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1章 清 崔大人的相見恨晚(二合一)

第341章 清 崔大人的相見恨晚(二合一)

張封盤算完了所有事情,也正趁著這龍運的感悟,念著一鼓作氣的心思,運轉鬼都碎片。

頓時絲絲龍氣在丹田內凝聚,又像是漩渦一般,牽繞著天地間的氣運,匯入元神中的小鼎。

經過半個小時的時間。

龍氣最終在小鼎內形成了一個類似於石頭般的『金色靈丹』。

這就是規則最終獎勵的龍脈光環。

當然,要是讓這個世界的人來說,這個光環就和香案有點類似。

但不管為何。

有這個光環在,就可以確保自己在下個世界內,也可以獲得龍脈的加持獎勵。

並且隨著光環凝聚以後,自己現在修鍊的狀態,若是用晉國氣運望去,就如當日所見的龍脈基石一樣,自身元神小鼎成為了晉國龍脈的源頭,匯聚著天下間屬於晉國的氣運。

且也在這半個小時內。

張封順清了龍脈基石的所有脈絡之後,也算是徹底明白了龍脈基石的『催化』,更深刻明白了國運是什麼。

其實說白了,國運也是一種能量,像是催化劑一樣,可以換為自身『先天資質』,就如自己一開始開的奇經八脈。

等覺察到這般,張封豁然開朗,發現有國運籠罩的物品,難怪可以提升品質。

畢竟人的先天資質都提高了,又何況區區的傳奇以下物品。

張封思索到這裡,又心思一動,招手拿來了夜衍茶,手掌觸摸,發現被大齊國運籠罩的夜衍茶,沒有絲毫的『降級』。

看來自己融合大晉國運的計劃非常成功,已經可以兩國龍氣同享。

而也在張封念到勢頭大好,開始繼續修鍊的時候。

另一邊。

皇宮北門外七里,一座威嚴的府邸外。

崔道友也問來問去,終於來到了吏部府門外。

抬頭望去,這裡是十二座府邸連成一座大院子,佔據了大半個街道。

門外街道冷清,卻又一塵不染,盡顯森嚴。

以至於崔道友一時間到了這裡,望著門口站著的八位洞虛武官,卻是心有怯怯。

因為他雖然是王爺所派的人,可是說破天,王爺也沒有讓他來吏部查。

再加上他沒有官位,沒有身份,等真到這麼森嚴威武的吏部門前後,感受著這肅殺的氣氛,還真的有點害怕,怕做錯了什麼事情,被王爺責罵。

渡劫修士的直覺,讓他感覺吏部不是一般人想來就來的地方。

只是門口為首的護衛看到崔道友站在街上,又同時望著府內,像是有什麼事情。

最後老護衛和其餘七人對視一眼,由他上前,向著看似有點擔驚受怕的崔道友問道,

「你是有何事?」

「我..」崔道友見到人都問了,也是硬著頭皮,從懷裡拿出了王爺給他的令牌,「我奉王爺之令,想..」

崔道友說著,本來想好好解釋一下,看看能不能進去看看,翻翻諸位大人的機密文案。

不能進,這也無所謂。

讓他走就好了。

可是不等崔道友說完,幾人聽到這人是王爺府來的,又感受到令牌上的國運與自己官印隱隱牽連,頓時就齊齊下拜道,

「卑職等人,見過大人!」

話落,他們一副恭敬聽候調遣的樣子,一點都不摻假。

包括老護衛還有點后怕,覺得這位大人剛才一副擔驚受怕的模樣,就是想讓他們做錯事。

『好險..』老護衛想到這裡,是傳音向著旁邊的護衛道:『估計是這位大人偽裝成害怕的百姓,想要測測我等會不會為難..還好,這次不是林子他們值守,不然怕是要出事了..』

『林子哥的脾氣不好相處啊..』年輕護衛深有同感,又準備晚上交接回去的時候,給林子提個醒,說說今日『王爺府、崔大人,微服私訪』的事情。

同時,也在兩人傳音的時候。

崔道友見到事情如此順利,也是慢慢把令牌放回口袋,臉色自然了回來,「帶我入府,去往文案閣,我要替王爺查一些事情。」

「是!」老護衛站起身子,虛引崔道友入府。

路過前院,老護衛則是又把崔道友,交給了正好路過的文案閣文員。

見到文案閣的人。

崔道友也沒有隱瞞,開始一邊向著東邊的文案閣走,一邊向著文員說著事情。

不外乎是王爺要查天魔,肯定先從內部入手,查最近的官員入職。

清外,必先安內。

但與此同時。

就在崔道友路過第三個院子的時候。

院內正在巡邏的清哥四人,也把目光望向了崔道友這邊。

『我要是沒聽錯..他是過來查檔案?』老鄭先傳音詢問。

『對..』小舟琢磨了一下,『還是王爺府的人?過來查天外邪魔?

