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 王府對峙(二合一)

第345章 王府對峙(二合一)

在掌門的護送下,從門派下山。

清哥四人帶著卓師兄,是馬不停蹄,在離開逸山宗的這一刻,就徑直向著帝都方向趕去。

路途遙遠,但單單回去的路上就快了許多。

經過兩天的時間,他們就再次回到了帝都。

如今,距離年關還有一天。

可是雖然天氣寒冷,但天色不錯,城門外掛著大紅裝飾,行人紛紛喜氣洋洋,都在推著成堆的年貨,進出帝都城門。

卓師兄是第一次來到帝都,倒是被眼前的盛世繁華吸引,有些走神,目光打量著附近。

也是臨近祭典,不少名傳江湖的大修士,或者名人,此刻也在帝都,期望看看祭典的盛世。

這些人,來自於各個王朝。

也是這般,身為化神修士的卓師兄,一時間見到這麼多化神、洞虛,以至於渡劫的高手,當然有些目不轉睛。

說實在的,要不是正事要緊。

他剛才看到大齊離城的『歷掌門』瞬間,真想過去說一句『我三年前去您門派見過禮!』

但與此同時,正在卓師兄一邊觀看著各地名人,一邊跟著清哥等人向前走著的時候。

清哥等人卻是在秘密傳音,商量著回到吏部,就找崔道友。

並且他們之前已經飛劍傳信,說讓『崔大人』在吏部等著。

只要見到崔大人,他們就把卓師兄遞交,然後靜等崔道友的『立大功!』

或者說,只要開始對峙,那麼總要有一方落難。

因為卓師兄的身份是實實在在的本地人。

那麼他要是認不出小隊六人,或者小隊六人對於卓師兄任何關於門派的提問,回答不上來,事情就顯而易見。

尤其在他們的猜測中,莫家三兄弟可能也是玩家。

所以莫家等人可能也會為了利益,給小隊六人落井下石,沉重一擊。

只是計劃雖好,但走著走著,老鄭還是有不少擔憂,向著清哥敘述道,

『清哥,咱們的計劃雖然天衣無縫,但他們六人萬一要是狡辯不認怎麼辦?

要知道這個姓卓的,只能代表他是百年前的廣陽宗弟子。

可是不能代表,他能否認那六人是假冒身份!

因為他們六人也能反咬一口,說姓卓的身份是假的,也可以說崔道友是立功心切,又想除去「競爭對手」。

我覺得這事壞就壞在,那六人現在是和崔道友一樣,都接到了王爺吩咐的事情,並且還比崔道友早入府。

這在很大幾率上,今日的對峙,會被王爺理解為「內鬥」。

若是這樣的話..』

『怎麼樣的話?』清哥先打斷老鄭傳音,又看了看後方正在觀看繁華街景,沒有注意他們的卓師兄,最後才扭頭望向老鄭,

『你是不是想說,我們的這個證據,沒有百分百的把握可以把那六人置於死地。』

『對。』蠍道人這次首先肯定了,『我感覺這個方法不妥。但清哥應該早就想過這個事情後續了吧?』

『蠍道人這句話說對了。』清哥帶有肯定的語氣,向著三人解答,『我們這次出行的主要目的是什麼?不就是想置莫家兄弟與廣陽宗六人於死地?

順便再借用崔道友的路子,認識王爺?

如今,只要這個證人交上去,先不提能不能把那六人處死。

單說能讓王爺對那六人起疑,相對的也會讓崔道友受到王爺質問。

已崔道友那樣賣友求榮的先例,他是不是要把我們供出來?

