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太子請罪

第342章 太子請罪

「下官明白..」孫大人什麼話都不說話了,只剩靜靜的跪著,等待太子傳來的消息。

這可是真的關係到他生死的大事。

等待的感覺,摧殘著他的心思,他第一為官、第一次辦公事的路上,面對邪教的圍捕,都沒有這麼難熬緊張。

丞相也是路過他,走到殿外,望著王爺府的方向,心裡的心情,不比孫大人來的放鬆。

但這個緊張,是緊張太子此行,會不會受到王爺的肯定。

除此之外,他不怕王爺懲罰他什麼。

因為以他對王爺的理解,感覺王爺最多就是參他一本,或者哪日來丞相府數落自己。

多年的關係在這裡,這把事情拆開了,還連著親。

王爺這麼重情義的人,絕對不會讓他難堪。

莫提晉國龍運一事,是二人合謀,這一層關係在這裡,這可不是單單的親戚問題,而是信任問題。

王爺覺得他是一個可以結交的人。

單單有這個前提作為引子,就讓丞相放心不少。

可就算是如此。

如今丞相府內的大堂府內,還是擺著數件珍貴的禮物。

不用想。

只要張封此時拽著太子殺過來,向他興師問罪,或者拳打腳踢。

丞相絕對會在下一瞬間厚禮相贈,示意王爺消消氣。

順便再把送上門來的孫大人交出去。

丞相想到這裡,看了看身後靜靜跪著的孫大人,其實想和他說,不是『本相不保你,也不事關大義,而是王爺真殺過來了,他這邊架不住啊!』

別看聖上和他來個『小飛鴿傳信』。

王爺真要辦了,聖上絕對會站在他師弟的這一邊,對他再三數落,大公無私。

而也正是這樣。

聖上都沒有辦法的前提下。

此時,晚上七點。

太子坐著轎子,帶著厚禮,去往王爺府上的時候,也是心裡七上八下,就怕進府的一瞬間,叔父二話不說,就給他一拳頭。

以叔父的為人,他感覺這事八九不離十。

因為在叔父五年前未離開帝都之前,他也沒少挨叔父的打。

王爺是出了名的脾氣爆。

是真敢打眾皇子,眾皇子還不敢說話,所以眾皇子才都怕叔父。

也在這樣的害怕與擔心中。

等到了王府門前,護衛通報。

一行人進入前院,就被老管家擋著,說『王爺點名,只讓太子單獨進去。』

太子身邊的眾護衛乖巧的站著,更沒有什麼人喊著『好大的膽子,敢攔太子親衛!』

敢那樣喊,就離掉腦袋差不多了。

太子聽到老管家的話語,也是安安靜靜的應了一聲,跟著老管家經過三個院子,來到了一間院內的大殿之中。

如今,張封正整理著茶葉,捏出了一些。

門外的老管家見到,直接兩三個健步,拋下了身旁的太子,又接過王爺手邊的茶壺,給王爺沏上了茶水。

『夜衍..』太子剛膽怯的進了殿內,嗅著空氣中的奇異茶香,倒是認出了叔父喝的是什麼茶。

可隨後,他就反應過來,向著張封躬身一拜,

「侄兒向叔父問安!叔父前段時日,遊歷可..」

「你我叔侄,客套話就不用說了。」張封端起茶杯,望著恭敬行禮的太子,「你今日一行,是你舅舅讓你來的,還是你父皇讓你來的?」

「嗯..」太子聽到這個問話,頓時嗯了幾聲,有些乾笑的道:「回叔父的話,是侄兒自己想要來的..

是侄兒想著叔父才遊歷回來,定然是見到了不少新鮮事,所以才冒昧前來,想要聽聽叔父的見聞與教誨..」

太子說著,又再次一禮,越說越自然道:「侄兒久居帝都,很少出外遊歷。於此對我大齊的民生趣事,大山江河,多有嚮往之意。」

「哦?」張封看到太子脫口成章,頓時端著茶杯的手一頓,又把茶杯放下,「叔父本以為你只一心管理朝政,熟政務。

但未曾想,你還如你愛玩的三弟一樣,懂得何為人情世故?何為幫門下官員求情?

你今日來,是為了孫文書一事吧?」

張封說到這裡,再次看向表情不太自然的太子,「你只要說實話,叔父不生氣。說說,到底誰讓你來的?」

在張封的記憶里,包括這段的接觸中,張封用心識和太子交代過不少,是知道太子一心為朝,為民,是絕對不會在親情上有所羈絆。

說句不好聽的,就如『有點無情』的清官一樣,不會摻和什麼親情斷案的因素。

如前兩年,太子的一位至交好友被抓,太子就能做到不聞不問,鐵面無私。

雖然在外的傳言不太好,說太子有些無情。

可也受到了更多的百姓擁戴,說太子是為好明君。

但如今太子既然過來求情套近乎,張封就感覺太子絕對是受了『他人』指使。

這他人,能使喚太子的人,不外乎是丞相和自己那位師兄。

也從其中得知。

張封感覺孫大人的這個事情,應該還沒有從朝廷內傳開。

不然太子今日這麼一見,再聯合重重事情,往日在民望中的鐵面無私,就瞬間支離破碎。

丞相二人,還是做了完全的準備。

保證這事是在朝廷內部發生,最多也只是在朝廷內傳開。

也是思索到這裡。

張封就知道這齣戲碼,是讓眾大臣看的,也眾大臣覺得太子『護短』。

更是讓自己知道,太子不僅是政務處理的妥當,也比較重情義,是一個很好的儲君人選。

張封心念瞬息,就已經把聖上等人的計劃給摸清楚了。

總歸來說,這事就是演給自己看的。

至於孫大人如何,呂縣令是否問斬,這都是小事,也只是『太子請罪』的引子。

看來玩朝務的人就是玩朝務的人,什麼事都能作為東風來吹。

同時,太子聽到叔父問他,到底是誰派他來的,也是支支吾吾,不敢說話。

張封一瞧,不用心識去看,就更加證明自己的想法。

這事,還真是那位親家丞相,和自家門內師兄的傑作。

其中的主使人,是師兄。

否則沒有聖上的首肯,那就算是給丞相一萬個膽子,丞相也不敢在私吞土地的孫大人身上,亂起什麼蛾子。

要知道孫大人說到底,是他部里的人。

他要是敢袒護,敢在王府露面,不管怎麼辨認,都是從犯。

「是你父皇派你來的吧?」張封站起身子,向著太子走去。

太子見到叔父『氣勢洶洶』的走來,是嚇的小退了一小步,猛然閉上了雙眼。

只是張封卻從他的身旁走過,未有動手,

「孫大人的文案,叔父已經看過了。

此人除了呂縣令一事外,的確是勞苦功高,為大齊百姓出了不少力。

為此,叔父準備撤了呂縣令的案子,但孫文書等人要全部降職,從最小的文吏做起,讓他們一家人好好反省反省。」

張封說到這裡,望向從始至終不敢轉身的太子,

「回去吧。」

「叔父..」太子聽到叔父趕他走,以為叔父生氣,才想轉身說些什麼。

因為說到底,和善的叔父是鬆口了,也想象中的沒打罵他,那是給他面子,他心中感動,多少要表示感恩感謝。

張封見到他害怕與著急的樣子,倒是失笑走到殿外,望向丞相府的方向,「想必丞相也等久了,叔父就不留你了。

你回宮的路上,去和丞相說一下今日的事情。再告訴你舅舅,他現在欠你叔父一個人情。」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42章 太子請罪

85.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