這個天外邪魔..』

小舟走著走著,把目光望向了最前面的清哥,『不就是我們這些玩家嗎?』

『王爺也在查玩家..難道有玩家在王爺面前露餡了?』清哥思索了兩息,才向著三人回道:『這個人說不定就是我們的一個機會!』

『此話怎講?』蠍道人走到最後面。

清哥聽到這話是心裡笑了,『我們正缺一位告狀的人,也差一位讓我們接觸更多資料的人。

但這個王爺府的人,或許就會給我們一些許可權,讓我們更快的查到有關莫家三兄弟與六師兄弟的消息..

畢竟咱們是才入吏部,還沒有許可權查一些官員與大財的資料..

他們真是找了一個好靠山,一個禮部,一個王掌柜..斷了我們想查的心思..』

清哥傳音落,就正了正神色,帶著小舟向著門口走去。

因為對於王爺來說,什麼部,什麼掌柜,都能查。

老鄭本來在思索,但見清哥都抬腳走了,也不由看了一眼也未動的蠍道人,就緊隨其後的跟上清哥二人。

蠍道人眯著眼睛,衣袖內的手指動了動,也隨後跟上。

等四人先後來到崔道友身前,也沒掩蓋自身的渡劫氣息。

崔道友剛好奇的望著清哥等人。

清哥四人就笑著抱拳一禮,「下官見過大人!」

禮落,清哥又獨自開口道:「大人可是要查文案?正巧,我四人正值守文庫,不妨為大人帶路?」

「嗯..」崔道友看到這四位渡劫境界的吏部武官,特意跑過來向自己巴結問安,倒是自身氣勢一下子上來了,感覺王爺真如傳聞中的一樣,哪怕是自己身為王爺府的下屬,也是高各部官員一等!

若是平常,一位渡劫修士,哪會對自己如此客氣?

更別說四位齊聚。

要是在其餘世界碰到,或者在路上碰到,怕是第一句話不是問好,而是相互小心。

「清大人是吏部武官令..」文員當見到清哥四人行完禮,崔大人應聲,就上前半步,小聲介紹清哥四人。

「還望四位武官令帶路。」崔道友被四位土著渡劫一追捧,這感覺來了。

反正都要做事,那不如就讓這四位會說話的人帶路。

崔道友想到這裡,向著小小金丹境界的文員一點頭,讓他退下,又整了整衣服,拿出了一種說不上來的氣度。

這樣子,真像是上級來檢查。

崔道友演的惟妙惟肖。

『真他媽裝..』老鄭看到王爺府的人如此這般樣子,倒是心裡有點嫉妒。

沒辦法,想打又不敢打的感覺,就是讓人難受。

可為了計劃,老鄭還是忍了。

清哥見到崔大人答應,是更加卑躬屈膝,卻又有些為難道:「大人,下官雖然有一些許可權,但關於一些文閣內的文案,卻無緣得見..」

「小事。」崔大人大手一擺,示意清哥四人帶路就行,剩下的都交給王爺的令牌了。

但心裏面,崔道友是知道清哥四位土著官員也是利用自己,想要謀取一些私事,比如看看文閣內的秘籍?

那這樣正好。

自己幫他們四人,那麼四人不得也幫自己一下?

到時候自己查閱的時候,遇到什麼不明白的,他們是不是要幫忙?

吏部有個人手,總歸是好的。

但幫自己查閱,幫自己查事,不代表是把事情全部交給清哥。

崔道友更多的,是要利用清哥這樣的『下官』去辦事。

說到底,崔道友不願別人搶自己的功勞。

又在事實面前。

下官賣力辦事,上官坐享其成,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崔道友這次就是想借用王爺的令牌,狐假虎威一次,差遣吏部的人去辦事,儘快查出來。

反正在他想來,只要自己開始查,消息漸漸傳出去,那就是站在了所有玩家的對立面。

所以還不如一鼓作氣,破釜沉舟,用這樣的功勞,在王爺那裡取得更多的信任與資源。

但與之相反。

清哥等人正想隱藏自己等人的身份,並隱藏起來,試著給莫家三兄弟與小隊六人致命一擊。

可在本來的想法中。

他們是想著收集到證據后,親自去往,找到王爺。

這樣的危險性雖然很高,但收穫也大。

很大幾率會受到王爺的栽培,但也有可能暴露在所有玩家的視線內。

危險遠遠大於收穫。

要知道很多玩家都是經歷了不少世界,早就養成了不擇手段,詭計陰謀、讓人防不勝防。

只是如今,有崔道友這樣的土著來查證。

而且看這名土著急功近利的樣子。

清哥等人心裡樂了,這不是瞌睡的時候,正好來了一個枕頭?

把證據交予這位崔道友,讓崔道友去舉報。

外面的視線,肯定是聚集到崔道友身上。

在內部,萬一王爺私底下追問了,崔道友把他們報出來。

他們不也是立了功?