這樣一來,不僅我們走近了王爺的視線,就連崔道友和廣陽宗六人,在很大因素下也受到王爺的懷疑。

畢竟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已卓道友實打實的人證在這裡放著,相信正常人都不敢再重用廣陽宗六人了吧?』

清哥說到這裡,望向旁邊的小舟與蠍道人,『拉崔道友和那六人下馬,換為咱們出現在王爺的視線內,這才是計劃的根本核心。

兩位想的是否和我一樣?』

『清哥還是清哥。』小舟搖搖頭,『是一樣,但是你能不能等我先說出來再問?不然像是我聽到了這件事,才知道一樣。』

『這個計劃我贊同。』蠍道人是正兒八經的肯定,『和我的想法出入不大,可以試試。』

『原來是這樣..』老鄭也忽然笑道:『我說清哥這一段時間來,怎麼除了跑玩家的證據以外,也在完善咱們的身份。

原來是廣陽宗這事捅出去以後,我們肯定會走入王爺的視線。

屆時咱們很可能會像今天一樣,受到其餘人的排查。

但現在咱們的身份已經坐實,沒有絲毫破綻。』

老鄭說著,也是第一次讚歎清哥的長遠規劃。

因為說實在的,他們查證的這一個月,完全可以壓縮到二十天左右。

只是路上多了『各地詳細查證』,這時間就推移了許多。

當然,這個各地詳細查證,其實就是清哥借著這次出帝都的機會,查找各地的風土民情,最後為四人分別找到了合適的身份,又做了大量的證據。

按道理來說,他們這次回去以後,除了反間王爺府的莫家等人以外,也可以把身份補全。

可是他們如今得知了清哥的計劃以後,早已依照清哥的吩咐,沒有急著拿這些證據上報,完善自己的身份。

而是等別人懷疑他們以後,再藉助吏部之手,把他們的本地人身份坐實。

這樣的官方證明,先懷疑又證實的流程,才讓人更為可信。

沒辦法,聰明人都喜歡自己查找證據,而不是別人提供相關說明。

且隨著時間過去。

他們來到吏部,就把卓師兄交給了前來的崔道友。

崔道友也是念著功勞,念著不被發配到仇人那裡,哪管是不是指正小隊六人,就把卓師兄給帶了過去。

說到底,他相信王爺的威嚴,又在王爺的威嚴下,清哥這四位土著官員,不敢給他耍心眼。

包括崔道友這段也翻查了不少資料,也發現了小隊六人的進帝都時間,與做的事情,非常有問題。

這樣問題,也只有玩家可以發現。

於是,不就是搞同行,搞隊友,搞同僚,崔道友對這事熟。

只要卓師兄能判定事情真偽,他絕對能讓小隊六人吃不了兜著走。

誰讓這幾日來,小隊六人沒有幫過他分擔查玩家任務。

也在崔道友前去王府,又緊跟著通報。

正在府中穩固境界的張封,當聽到老管家彙報,說崔道友真找來了證據,倒是也讓老管家去傳信,命小隊六人與莫家三兄弟前來。

也在傳音的過程中。

張封依舊趁著間隙修鍊,試著探索洞虛小成的境界。

不出意外,也算是按照自己的計劃,自己在二十多天前,就踏入了洞虛之境。

又在三日前,洞虛境界徹底穩固,那剩下的就是洞虛小成。

也隨著境界的提升,神識又是一番變化,若是展開,現在已經輕易的遍布方圓千里。

像是電視中的千里飛劍取人頭,對自己而言是輕而易舉,神識所過,剎那間就可以辦到。

同時,也在張封繼續體會洞虛的其餘神妙。

等半個時辰后。

眾人在大堂內來齊。

張封聽到消息,也從屋中走出,途徑五個院子,從大堂前院進來,路過低頭行禮的崔道友等人,坐在了首位。

殿外院內站著高校尉等人,護衛著這裡的安全。

