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 半月與沏雪山(二合一)

第349章 半月與沏雪山(二合一)

『好。』清哥聽到答案,也不說這個事情了,反而站起身子,抱拳告辭。

老鄭三人對視一眼,雖然不知道清哥還藏有這樣的寶物,但身為一個世界的人,哪怕是有仇、有怨,可在外人面前,他們也沒有拆檯子的亂說,而是跟著清哥一同離去。

外人看來,四人沒任何矛盾。

『清道友慢走。』屋內的小隊六人站起身子相送,走了幾步,送到了雅間門口。

從始至終,他們六人也沒有動手去搶這件規則物品。

但這個不搶,不是因為團隊契約,也不是為了合作情誼,而是他們身在帝都之內。

萬一要是動起手來,讓別人發覺。

他們沒有好果子吃。

這也是他們踏入飛升境界后,神念與感知升華,等這次來到帝都之中,就感受到了一股之前沒有察覺的恐怖壓力!

這股壓力是來自於皇宮,好似隨時可以鎖定他們。

彷彿他們只要干出格的事,下一刻就會遭受到孫公公的致命一擊。

除非是他們不要國運,或像是午道長一樣,嫁接其餘王朝的國運,才可以躲過這個隱隱的國運氣息牽連。

如今,眾人都是這樣的情況,所以才沒有選擇動手。

不然有好東西不搶,那真是愧對了他們的這個身份。

當然,現在屋內有本事搶四位飛升者的人,也只有小隊六人。

但除了小隊六人是明確的在想這個搶不搶的事情以外。

崔道友見到清哥四人開門就走,又感受著屋內沉默的氣氛,倒是思索了幾息,暗嘆清哥這招有點毒。

『看來我是把人全部得罪了..

並且這位清道友也不是省油的燈..僅僅三言兩語,就把這次的交易對象,換為了方道友他們。

還說什麼「值不值仙器的一半?」

暗地裡的意思,就是把我的那份給去掉了..不想給我任何東西..

尤其這莫家三人還和我不一路。

我之前也以查天魔為由,得罪過方道友他們..

這個..好像沒人為我出頭..

這姓清的東西,真是賣的好啊!

我剛剛充其量只是實話實說,賣了一個小坑..

他可倒好,直接想賣我的命..

也不愧是敢來帝都紮根的玩家..這心眼算計是真的多..』

崔道友心裡想著,又在沉默的雅間內約莫了幾息,感覺清哥四人走遠以後,也笑著示意了一下,向著屋內的眾人告別。

他感覺此地不宜久留,還是早早回王府待著的好。

大不了不要就不要了,單單享受著國運,也不枉來帝都冒險了一圈。

『我三兄弟離去時間不短,也準備回去侍郎府報道了。』同時,莫家大哥看到眾人先後離去后,也提出了非常合理的告別理由,準備去侍郎府轉一圈。

因為照實來說,他們這次追崔道友等人,追了三個月多的時間。

於情於禮,都應該去侍郎府上給個交代。

當然,這個交代也簡單,就是跟著王爺的人出去了。

反正不管怎麼樣,只要提起王爺二字,侍郎就不會多想,也不敢多猜。

『三位慢走..』隊長六人見到莫家等人離開,亦是念著之前合作過,以及莫家等人替他們出面說話的情義上,起身相送。

等來到樓下。

算是今日的商量結束,小隊六人也和莫家三兄弟告別,準備回往米行,看看王掌柜那裡有沒有關於沏雪山的資料,試著找找什麼用得到的信息。

只是在路上。

伴隨著商販的叫賣,行人的交談。

隊長一邊望著繁華的帝都街景,一邊卻向著五名隊友傳音歉意道:『今天的事情,是我獨自做主了,也沒有和幾位兄弟商量。幾位兄弟想說什麼,就說吧。』

『大哥這是哪裡的話?』性格的穩重老六首先否認,『您不管做什麼事情,我們都相信您!』

『老六這句話太廣義了。』沉穩的老五失笑,『搞得咱們隊長像是一言堂一樣。』

『對啊!』老三接話,『其實我能明白隊長的意思。

隊長沒有選擇仙器,是不管仙器、神器,還是什麼。它總歸只有一件,不能整體加深我們的實力。

我們也很理解隊長的目的,隊長是想,借用身份符,在下個世界內安排一個好身份,然後接到咱們,把咱們的實力也提升。

因為我們是一個整體!

『老三說得對..』脾氣火爆的老四,也難得有嘆息的口氣回道:『我知道隊長是為我們好。我們小隊這麼多年的情誼,我們怎麼會感受不到?