清哥四人想到這裡,感覺這個計劃可行。

那肯定是一拍即合。

就連蠍道人都神色緩和了不少,一副靜等清哥安排的架勢。

同時。

崔道友也抱著利用清哥等人的心思,老神在在的,彷彿真如某位大人來視察一樣,用王爺令牌,屏蔽了所有暗哨,又在清哥的虛引中,推開了吏部的一個密室。

這裡是清哥等人到不了的地方,但有崔大人引路,這都是小事了。

大世家、其餘五部的文案都在這裡,接下來就是大家一起查。

而也在眾人開始努力找莫家等人茬的時候。

下午五點。

皇宮內。

西殿、一間不大的書房。

孫公公緩慢走了進來,跪拜輕聲向著桌后審改奏摺的聖上道,

「陛下,太子命人整理寶物,備駕馬車,看似今晚是要出宮。」

「哦?」聖上目光稍微從奏摺上移開,望向跪拜的孫公公,「孫公公覺得太子是要去哪裡?」

「老奴不知..」孫公公搖了搖頭,一副什麼都不明白的樣子,頗有些老糊塗了。

看似他只是單純的聽聖上的話,去東宮門口趴著聽牆根。

至於什麼別的事情,他不知道,他不想知道,更不想猜。

他就是一個糊塗的老太監。

聖上見到,倒是一邊把奏摺放下,一邊忽然問道:「孫公公,你與朕師弟外出遊歷,此行一去如何?」

「回陛下。」孫公公如實道:「王爺在回帝都之前,已經把晉國龍氣基本融合。就連老奴都看不出王爺身懷晉國國運。」

「好。」聖上點了點,「我大齊第一高手孫公公,都看不出我師弟身懷晉國龍氣。想必朝廷大臣與諸方世家,也看不出絲毫,無法對師弟有任何讒言。」

聖上說到這裡,又望向尚在揣摩『龍言』的孫公公,「王爺回帝都之後,可曾疲憊、休息?怎麼不同你回宮來見見朕,朕可是準備了不少好酒。」

「王爺一切安好。」孫公公下意識回答,「太子今夜去王府,不會打擾王爺休息,請陛下放心。」

孫公公話落,再次深深一拜。

可是拜過之後,孫公公略微一琢磨,一副被人套話的樣子,只剩下了乾笑。

要知道剛才聖上詢問他,『太子要去哪裡?』

他可是沒有回答,一副不知道的樣子。

但就在他剛才體會龍言的時候,卻被聖上一問,不小心說漏了嘴。

「你這隻老狐狸。」聖上見了,也露出了真心實意的笑容,好似被孫公公逗樂一般,擺了擺手,給了他一封書信后,讓他退下了。

因為不出意外,飛升修士是不可能走神,也不可能不小心說出了自己想隱瞞的話。

那現在說出來了,也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這一幕都是孫公公故意為之,想要鬧個笑話,讓聖上放鬆心情。

且也在孫公公離開,把聖上的書信傳出。

在六點左右的時候。

太子一邊讓人準備厚禮,一邊準備去王府的消息,也來到了丞相的府邸內。

如今,丞相正坐在正殿內,望著這封書信如聖上一樣寬慰點頭,感覺太子領悟了他們的意思。

可同時,在丞相前方的正殿中心。

正有一位年約三十左右的官員跪著,他正是工部的孫文書。

他也已經在這裡跪了整整一個時辰,就等著丞相訓他、救他。

但是丞相什麼話都沒有說。

只是他現在看到丞相笑了,倒彷彿抓到什麼時機一般,有些委屈的開口道:「丞相大人..他呂縣令畢竟是身為下官的岳父啊..萬象宗又身為晉國遺宗,搜查出邪教..」

孫大人說到這裡,磕頭求饒道:「丞相大人!求您救救下官吧..下官真是一時糊塗,才..」

「一時糊塗?」丞相臉色瞬息嚴峻,什麼好心情都被孫文書給壞了,

「你身為朝廷命官,工部尚書身邊的文書令,記載大齊百城萬縣的所有土地..

這些都可是要交予聖前聽,又關係到大齊百姓的民生,萬餘宗門與千餘家族的香火。你能說是一時糊塗?

一時糊塗就蓋過了一個宗門萬人的利益,斷其千年香火?

是不是再一時糊塗,又一個宗門遭殃?

這話若是傳到了一些大世家的重臣耳朵里,傳到天下士子的耳朵里,你看他們會不會生撕了你這位文書令!」

「丞相大人!」孫大人看到丞相動怒,一時間他的臉色也是被嚇得變了又變,又往前跪著走了兩步,眼淚與鼻涕其流,哭訴道:「下官..下官..再也不敢了..求丞相看在下官多年在工部的苦勞..為下官求求情..」

「苦勞..」丞相望著哭泣的孫大人,念在多年的門人之情,最後還是不忍心的搖了搖頭,透漏出了一點口風道,

「孫文書,太子為了你的事情,已經連夜備上厚禮,去往了王府。」

『太子..』孫大人聽到這話,眼中不由燃起了一絲希望。

可是丞相見到,卻搖了搖頭,靜坐望著殿外的明月,「但最後如何,你我怎去敢揣摩王爺的心思?」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41章 清 崔大人的相見恨晚(二合一)

85.46%