是張封沒讓他們進來。

「見過王爺!」堂中,崔道友等人見到王爺坐好,才一同行禮。

張封是一擺手讓他們起身,又把目光望向了後方的卓師兄。

此人顫顫巍巍的,看似是害怕。

但瞧這人被崔道友帶來,估計是位人證。

張封為了讓他放鬆壓力,又稍微揮了揮手,讓院中的高校尉等人退到了院外戒備。

還真別說,方正忠義的卓師兄,當見到威勢十足的王爺,竟然這麼關心他這位小人物以後,倒是心裡十分感動,感動到了壓力也減少了一些。

「王爺!」崔道友看到王爺望向卓師兄,是知道王爺有事要問,於是心思剔透的上前半步道:「這位卓道友是百年前廣陽宗的弟子,今日來此作證..」

崔道友說著,是大致介紹了一些卓師兄的身份。

『廣陽宗..』莫家三兄弟聽到這話,雖然沒把目光望向小隊六人身上,但心裡卻知道這事是沖他們來的!

一時間說是幸災樂禍,這個倒是真沒有。

相反,他們覺得崔道友能查到王府內,能查到他們,那是不是將來也會查他們三兄弟?

大哥心裡想著,倒是有些兔死狐悲的感覺。

可是他也沒有任何言語,一切靜觀其變的模樣。

『廣陽宗..』小隊六人聽到這事是針對他們的,倒是多打量了卓師兄幾眼,感覺今天要下一盤生死棋了!

不由得,他們都把目光望向了隊長,期望隊長出謀劃策。

隊長是風淡雲輕的站著,好似早就想過了有今天這麼一天。

但張封聽到崔道友帶人指正小隊六人,卻覺得有意思,示意恭敬行禮的卓師兄有話直言。

「謝王爺!」卓師兄慢慢起身,又深吸一口氣,打散了一些在王爺面前的壓力之後,才掃視一圈,把目光看向了旁邊的小隊六人。

按照清哥四人給的畫像,他認出這六人正是冒充他亡宗的『六位師兄弟!』

「在下卓清..」卓師兄盡量押著言語間的質問憤怒,向著六人抱拳詢問道:「敢問六位道友..是否是我廣陽宗弟子?」

「正是。」隊長臉色不變的搭話,又佯裝打量卓師兄幾眼,才道:「這位卓道友也是我廣陽宗同門?」

「在下自宗門建起,就生活在宗內。」卓師兄如實道:「可恕在下直言,我雖不知六位為何冒充我廣陽宗弟子,但我的確從未見過六位道友,也未曾聽說過六位道友的姓名。」

「哼..」隊長搖頭失笑,「卓道友上來就略帶火氣,說我六人身份有問題,我還想說,我們在宗內多年,沒有見過卓道友你。不知卓道友是受何人指使,前來污衊我等?」

「你!」卓師兄看到小隊六人詭辯污衊,頓時眼睛一紅,低喝道:「我敢對天發誓,立天道誓言,我百年前身為廣陽宗弟子!

且方圓百里的鄉親都可以為我作證,你..」

「我廣陽宗從未有香火,也未有國運加持..」隊長聽到卓師兄想要更多的人證,一時間心裡一動,是順著卓師兄之前的問題,把話順了下去。

不然真等王爺去了廣陽宗附近,讓十里八村的百姓一見,把卓師兄的身份坐實,那他們六人就是相對的騙人了。

所以,該打斷就打斷,再加上他是順著卓師兄的問題走,這叫各抒己見。

並且隊長說著,看似是做足了天道規則功課,直接否決天道誓言的提議道,

「我宗不受天道眷顧,是一閑散宗門。

若立天道誓言,也是投靠一方大家族,在香火的加持中,受一方天道約束。

或..」

隊長說到這裡,向著首位的張封一禮,才道:「或報效朝廷,投效哪位大人,在國運加持下,受天道管制。

但如今,廣陽宗已逝,就算是我等立了誓言,又有何用?

若是此法有用..」

隊長說著,單單望著怒目而視的卓師兄,「大齊內還有如此多的『奸詐之徒』嗎?