真的!要是這事換成我,我是隊長!

大家別看我平時大大咧咧的,但我也會為全隊考慮!會答應他們的交換條件!』

『你可算了吧。』老三聽到老四這般言論,卻是一時間笑著傳音接話,『今天的事,要不是隊長連續打斷你幾次。你會這樣?怕是早就和姓清的那伙人打起來了!

還說你要是隊長?

你要是隊長,我們小隊早就被人滅了七八十次..』

『但在大局上我不會錯啊..你想想我什麼時候不聽話了..』老四矢口否認,又接著開始和老三辯論。

眾人聽著辯論,不時插一句話,開開玩笑話,不多時,小隊內的氣氛又一片祥和,打散了隊長自主做決定的糾結氣氛。

並且他們小隊能經歷了這麼多的世界,還保持幾十年不散。

就是靠著這種每個人都在維護朋友利益,與同伴感情的前提下,才能一直走到現在。

但與此同時。

在吏部的大院內。

回到吏部的清哥四人,也沒有第一時間回去報道,反而是站在一處池邊,看似賞魚,實則正在商量利益。

『清哥..』此時老鄭看到地方到了,是早已忍不住了心思,向著清哥傳音,『你這就和他們達成了協議,那我們三人怎麼辦?

你要知道,在外人面前,我們四人是一夥的,誰拿都一樣,我也給你面子了。

可是等仙器真拿到手,回到咱們的世界,你多少要給一個說法吧?

最少也要向給那六人一樣,給我們一些補償吧?』

『補償是肯定會有。』清哥望著水池中的一片柳葉,目光無意識的跟著它飄遊,『只是規則物品只有一件,我可能拿出的其餘價值..』

『我要你們公會明年收入的五成復活道具。』蠍道人直接開口,『怎麼樣?或者乾脆一點,十件傳奇級別的復活道具。』

『獅子大開口。』小舟抽抽鼻子,但也難得的站在了蠍道人這邊,『傳奇級別的復活道具,可以支持當前世界的隨機地點復活。這種道具對於我來說非常有用,我希望清哥..』

『你們共計要十五件?』清哥閉著眼睛想了一會,才道:『我還不一定獲得仙器,你們就開口要十五件復活道具?真是打的好算盤..』

『這事可是你接的。』蠍道人走前兩步,『是你利益熏心,才讓我們三人抱成一團。也總不能我們四人一起過來,就單獨讓你清哥沾了所有便宜吧?』

『我覺得蠍子這話沒毛病。』老鄭感同身受的點頭,『風頭你出了,事情你也落下定論了。難道就不兄弟們一點甜頭嘗嘗?我們從一開始到這個世界,可是一直跟著你乾的。』

『我知道。』清哥望著池水中的魚兒失笑,『你們從頭到尾想說的其實就是這句話吧?

反正我只說一句,只要我能獲得仙器。十五件復活道具的事情我答應了,我爭取在三年內備齊。』

『你要是備不齊,或者賴賬..』老鄭笑道:『這可是我們三家公會聯手對付你。』

『我什麼時候賴過帳了?』清哥轉身看著他們,又搖搖頭,『事情就這麼定了。那剩下的就是半月後的沏雪山一行,應付路上各種突發的小事情。』

不論清哥等人計劃的如何,又怎麼安排。

時間是匆匆過去。

直到半個月後的早晨。

在王府內閉關的張封,當覺察到約定時間一到,就出關找上了府中的高校尉等禁衛。

這次出行,除了清哥等人以外,就帶他們一同前去。

除此,不用帶孫公公他們。

否則聖上與孫公公要是知道自己去往沏雪山,那肯定是百般阻攔,誤以為自己要給師父報仇,要去殺了魔王。

就算是帶上何道人,他面臨這樣的大事,也肯定會懇切言辭,又偷偷傳信。

還不如帶上高校尉等人走,他們已經徹底投靠自己。

至於清哥等人,這一群玩家,巴不得事情越大越好,獎勵越高越好。

再加上只有自己一人過去。

他們肯定會盡心的幫忙禦敵,就等著爆出好東西以後,試著拿為己有。

若是帶著孫公公,他們八成出工不出力。

張封心裡想著,等崔道友等人前來問安之後,就沒有任何廢話,也沒有任何別的通知,就現在走。

坐上靈獸轎子,即刻出城。

像是普通遊歷一樣,不會讓人多心。

只是一路上,向著西北方向走。

路過的城池,重鎮,其內的官員,早早聽探子彙報,發現王爺轎子,那是齊齊的出城相迎。

等迎接到,長達三日的宴席擺開。

當地的城主恨不得拿出十八般武藝,讓歌舞、樂器,城內比武,各種娛樂花樣拿上來。

這推辭不好,會讓城主等人擔心害怕,誤以為自己煩他們了。

不推辭,這一天能看完?

