒有任何敵意以後,才在清哥等人的戒備中從懷內拿出一副地圖,雙手捧著獻上。

張封接過,則是偏頭望向清哥眾人,「這十四位道友與禁衛,都是本王的府衛。」

「見過錢城主!」清哥等人一抱拳,臉色神情時刻保持著平靜的模樣,看上去非常有威勢。

這也是他們身為飛升修士,這氣場自然不用多說。

可恰恰也是飛升修士,他們真不把渡劫期的錢城主看在眼裡。

當然,錢城主要是大齊內的某位城主,這個就另當別論。

「見過諸位大人..」

錢城主又再次行禮,渾然沒有平常身為此城城主的絲毫威勢。

張封看到眾人算是認識,也沒有在這裡吃飯休息,就一手打開了地圖,一邊向著院外走,

「還請錢城主勞煩帶路。路上,你說一下你兄長的案情。」

「是!」錢城主聽到王爺直切整體,於是也沒有耽擱,就慌忙跟上。

張封一邊帶著眾人趕路,一邊聽著,邊走邊說,什麼都不耽誤。

等御空冒著漫天的風雪,根據錢城主的標記,行走了八萬里。

張封也算是聽完了錢族長的事情。

總歸來說,和在獄內所聽的城主說辭一比較,事情發展與根源上是沒有任何出入。

再用心識一瞧,他的確是問心無愧之後。

張封想了想,決定幫他。

因為他們兩兄弟既然沒有任何欺瞞,如今又幫自己帶路,繞著小道,節省時間。

這節省的,就是他五年的心血地圖。

那自己做事也很有原則。

或許也可說是,一事換一事。

張封想到這裡,就向著旁邊空中,滿懷期待的錢城主點頭,

「河大人一事,本王已全部知曉。

錢道友放心,等此事結束,回往帝都之後,定然幫你兄弟二人翻案,洗刷冤屈。本王言出必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50章 錢道友的地圖(二合一)

87.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