豈不是誰立個沒有天道的誓言,就可以行一方騙術?」

「我..」卓師兄聽到隊長變著法的說他是騙子,是心裡百般委屈,卻又不知從何講起。

隊長說的是,他的這般言語,確實沒有說服力。

「方道友說的有道理..」莫家三兄弟的老大,此時看到隊長佔了辯論上風,倒是幫忙開了一下腔。

這一下也讓小隊六人中的幾人看了莫家三人一眼,這種雪中送炭的意思,讓他們心裡對莫家三人的感官好上不少。

不出意外,莫家老大是想要和小隊六人『結盟』了。

否者小隊六人真被清出去,剩下的就是唇亡齒寒了。

可也是此刻,崔道友看到事情陷入僵局,又知道這事若是草草過去,有靠山的小隊與莫家絕對不可能讓他好過以後,卻心下一恨,上前一步,向著王爺抱拳一禮道,

「王爺,此事若是這樣爭辯,看似也沒有任何結果。

但卓道友言他是近百年都生活在廣陽宗附近,若是這般來查,只要能肯定卓道友的身份,那麼一切都顯而易見..」

「不妥。」隊長是直接否認,又向著王爺抱拳,帶著忠臣般的勸解,「王爺,如今離年關將近,祭典將要開啟,不宜出帝都啊..」

隊長說著,是借用這個世界的禮節,施展『拖』字決。

只要能拖,哪怕多拖一天、半天,他們就能有『自由的時間』想辦法,把這個事情給圓過去。

當然,最終是拖,還是今日行,一切都看王爺的決定。

以至於此,大堂內所有的人,都是行禮望著首位的王爺,靜等王爺的吩咐。

但張封看到這個事情,看完了整個過程,卻覺得這事有意思。

因為崔道友找的證人,不偏不倚,偏偏是認準了自己身邊的人,也是曾經被自己懷疑是玩家的人。

那麼現在只有三種可能。

一,崔道友公事公辦,正好是懷疑了小隊六人,那麼當然是要『清君側』,為王爺著想。

張封非常欣慰。

但第二,已崔道友原先賣主求榮的性格,那麼很大程度上,他是抱著內鬥的心思,想要除去一些競爭對手,然後被自己重用。

若是這樣,張封感覺這人也還行,起碼找到了證據。

可是這三,崔道友能明確的認知自己話中『玩家』的意思,或者說,崔道友派出去的人,能完美的把小隊六人作為切入點。

這是怎麼懷疑小隊六人的?

清哥四人,敢明目張胆的懷疑王爺府的人,這可不是土著能做出的事情。

再加上他們能懷疑小隊六人是玩家,說這是直覺,不可能吧?

要知道這個世界上,朝廷威勢太大,級別太高,導致還沒有一位玩家敢露出行蹤。

只憑自己單單一句話,崔道友就能懷疑到小隊六人的身上,那八成是早就注意到了小隊六人。

若是早就注意到了這六位不顯眼的渡劫修士,或者說,誰會特別注意玩家,那肯定自然也是玩家。

根據,就是降臨的時間,這個是懷疑點。

最後再把一切串聯起來,加上誰是最後的受益人。

張封思來想去,只能想到那四位吏部的武官,清哥四人。

假如自己現在沒有猜錯。

他們現在就等著自己傳喚他們,然後調查他們。

之後,他們的身份肯定是完美的,無任何瑕疵。

假如自己真是土著,還真的相信了他們。

可自己也是玩家,若是查到他們的身份完美,再以目前的推斷。

那麼先不提小隊六人是不是玩家。

自己現在是能肯定,那吏部四人絕對有問題。

他們的問題,不比小隊六人來的小。

很可能,這兩伙人都是玩家,只是吏部四人先行出擊,想要借用自己的手,廢去小隊六人。

張封想到這裡,把目光略過了沉默的小隊六人、委屈的卓師兄、心思百轉的莫家三人,最終望向了前方同樣緊張的崔道友,

「把吏部的四位武官喚來,本王有事情想要當面詢問。」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45章 王府對峙(二合一)

86.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