也在出帝都的第十二天。

項海城,城主府中。

張封一邊望著堂中的歌姬,一邊看著副位上討好向自己敬酒的城主,略微思索,就和高校尉等人說了一聲,把行蹤隱秘。

不然來個地方,就要客套一番,再住個三四日,讓當地城主盡禮,這去往沏雪山的一行,何時是個頭?

說到底是人家城主好意。

自己總不能一巴掌抽上去,把他們手裡的酒杯抽的亂轉,說他們多此一舉。

以至於此。

等安排了高校尉等人。

再等這次的城內歌舞一過。

張封就不坐轎子了,改為和禁衛、清道友等人御空趕路,又繞路避開『禁飛』的禁制,略過各個城池。

這直到五天以後。

距離大齊西北境越來越近。

途徑最後一個城池。

張封才和眾人一起走回了大路,準備修正一番,就進入沏雪山地界。

期間,去往城內也沒和城主打招呼。

等略微梳洗休整一番,離開最後一座城池。

張封也聽高校尉說,再有二十萬里,就到了沏雪山地界,也算是跨過了大齊的邊境。

沏雪山,就在大齊國外五萬里,與西海一萬裡外的廣袤山脈交界處。

同樣,這延綿將近百萬里的山脈,也屬於其餘三個王朝的邊境,可又不同屬於任何王朝。

因為這裡除了關押著棘手的魔王、顯得晦氣以外,又在方圓百萬里內,終日都是暴雪寒風。

雪山中還有兇猛異獸,不時在暴雪天氣下出現。

尋常人,還真的不會在這裡生活。

但這不是膽子小不小的問題,而是這樣的『詭異暴雪天氣』中,人就生活不了。

再按照皇宮內的資料。

張封根據自己的推測,這裡的氣溫,白天是零下五十度左右,夜晚直接降到零下八十。

這般,還是沒算寒風中陰寒至冷的水行元素。

以這樣的環境溫度,像是一邊抵禦嚴寒,一邊又不停的遭受寒風中水行術法的打擊,人的確是沒法活。

除非是金丹境界以上的修士,他們可以試著用靈氣抵禦一些嚴寒。

前提還需要靈氣生生不息,以及預防隱逸在沏雪山中的妖獸。

以至於此,早在一萬年前,眾王朝商議,就將這裡規劃為了一個十不管的『自由之地』。

一直以來,來這裡的人,除了是各國的逃犯以外,就是來探險的修士。

只因雪山中有稀有的渡劫異獸,是一個發橫財的地方。

除了這些人,也有一些接到賞金的修士,前來捉拿屬於他們朝內的逃犯。

反正就一個字,亂。

這樣混亂的地方,也是一個非常好的放逐之地。

這才有了十朝聯手,把魔王封印在此。

這個故事,如今也還在沏雪山的各個小城中流傳。

當然,以他們對於自家朝廷的恨意,這傳出來的故事就不怎麼好聽。

大致都是說。

十朝當時是想要殺死魔王,可又自私不出工,且太高估了自己。

最後和魔王兩敗俱傷,損失慘重,死去了不少飛升修士,才抱成了一團,堪堪封印住了重傷的魔王。

可是對外,各個王朝都往各自臉上貼金,說著封魔王是封的輕而易舉!

好似各朝聖上一發話,魔王就束手就擒了一樣。

這讓外人看來,瞧瞧,仙人都封了。

那些想要搗亂或起義的人,趁早滅了心思。

這些都是沏雪山中的流言故事。

可見這些人的確是無法無天,和自家的王朝杠上了。

但他們雖然顯得天不怕、地不怕,可他們也有相同的規則,相同的理念,就是不踏入沏雪山內部千里。

那裡是關押魔王的地方,處處都是禁制、殺陣,泯滅了不少前來拜師,或者想一睹魔王風采的修士。

思索到此處。

張封收回了心思,帶著禁衛與清哥眾人,感受著空中逐漸飄零的雪花,遠方覆蓋一層雪白的大地,向著沏雪山內走。

自己的老師曾在幾年前來過這裡,相信會有一些沏雪山的大人物認識大將軍,繼而告訴自己更多關於宮內沒有記載的隱秘。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49章 半月與沏雪山(二合一)

87.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